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狰狞半露

第十五章 惊恐的天下十大们

从这一点来看,陆左对黑手双城的重视程度,已经提升到了最高的级别。
这样的战斗,也算是进入了最激烈的部分,场外的所有人都屏气凝神,不敢呼吸,不敢眨眼,生怕错过最精彩激烈的一幕,而我瞧见有不少的天下十大候选人,包括马烈日、符钧等位列十大的人物,脸色越发难看起来。
黑手双城颇为矜持地看着陆左,然后说道:“你刚才与黄老大战一场,想必是耗费了许多的精力,我不占你这便宜,这儿有一物,名曰广陵金丹,能够帮人快速回气,你且拿去,服用之后,调息五分钟即可,等到恢复全盛状态之后,再与我相斗。”
两人在一瞬间上前,平平拍了一掌。
或者有,比如我身边的这位。
隔空一掌之后,两人分别往后退了两步。
然而我瞧见他的脸上,却是充满了担忧。
杂毛小道与陆左是当今天下最脍炙人口的组合,当初两人出名的时候,被称之为“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特别是天山大战之后,左道二人的威名,从此名震天下。
的确,他此刻头也不回的离开,真的是太狼狈了,就像落荒而逃的丧家之犬。
那是一把红光萦绕的长剑,非金非木非石非塑料。
从这一点来看,两人的实力仿佛平分秋色,谁也不比谁多一些,而更多的人还觉得陆左甚至更强。
然而黑手双城的剑法,却更是霸气。
没有了支撑逼格的实力之后,黄天望不过是一个寻常m.hetushu.com的失败者。
这情况是之前的时候,没有几人能够想得到的。
论起对陆左的了解,唯有杂毛小道,别人都不行。
那些对他心存敬意和畏惧之心的人,此时此刻再看到这位,莫不是觉得如同一个笑话。
但我却从双方的表情上,看出了许多的蹊跷来。
他冷冷说道:“战意,黑炎灼!”
他身处于暴风雨的最中心,丝毫不受影响,但周遭却无比恐怖。
双方你来我往,斗得十分激烈,而陆左也凭借着对于风火水土四元素的理解,稳定住了自己的身形,没有被黑手双城那种古怪的漩涡而影响。
他们真的能打起来么?
而在这个时候,黑手双城也是将手中长剑一抛。
这是在试手,试探一下对方的修为到底有多强,然后根据这情况来决定后面所需要采取的战斗方式。
之前的时候,迎战那大内第一高手,陆左的脸上几乎都是带着淡淡的笑容,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而此时此刻,他的脸上却认真无比,全神贯注地打量着黑手双城的一举一动,任何的一个小动作,他都会做出相应的反应来。
他的表情也是严肃许多。
但陆左此刻的话语,也太过于托大了。
他们两个,曾经是最好的朋友,但现如今,终于站到了对立面,为了自己的执着而交手。
他其实已经在很努力地维持局面,但黑手双城的身边,就仿佛有一个又一个莫名hetushu.com其妙的漩涡,将他的身形推动,弄得东倒西歪个,根本就没办法接近。
两人的对比十分明显,使得我能够感受到场上的形势并不均衡,而随后两人的交手也印证了我对于场面的猜测,只见双方快速交手,噼里啪啦打得那叫一个激烈,然而每一次最重要的交手之中,陆左都会出现非常明显的错误,就好像是醉酒了一般,莫名其妙地就失去平衡,招招凶险无比。
鬼剑在手,陆左的气势顿时就增长了几分,然而黑手双城也相应地拔出了他的剑来。
这话儿实在是太装波伊了,什么叫做与大内第一高手的交手,并没有太费力气?
无数人的心头都发出了疑问,毕竟众所周知,闻名天下的左道,其实就是黑手双城本人扶持起来的,倘若没有这位茅山大师兄在,只怕左道二人也到不了现如今的地位,甚至还有许多人觉得左道根本就是黑手双城的小弟,怎么突然间就自己人掐起来了呢?
谁也不知道,传闻天山大战之后功力尽失的陆左,现如今居然能够强势地卷土重来,直接拿他大内第一高手黄天望来开刀,将其当做了踏脚石。
他伸出了手来,上面有一个瓷瓶。
至于为什么呢?
因为只能够瞧见背影,所以我无法得知他此时此刻的心情,唯一的感觉,估计就是有点儿狼狈。
陆左开始与对方交击,与之前与黄天望的搏击一般,陆左的剑法奇中带稳,大开大阖,十分和*图*书霸气。
而黑手双城却是稳扎稳打,不管陆左的节奏,而是不断出剑,每一次的出击,都能够挡住陆左宛如鬼魅的进攻。
哗……
陆左越打越快,到了最后,却是只剩下了一道道幻影。
围观群众懵懂无知,然而却也有人能够瞧出这里面的蹊跷来,特别是海常真人、善扬真人以及无缺道长这样的顶尖人物。
在这样的情况下,陆左近身交击陷入了绝对的劣势。
明明两人的实力仿佛相当,当时每一次对剑,陆左却总是顶不住黑手双城的施压,往后连着退去。
就在我们台下之人浮想联翩的时候,陆左与黑手双城已经动起了手来。
陆左看了那瓷瓶一眼,然后说道:“广陵金丹实在是太过于珍贵,给我用在这儿,实在浪费;刚才与大内第一高手交手,虽然有些冗余,但对于我来说,倒也没有太费力气,所以这金丹就免了吧——请!”
这一场大战,将会成为许多人毕生记忆之中最重要的一幕。
与黄天望刚才的战斗不同,陆左这一次显得格外谨慎。
此时此刻,站在那已经乱得不成模样的校场之中的两人,正是各自引领了江湖风骚的当世强者,而且还是极具人气的强人。
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十年。
不过他也是顶尖的强者,对于场上局势的把控十分明朗,在尝试了几次之后,果断地选择了往后拉开距离,然后拔出了鬼剑来。
他们回去之后,可以拿这件事情来吹一辈子。http://www.hetushu.com
别人不知道,但我们却是晓得的,此时此刻的黑手双城,极有可能入了魔,既然如此,他那陪伴了十年的内伤,估计也就早好了。
他们的脸色之所以难看,不因为别的,而是这场上的两人,修为实在是太出乎了他们的意料之外。
没有人猜得到陆左到底在想什么……
你这话儿,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打脸好吧?
一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是陆左太过于紧张,但后来我方才发现,这并不是陆左的原因。
这个时候的黑手双城,绝对是巅峰状态,他刚才酣战了黄天望,又与黑手双城交手,能赢么?
陆左紧张,黑手双城轻松。
反观黑手双城,除了脚底之下的土地不断碎裂之外,却没有退过一步。
事实上,早在员峤,陆左就提出黑手双城极有可能是此次事件的幕后主谋之一。
我下意识地用目光去寻找刚刚落场的黄天望,瞧见他正朝着人群后方走去,根本不关注黑手双城与陆左之间的交手。
这是来自于左道的报复。
尽管在校场之内,法阵相隔,但我还是能够感觉得到,黑手双城就好像是一场恐怖的龙卷风。
有的人猜得到,有的人却并不知道,只以为是因为黑手双城带头,将杂毛小道的茅山宗掌教真人撸了下来,并且逼迫他自革山门,出了茅山。
然而让众人所没有预料到的,是两人走进场中之后,却并没有立刻动手。
然而当两人的长剑交击之时,陆左的劣势又浮现了出来。
和-图-书当然,还有更多的人根本不理会这幕后的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单纯只是想要看一看黑手双城战陆左的这一场拼斗。
双方交手,长剑交击,如此又过了十几个回合,又开始了变招,陆左开始打得凶了起来,长剑纵横之下,鬼剑散发出了冉冉黑气来,有无数鬼哭狼嚎之声,而黑手双城却是单手持剑,就好像一位顶尖的大剑师,进退有度,自在轻松。
虽然这个推论被众人都给推翻了,但也说明了陆左,以及陆左身边的这些人,早就与当初曾经给他们提供过帮助的黑手双城矛盾重重。
毕竟他刚刚与黄天望大战一场,此刻还能够保持这般的强势,证明从修为上来说,陆左占优。
两人的剑法都是实战之中历练而出的,大多都是简洁明了,讲究的是杀人技,一招一式,绝对没有多余和花哨之处。
多少年之后,他们都会跟孙辈们这么提起来,说想当年的时候,你爷爷我可曾经亲眼瞧见过黑手双城大战苗疆蛊王,嘿,那场面,简直就是人山人海,锣鼓喧天……
他败了,不但丢掉了里子,也失去了面子。
这样的战斗,换上他们去,能行么?
就在众人心思各异的这一刻,陆左突然间将鬼剑抛开,双手之中浮现出了古怪符文,厉声一吼,朝着前方猛然轰击出去。
而且陆左居然还成功了,黄天望在校场之上的表现,虽然依旧让人震撼,保持了顶尖高手的水准,但他却还是败了。
陆左此言一出,周遭顿时就是一阵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