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七十章 户田尹

这儿有用石条修砌、一路往上的台阶,直通半山腰的那一片古建筑,屈胖三打量了许久,方才开始迈步往上走去。
我和屈胖三都避开了去。
这个户田尹,好强啊!
过了河,便是那博望峰,而没有了竹内二郎的引路,我们两人上去,就只能硬着头皮往上冲了。
博望峰的峰下,有一片平地,周遭梳理着三十多尊铜像,有的是人,也有的是直立行走、宛如人形的兽类,普遍不高,最高的也没有超过两米左右。
我这才知道,前面依旧还是有法阵的,只不过被遮住了而已。
那声音顿时就变得狂暴了起来,冲着我们大声吼道:“你们居然敢杀了他,简直就是不自量力,想死了么?”
屈胖三明了,大笑了起来:“户田尹,你若是有胆子,可敢出来,与我们一战?”
我没有任何不舍,直接抛给了他。
我十分大度,说你有用你就拿着。
遁入虚空之中,就能够瞧见周遭的各种景象,也瞧穿了对方身上的伪装。
折腾了一番,屈胖三方才对我说道:“这个地方,我有点儿把握不住,只是基本上推算出了一些路线,一会儿你跟着我,亦步亦趋,如果可以,踩着我的脚印往前走,前往不要乱动,知道么?”
两人走了六分多钟,终于穿过了这一片铜像区,来到了上山的路口。
止戈剑与我一起同时出现,落到了那男人的身后,然而对方对于炁场的敏感却让我震惊,就好和_图_书像是知道我会出现一般,抬手就是一刀。
没办法,两人只有想办法,伐倒了一颗大树,搭在河上,踩着过了河。
屈胖三这时方才停住,嘿嘿地笑道:“不错啊,不愧是镇国级的高手,又得到这仙家之地休养数年,居然能够将气息藏匿得那么好,我都没办法锁定……”
屈胖三的呼吸一下子就急促了起来,对我说道:“给我。”
他一刀斩落而来的时候,我感觉到了极强的破空声,而一刀一剑陡然撞到一起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一阵极为强悍的力气,将我给死死压制住……
他冲出了十几米,突然间身影消失了去,只剩下一阵又一阵的涟漪,画面古怪地荡漾着,就好像是石子扔进了平静的湖水里面去一样。
紧接着,这家伙的皮肤变得一片紫蓝色,无数的电芒从他的身上散发了出来,头发也根根竖起。
屈胖三认真地打量了一下我,发现我并没有说反话的意思,然后没有再多说,而是将这玩意直接塞进了嘴巴里去。
户田二郎?
我明白他的意思,是想说能不能使用地遁术。
我本来还跟他客气客气的,结果屈胖三反倒是不好意思,极力推辞。
屈胖三心大得很,瞧见这玩意,忍不住高声问道:“杀了你,不知道能不能算进甲等或者乙等里面去。”
那声音说就是你们刚才在外面,有没有遇到四个人——那里面最小的一个,就是我儿子和_图_书户田二郎,告诉我,他现在倒地在哪里,为什么我已经感应不到他的气息了?
我瞧见,吓了一跳,赶忙喊道:“你脑子有病啊,这玩意能吃么?要万一撑坏了……”
屈胖三偏着头,思索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我没有听说过户田二郎。”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屈胖三三两下,却是将那东西给吞进了肚子里去,随后他浑身一阵颤抖,双眼陡然睁开,居然有电芒从眼球里面蔓延而出来。
两人在这儿稍歇一会儿,然后开始渡河。
他的浑身在不断地颤抖着,就好像触电了一般。
吞了?
屈胖三接了过来,双手捧着,凝望了许久之后,突然间抬起头来,说陆言,这东西正是我需要的,给我可好?
而当我将此物掏出来之后,原本电芒不断的那古怪章鱼,居然就完全只是一摊烂肉了,再也瞧不见半分能量活动的痕迹。
对方手中的刀,是传统的日本武士刀,或许会更长一些。
他说着话,朝我挤了挤眼睛。
屈胖三没好气地说道:“都跟你说了,不是我们,是他自己去喂的那畜生。”
他抓着量天尺,朝着上面冲去。
在这儿的时候,周遭的法阵,又或者是别的东西就开始多了起来,我尝试了一下,却无法施展遁地术。
那声音沉默了,过了一会儿,开口说道户田二郎,是不是已经死在了你们手里?
那声音说完之后,又重复了一遍。
因为说的是日语,所m.hetushu.com以我并不太了解到底说了什么。
唰!
走到大半的时候,山上面的建筑已经历历在目的时候,突然间有一个声音从半空中传来。
那声音沉默了一会儿,说他不姓竹内。
我瞧见这山门之处,居然埋伏着二十几个人,而为首的则是一个留着半秃瓢的男子,看上去四五十岁,又或者更大一些,不过精神奕奕的,显然就是传说中的户田尹。
我瞧见他的脸色有些苍白,赶忙喊道:“你没事吧?需要我帮忙么?”
那个什么户田尹,号称日本镇国级的高手,但也没有被去屈胖三看在眼里。
我愣了一下,方才找了对方的嘴,将里面还带着血肉的利齿撬了下来,当做是战利品。
屈胖三嘿嘿笑,说我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刚烈了,原来是你儿子——不过很抱歉,他已经被你们峰下河里那条会放电的异兽怪物吞了。
一道凌厉的剑从角落处倏然冲来,一开始的时候好像平静如微风轻拂,然而下一秒,顿时就给放大无数倍,化作了门板一般的剑气砸落而来。
不过所谓艺高人胆大,屈胖三刚刚饱餐一顿,一直在打饱嗝,所以也没有太多的畏惧感。
我避无可避,猝不及防之下,直接遁入了虚空之中去。
掏出这东西来的时候,我感觉右手完全就发麻,从那血淋淋的浆液之中掏出,我方才发现,这玩意通体蓝绿色,模样并不像是结石,然而有点儿像是矿石,又或者是水晶和_图_书一般。
这些铜像四处散落,有的甚至已经断成了几截。
但是屈胖三瞧见这个的时候,还是显得十分小心,他眯眼打量了一会儿,又踩着罡步对了一下方位,最后还拿出了龟壳来卜卦。
结晶之内,仿佛有风暴聚集,无数的电芒游弋,就好像里面蕴含着一整个世界那般。
我走上了十几级的台阶,方才回过头来,有些疑惑地说道:“那些铜像,好像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嘛,一定也不动……”
那人说话:“站住,你们已经走入了我势自得天真流的私人领域,警告一次,如果再向上,想要没有经过我势自得天真流同意就进入其中的话,我们会毫不犹豫地对你们发动攻击……”
我没有任何犹豫,直接现身,就朝着对方一剑斩落而去。
两人再次往前,屈胖三在前,我在后。
屈胖三满脸自得,说那是,大人我可是要成为天下十大的人物,而想要入选二十人大名单,就得占据绝对的优势才行——不过想必是没有什么积分,我们还是速战速决吧……
他为了避免殃及池鱼,所以离我远了一些。
屈胖三愣了一下,说你说的,可是竹内二郎?
屈胖三过了十几秒钟之后,方才恢复了意志,冲着我摆了摆手,说别啊,我在消化这玩意,你别乱来,在旁边帮我护法就是了……
我感觉到屈胖三的身上,有一大股恐怖的气息在不断蓄积。
这个地方的法阵不但密集,而是力量十分强大,并和*图*书不是轻易就能够破解得开的。
我担心这个时候突然发生什么事情会对他不利,所以并没有离得太远,站在旁边等着,过了一刻钟左右,那家伙方才恢复了正常的状态来,打了一下饱嗝,都有一股古怪的声音,吱吱作响。
而当瞧见那剑气斩落在了我们的身后,在地上弄出了一个巨大的剑痕时,我们都知道,这个对手有一些难对付。
那声音也变得急躁了起来,大声吼道:“请珍惜自己的性命,否则杀无赦!”
回过神来的屈胖三看了我一眼,说你还没有把那东西收拾起来?
我将信将疑,继续向上走。
我忍不住笑了,说你到现在还想着积分的事情呢?
而屈胖三却仿佛根本没有听到的样子,继续向上。
我摇头,表示不信。
屈胖三冷哼一声,说我告诉你,山下的那些,要比之前我们打过的十八铜人阵要强上千百倍,之所以一动不动,是因为我勘破了生门,方才如此,一旦你走错半步,到时候只怕大家都难受……
我瞧见他说的严肃,赶忙认真地点头,说好,我知道了。
好在这话儿说了几句之后,意识到了我们的身份,随意立刻就转成了中文来。
或许是得到了之前那好处,屈胖三这回倒是挺大方的,没有跟我争。
我拔剑,开始跟着屈胖三往前冲去。
冲到他刚才消失的位置,突然间周遭的景色顿时也为之一变,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无数的飞镖暗器和吹箭就落到了我的身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