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四十章 玉鼎真人蒋千里

我经过陆左的教导,信心渐渐筑成,整个人就好像是脱胎换骨了一样,渐渐有了别人所说的高手气度,其实也是沉稳的心态来,笑了笑,说求之不得。
不过好在这帮人不敢凑在我们这边,倒是给了我们一个清静来,却把布鱼道人那一帮组织者给弄得头疼欲裂了去。
咕、咕、咕……
宗教局的外联办派了三十多个工作人员过来,我早上起来的时候,布鱼道人找了过来,跟我说这边的事情暂时由他接管,我们有任何事情和需求,都可以直接跟他沟通。
十五分钟之后,我们来到了昨天的比试场地。
布鱼道人问那你们谁先来?
与昨天的仓促所不同的,是今天的准备十分周全,而且人更加的多了。
他出了帐篷,伸伸手,撑撑腿,活动起了身子来。
这事儿闹得,搞得有点儿像那什么音乐节了一样,一帮精力无处发泄的江湖人士,纷纷跑过这边来开武林大会了。
我打了一个呵欠,然后踢了里面打呼噜的屈胖三一脚,说醒来,人说开始了。
我瞧见通知我们的那工作人员走远了一些,说道:“我瞧了那边一眼,人好像更多了,这么多人的面前,给你装波伊,你不准备准备?”
而就在我这边头疼的时候,外面却是打了起来,我一开始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结果长沙帮的沙碧石给我们送早餐来的时候,说出了原因。
刚才那一波波伊,我给自己六十分。
与昨天光和_图_书秃秃的草地不同,现在这儿居然拉出了一个红绳围栏的擂台场地来。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着屈胖三,不知不觉就会装波伊了。
布鱼说你就不关心一下一会儿的对手么?
布鱼道人似乎知道我的担忧,笑了,说这事儿是评选组委会在后面推动的结果,跟你们无关——事实上,你们两个的擂台赛,已经成为了天下十大评选的前奏了,上面的意思是,如果效果还可以的话,其实可以引进这种机制,弄一个交流大赛什么的……
我连忙摆手,笑了笑,说我一江湖雏儿,谈什么指导啊?天下十大还没有选呢,你就当这是演习吧……
就在我们聊天的同时,那边的工作人员也在主持,待我们这边点了头之后,立刻宣布道:“擂台赛比试开始,第一场的擂主是——陆言。”
布鱼道人说普遍偏高,很强大的。
我们这边刚刚吃过了早餐,闲聊两句,布鱼就找了过来。
但现在不是了,想拿下那名额的,没有一百,也有八十。
呃……
大半晚的时间,这个地方已经聚集了超过五六百的人,昨天在这儿的大多没有走——不但没有走,而且还呼朋唤友,叫了许多人来。
而就在这时,我瞧见有一个头发全白的苍老道人,从人群之中缓步走出,然后抬头朝着我看了过来。
屈胖三伸了一个懒腰,揉着睡得有点儿肿的眼睛,说好烦了……
尽管有着他http://m.hetushu.com们的加入,但是这一次的擂台赛其实还是太过于唐突了,许多的规矩都没有说清楚,而且挑战者的人选选拔,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嗬……
呼……
好强的气势!
过了好一会儿,他方才小心翼翼地试探道:“要不然就像昨天一样,我找几个德高望重的人过来,选出十个人来,如果有人不服,就先跟他们打一场,等确定了人选之后,抽签决定顺序,你看如何?”
我瞧见一夜间冒出的无数个野营帐篷,顿时就有些方。
屈胖三从我挤眉弄眼地笑,说陆言听到没有,小心给人撂下台来哦。
昨天还好,毕竟人少,又都是彼此认识的人,而且也没有太多的利益冲突,所以大家凑在一起,几个德高望重的江湖人物协商一下,人也就出来了。
呃?
他问我们有什么想法。
不过也正因为她这样的性子,使得她走了这么久,都没有被人找到。
当然,这些里面肯定也有滥竽充数、想要撞大运的人,但也有许多实力强劲的修行者,这些人的实力或许还不相伯仲,实在是难以抉择。
这家伙十分不负责任地去睡回笼觉了,而布鱼则一脸无奈地看着我,说陆言,不如你来指导一下那选拔工作?
如果给人搞输了,真的很丢脸呢。
布鱼找过来,是来跟我们商量擂台赛的。
听到这话儿,我感觉到周遭的围观群众一下子就喧闹了起来,还有无数www.hetushu.com人吸气了凉气。
另外我还在人群之中瞧见了一些道士啊、尼姑和和尚什么的宗教人士。
我也不知道那小姑娘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些啥,按理说她跟陆左和杂毛小道的关系不错才对,怎么连他们也躲?
听到我咕噜噜的肚子叫,布鱼一脸无奈,指着不远处的一绿色建筑,说那儿有我们特意从昌平弄来的移动公厕,你去那儿解决吧。
屈胖三一口咬死,说我不敢,我一天打五个,陆言一天打五个,总共十个,多的咱一旦都不接——我们又不是出来卖的窑姐儿,是个人都给上啊?门儿都没有……
不过看样子应该是中国人,不是大鼻子。
屈胖三拍了一下手,说不愧是黑手双城的大将,果真人才啊,就这样——对了,这事儿多久能搞完?
包子昨天夜里露了面之后,大清早又躲了起来,我一开始的时候还以为是又跑了,结果屈胖三跟我说她人没走,就是躲在角落里不出来,怕见到熟人。
屈胖三打了一个呵欠,说我先醒醒瞌睡,让陆言先顶上吧——对了,今天的素质怎么样,还行吧?
就算是没有上场的机会,拿过来看看热闹,听点儿讲座,也是十分赚的事情。
一开始是有人觉得我和屈胖三没有争夺天下十大的资格,经过昨天的十场擂台赛,再加上屈胖三的扬名,江湖上基本上也认可了我们的实力,而正因为如此,使得更多的人明白了这一场擂台的意义。
和-图-书外他还负责保障我们的后勤工作,想吃什么、用什么,都可以提前说。
我笑了笑,说我不关心我的对手是谁,就关心今天的晚饭——昨天吃了烤全羊,太油腻了,肚子不太舒服,这哪儿有厕所么?
我有点儿无语,跟布鱼道人小心翼翼地解释道:“那啥,我们没准备搞得这么大的……”
勉强合格。
我甚至还隐约听到有人在嘀咕着什么“天山派”之类的话语。
若是胜了,自然是扬名立万,天下震惊。
屈胖三兴奋地一拍手,然后说道:“那行,我还有点儿困,去睡个回笼觉。”
而若是输了,其实也没有什么坏处啊,而倘若是与那河东屈胖三交手的话,那就更妙了,说不定真的如别人所说的一般,得一场指教,对于自己的修为大有裨益呢。
布鱼琢磨了一下,说这事儿弄起来,还真挺麻烦的,最早我估计也得弄到下午去了……
甚至还有几个穿着黑色传教服的基督教神父。
屈胖三是个人来疯,听到我这般说,立刻就兴奋了起来,一下子就跳了起来。
正因为如此,这一天十场的名额,一下子就变得异常抢手了。
我乐呵呵地抓着手纸离开了,特别享受布鱼旁边那几个年轻人投射过来那恭敬的目光。
布鱼听到他的话语,哭笑不得,一阵无语。
布鱼道人过来,跟我们简单讲解了一下之前的选拔事项,又谈及了接下来的比斗过程,屈胖三没有心思多听,摆了摆手,说行了,直hetushu.com接开始吧,没那么多的讲究。
至于布鱼,作为黑手双城手下的七剑之一,包子更是藏得小心翼翼,根本不给他半点儿机会知晓。
我说你们整得挺正式的,要是这么多人到处埋地雷,还真的影响环境。
为了保持自己的高手形象,我也没有再去关心布鱼他们后面的协调工作,时针走移,太阳西斜,不知不觉就到了下午,我正午睡呢,有人找了过来,在外面小心翼翼地喊了两声,等我探出头来,那人恭敬地说道:“陆先生,人选好了,准备开始不?”
我往前走了过去,而这时那人又朗声说道:“第一名挑战者,是来自西北的——玉鼎真人,蒋千里。”
毕竟这事儿闹得这么大,沸沸扬扬的,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了。
我也懒得管那么多。
好吧,虽然不知道布鱼道人说的这事儿,到底是组委会的意见,还是陆左他在背后推动,但我唯一能够做的,就是这两天不败下阵来。
说着他就转身朝着帐篷里面钻去,布鱼有点儿诧异,喊道:“一会儿选人,你不看一看?”
什么事情,一变成饥饿销售,就肯定有无数人为之蛋疼。
原来昨天的事情传了出来,许多原本不屑于此事的江湖宗门都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
屈胖三挥了挥手,说你办事,我放心。
呃……
谁上谁不上,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所以从一开始,一大堆人就在吵吵,闹得脑仁儿疼。
小孩子捉迷藏,爱怎么躲就怎么躲,只要别跑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