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六十五章 苗蛊宿敌

他把这一次的试炼,当做是玩网络游戏、升级打怪了。
可以这么说,他是禅宗佛门的第一高手。
两人聊了一会儿,小红也吃饱了,回到了我这儿来,我们便开始朝着密林深处进发。
我擦?
元晦大师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足尖一点,人却是消失无踪了去。
之所以造成这样的情况,原因有两个,第一就是前方有许多气息庞大的存在,而第二个,则可能是碰到了法阵,又或者是极不稳定的空间。
对方如此胡搅蛮缠,我已经没有了对这高僧应有的敬意,冷冷说道:“聚血蛊怎么来的,我无可奉告,但可以告诉你一点,在这件事情上面,我的手上没有染下任何血腥,而且我也是受害者!”
我刚才一剑斩落下了对方的前爪,而即便如此,那畜生也是凶戾得很,忍着疼,朝着我猛然扑来。
然而深入了几十里之后,我突然间发现,地遁术在这儿似乎变得不好使了,每一步都有些艰难,十分费力。
我心中恼怒,冷冷说道:“陆左的事情,已经证实是得罪了邪灵教,被人冤枉的了,大师你却将那莫须有的罪名,强行扣押在他的头上去,这不是血口喷人,又是什么?”
听到这话儿的时候,我的眉头顿时就是一跳。
这位大师并不是白马寺的方丈,也不是什么长老,看光了藏经阁五十年的他一朝成名天下惊,北地佛门之中无人能敌,佛法圆润至大乘境界的顶尖佛门大拿。
www.hetushu.com落在地上的,是一头猛虎和豺狼结合的猛兽,此物全长三米多,有着两个尾巴,斑斓形状,竖直起来的时候,如同两根钢鞭。
聚血蛊之事,对于我而言,是一个很大的秘密,江湖上的人只知道我是陆左的堂弟,也跟他学过手段,属于敦寨苗蛊一脉,但却并不知道我有那聚血蛊的事情。
从组委会给的图鉴上来看,甲乙丙丁四等,甲等十五分,乙等六分,丙等两分,丁等一分。
而不管是哪个,再强行使用那耗费精力的地遁术,已经不太明智了。
只是,那些异兽真的就那么好对付么?
长剑与那腥风错过,带出鲜血一片。
这儿是一片茂密的林子,因为地处渤海之东,所以并没有亚热带的地貌特征,也没有太多的潮湿和沼泽,行走其间,其实还算不错。
我说大师如何这般肯定?
呃?
元晦大师说我曾听人所言,这聚血蛊想要做成,需要耗尽十八人的生命力,在身体里面豢养引蛊,最终抽取之后,聚血而出;而这只是最基本的,想要凑齐十八个拥有耶朗血脉的人,更是需要无数无辜的生命,死上千百人也不一定——想必这就是陆左为什么会在大凉山犯案的原因吧?说起来,他为了你这堂弟,当真是耗费心思啊……
唰!
元晦大师说既然没有,那么一切人都可能会被怀疑,陆左也是;再有了,你怎么解释你身上这条聚血蛊的http://www.hetushu.com来历?难道我刚才所说的聚血蛊炼法,有不对的地方么?
他说这话儿的时候,我瞧见他的身后,突然间浮现出了一个小山一般巨大的阴影来。
听到屈胖三的话语,我稍微安心了一些。
号称中国第一古刹,中国禅宗、佛教祖庭的白马寺里走出来的寺内第一高手,元晦大师。
对于这事儿,元晦大师毫不隐瞒,点头说道:“对,我佛门素来喜欢清静,本不喜欢做任何名利之争,一直以普度世人为历练,但是佛门与苗疆巫蛊之间的争斗,延续千年,现如今尔等却是横行无忌,我们就不得不站起来,让你们知晓,这世间,还有一群人,在盯着你们……”
长剑在手,我望着旁边一滚,然后拔剑而上。
屈胖三笑了,说佛教之所以能够成为世间第三大宗教,并不是没有理由的,佛门高手层出不穷,只不过罕有现世而已——不过你也别怕他,老东西是个迂腐之人,脑子僵化了而已,心其实并不坏,只要你不行恶事,他也奈何不了你。
有什么东西,在审视着我们。
我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气,说居然这么强?
这个,呃,应该是甲等了吧?
啊?
我听出了他话语里的冷漠,问道:“如此说来,大师此次出山,原来是想要阻击我们兄弟等人咯?”
阿弥陀佛。
我没有留情,三两剑,将其爪牙削去,最后一剑刺入了它的脖子。
两人开始往前进发,在我m.hetushu.com的地遁术下,离前进基地越来越远了。
我一挥手,聚血蛊遁入林中,而后我上前来,朝着这位大师拱手说道:“元晦大师,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这员峤仙山的面积当真很大,组委会这边以国家之力,尚且不能勘探完全,我们也没有想太多的方向,凭着感觉往前走。
听到元晦大师的话语,我的眉头陡然一皱,恼怒地说道:“大师我念你是佛门真修,一直以礼待之,但你可不要血口喷人。”
尽管别人对我似乎并不友好。
听到这理论,我忍不住翻起了白眼来。
元晦大师指着林中,说那虫子,难道不是当年创建苗疆万毒窟的那位万毒窟主人,他所拥有的聚血蛊么?
我的眉头一挑,说原来如此,那么大师不去捕捉灵兽,反而是现身与我攀谈,又是何意?
折腾了一会儿,这玩意终于咽气了,我走上前去,翻出了图鉴来,对照了一下,发现是46号异兽,对应的是丙级,也就是两分的积分。
我说没有。
而此刻,他却眯着眼睛,打量着到处捕食长蛇的聚血蛊,尽管脸上没有露出多少情绪来,但我却还是能够从他的眼神之中,看到一缕嫌恶。
屈胖三说修习佛教教义的人,无论是禅宗、天台宗、华严宗、密宗、法相宗、律宗、三论宗、净土宗这佛门八宗里任何一个流派,只要修行到一定的境界,就能够得到佛法加持,觉醒六大神通之中的一种,而这六大神通分别为和_图_书五眼通、天耳通、他心通、神足通、漏尽通以及念动力,有人只能觉醒一种,而有的高僧大能能觉醒好几种,当然也有的一辈子都没有办法感悟得到……
我们背靠着背,朝着不同的方向跑开了去,而就在同一时间,立刻有一股腥风,从头顶上扑面而下。
我没有屈胖三那种装波伊的习惯,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便直接拔出了止戈剑来。
此刻大部分候选人都已经离开了前进基地,深入了员峤之中,有的地方已经开始有交手了,甚至都能够听到愤怒的兽吼,在这林子之中不断回荡着。
我感觉心情有点儿沉重,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官方就不会将这个秘密公开,而且还引入了这么多人来进行请教活动了。
它们只能算是野兽,没有积分,却给我们带来了不少的麻烦。
他说离这前进基地不远的,即便是有异兽,估计积分也不多,与其跟那帮人抢怪,还不如去远一点儿,弄点儿甲级、乙级的异兽,这样子积分才会多,也比较值钱。
积分相差是如此的大,不过这也是根据异兽的凶悍程度而言的,我觉得也算是合理。
我有些诧异,说这是什么东西?
我和屈胖三再一次碰面,他怨声载道,说累死了,结果都是些不值钱的玩意,好像找个甲等来玩玩。
屈胖三在旁边撇嘴说道:“神足通。”
而且对方的来头也颇大。
我点头,说好。
我耸了耸肩膀,说好,欢迎监督。
屈胖三深吸了一口气,http://m•hetushu•com然后对我说道:“开工吧?”
我怕的,是那种不问青红皂白就过来弄你的那种小人,这老和尚如果是君子,有原则的话,我内心里还是敬重的。
面对着我的解释,元晦大师微微一笑:“呵呵……”
嗷呜……
这头猛兽只不过是我的第一个猎物,而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我与屈胖三横扫了这一片的区域,获得了二十一和三十二的积分——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很多的猛兽,连最低级的丁等都算不上。
我打量几眼,将对方那颗尖牙拔下,当做证据。
元晦大师说大凉山一案的真凶找到了么?
元晦大师笑了,说哦,我刚才不过是在陈述事实而已,难道我说的不对么?
然而对方瞧见小红的第一眼,却立刻就认了出来,着实让人起疑。
一直与苗疆养蛊人作斗争?
对于这个,屈胖三有着很不错的计划。
当世之间,除了那些不世出的隐世高手之外,佛门高手之中,以他为尊。
只不过停下来的时候,我和屈胖三立刻就有了一种被盯住后背那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元晦大师作了一揖,唱诵了一声佛号之后,这才开口说道:“巫蛊之祸,延续千年,自西汉起,便一直为祸世间,我白马寺作为佛门之首,一直慈悲为怀,度化世人,也无数次地与养蛊人进行斗争,对于苗疆巫蛊一事,算得上是熟悉……”
我们停下了脚步来,打量四周。
瞧见对方这来无影去无踪的手段,我禁不住大吃一惊,说这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