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六十九章 谁才是雷电掌控者

我也跟着过去,不过想起这玩意刚才满身的电浆,还是有一些心有余悸。
就在我畏畏缩缩、小心翼翼的时候,屈胖三却冲着我喊道:“瞧你那猥琐样儿,快过来,这玩意给你轰死了……”
放养的娃儿王二小……
无数的触手纷纷砸落而来,电浆不断飙射而起,河边的草地和丛林顿时就遭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而身处其间的我和屈胖三则更是焦头烂额。
我瞧见湍流的河水将它冲击着,往出海口那儿奔去。
只不过……
我的心头浮现出这样一个疑问,而就在这个时候,那异兽终于支撑不住了,身子朝着水中倒落而去,所有的触手全部都变得软软的,如同煮熟了的面条一般。
砰、砰、砰……
那些蓝紫色的电芒浓郁到一定的程度之后,竟然液化了,如同水花一般溅射而出,落到地上的时候,整整一大片的草地,全部都变得焦黑了去,不知道有多少度的热量出现。
我们的气机被死死锁定着,这使得我并不能够使用地遁术离开。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间想到了一个经久流传的故事。
而即便如此,那章鱼怪还蓄足了能量,朝着天空甩了过去。
屈胖三也是机敏,身子一晃,避开了一大团的电浆,哇哇大叫道:“我操、我操,则是电浆炮呢?陆言,搞定它,我要它,我要它身体里面的能量源,陆言,你特么的听到了没有?”
我这才放心,走上前去,瞧见果真是一和图书点儿生机皆无,身上破破烂烂,漆黑一片,有的地方甚至都闻到了焦臭的肉香来,而没有被轰到的地方,则尽是黏稠的浆液,十分恶心。
无数的落雷砸下,一道更比一道粗,也更加强上许多,而这些落雷聚集了我的意念,全部都砸落在了那异兽的身上去。
它没有用能够避开我的神剑引雷术。
那落雷砸在了那头用触手撑起身子的章鱼怪上面,快得它有点儿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既然你身上有着强大的电能,那么如果再多一些,会是一个什么情况呢?
十几道落雷之后,神剑引雷术停止了。
屈胖三说我不管,我吸引它三十秒,其他的你搞定。
我骂了一声,而随后那河中突然间爆发出一声巨大的炸响,一头宛如章鱼一般的异兽从里面陡然报出,挥舞着黑乎乎的触手,朝着我们这儿砸了过来。
我闻到了一股焦臭的味道,从那东西的身上传来过来。
平地起惊雷,天空之上,风卷云涌,随着我的一声喝念,那恐怖的电网在一瞬间集合而成,然后不断纠缠在了一起,化作又粗又亮的落雷,朝着我指的方向砸落下来。
到底谁才是真正的雷电掌控者?
屈胖三瞪了我一眼,说你就是玩电儿的,还怕这个?
只不过王二小带着鬼子走的是地雷阵、伏击圈,而这儿……
我倒也还算是好,实在不行,一个大虚空术就躲了过去,下一次出现的时候,找到http://www.hetushu.com一个空处落脚便是了。
我缓步往前走,瞧见那东西居然还用那触手强行撑着河底,屹立于河面之上。
那速度快得让人窒息,不过我和屈胖三还是避开了去,然而我这边刚刚一站定,便感觉一股让人窒息的能量溅射到了我这边来,吓得我脚步不停,赶忙又是一阵躲避。
而还没有等我研究那电浆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下一根触角就再一次地砸落而来。
屈胖三顾不得骂我了,赶忙跑过去,用那量天尺将这畜生给挑到了岸边来,然后小心翼翼地靠上前去。
两人说着话,突然间一道触手砸落道了我们这边来。
我的脑子电光火石地飞速闪过无数念头,随即双手开始结印,口中开始喝念起了咒诀来:“三清祖师在上,三茅师祖返世,神符命汝,常川听令……”
随着那大河之中的气泡咕嘟嘟地冒起,漩涡不断出现,我和屈胖三感受到了一种极为恐怖的气息,从河水之中,已经蔓延到了我们这儿来。
弄出了几个缺口之后,屈胖三指着一个方向,说从这里,往里面摸——那里面应有一个东西。
死了么?
屈胖三就像一苍蝇一般,不断地绕着路,逗弄那畜生。
我长剑前指,双眼紧紧地盯着那畜生,而远处传来了屈胖三哇哇的大叫声:“陆言你个龟孙子,打雷的时候能不能提前说一下,差点儿把我也给烤糊了……”
操!
说罢,他手中的m.hetushu.com量天尺陡然变大,往下拍去。
那是用自己的鲜血将这玩意引出来的竹内二郎。
一道、一道,又一道……
我眉头一跳,说有电。
这里面有来自于媒体和网络的认知,也有陆左跟我聊过的事情,让我知晓,其实在日本二战失败之后,这个国家从整体上来说,注重经济比军事更加多一些,年轻人不关心军事、甚至都不关心政治,大多数都沉浸在二次元的世界里面去,甚至陷入自我的宅文化之中,使得不但结婚率大大下降,生育率也是十分的低。
怎么办?
它的触手有三四十米的长度,倏然一起,足有好几层楼那般高。
但屈胖三则就有些痛苦了,躲了几回,他再也扛不住了,足尖一点,背上双翅,直接腾然而起,飞到了高空之上去。
我看了一下他,没有再说话,上前去,先是几下,将对方的触手斩落几条,瞧见断口处还有滋滋的电火花,随后我硬着头皮,用止戈剑将它的身体剖开来。
这畜生看着不大,本体估计也就一小卡车那般的大小,只不过拥有十来对触手的它从水中猛然站起来,还是挺让人惊诧的。
能够喊出这样话来的,基本上都是一小撮最为狂热的右翼分子。
这少年之前毕恭毕敬,甚至卑躬屈膝的模样,让我打心眼里都看不起他,然而当听到屈胖三说出“大日本帝国万岁”的时候,我的心里却好像吃了一只蟑螂那般恶心。
我再一次现身,郁闷地和*图*书大声叫道:“听到了,不过这玩意就像是一高压电网,碰都碰不得,你让我怎么搞?”
再一次站定之后,我方才从余光之中打量到刚才那恐怖的能量,到底是什么东西。
尽管止戈剑与雷击木剑鞘的温养并不算久,以及我对于神剑引雷术的感悟算不得强,但这雷电的威力,还是让我为之震惊,或许也是因为这个地方的缘故吧。
然而此时此刻,并不是恼怒的时候,因为那竹内二郎在用自己的生命,给我们制造出了大麻烦来。
我这个时候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地遁术无法施展的原因,却是那东西用强大的电场将周遭掌控了住,使得整个空间再也没有半分空隙可以逃离。
大概是感觉到了量天尺上面庞大的气息,这异兽果然被他吸引了注意力,朝着我这边不断砸落而下的触手也少了许多,除了一两个在照顾着我之外,其余的全部都转到了屈胖三那边去。
轰!
有关部门依照全国之力,方才在那到处都是恐怖异兽的地方建立起了前进基地,而在这个没有办法使用电子设备的地方,光凭着一个流派的实力,能守得住那个博望峰,就已经算是很了不起了。
好在我大雷泽强身术养体,有了些抗性,硬着头皮往里面一把,终于掏出了一个拳头大的硬块来。
是电,又或者说是电浆。
我心中的计算有两个结果,一个是它吸收了落雷之后,变得更加强大,一如使用大雷泽强身术的我;另外一个可能,就是和图书给那庞大的雷电撑死,变成烂肉一堆……
很明显,占据了员峤古仙人居所的这波将势自得天真流,应该都是一帮以“大日本”为核心价值观的右翼分子——或者说,那位日本镇国级的高手户田尹,是一位这样关联的人。
我的额头留下了冷汗来,不过也知道屈胖三说出这样的话,也是对我有信心。
这是一个著名的抗战故事,为这个故事改编的歌曲,我现在还能够哼出声来。
连绵不绝。
我又一次的避过了去,结果又有四五根触手砸落。
而此刻,我瞧见它的嘴里那儿,还有一对抽出的腿。
屈胖三朝着我点了一下下巴,说去,把它甚至剖开来。
三十秒啊……
我无奈,伸手进了浓浆血肉里面去,手一接触,顿时浑身直发抖,给电得不轻。
而我也明白了为什么那户田尹为什么占据了古仙人居所,却没有继续深入的原因。
又或者说,他是在考验我……
神剑引雷术!
瞧见这似是而非的异兽,我下意识地去掏图鉴,然而屈胖三却拦住了我,说别看了,图鉴里面没有——不过按理说,这应该是甲等吧?
我没有去过日本,但说起来,对这个国家还是有一定的了解。
另外日本人的自杀率也是亚洲乃至世界最高。
我一边躲避着那带着蓝紫色电芒的触手,一边不断变换身位,最后,止戈剑朝着天空指去,口中大喝道:“……雷斧不容——急急如律令,赦!”
屈胖三的眉头深锁,显得十分恼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