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三十三章 不败之地

陆左手指微微一动,漫天黑砂飞舞,朝着我笼罩而来。
前者是为了杀人,后者则是为了体悟天心。
我瞧见,心中一惊,赶忙想要制住聚血蛊的拼命,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陆左却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口中轻喝一声:“金蚕!”
然而陆左看似鲁莽,却是处处为圆,没有半分缺点。
我入行来,很少有接触过这东西,更多的都是凭借着体术、巫术和道法行事,然而陆左却在这个时候,引领我走进了另外一个新的境界。
九字真言!
它就好像瞧见了天敌一般,没有半点儿停顿,直接就朝着我这边射了过来,缩回了我的体内去。
我没有想到即便是使用了大虚空术,我依然逃不脱陆左的控制,所以没有等待那股力量的来临,便立刻回归了现实世界,下一秒,我出现在了百米之外去。
他的指间突然间浮现出一股橙黄色的光芒,朝着小红点了过来,小红似乎感觉到这光芒的威胁性,一下子就避开了,身子一抖,居然凭空消失,瞬间又出现在了陆左的身后,十八根触须浮出,朝着陆左的身上缠了过去。
尽管我还原不出当年他老人家大战中原方士的实力,却也有模有样,学了几分。
虚空之中,无我无他,仿佛万物都是虚无。
那黑砂透着一股腥气,眼见着就要将我给笼罩其间,聚血蛊小红陡然浮现,然后一股粉红色的气旋飞起,将我的周身笼罩了起来。
而在最后的最后,陆左又使出和图书了一招从未有用过的手段来。
《镇压山峦十二法门》上面的九字真言出自于密宗的九会坛城,“灵镖统洽解心裂齐禅”,每一字皆有真义,而陆左口中的“洽”,却是代表着自由支配自己躯体和别人躯体的力量。
原本十分疯狂的聚血蛊被这光芒一照,顿时就萎靡了去。
我发现陆左的剑法并非只有凶猛果敢,在这种近乎于杀人技的背后,是他对于器械的领悟,以及杀人之道的真实感受,而这些东西,再融合了陆左对于天道的理解,也使得这杀人技变成了一种道。
不出我的意料之外,他并没有能够在“禅”的境界保持太久,那超神的状态一闪而过,恢复成凡人的他不再有了我之前那种恐惧到极点的实力,使得我能够再一次抓住了那木剑,与其拼斗。
因为对于剑道的理解,即便是有一剑神王的帮助,但我还是有一些水土不服,而且身体对于剑的熟悉度,差了太多。
一个师父,一个徒弟,两人在场间飞速交手,并不是在争胜负,而是在这交手之中,通过生死之间的逼迫,让我在这个时候尽可能地感受到九字真言的力量。
啊?
宝瓶印。
在翻飞的木屑之中,陆左哈哈一笑,说论蛊。
而这个时候,陆左却对我笑了笑,说好了,不打了。
在几十个回合之后,陆左清啸一声,猛然出手,电光火石之间,两把木剑快速纠缠,不断碰撞,两人的劲气在这个时候不知和*图*书不觉地增强起来,那普通材质的木剑终于承受不住两大高手的劲气碰撞,双双碎裂了去。
双方猛然一撞,整个空间都在震动。
手掌翻飞,身子宛若幻影。
两人在一瞬间,结了同样的印法。
日轮印。
这就是佛陀的力量?
从陆左的身体里,迸发出了一股金黄色的本源之力来,那光华将聚血蛊给笼罩住。
陆左说没有,它没有回来,只不过因为它是我的本命金蚕蛊,我们之间不管隔得有多远,甚至跨越了空间,也依然有联系,所以我也能够借用这一点,将它的气息引出来。
单纯从结果来说,说不出孰优孰劣,但是陆左已经过了野蛮勇猛的阶段,从剑道上来看,即便是面对着旷古烁今的一剑斩,他也没有落入下风。
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说哪里强,还是给你打得屁滚尿流。
我将木剑往天空一抛,然后冲向了陆左,而他也是与我同样的动作,朝着我这边扑了过来。
一剑斩最重要的精髓,就是找到敌人的脆弱之处,一剑斩杀。
瞧见这物,陆左的双眼一亮,说好一个天下三大奇蛊,让我会一会……
我花了十几秒钟,方才将体内的聚血蛊给安抚住,而这个时候周围的几人也都为了上来,朵朵激动地说道:“陆左哥哥,刚才我感觉到了肥虫子的气息,是不是?”
唰……
尽管这些年来,我修行的重心都放在了聚血蛊带来的这些法门之上,但是对于九字真言,和图书也是融入本能之中,在身体被控制住了的那一瞬间,我也是立刻强行催动劲气,结了一个“内狮子印”,将陆左的这控制给解开了去。
啊……
瞧见她有些沮丧的表情,陆左柔声说道:“你别当心,等我们把这儿的事情处理完了,就去找小肥肥,好么?”
禅!
两人交手了几十个回合,我已经对于这个被我忽视的法门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认识。
陆左的剑技是生死边缘锤炼出来的手段,不重套路,大多都是充满了厮杀的血气,一剑毙命,处处要害,凶悍得让人冷汗直流。
这是佛法。
陆左点头,说对,特别是那聚血蛊一出来,我都被逼得用起了压箱底的手段,让金蚕蛊的气息出现,才能够压得住它……
敦寨苗蛊出身,蛊毒也是战斗力。
剑道。
杂毛小道在旁边笑,说你别自谦,能够逼得小毒物到这个份上,你绝对值得骄傲。
我本以为能够逃开,却不曾想有一股恐怖的意念跨越空间,竟然也传递到了虚空之中来,朝着我裹缠而来。
这到底是什么力量……
这个时候,陆左没有再使用九字真言,而是单纯与我较量剑法。
这是我从来都没有抵达的境界,一言一行,仿佛都被世界所关注一般。
此印法能够控制五元素,让周遭一切的炁场变得凝固,我想要再一次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的身体周遭处,已经成了幻想。
嗡……
此印一出,整个空间宛如一个狭小的瓶口,世界都给和_图_书压缩成了一点,而陆左在其中,我心即禅,万化冥合。
陆左回身,左右手之上有极为恐怖的气息浮现而出,抓向了小红。
倘若不是我对于《镇压山峦十二法门》之中的内容了然于心,只怕已然败了。
通过真言之力,陆左将我的身体掌控住,紧接着手中的木剑一转,朝着我的胸口刺来。
而越是交手,我越是心惊。
九字真言,是一种极为深奥和晦涩的法门。
无数的黑砂在这个时候,全部都给它吸收了去。
这些光彩看着妖艳无比,却有剧毒。
如此交手下去,我渐渐地落入了下风。
十二法门,我也会,而且熟络无比。
然而陆左猛然拍了一掌过来,我直接飞出了十几米去,感觉全身宛如重锤轰击。
轰……
黑砂入体,小红兴奋无比,在我的指挥下,朝着陆左猛然射了过去。
不过这样的手段,大多都过于匠气,没有千锤百炼的精妙与高明。
我此刻将一剑神王的两段意志融入心神,让自己变得足够强大,然后用那一剑神王的旷世剑法,与之对敌。
眼看陆左一招功成,我却也是集尽了全部的力量应对。
这是九字真言的最后一句,而使出这一招之后的陆左,便宛如佛陀再世,充满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强大和磅礴。
我们拍向了对方,两人都不用太多的劲气,而是凭着这印法与九字真言的领悟力在交手。
陆左点头,笑了笑,说对,是它的。
听到这话儿,朵朵又兴奋了起来,说好啊,和图书陆左哥哥最好了。
然而在这样的剑法之下,陆左却应付得游刃有余。
我满心骇然,而聚血蛊小红见我受挫,却是张牙舞爪,十八根触须不断挥舞,无数的七彩颜色凭空浮现,将陆左给团团包裹。
我再一次的浮现出来,却是没有再用剑。
我感觉到了陆左双手之中的恐怖,足尖一点,人冲到了他的跟前,试图给小红分担一些压力。
朵朵很激动,说天啊,太好了,它回来了么?在哪里?
而在这个时候,陆左却是双手一翻,又结了一个法印出来。
安慰完了朵朵,陆左回过头来,看着我,说阿言,我真的没有想到,你已经变得这么强了……
朵朵有些失望,说原来是这样啊,唉……
沉吟一番,陆左说道:“只要你能够将那大虚空术多加熟练,我觉得当时之间,除了三五人,你对其余人都能够立于不败之地——从明天起,你就在京都立棍,摆台打擂,管它来多少人,都接了,也让那帮人瞧一瞧,咱敦寨苗蛊爷们的本事!”
当它回到了我的身体,精神相连的一瞬间,我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下意识地喊了出来。
而在陆左结印的那一刹那,我自知不敌,再一次地遁入了虚空之中。
我稍微停顿了十几秒,再一次回返的时候,陆左的木剑正好挥了过来。
随后小红蜷缩的身子陡然舒张,就像一片海棠叶子似的,十八条触须游动,张牙舞爪。
当他的木剑刺入我的胸口时,我再一次地遁入了虚空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