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九十五章 同归于尽的威胁

小金龙浮现的同时,在两人的头上浮现出了一大片的图卷,那图卷就好像是虚空投影一般,倒影在了半空之中,九州图录,一一映照在上面,磅礴的龙气在上面不断翻腾而起,无数气流滑落而过,最终落到了一处地方来。
那声音顿时就变得波动起了,仿佛在惊讶,说你们还知道无名之雾?
平沙子眉头一掀,随后低眉顺眼,说行。
无名听到这个名字,顿时就失声喊了起来,说什么?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有凡人知晓天人五衰这种终极审判的手段?
哈、哈、哈……
王明说对我们不重要,对你却很重要,因为它是你存在于这世间的证据之一。
这一次的场面,可比上一次岱舆岛的徐桥要大上许多,除了大通和尚和惠华师太在山门处镇守之外,其余人都在旁边围着,紧紧守卫。
王明说好的,无名,我今天过来,是给你介绍一位朋友,你可以叫他平沙子。
平沙子说我与我师父在一个叫做无望山的地方遇到的它,我们差一点儿死在了它的手里。
王明平平伸出双手来,而平沙子也伸手,与他双掌重叠,随后王明的眉心处突然间浮现出了一条活灵活现的小金龙来。
毕竟这些玩意如滚刀肉一样荤素不忌,就是认为自己能够死而复生,但天人五衰这事儿,圣人之下,无人可以避免,就算是远古神魔,最终的结果也是灰飞烟灭。
平沙子不隐瞒,点头说http://m.hetushu.com道:“对,与其在这儿碌碌一世,不如重活一回。”
啊?
那声音沉默了一会儿,说不,我不是伟大的无名之雾,如果我是它,你们就不会有机会站在我的面前说话了。
一双、两双、三双……
——我不太记得它的秘名了,似乎叫做耶戈罗纳克,不过我至今还记得它的模样,一个化身是丑陋畸形的胖子,没有脑袋和脖子,两只手掌上各有一只嘴巴,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吃掉自己的信使……
没有等它说完,平沙子便开口说道:“那么如果是天人五衰呢?”
他的话说完,那个无名顿时就喊了起来:“污染者?天啊,伊戈罗纳克?是他,你怎么会知道它的?”
平沙子的声音响了起来:“无名之雾?”
王明看着他,说此次下去,全程由我做主,你可知晓。
这是真正的死亡,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平沙子说你相信了?
无名说为何?
无名大笑了起来,说新的时代要来临了,老朋友们纷纷都苏醒了,感谢你给我带来的好消息,作为回报,这一次我不会对你做任何攻击。
听到我们的交谈,平沙子愣了一下,说你们有办法?
毕竟大家无冤无仇,拼死到底,对谁也没有好处。
无名说提条件吧。
陆左显得很谦虚,说最有实力这话儿可不敢当,无论是海常真人,还是善扬真人,都是当今之世的翘楚和*图*书之人。
长舒了一口气,他方才开口说道:“看起来他们都错了——在前进基地的时候,他们一直在笑话元晦大师站错了边,说留在这儿的你们凶多吉少,最有可能被那些剑主偷袭而死,却没有想到在这岛上,你们才是真正最有实力的那一群人……”
无名疯狂怒吼,说不,你肯定是在骗我,凡人是不可能掌握这门手段的,就算是你们的天人,也不可能。
无名暴怒,说不,你撒谎,伟大的旧日支配者是不可能被杀死的,就算是你们这个世界所谓的神,也只能将我们给囚禁和放逐……
图录之上,无数丑陋的眼睛使劲儿晃动,大声说道:“不、这不可能。”
平沙子点头,说有。
王明说我们远比你想象中的知道更多。
平沙子等他笑完之后,方才平静地说道:“对不起,恐怕你高兴得太早了。”
王明这个时候,突然间大声喝道:“金门开!”
陆左点头,说对,在你之前,我们这儿有两个备用方案,第一就是破碎空间,另外一个……
屈胖三说你在外面的世界,有牵挂?
平沙子刚才的锐气被陆左挫去,此刻恭敬许多,朝着王明行了一礼,然后盘腿坐下。
王明说道:“我不确定是否能够镇得住那畜生,不过如果最后实在是没有了办法,这的确是一招。”
平沙子平静地说道:“污染者就是被我师父用天人五衰的手段,与它同归于尽的。”
http://www.hetushu•com声音说道:“被囚禁的时光太漫长了,我已经快忘记了我的名字,与其叫我上一个纪元的秘名,你们不如叫我无名吧……”
无数的眼睛睁开,宛如满天繁星一般,随后一声低沉的声音通过那图录,响彻了整个圣心殿里:“你们又来了?我都已经放手了,为何还要来烦我?”
这小金龙张牙舞爪,落在了平沙子的头上去。
大殿半空中的图录之上,无数的眼睛陡然闭上,顿时一片晦暗,过了许久,无名的声音缓缓传来:“给我一天时间,考虑一下……”
平沙子笑了,说我只不过是跟你打一个招呼,递交宣战书而已,你不用激动,真正的天人五衰,将会在几天之后降临于你的身上。
平沙子住了嘴,陆左这才说道:“情况就是这么一个情况,王明这些天一直在观察那个家伙,从那天之后,它就一直缩着,显然是一个十分小心且谨慎的家伙,想要抓到空隙,似乎并不容易,所以可以考虑让平沙子试一试——王明你觉得呢?”
平沙子说只可惜他们的思想僵化了,只知道中庸妥协,却不能够坚持自己的理念……
听到这话语,杂毛小道肃然起敬,拱手说道:“无垢子前辈一直被人诟病,说隐居潜伏,一直到青城山被灭了都还没有出现,枉费了那天下十大的名头,现如今方才知晓,当初的天下十大,没有一个是浪得虚名之辈,端的是好风采,恨m.hetushu.com不能得识……”
听到陆左讲起了我们这边的计划,平沙子顿时就双眼瞪得滚圆起来。
他说尊敬的无名阁下,我怀着对你的崇敬和尊敬来到这里,也希望你给我同等的待遇,当然在我话语开始之前,也许你依旧视我为蝼蚁,不过这并不重要,我其实只是想要问你一个问题,不知道你认识污染者不?
无名说道:“人类的名字,对于我来说没有意义;便如同人类一般,你们会刻意去记住地下一只蝼蚁的名字么?”
王明的声音响起来:“纠缠了好几天,一直没有请教你的名字。”
他有些语无伦次,激动地说道:“这、这,你们简直就是……”
屈胖三在旁边,盯着平沙子,说我猜得到你的打算,想必是凭借这凤凰血脉,在那天人五衰、人死之际,用那凤凰涅槃的手段,保住性命,卷土重来吧?
王明哈哈一笑,说你很狂妄,不过不知道听完我朋友的话语之后,你还会不会这么认为。
得到了王明的认可,陆左便没有再多阻拦,而是让平沙子走到殿中来,而我们其余人则退到旁边,为他护法。
王明说天人五衰这事儿,对于苟且存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那远古神魔来说,实在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平沙子双目紧闭,不敢乱动。
平沙子说你恐怕永远都见不到它了,即便是在无尽之海,也不可能再见到它,事实上,它已经被我师父给抹除于这个世间,在任何维度,它也不可能和_图_书再存在了。
随后,无尽的黑暗之中,一对明亮的眼睛睁开了来。
无名疯狂过后,许久许久,方才缓声说道:“凡人,告诉我,怎样才能让你停止这样疯狂的想法?”
屈胖三沉吟了一会儿,然后看向了陆左,他点了点头,说如果是这样的话,他的话其实有操作的空间,当然,这个得看隔壁老王的安排才行。
屈胖三冷哼了一声,说这个世界上坚持初心、不忘本我的人多得很,并不是众人皆醉我独醒,不要太过于陶醉这样的遗世独立,稍微放下一些身段,你就会发现,其实这世间还是挺美好的。
那声音说道:“名字很重要么?”
平沙子说放开通道,让我们离开,从此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否则同归于尽。
他说话毫不客气,十分的刺耳,然而那平沙子仿佛就吃这一套,居然睁眼打量了他一眼,也不多言。
啊?
平沙子没有理会它,继续说道:“我师父将这手段传给了我,你不相信,在过几天之后,我会抵达你的封印之地,并且进入其中,然后亲自给你演示一下,什么叫做天人五衰,也让你感受一些陨落至灰飞烟灭的痛苦……”
他说罢,平沙子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个对于那些家伙来说,其实还是挺有震慑力的,如果能够达成协议,让那家伙退缩了、打开通道的话,倒也是一个皆大欢喜的事情。
图录笼罩而下,飞流直下三千尺,冲击下方,而后那图录不断变换,仿佛直坠深渊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