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二十五章 他叫隔壁老王

陆左也认真了,说对,想要摆脱这些麻烦,隐姓埋名固然是一条路子,但扬名立万,让人不敢惹,也是其中一条——当年一字剑前辈在中原立棍,给南海一脉留下了一个名额,而这个名额,我想你应该不甘心失去吧?
啊……
陆左开启了这样良好的交流气氛,随后的时间我恨不得拿起笔记本来,这样简单的一席交谈,让我对于自己众多的法门有了一个很好的归纳和总结,受益匪浅。
陆左、杂毛小道、威尔和王明这四人算是相识多年的老友,彼此之间似乎没有什么利益关系,更多的都是交情。
莫非是……
王明停顿了一下,然后平静地说道:“他说他想要做梵蒂冈城国的主人,方济各的接任者……”
啊?
那男人想了想,说与萧大哥见过几回,但与你……上一次我还是因为失去了苗疆万毒窟的入口,特地跑到晋平去找虎皮猫大人,结果才知道它老人家变成一颗蛋儿,不过好在小妖姑娘帮忙,让我没有白跑一趟——对了,大家现在还好么?
要知道,像这样的东西,这世界上绝大多数人,甚至所有人都会选择藏着掖着,不肯与人知晓。
事实上,即便是坐在这里,几乎不说什么话,但是听他们的聊天,我也能够听到许多闻所未闻的消息。
陆左又对我说道:“王明,南海一脉的领头人物。”
仔细琢磨一下,那可不就是文学和影视作品里面描述的天使形象么?
而当他们谈及和图书修行之上的事情时,只言片语,也能够让我受益匪浅。
因为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当世之间的顶尖人物,而我则如同一颗小豆芽一般。
陆左问是什么?
坐在这些人的中间,我有些拘束。
果真是那隔壁老王,天下第一高手王红旗的侄孙,那个搅乱了天下,威震一时的顶尖高手。
简单介绍之后,威尔带着我们走进了屋子里去。
到底谁强谁弱,这个我也不知道,估计两人也并不知晓,只有打一架,方才能够得知。
原来那人叫做Kim,而且跟王明是旧识?
被这么厉害的人夸赞,我有点儿不好意思,低着头,说都是虚名,虚名而已。
只是,这世间怎么可能凭空冒出这么一个能与陆左并肩而立的年轻高手呢?
那人看向了我,额头上面的疤痕似乎微微裂开了一下。
那男人笑了,说旁人若这般说,我必会坦然接受,然而在你们面前,我却算不得什么。
那人咧嘴,露出一口白牙,伸手与我相握,说你也可以叫我隔壁老王。
也许这就是陆左独特的个人魅力,以及他为什么朋友遍天下的原因吧。
然而他却是如此的坦然。
听到陆左的话语,我突然间回忆起天山神池宫的那个八翼少年来。
陆左叹了一口气,说小妖被人害了,神魂寄托在了一只鸟儿身上,据说跟虎皮猫大人一样肥硕,后来不知道去了哪儿;至于虎皮猫大人,反倒是变成了一小屁和*图*书孩儿,不过却失去了前世的记忆。
老友见面,自然是有许多可以聊的,追忆往事,时不时发出一阵惬意的大笑来。
他对王明说道:“老王,我这里有三个名额,我想提你一个。”
听到他的话语,威尔首先惊叹起来,说他要做教皇?可是黑暗议会跟教廷不是对立的么?而且他还是华裔……
为了陆左,他真的来了。
陆左说何必谦虚?
大家各自找位置安坐,然后由威尔发问,谈起了今天庭审的事情,以及关于大凉山血案的故往,听到这个,威尔呼了一口气,说能够有这样的结果,也算是不错了;我都已经做好了万一谈崩了的准备,正与老王商量着回头去劫法场呢……
江湖传言,此人将那国家龙脉给吸收一空,让无数镇国级高手视之为眼中钉、肉中刺,据说已经死去了,却又似乎一直活着的传奇人物。
两人交流,我在旁边感觉心中骇然。
听到陆左谈及这些,无论是杂毛小道,还是威尔和王明,都显得特别认真,听他说完之后,王明站了起来,长鞠到地,说先前的话语,或许有恭维的成分,但是此时此刻,在下真的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不知不觉聊到了天亮,而这时候,陆左方才谈及了关于天下十大的评选之事来。
我刚才以为那人的实力超出陆左,然而对方却认为陆左的境界和感悟比他要更高一些……
那男人说并非谦虚,你受伤之时我见你,就有一种预感和图书,脱离了修为的束缚,你将走得更远,现如今再一次相见,这种感觉越发强烈——我们在修行之路上,走得比旁人更远一些,也知道一个道理,那便是人力有时尽,想要再进一步,就必须超脱于这凡体之外,融身于天道之中。在这一点上,你走得比我远……
王明听了,叹了一口气,说Kim是我见过最天才的人物之一,而且你们知道他的理想是什么吗?
王明也在旁边摆手,说讲清楚啊,那一次去欧洲,我和老鬼是打酱油来着。
听到这话儿,那男人欲言又止,不过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说没想到居然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
不过我也能够明白陆左特地叫上我的原因——他这是在提携我,让我能够融入到这个牛逼到极点的朋友圈来,也希望我并不只是他的堂弟和徒弟,而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一个能够与他们平起平坐的陆言。
随后他笑了,说你好,这两天我听威尔跟我谈了一些最近的江湖新闻,现如今的你是风头正劲啊……
就在我心中猜疑的时候,陆左却给双方介绍了起来:“都是老朋友,不必再多言——对了,这是我堂弟陆言,虽说是跟我学了一些手段,但另辟蹊径,自有路数。”
陆左笑了笑,说这也只是我自我琢磨的东西,算不得什么。
我的呼吸有些急促,伸手过去,与他紧紧握在一起。
看着面前这个铅华洗尽、归于平凡的男人,陆左叹了一声,说我们有多久没见了hetushu.com
听到这话儿,王明也好奇起来,问怎么回事,陆左说起了事情的前因后果,然后笑道:“他本以为我并不晓得他的身份,却不知道我早就猜出来了,所以双方倒也没有真正较量……”
威尔嘻嘻笑,说那是,想当初我去欧洲立棍,要不是陆左和箫老大,还有王明和老鬼你们帮着我搞垮了茨密希家族,又在英伦大战一众魔党,一役击毙几百血族,我哪里能够有今天?人是得感恩的,我虽然是血族,血冷,但心热,朋友有难,两肋插刀是小事,奉上性命都甘愿……
听到这话儿的时候,我的脑海里反复地浮现出了那个八翼少年的形象来。
这人起初瞧见他的第一眼,我感觉就像是一个读书人、小白脸,然而此刻再一次打量他,越看越有味道,真的有一种让人说不出来的魅力。
陆左的慷慨让我有些惊诧,也能够感受得到他宽广的胸怀,以及对于朋友的那种信任。
王明在旁边也笑了,说陆左、萧大哥,你们是不知道,威尔这家伙有多急,要不是我拦着,这家伙已经采买火箭筒和炸药,准备大干一场了。
旁边的杂毛小道立刻劝道:“项王说过一句话,叫做富贵不还乡,有如锦衣夜行,龙脉怎么了,当初你大爷爷王红旗也是靠龙脉成事,有谁敢说什么?”
王明说对,他是华裔,历史上还从来没有出现过华裔的教皇,更何况黑暗议会和教廷还是相互敌对的死对头,所以正因为如此,他选择的这条和-图-书路才会更加艰难,但我却相信,总有一日,他能够实现自己的诺言,因为他极有可能成为这世间唯一的天使……
他说这话儿陆左不愿意了,说怎么会,若不是你们两个拖住大批魔党兵力,怎么会有那么大的战果?另外你在欧洲的那几个朋友真不错,特别是那个Kim,我后来在天山神池宫又见过了他一次,已经混成了黑暗副议长了……
聊天再继续,陆左谈过了自己被人陷害之后的那一段日子,这也是我第一次听他这般详细说起,众人都为之感慨,又听到陆左谈及了自己在绝境之时,对于风火水土的感悟,说起了控制这些元素的要点和心得。
这是我一直想要知道的内容,却不曾想在这样的小集会中,特别是在威尔、王明这两个在我看来并不算特别亲密关系的人面前,他会毫无保留的谈及。
啊?
杂毛小道说你这样子,跟你在欧洲塑造出来那冷酷严肃的血族大帝形象,相差很大呀。
陆左看着他,说上一次见你,感觉你周身气息充盈,洋溢于外,望之巍峨,不过强则强矣,却少了几分含蓄,然而此次见你,想必是已经将那龙脉之气融会贯通,返璞归真,已臻天道,让人仰视了……
听到这话,王明沉默了一会儿,方才说道:“你也知道,那龙脉于我,既是机遇,也是负担,现在我拉仇恨的能力实在是太强了,我若是再一次出来,只怕要砍杀我的人,能从这儿一直拍到八达岭去,如此想想,还是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