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三十一章 黑狗

陆左和杂毛小道晚上的时候才回来,而且还是一前一后,并不同行。
这人也是他们的领头人。
大战三百回合,将对方给撂倒,和一招制敌,这是有着本质性差别的。
当时的我听到这个说法,忍不住地笑。
呃……
我知道,他绝对不是国家秘密培养的什么精英分子。
我愣了一下,这才想起被人堵在小巷子里面的事情。
只要不是那种常年徘徊在生死边缘的修行者,估计都很难防得住我的这一下。
前者或许会让对手有一种虽败犹荣的感觉,但至于后者,除了恐惧,就再也没有别的什么了。
屈胖三说欧阳发朝见过那么多的牛波伊人物,无论是赵公明,还是蓬莱岛的海公主,又或者是凤长老,而且自己也是顶厉害的人物,为什么最后却选择跟你老哥一起混?你想过这里面的原因不?
那家伙跟朵朵腻在一起,两人正在看着韩剧,黏黏糊糊,不乐意与我说话。
因为我从许多的渠道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我哥陆默仍然还活着,不过肯定不是他说的那个样子。
其中有一个人,叫做黑狗。
随后陆左回了来,一回来就找到了我,说阿言,你今天跟人打架了?
我有些迷茫,因为林佑给出的文档并不完全,仅仅只是一部分,而从这残篇之中我能够知晓,这偷天换日计划,其实就是一个大卧底规划,某个隶属于国家的秘密机构从各处挑选出行业精英,潜伏进和-图-书许多境外的秘密组织里面去,试图掌握其中的主导权,从而增加软实力。
从这一点来看,他应该跟那个什么精英人员完全不搭边儿。
对于这个事情,林佑也没有太多的把握,但是他听说过我哥的事情,也知道他的外号叫做黑狗哥。
不提之前几次潜入监狱的事情,这东西但论与人作战,就着实是让对手头疼至极。
后来我知道的事情越来越多,又与我哥见过了两次面,这才知道,现如今的他,已经在东海有了一份属于自己的庞大势力,甚至能够跟东海大海贼轮回那帮人争锋。
我的脑子有点儿乱,回到了许老的小院子这儿来,发现屈胖三和朵朵都在,但是陆左和杂毛小道都不见了。
我本以为我哥估计也是一个海盗头子,又或者说是一个海上的江湖客。
然而所有的一切,都在获得了“大虚空术”的我面前,变成了假设。
他们出去办事儿了。
但是大虚空术却恰恰是这种破坏平衡的存在。
我跟屈胖三说出了心里面的一大堆想法,他听完之后,沉吟了一番。
杂毛小道先回,听到我说的话之后,他说他会帮忙联系一下徐淡定,不过这件事情需要面谈,希望他能够在京都才好,如果在米国的话,就有些困难了。
事实上,这些人对于我来说,都不过是一个小插曲而已,此时此刻,我脑子里面全部都是林佑跟我说起的话。
我这和_图_书才想起来,原来是最早拦住我的那个家伙,笑了笑,说我知道了,对,里面有这个人。
他对我哥陆默挺有好感的,一向都高高在上的他,居然称呼我哥为“黑狗哥”。
我当时还在想,我父母他们估计是看电视机里面的谍战片看多了,居然还真的信了。
偷天换日计划的核心,有十二个人,分别用十二生肖作为代号。
我揉着脑袋想了一下,说想不起来了,我当时着急,没有等他们一个一个地报菜名……
陆左笑了,说原来如此,不过你这一次的震慑效果挺强的,本来好多人对你的提名耿耿于怀,觉得肯定是有许多内幕,现在却还是镇住了一些人,不过你可得小心了,我听说还有好多人摩拳擦掌,准备找你挑战呢……
所以如果他真的是偷天换日计划里面的黑狗,那么之前所有的疑惑其实都是解释得通的,但我还是有许多的疑惑。
陆左忍住笑,说那人是白鹤门的当代传人。
仅此而已。
屈胖三没有解释,而是笑着跟我说道:“猜不出来就别猜,不过我跟你讲,黑狗哥这个人,绝对是一个了不得的大人物,未来可比你强……”
因为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对手,方才会这般,一招都走不过。
即便他们知道我是敦寨苗蛊的人,知道我跟那位火得不行的陆左有着许多的联系。
旁边的杂毛小道听了,忍不住问道:“我靠,阿言你现在这么猛了?www.hetushu.com
遁入虚空之后,根本就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这使得对方无法通过炁场感应来把握我的动向,而随后我从虚空之中出现,出现在对方视线感应不到的地方,这种突然性,很少有人能够反应得过来。
而后他辍学,去了南方省的江城打工,后来又通过劳务派遣的中介去了南太平洋的瑙鲁挖鸟粪,那个世界第三小国,估计很多人听都没有听说过,从此就失踪了。
而如果他还有什么压箱底的手段或者法器的话,说不定能赢。
所以原本有着很强资本的白鹤门那谁,在我这般突如其来的袭击之下,却是给我一招撂倒在地。
难道,我哥跟父母说的那个事儿,其实是真的?
他真的是国家秘密招收的成员?
这就是对方敢来参加天下十大评选这样的盛事,有底气敢在这个小巷子里把我给拦住的原因。
我赶忙跟他们解释,之所以如此犀利,主要是因为“大虚空术”的缘故,使得对方猝不及防,没有反应过来。
这可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情,要知道他叫陆左或者杂毛小道,通常都是直呼其名,就算是许映愚许老,他都是叫老许的。
啊?
这玩意简直就是一神技。
只有这样的信念,方才会有那样的坦然。
我之前的时候,曾经跟杂毛小道他们谈过,说大虚空术,这法门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多的用处,而且跟“地遁术”重叠了,现如今看来,完全不是。
很早以前m.hetushu.com的时候,我听母亲跟我讲过,说我哥曾经对她说,他现在已经加入了国家的一个秘密部门,现在在为国家做事情,让他们不用太担心,之所以警察会过来找他,是因为基层的这些人根本没资格了解那些机密,所以才会这样。
我说对,怎么了?
我心乱,想要找人帮我分析一下,于是便找到了屈胖三。
屈胖三笑了,说交情深,就做朋友,何必做手下?
事实上,这里面的硬角色其实挺多,特别是那个叫做什么白鹤门的家伙,如果真的像之前一般拼起来,他估计能够与我拼上几十招而不会输。
我笑了笑,说对。
所以他才会找到我,跟我谈及此事。
我说那是为了什么?
随后我真的就坐了地铁,往着老城区赶了回去。
这正是我想要的效果。
望着瘫倒一地的诸位高手少侠,我有些不好意思讨要那车费,笑了笑,然后离开。
坐地铁的时候,我一路上都在思考这个事情,因为从我哥的很多表现来看,他似乎有一些难言之隐,仿佛受到一些势力的操控,但是对于一些事情的相关指责,他都表现得十分坦然,心底无私。
最大的疑惑,就是我哥的身份。
陆左笑了,说我今天去了组委会那便办事儿,听到有人跟我谈起了这件事情,听说当时在场的人里面,有一个叫做王相的?
甚至百招……
主要的原因,是修行者的炁场全开,对于地遁术的运用有着强大的防御作用,http://www.hetushu•com在平衡的炁场世界,地遁术不可能强行打破平衡,除非是我的修为已经超出了对手很多很多,方才能够强行扭转这样的局面。
我摇头,犹豫了一下,说难道是因为他们之间的交情很深?
而当他感应到了我的攻击时,我已经击中了对方。
听完这话儿,我忍不住翻起了白眼。
偷天换日计划。
这一下,所有人都不敢再动弹了。
恐惧。
我点头,说蓬莱岛的骑鲸者,怎么了?
不过我哪里管这么多,直接将电视给关了,然后把林佑说的这事儿跟他谈起,听到我说完,这小子也来了兴趣,说你哥可以啊,难怪我觉得他总有几分你没有的气质呢。
我临走的时候,瞧见了他们脸上的表情。
然后他对我说道:“还记得那个欧阳发朝么?”
之前我谈过地遁术的缺陷,此法无法接近修行者,这是它最大的遗憾。
陆左说我听说这个人在江湖上还挺有名气的,算得上是一二流的好手,结果却给你一招撂翻了?有没有这么一回事儿?
事实上,在他出去打工的时候,我都一直跟他待在一块儿,他到底什么样子,我最是清楚不过。
这里面的渗透对象,有南美毒枭,有秘密社党,有恐怖机构,有黑暗组织,还有商业团体和科技公司……
如果能,那么神出鬼没的我将成为别人的噩梦。
我从他的眼神之中,能够感觉得到他认为自己做的事情,是正确的。
但是听到林佑的这个消息,我却倏然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