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九十四章 无垢子的下落

平沙子说这些所谓的旧日掌控者,其实不过是囚徒而已,经过千万年的囚禁和自然衰竭之后,本体的力量虽在,但并不能够掌控一切。
平沙子:“呃……”
平沙子突然之间抬起头来,看着我们,然后缓缓吐出了一句话来:“诸位可曾听闻过一个事儿,叫做天人五衰?”
平沙子浑身一震,说你也是凤凰血脉?
而即便如此,那怪鸟也不得不蜷缩在角落里,一动也不动。
沉默了许久,陆左开口说道:“你懂?”
天人五衰?
他只需要走上前去,将鬼剑一剑斩落,那个目无一切的平沙子就会没有任何悬念地倒在地上。
屈胖三。
他沉吟不说话,屈胖三顿时就变了脸色,说我说你身上有鸑鷟血脉,孤直坚贞,觉得你是个好人,并不代表我们可以忍受你这见鬼的坏脾气,有话就说,有屁就放,连屁都没有,那就给我滚蛋,懒得看你一张死爹的臭脸……
啊?
陆左出手了,双掌之中,展现出了这世间的至高真谛,双掌齐出,原本澎湃恐怖,身上泛着金光笼罩的平沙子也抵不住这样的气势碾压。
听惯了平沙子向来狂妄无边的话语,此刻再听到他正常的讲话,顿时就让我们所有人都不适应,莫名间有一股鸡皮疙瘩浮起来。
但是陆左没有,他居高临下地望着这个将全身包裹、不露出半分空隙的男人,许久都没有说话,只是用这样的气息紧紧压住对方http://www.hetushu.com
此时此刻,平沙子说出这句话来,到底是什么意思么?
那叫做大五衰。
他伸出了手来,对陆左说道:“别打了,我保他一手。”
杂毛小道瞧见,脱口而出道:“天龙真火珠?”
陆左沉默了好一会儿,方才说道:“你的计划是?”
一直承受着巨大压力的平沙子长呼了一口气,那紫色怪鸟倏然融入了他的体内去,消失不见,而他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去。
王明点头认同,说对,这应该是它们自己内部的称谓。
他毫不留情地奚落平沙子,而平日里一贯刻薄尖锐的平沙子居然不生气,而是耐着性子解释道:“我是我师父在一个未知之地捡到,并一直抚养长大的,从有记忆起,就一直跟随着我师父在各个未知之地探索,去过很多地方,也知道一些别人不知晓的传闻。”
平沙子被陆左用绝对的实力给压住了锐气,又给屈胖三一通暴喝,就好像是开窍了一般。
陆左有些疑虑,朝他看去。
垫底的?
屈胖三不屑一顾地说道:“很稀奇么?”
屈胖三点头,说对。
屈胖三无奈地一摊手,说当然,一般获得鸑鷟眷属的人,大都也是这样的德性,跟你们养蛊人一样,孤贫夭,不过他就是孤,从来都不合群,想必此番出山而来,也必然是他师父那什么无垢子忍受不住这样的坏脾气了,方才打发出来的……
和图书胖三回过头来,看着平沙子,说你别太自以为是了,你原谅不原谅我,关我吊事?虽然你是凤凰血脉,但从刚才的比斗之中你也瞧见了,陆左是我们这几个人里面垫底的,你都败得如此惨,还有什么脸在这里充大爷?
平沙子愣了许久,叹了一口气,终于说道:“我其实是信了你们那天的说法,觉得想要离开这个破地方,重回世间,就必须从博望峰地底之下的那东西身上想办法,其他的一切都是空谈,所以才会选择回来,准备与那东西见一面。”
而就在这个僵持的局面之中,有一个人站了出来。
平沙子说我想请诸位帮助,让我与那家伙见面,我用天人五衰的手段威胁于它,它若是松了口,放出通道来,那且罢了,但若是执迷不悟,还要封锁此处,那么我就有请诸位助我抵达它所在的禁锢之地,我对它用上天人五衰,看它还如何猖狂。
从场面上来说,陆左胜了。
他是快人快语,骂起人来,那简直就是连珠炮一般,平沙子给他骂得一愣一愣的、不过平沙子也不恼,低声说道:“你、你怎么知道我是鸑鷟附身,凤凰血脉?”
他平静地说道:“家师无垢子,便是凭借着天人五衰之术,与一名旧日支配者同归于尽的,我是他徒弟,想来这也是我的归途。”
他的手心一翻,却有一颗晶莹剔透、散发着五彩神光的珠子浮现而出。
不过不适应归不适应,和-图-书平沙子继续说道:“通过昆仑望气,以及这个剥离自真龙体内的天龙真火珠,我们两人走过无数地方,也见到过类似的远古神魔,而我师父将其称之为旧日掌控者……”
平沙子的脸色严肃了起来。
屈胖三摇头,说不,凤凰与真龙不同,天性高洁,坚贞不屈,古语有云,“鸑鷟虽孤,不匹鹜雏”,没有孤傲不群的品质,是不可能获得凤凰血脉的认同,所以他即便是再混蛋,再无理取闹,但立场却应该还是正的。
平沙子点头,说对,我懂。
陆左盯着他看了许久,方才说道:“天人五衰,据说是一门同归于尽的手段,只有用自己的性命作引,方才能够成功,你可想清楚了?”
他是睁着眼睛说瞎话,结果陆左倒也配合,在旁边说道:“对,不管是南海一脉的王明兄,还是老萧,又或者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屈胖三小哥,都比我厉害许多,这一点,你日后若是有机会,倒是可以领教他们的手段……”
屈胖三说见一面有屁用啊,你当那东西是母的,你风度翩翩,器大活好,能够将那家伙弄得跪下唱征服么?
小五衰是单指本体,说明仙缘神力有时尽,失去了神格之后,或者堕入凡尘,或者灰飞烟灭,而大五衰则是一场大劫数,讲的是世间皆灭,物质消弭,除了三十三层天之上、只存在着意识的无色界之外,大千世界皆毁灭,宇宙归一,众生化作虚无,死神永和_图_书生。
哦?
不管是小五衰,还是大五衰,都是十分恐怖的事情,而传说中有一种手段,也叫做天人五衰,中了这法门的人,会一级一级跌落,若是天人,化作凡人,最后化作亡魂,然后灰飞烟灭。
平沙子瞧了他一眼,居然恭恭敬敬地说道:“萧兄好眼力。”
啪!
呃……
屈胖三指着那头将平沙子紧紧包裹的巨大怪鸟,说这个东西,应该叫做鸑鷟(yū-zú),如果是,那么他应该不可能是那些什么剑主,又或者心怀叵测之人。
屈胖三的一句话说得平沙子直接懵住了,他愣了一下,忍不住反驳道:“这怎么可能?”
平沙子怒目以对,说你别以为你说了我好话,再诋毁我,我就能够原谅你。
屈胖三原本是恼怒这个家伙的刻薄和自我,一意孤行,结果这家伙不但没有争锋相对地顶嘴,反而是耐心解释,而且讲起了自己的事情来,反倒是多了一丝心软。
在陆左的威压之下,平沙子身上浮现出来的那头紫色怪鸟收敛了犀利的气势,而是转攻为守,将他给紧紧包裹住。
他说哦,然后呢?
听到屈胖三的话语,勉强从地上爬起来的平沙子冷冷一哼,说小小年纪能够有这般不凡的见识,我倒是小觑了你。
陆左说即便是凤凰血脉,也未必不会成为剑主,或者心存歹意者。
陆左没有打量平沙子,而是看向了屈胖三,说可是凤象者五,五色而赤者凤,黄者鹓鶵,www•hetushu•com青者鸾,紫者鸑鷟,白者鸿鹄——你说他也是凤凰血脉?
屈胖三翻了白眼,说凤凰血脉很稀奇咩?在场的各位,那一个不比你吊,被一副狂拽酷炫龙傲天的模样,大人我若不是看在同属凤凰一脉,有些渊源的面子上,哪里会站出来与你作保,管你死活?
天人五衰在佛家的解释,是指天人寿命将尽时,所出现种种衰败的异象,包括衣服污垢、华冠萎缩、两腋流汗、身体臭秽、不乐本座。
显然,从修为和境界之上,陆左已经是完全将他给碾压。
若不是那头紫色怪鸟,只怕平沙子早就跪下了。
啊?
陆左听了,双掌之中的恐怖气息顿时收敛,随后一挥,威压瞬间退散而去。
他没有再刻意争锋,而是讲述道:“我跟我师父辗转无数险地,凭借的是一门望气术,名曰昆仑望气,还有这个……”
屈胖三有点儿不耐烦平沙子这样循循善诱的话语,直接打了一个响指,说别扯那么多,讲重点。
屈胖三倒是从善如流,说哦,对,忘了还有陆言了,这么说来,陆左不算垫底。
平沙子给两人联手打击得都有些开始怀疑人生了,而这个时候屈胖三则瞪了那家伙一眼,说扯淡也够久了,你赶紧交代你过来这儿干嘛?
在场的人都是行家里手,他一说着话儿,大家都猜测到了他接下来要说的话语。
所谓天人,指的自然不是凡人,它是佛道两家的说法,可以称之为神,又或者称之为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