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八十五章 论持久战

那家伙这么做的目的,不是为了维持物种的多样性,而是给那些居住在员峤的修行者找麻烦。
我忍不住问道:“它这样做,到底是什么目的呢?”
当绝望占据了主流的时候,会不会有人崩溃,会不会有人失落,继而做出什么不可估量的事情来呢?
而在它的身后,无数恐怖的气息一瞬间笼罩而来。
屈胖三眯眼打量了一下,朝着旁边招呼,说古二,你去看一下什么情况。
他走到了大殿跟前来,瞧着被不断撞击的门,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把门打开。”
在众人的话语声中,大门被缓缓打开,一头巨大的野猪从门外冲了进来。
而在这段时间内,聚集在这里的众人,又该如何相处呢?
我瞧见这一大片的狼藉,确认了那些异兽全部退却之后,回望圣心殿,瞧见悬立在半空之上的那铜钟此刻已经不见了踪影。
王明说我怎么跟你讲呢?这些家伙与天人一般,即便是消灭了,它也会在无尽之海中重生,而且那个时候,它就会变得更加强大,而且没有任何约束的力量,所以对于它来说,死亡即是新生,远比现如今被封禁千年、万年要强上许多。
陆左说既然如此,那它最应该做的,就是站出来与我们交手,最终战死啊,为什么又缩回去,那么怕死呢?
我们这边小声说着,突然间那边传来一阵欢呼声。
王明点头,看着远处那岌岌可危的殿门,深和*图*书吸了一口气,说那家伙藏了起来,短时间内不会再出现,我去试一试。
就好像是老鼠遇到了猫,大象遇到了老鼠一般,那原本凶悍无比的巨型野猪一个紧急刹车,半个身子卡在了殿门处,随后那只巨大的眼睛死死盯着王明。
王明回过头来,苦笑着说道:“都是借力打力的小手段而已,算不得什么;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接下来该怎么办。”
陆左却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说你看一看我们身处的这个地方,原本应该是有人居住的,现如今早就被废弃……
我听到有人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而王明却是走出了大殿之中,一路朝着外面走去。
啊?
死一样的沉寂之后,突然间,那野猪口中发出一声低低的吼声,然后居然缓缓地退出了殿外去。
陆左叹了一口气,说这个得跟大家商量一下才知道。
陆左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王明站在原地,双腿不丁不八而立,双手平平推出了一掌,掌心处,之前擒获对方的气息被他揉捏之后,缓缓退了出去。
这就是为什么员峤仙山在战国时代还有传闻,而到了后来,岱舆、员峤二山被传闻流于北极,沉于大海,仙圣之播迁者巨亿计。
陆左说你确定?
不,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并没有获得胜利,因为我们并没有达到此行的目的。
那些被我们称之为古仙人的,估计是上古时期的修行者,在异兽和图书爆发之后,他们或许一开始是进行了抵抗的,然而到了后来,却最终敌不过这些富含着那玩意复杂基因的异兽,最终灭亡,或者迁徙到了别的地方去。
三、二、一!
王明说那玩意用我们的说法来讲,根本就是一个基因种子库,身体里存在了太多太多上一个纪元的遗传图谱,被囚禁在这里的日子里,在获得了一个与外界交流的通道之后,小心翼翼地将种子挤出去,与岛上的生物繁衍结合,就成为了现在无数让人头疼的异兽……
他有些兴奋地说道:“你说得对,既然是那家伙打开的潘多拉魔盒,必然会从血脉和气息上种下种子,免得这些异兽成长起来,反噬其主……”
陆左笑了,说我又不是圣母心,伺候不起大爷,如果有人执迷不悟,咱们这些人自己过不就成了,人太多了,心散,队伍也不好带……
王明沉吟了一会儿,说给我一定的时间,说不定我能够与它达成协议……
显然这些异兽的内部之间,也是彼此征战厮杀,没有任何妥协的空间。
杂毛小道伸手拉住他,说如果他们不同意,那该怎么办?
守在门口这儿的善扬真人和海常真人都为之诧异,而埋头布阵的杂毛小道和屈胖三也有些意外,唯有陆左坚决支持,开口说道:“我们在这里护法,把门打开来吧。”
陆左、杂毛小道和屈胖三等人在这个时候也走出了殿宇来,打量着m•hetushu•com周遭的狼藉,屈胖三惊讶地说道:“哎呀,还以为是一场恶战呢,没想到那帮畜生一下子就退散了去——隔壁老王,你可以的啊……”
陆左现在的威望很高,沉默了几秒钟之后,善扬真人和海常真人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信任。
而王明却是一动不动,将那气息给推出,然后扩散而去。
陆左说现在的问题,是将这玩意给除了,那些空间通道是否能够打开?
他眯起了眼睛来,说如果能够模拟出那家伙的气息,或许能够将这些兽群给驱散了去。
啊……
王明说在这一点上,我比较愿意相信它的话,就算是将它给弄死,也未必能够打得开来……
胜利了么?
王明的眼珠子转了一下,然后又看了一下周遭,这才说道:“事情有点儿麻烦了。”
陆左沉吟了一会儿,说你的意思,是地下那东西,能够操控这岛屿之上的异兽?
啊?
陆左看着他,好一会儿之后,方才说道:“好,你监视住那个家伙,我们先将现在头疼的事情给应付掉再说……”
我也跟着往外走,这才瞧见大殿之外,那是一片狼藉,原本古香古色、殿楼宇阁的古仙人遗迹,此刻就好像是给大军开拔之后踏过的青苗田一样,一片狼藉,到处都是断桓残壁,其间交杂着无数的血肉和恶臭。
王明苦笑,说我也只是死马当作活马医,没有办法的事情。
什么情况?
仅仅只是这一会儿,http://www•hetushu.com那不知道流传了多少年的古仙人遗址,此刻只怕是已经毁去了大半。
王明说对,如果想要找它,也不是不可能,需要从这里往下,一直挖,挖到几百米、甚至千米之下,说不定能够找到,只不过即便如此,我们也杀不了它。
一切都是未知。
那畜生就好像一辆小卡车,三排洁白的獠牙,脸上就只有一只眼睛,贴在了额头正中处,滚滚的白雾从它的鼻子下喷了出来,显得十分生猛。
我甚至还瞧见了许多大大小小的异兽尸体。
陆左说那怎么办?
陆左说也就是说,一时半会儿,找不到那家伙?
王明摇头,说不,我觉得应该不会,毕竟时间过了那么久,这些异兽繁衍无数代,恐怕是不知道上面还有这么一个东西的存在,而就算是知道,也不可能俯首帖耳;但那家伙既然弄出这样的状况来,不可能一点儿防范都没有,如此说来……
跟在旁边的古二听到,赶忙去打探,过了一会儿,他赶了回来,说那个日本人的头儿,叫做什么户田尹的,被平沙道长抓到了……
王明说等等,那家伙刚才说起,这岛上无数的异兽,其实都是它的后代。
陆左说你讲。
那是《列子·汤问》里面的说法,现如今想来,恐怕不是仙山沉没,而是异兽横行,毁了根基。
通道依旧是被封锁的,而且目前的情况并不乐观。
即便是将封印了这个空间的那家伙斩杀,我们也未必能够离开和-图-书这里,至于到底怎么弄,估计需要一定的时间,方才能够琢磨清楚。
杂毛小道笑了,说活下来自然不是问题,但若是让这些人永远地留在这里,估计很多人都会绝望的。
王明斟酌了一番,方才开口说道:“那家伙在博望峰的地底之下,不过很深、很深,我们根本无法进去,刚才我查探到了它的真身,那家伙立刻就将与外界所有的通道都给封闭了去,不给一点儿机会……”
屈胖三说如果要落脚,在这里就好,我们这两天清理一下,然后在山下布置法阵,问题不大。
过了一会儿,外面传来了奔马的声音,随后就好像大雨过后一般,整个空间,却是安静极了,仿佛什么都没有。
王明说无尽之海中,肯定有防范它的力量,即便是重生,未必会比这里安全。它的想法,是慢慢壮大自己,不想惹上更多的目光,所以才会如此。
陆左和我一直守着王明,他一睁眼,陆左赶忙问道:“怎样了?”
陆左说这是为何?
陆左说这是什么意思?
大殿之外一声又一声的兽吼在此刻,居然缓慢消失。
陆左皱着眉头,说这个岛屿很大,差不多跟舟山群岛一般,或许更大,里面的生态系统完善,食物什么都不缺,活下来应该不是问题。
那些从全岛各个地方赶来的异兽,居然就在刚才的时候,潮水一般地退走了去。
它瞧了好一会儿,我们都感觉到空气仿佛凝滞了一般,无比沉重的气息笼罩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