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六十章 一帮牲口

他用了七分多钟。
十秒啊。
屈胖三皱着眉头,说你到底要干嘛?
这算是一插曲,随着时间的推移,陆陆续续有人回到了休息室这边来,这五十人大名单里面的人,许多都是独行侠,但也有彼此熟悉的人,就跟那些考完试对答案的学生一样,这些高手也是人,忍不住聚在一起聊起了测试成绩来。
刘匠师一脸懵圈,不知道这家伙到底在说些什么。
我瞧见这人找上门来,就知道屈胖三那家伙又惹祸了,没想到他抬起眼皮来,打量了对方一眼,然后打着呵欠说道:“什么事?我这刚刚眯一会儿了,又找我干嘛?”
我愣了一下,顺着他的眼睛望去,却见黑手双城在王清华的陪伴下,朝着这边走来。
他眯着眼睛,说瞧你挺合大人脾气的,且告诉你把,正所谓“天蓬若到天英上,须知即是反吟宫。八门反复皆如此,生在生兮死在死”……我的想法呢,是将冲,辅二星调节,再配上塍蛇、太阴两物,移于东角……
这位怪手刘欣铭离开之后,旁边有人终于反应了过来,小声问道:“那谁,你闯那十八铜人阵,用了多少时间?”
众人回来大半,而我们却没有瞧见一个熟悉的同伴回来,这让我有些着急,有点儿睡不下去了,睁开了眼睛,从躺椅上坐了起来,准备出去透口气,结果瞧见陆左走了进来。
两人对望了一样,杂毛小道耸了耸肩膀,说我没有王明快。
www.hetushu•com唉声叹气,屈胖三终于找到了一点儿心理平衡,那你到底多久嘛。
杂毛小道满是遗憾地说道:“我一开始有点儿弄不清楚状况,结果拖延了一些时间,唉……”
屈胖三打了一个呵欠,说你去吧,指教不敢当,我多小啊,一屁孩子,别往我脑袋上扣帽子啊,不长个儿怎么办?
这个人看上去很普通寻常,但只有认真打量,方才能够发现对方的不凡来。
我说我也过了。
陆左瞧见我居然在休息室里面,不由得笑了,说还行,你呢?
刘匠师听完这些,惊为天人,拱手说道:“当世之间,我一直觉得论起法阵而言,南张北洛,不出其右,却不曾想屈老师的造诣,竟然到达了如此境界,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受益匪浅。”
他在这边唠唠叨叨,旁边的人都听傻了。
三绝真人的脸一下子就黑了起来。
我在旁边眯着眼睛,不过还是竖着耳朵听,也大概知道了这些人里面,没过的还挺多的,占去了四分之一的左右,而有的即便过了,也拖了很长的时间。
屈胖三不耐烦的态度让刘匠师有些意外,不过他还是客客气气地问道:“我刚才下面的工作人员说起,岛中间的那个铜人殿,是屈老师帮忙修复的,对吧?”
好嘛,你丫的三十二秒,就好像拿了倒数第一一样,可让大家伙儿怎么活呢?
屈胖三只翻白眼,而我则好奇地问道:m.hetushu.com“萧大哥你呢?”
屈胖三不回答,而是瞧向了我。
他说这话儿的时候,我感觉到周围一帮人的耳朵都竖了起来,显然十分在意这个闻名天下的苗疆蛊王今天的成绩,而陆左也感觉到了这凝重的气氛,笑了笑,说差不多,不快也不慢,算是中庸吧……
呃……
我心中诧异——他不是不主管这事儿么,来这儿干嘛?
附近好几人都忍不住抽了一口凉气,有人惊讶地喊道:“真的是三十二秒?这怎么可能?”
他说了一大堆,我一句话都没有听懂,脑子乱成了一锅粥。
他一脸担心,旁人的脸色就更是难看。
我睁开眼睛来,瞧见来的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一身简单朴素的灰色中山装,脸上有几道细碎的刀疤,双手粗糙,一看就知道是经常干活儿的手。
陆左说都有谁回来了?
杂毛小道比了一个手势,说十五秒。
屈胖三挥了挥手,说不能。
旁边也有人着急了,说对啊,陆左,你到底用了多长时间,这又不是秘密,一会儿也会公布的,何必隐瞒呢?
我们出来,聊了一下铜人殿的经历,各自讲述了一会儿,突然间杂毛小道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严肃了起来。
屈胖三不满意,说到底多少嘛,说来听听。
这人,便是那铜人殿的设计者,怪手刘欣铭。
只是,这听着也太伤人了……
而听到陆左的话语,屈胖三则是一脸懊恼,说和-图-书哎呀,给你比下去了,早知道你们这帮牲口这么猛,我就不去动那法阵的手脚了,哎呀呀,会不会影响我的排名啊……
这家伙狡猾得要死,早就把坑给挖好了,根本不会连累自己。
屈胖三挥了挥手,说别说了,我承认,那破阵给我调了一下,难度上升了一些——其实这事儿我也不想啊,不过他们那帮人,没事儿欺负我一小孩儿,唧唧歪歪、冷嘲热讽的,我听着就恼火,顺带而为……怎么,你找我是过来找我麻烦的?我之前可跟那人说过了,我修是能修得好,不过不确定跟原来的一样,他当时也是点头了的……
屈胖三说你别跟我在这里吹捧了,大人这话儿听得都耳朵生茧子了。
没想到刘匠师听到了他的话,顿时就激动了起来,焦急地问道:“你到底是改动了哪些地方?”
陆左回来之后,我陪他吃了一点儿东西,没一会儿,杂毛小道和王明联袂而至,屈胖三挺关心成绩的,赶忙叫住他们,问用了多久时间。
有的人在十秒钟的时候,还闹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处于懵逼状态呢,人陆左直接就破阵而出了。
屈胖三白了那人一眼,又翻身睡去,尽显高人风度。
陆左瞧见周围的人脸色都变得难看,知道估计让人不太高兴了,便提议出去透透气,我们都说好,离开了这气氛严肃的休息室。
我赶忙迎了上去,说左哥,你回来了,怎么样?
杂毛小道说八秒。http://www.hetushu•com
刘欣铭伸手,说在下有事请教,能否请屈胖三屋外一叙?在这休息室里,我怕打扰大家……
我听到最好的一个成绩,却是前天下十大之一的三绝真人。
屈胖三说那隔壁老王是多久呢?
他刚才用了七分钟,是除了屈胖三和我这不知真假的结果之外,最好的成绩,真人听了不少的恭维,心中也颇为自得,结果听到陆左的话语,顿时就感觉很不好了。
屈胖三说怎么,你觉得是我在里面捣鬼了?
听到陆左的声音,屈胖三也醒了过来,跳下来,装作不经意地问道:“陆左,多长时间。”
是人么?
呼……
刘匠师一脸严肃地说道:“刘某这些年也见过无数传奇人物,论起阵法,屈老师当属天下第一。我这边有任务,先去忙,回头再来叨扰您,听您指教。”
刘匠师说我才懒得管那些人的死活呢——只是这铜人殿自从我弄出来之后,经过了十几年的调教和改进,我认为已经是到了机关法阵的极致了,没想到您随便弄两下,就将威力提升了数倍,我、我只是想要知道,你到底是怎么弄的而已……
屈胖三伸了一下腰,说是我,怎么了?
这可是一位老前辈,他都开口了,陆左也不好隐瞒,抱拳说道:“十秒。”
呃……
好吧,为了配合这家伙的装波伊,我只有在旁边当路人甲,说三十二秒。
不过陆左的名声在这里,他没有必要当着众人撒谎,所以这话儿应该是真的没错。
http://www.hetushu.com人比人,气死人。
屈胖三讲了足足五分钟,然后对那刘匠师说道:“差不多就是这样了,其实只要将那法阵融合天罡地煞之力,威力还能够更加扩展——行了,你回去调一下就成,改回去吧,免得那帮唧唧歪歪的家伙说我妨碍比试公正,到时候又扯一大堆的理由,累!”
屈胖三一脸郁闷,就像祥林嫂一样,又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哎呀,我真的不应该去给那法阵动手脚的……”
呃……
俺们都还在为能够通过测试而开心不已,结果你们特么的都是论秒来算,百米飞人么?
听到刘匠师说的第一句话,屈胖三顿时就笑了起来,说哦,原来是这样啊……
这尼玛是人么?
他脸上露出了狡猾的笑容来,我在旁边听着,顿时就有些无语。
我说屈胖三和我,其他的都没有回来。
三绝真人也忍不住说道:“对啊,过分的低调反而变成了炫耀,说来听听。”
呃……
刘匠师有些尴尬,摸了摸鼻子,说不是,我只是觉得……
这家伙还真的是直接而生硬呢,刘匠师有些无奈,直接把话儿挑明了,说是这样的,我刚才登岛的时候,听说中间铜人殿已经连续两位候选人落败了,都没有扛过十分钟,但是根据我们之前的评估,他们即便是破不了阵,也能够撑得过三十分钟的——所以我停止了测试,进行了检修,发现铜人殿的机关傀儡,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以及其他综合素质,真正提升了一倍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