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六十一章 做贼心虚

王明也点头,说对,老鬼和威尔现如今还在收集证据,这事儿到底如何,还说不准是什么情况,他现如今身处高位,真要翻了脸,难过的是我们。
我上厕所的时候,听到有人已经把我们这伙人称之为左道集团了。
除了少数想要隐藏实力的人之外,大部分人都是在竭尽全力,然而最终的结果出来,再与这一帮论秒的牲口一对比,顿时就有点儿想要打道回府的冲动。
熟悉杂毛小道和黑手双城之间关系的我们,也知道他心中的难受,没有再多说。
最后我只有施展了大虚空术,方才化解了这样的尴尬场面。
那工作人员顿时就有些恼火了,说王老师,不管怎么说,黄委员长的职务在那里,而且人都已经一百多岁了,你就不能够稍微尊重一点儿么?
啊?
而我们不同,不但屈胖三,其余几个人也都是饭桶级别的,好是一番风卷残云。
左道集团的核心成员有陆左和杂毛小道,再加上江湖上许久未见的王明,以及左道的后辈,也就是我和屈胖三,再加上与之亲近的崂山派掌教无缺道长,以及那个宝岛人……
我有些诧异地望向了王明,不知道他怎么还跟那一位据说也是当世之间的顶尖高手有联系,而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王明居然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说还有半个小时就到了集合时间,我没空……
或许我们这些人没有那些老油条一般深谙中庸之法,和_图_书过早的暴露出了自己的实力来,但是只有亲身经历过了十八铜人殿的人,方才能够明白破开这法阵的难度。
至于原因,恐怕还是因为对手太强了。
我愣了一下,这个时候杂毛小道在我的耳边低声说道:“就是黄天望,大内第一高手。”
那人走远之后,陆左有些担忧地说道:“王明,黄天望并不仅仅只是他自己,而且还代表着一股庞大的意志,跟他闹得太僵,恐怕不太好啊……”
黑手双城并不介意陆左陌生的称呼,笑了一下,说应龙同志说这边的情况有些复杂,天下十大的评选,五十个候选人个个都是当世人杰,他感觉有点儿镇不住场面,便让我和赵承风过来这边压压场子,免得到时候有人不服组委会,闹将起来没人管得了。
我提出了这个问题,而杂毛小道则告诉我,说今天晚上,我们估计就会去那个神秘的洞天福地了,未必会在这儿住着。
用餐的人并不多,事实上结果一出来,许多排在后面的候选人兴致都不高,食欲不振,都懒得再多做些什么。
另外的三十二人都通过了测试,通过的时间有多有少,而其中最快的,自然是属于王明的八秒。
杂毛小道扭过了头去,不再说话。
第一天的测试并不复杂,经过了十八铜人殿的测试之后,我们都在休息室这儿安心等待着,到了下午的时候,结果终于出来了http://m.hetushu.com,五十人里面,有十八人未曾通过测试,其中十二人当场弃权,六人坚持了半个小时,依旧没有打倒所有铜人——这里面没有我们认识的人。
屈胖三名列第五,第四名却是之前出言向我们挑衅的青城山平沙子,至于大热门善扬真人,和海常真人这两位,分别用了三分和四分钟,算得上是比较靠前,但却又是不显山不露水,十分中庸。
我们没有再多说,而过了差不多五分钟,有一个干瘦老头儿凭空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反倒是陆左上前应付,聊了两句,随后目光掠过了旁边的王清华,问道:“陈局长你这次过来,是……”
吃饭的时候,有人过来跟我们打招呼,算是混个脸熟,不过大部分人都还是抱着敬而远之的态度,毕竟天下十大的人数有限,倘若真的算起来,这些人彼此都是竞争对手。
王明摸了摸鼻子,说没事儿,那家伙害得我假死隐世这么久,还想对我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实在是太高估自己了。
没空?
那老头儿看着王明,然后用沙哑的声音说道:“王明,你是做贼心虚,不敢见我,对吧?”
他转身离开,而王明则不屑地挑了一下眉头。
这岛不算大,随便走一走,就逛完了,而这个时候我发现了一个事情,那就是这岛上除了一些功能性的建筑和前期工作人员所扎起来的帐篷之外,并没有可住人的房间。和_图_书
无缺道长一开始的时候还在跟我们混,结果后来他自己都受不了旁人的目光,跟我们告罪一番,然后找地方躲清净去了。
陆左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悠着点,现在还不是翻脸的时候。
能够来到这儿的人,基本上都对于那一个荣耀的头衔有着十足的野心,但十分能够拿回去,这事儿又有着太多的不确定性。
我们礼貌性地应对几句,杂毛小道这个人别看平日里油滑得很,但是在黑手双城面前,还是很难隐藏自己的情绪,于是在旁边站着,也不说话。
黑手双城点头,说对,承风同志也来了,不过他在南岸码头那儿,准备去拜访一下他师父——承风同志在江湖上的威望很高,人脉也很广,相信能够协助应龙同志一起,把这一次的评选给办好,不出篓子……
就连前天下十大的三绝真人,在私下的时候也都跟人谈及过,说自己这一届也未必能够入选其中。
至于陆左的十秒,杂毛小道的十五秒,组成了这一次测试的前三名。
我们把小鹿岛大概游了一遍,回到了岛中山顶附近来,而这个时候,有工作人员找了过来。
堂堂大内第一高手找你,你居然说自己没空?
而即便如此,我们这一帮人的锋芒毕露,还是让所有的候选人大吃一惊。
这事儿让我有些诧异,而那个工作人员也是如此,他愣了一下,方才结结巴巴地说道:“那个、那个什么,其实半个www•hetushu•com小时也够了,不会耽误您很长时间的。”
他找的说王明,告诉他,说民顾委的黄委员长来了,想要找他聊一聊。
陆左诧异,说赵主任也来了?
他是说话,一口一个“同志”,颇有种高级干部的感觉,让我们有些不知道该如何说起。
黑手双城的到来是我们意料之中的事情,不过当他真正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还是让人有些不愉快。
饭后我们便在岛上闲逛,从岛东边走到岛西边。
两人对视,过了好一会儿,那工作人员终于退让了,说好,我这就去回复委员长。
我们得到了宣布之后,便去用餐。
而我则凭着这一分数,位列积分榜的第九名。
不过即便大家此刻的心中都已经是心知肚明了,但见面的时候却还是需要假客套,黑手双城瞧见我们,并不避开,而是走上前来,朝着我们打招呼,然后寒暄道:“你们测试都完了么?怎么样,成绩还不错吧?”
人比人,气死人,这真的是欲哭无泪。
成绩公布之后,就是晚餐与自由活动时间,晚餐是自助餐的形势,就在休息室附近,而在岛上的自由活动在晚上八点钟结束,八点钟的时候,大家需要在之前的地点集合,关于明天测试的内容,将会宣布。
陆左也有些尴尬,简单聊了两句,有些冷场,而黑手双城大概也是感觉得出来了,冲着我们笑了笑,说那行吧,你们在这儿聊着,我去那边看看——在岛上,有任何事和-图-书情,都可以找我,或者找佳源同志也行。
王明瞧了他一眼,说黄天望想要见我,让他自己过来就是了,我又不是他下属,又不是他晚辈,叫我过去是怎么一回事儿?
不过当海常真人和善扬真人两位的成绩出来之后,许多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了,在第一天的比试之中,应该是有许多人在隐藏着自己的实力,并没有过分暴露出来。
黄委员长?
没有人知道他是什么冒出来的,就好像他本来就站在那里一般。
听到那些人背地里面的话语,搞得我上完了大号,出了也不是,不出也不是。
也就是说,我们今天晚上睡哪儿,这事儿还不确定呢。
事实上,这成绩远远没有我的一分三十七秒来得高。
听到这话儿,我方才想起来,我们之所以千里迢迢地跑到这个什么小鹿岛,最主要的原因,是这儿还有一个新发现的洞天福地,而我们第二天和第三天的比试,将会在那里面进行。
王明却笑了,说黄天望的人品,我需要尊重么?
他转身离开,进了休息室里去,一直板着脸的杂毛小道忍不住出言嘲讽,说佳源同志,承风同志——他这些话儿,听得我怎么那么想吐啊?
特别是左道集团这一帮人。
反倒是龙虎山的善扬真人找到了我们这边来,跟我们聊了几句,然后说起“小伙子我看好你们哟”之类的话语。
这些人是有谋略的,准备在第二天的比斗中才会爆发,挤入二十人的筛选名单之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