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六十八章 两个贼伸进了一个兜

我被对方那凶狠的气势给惹火了,止戈剑回转,朝着对方斩去。
我说那你还这么狠?
What?
我下意识地夹紧了双腿。
我没有办法否决屈胖三的决定,只有硬着头皮跟在后面,如此走了十几分钟,前面突然间一片开阔。
我根本就是有些懵,不过反应却并不慢,一个大虚空术,直接消失不见了去,而下一刻,从虚空之中,我能够瞧见落在地下的那些暗器,居然是苦无。
我满心诧异,说没想到你丫的还一专多能呢,不但缅甸语说得挺溜,日语也是顶呱呱的,不像我,说到日语,就知道个一库一库雅蠛蝶……
屈胖三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说我知道他们是人。
屈胖三眯着眼睛,说大日本帝国万岁。
我没有理会他,而是走到了那草丛前面来,咳了咳嗓子,然后开口说道:“你的,小朋友的,出来的干活……”
屈胖三嘿嘿笑,说那是,大人也是练过的。
屈胖三摆了摆手,说不,找异兽不要紧,实在不行,我们去搞那几头甲等的,应该能够冲分——至于这帮日本人,在这儿鸠占鹊巢,甚至还把古仙人留下的遗迹称之为大和宫,这我实在是忍不了,一定得探探路去。
望山跑死马,这儿虽然就在那个什么博望峰下,但想要上山,还是需要一定的路程,少年在前面领路,显得十分小心,时不时回过头来,冲着我们点头哈腰,一副摇尾乞怜的模样,让我十分看不起http://www.hetushu.com
其余三个是成年人,蓄着标准式的小胡子,留着古代日本人的那种半秃瓢的头式,即便瞧见屈胖三只是一个小孩儿,也是毫不手软,凶猛异常。
屈胖三说势自得天真流的宗主,据说也是日本镇国级的顶尖高手,这一次他几乎是将势自得天真流的整个宗门都搬到了这儿来,得道修行的弟子足有四十多人,都分布在这一片地方。
我无语,没有再跟他争执,而是跟随着那个少年往前走。
我沉吟一番,说道:“四十多人啊……”
这玩意切腹很舒爽的,横一刀、竖一刀,然后让介错人一刀将脖子斩下来,那叫做一个痛快。
屈胖三翻了一下白眼,说我怎么听起来,你就像三打白骨精里面的唐僧啊?
什么情况,这帮人到底是哪儿来的,看着应该不是五十候选人的其中之一,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至少不是那种任我三两剑就给死死压制的寻常角色,凭借着手中锋利的肋差,他打得凶狠无比,口中又是怪叫连连,让我万分诧异,而就在两人纠缠的时候,突然间有一根黑乎乎的玩意,重重砸在了那家伙的脑袋上。
他说得理直气壮,我竟无言语对,只有叹气,说本来还想问一下到底怎么回事,不过现在都是一堆死人,你说怎么办?
十米之内……
就在我消失的一瞬间,这几个家伙也是倏然之间冲了出来,朝着我和*图*书身后不远处的屈胖三杀了过去。
而我则是一脸懵逼。
他给屈胖三敲了一尺子,脑壳炸裂,脑浆都流了出来,瞧得我一阵恶心,气冲冲地瞪了他一眼,说你脑子有病啊,这些是人,又不是异兽,你干嘛要这么暴戾啊?
一声闷响,那凶猛的家伙终于一句话也不说,直接昏倒在了地上去。
那少年转过身,在前面带路。
我说那他们知道前进基地的事情不?
我还以为这儿是什么仙家圣地呢,结果听到抗日神剧里面熟悉的日本骂声,顿时就有点儿懵住了。
屈胖三毫不在意地指了一下不远处的草丛,说那儿不是还有一雏儿么?
屈胖三用日语跟他聊了几句,然后点头,朝着不远处的山峰指了一下。
屈胖三说这小子也不是很清楚,就说三年前他随着师父来到这里,目前寄居于大和宫之中——大和宫就是山上的那一片建筑,不过以前应该不是那个名字,而是他们这帮人取的。
我有点儿懵,说到底怎么回事?
随后迎面而来的,是好几把飞镖之类的暗器,从各个角度射来,一点儿死角也没有,而且凌厉非凡,让人感觉不寒而栗。
我瞧见对方的双眼凸出,眼球之上还有血丝,知道对方是搏了命。
屈胖三琢磨了一下,说其实吧,我觉得这员峤既然地处渤海之滨,与中日韩三国相望,估计不仅在小鹿岛上面有通道,在别的地方也有——那个户田尹就是从靠近日本的通道处过和*图*书来的。
我的意识蔓延过去,瞧见在不远处的草丛之中,蹲伏着好几个身子融入环境之中的家伙。
我愣了一下,说他真是日本人啊?
我竟然瞧见了海,那是一片碧蓝色的大海,一直蔓延到了视线尽头去。
屈胖三摇头,说没有,他说这博望峰附近,有好多凶恶的异兽,特别是刚才我们绕过的那几个地方,里面潜伏着的异兽,他们之前派出过好几次,结果都大败而归,要么就直接全军覆没,没有一个能够回来。正因如此,使得他们都不敢再惹,就只有在这附近活动。
就连刚刚与我交手的这个家伙,也是如此。
这帮家伙毫不手软,也不留情,屈胖三自然也不会太过于客气。
什么情况啊到底?
苦无又称手里剑,是日本忍者用于近战或者投掷的小型武具,传闻厉害的忍者,十米之内,百发百中,威力非凡。
我说我去跟他沟通,不过有一件事情可跟你说好了,没事儿别动手,更不要灭口,知道不?
我说以前还真没有瞧见你这么愤青过……
我结结巴巴说了半天,那家伙却是一动也不动。
我回来之后,有一个家伙感觉到了,回身而望,一刀刺来,有着一种让人说不出来的凶狠。
啊……
这帮家伙凶狠无比,抬手就是几把苦无,瞧见被屈胖三避过之后,抽出短刀来——这玩意我也认得,它应该叫做肋差,是日本武士用来破甲和贴身战斗的短刀,而最让国人熟悉的另hetushu.com外一种作用,就是用来切腹。
我说户田尹又是谁?
刚才喊出“八嘎”的家伙,也是他们。
我回到现实之中来的时候,听到了近乎于绝望的惊叫声。
屈胖三说我有他们狠么?
我瞧得出来,他也是一个少年,或许也就只有十一二岁。
他从身上摸出了一把苦无,将自己的脸和身上划出无数血痕来,然后回过头来,冲着我们大声叫嚷了几句,之后他跳进了奔涌入海的河水里面去。
屈胖三说可是刚才他们说了日语。
砰!
少年带着我们来到了河边,越过这条宽约七八米的河流,就能够抵达对面的山峰去。
结果那家伙以为我是好欺负的软柿子,一刀更比一刀重,刀刀致命,就好像我是他的杀父仇人,或者有啥夺妻之恨一般。
屈胖三看了我一眼,说那是你出生在一个好年代,如果早生个七八十年,说不定比我更加愤青。
话语刚落,前方的河水顿时就变得浑浊,无数的漩涡从里面浮现而出。
我说日本人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屈胖三说对,怎么了?
屈胖三本来挺得意,听到这个问题,却仿佛过耳不闻一般,装作没听到,随后对我说道:“这熊孩子说他是势自得天真流的弟子,叫做竹内二郎。”
我说你去过日本?
屈胖三点头,说对。
而就当我和屈胖三犹豫该怎么渡河的时候,突然间那少年大叫了起来。
他一入水,就给水淹没了去,而我则是一愣,说他刚才说了什么?
和-图-书我这个时候方才发现另外两人已经躺倒在了地上,而且已然没有了气息,生机俱灭。
我脑子有点儿转不过来,所以手上就有点儿慢。
我眯眼打量,发现对方的隐身术做得十分不错,如果不是我在虚空之中观察得到,再加上对方的气息紊乱,我还不一定能够觉察出对方来。
然而一交手,我方才发现,这家伙是个高手。
听到这话儿,我想起了刚才那人招招致命的凶戾,叹了一口气,说得饶人处且饶人,刚才人家也没有怎么样你啊……
这也就是他们刚才之所以能够偷袭我们的原因。
我扶住了额头,说人家说日语也碍你的事儿?
这儿总共四人,三人冲出来与屈胖三拼斗,而另有一人,依旧蹲伏于草丛之中,一动也不动,显然是有些害怕。
他可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箭步上前,一个反撩,量天尺与对方的肋差猛烈碰撞,结果那看似锋利无比的肋差却是应声而断,而屈胖三则是没有任何犹豫地一个猴子偷桃,摸了过去。
我说了半天都没有出来,结果屈胖三不耐烦了,走上前去,叽里呱啦说了几句话,那少年却动了,从草丛里钻了出来,冲着屈胖三和我鞠躬行礼,然后可怜巴巴地说了一堆话。
来而不往非礼也。
过了一会儿,我问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是继续去找异兽,还是怎样?
不过这些家伙看上去并不像是全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忍者,而是穿着短打的男子。
而在不远处,有一条河,奔流入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