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狰狞半露

第三十六章 陆言闯阵

我苦笑一声,说逼上梁山,不行也行。
地煞陷阵。
想到这儿,我浑身直颤抖,而当我把事情跟旁边的洛小北和无尘道长说起时,一向都表现出不太在乎的洛小北顿时就陷入了沉默之中。
我此次一去,未必能够成功,当下之时,只有拼命了。
神剑引雷术、大雷泽强身术以及地煞陷阵,这三门强悍手段,每一样都是团战利器,也是我用来威慑旁人的不二法门。
这是毒。
它长得十分古怪,浑身就如同玫瑰一般的尖刺,而在末端处,却是一朵艳丽鲜红的花朵,仿佛血盆大口,末端处还有无数尖锐的利齿。
我缓步上前,刚刚走过几棵水杉林木处,便感觉炁场陡然一晃,周遭的景物一下子就有了变化。
而回顾我所有的手段,当下之时,只有三种。
洛小北愣了一下,赶忙阻止我,说你别胡来啊,胖三刚才就是因为要破这阵,所以神魂方才被人拘走的,你这再上去,要万一也栽在那儿了,那可怎么办?
会否又是一个张无忌,或者朱元璋呢?
这是冥火么?
至于无尘道长,他则是傻乎乎地笑了,说嘿嘿,听上去,挺有趣儿的,那个沈老总结婚了没有?他这么厉害,我若是把他招来当女婿的话,我以后是不是就可以横着走了?
倘若他没有在巅峰时期突然失踪,天下大势,还不知道会是怎样的一个情况。
我心中淡然,然后伸手,往怀间一摸,抓出了止戈剑来。
和_图_书不但是我的“表弟”,还是我最好的朋友。
沈老总是谁?
长剑斩落对方,却是一大团迸射而出的火星子,朝着我周身笼罩而来,尽管那玩意还未有临身,我便能够感受到了深入骨髓的寒意,还有能够燃烧一切的恐怖。
在一瞬间,我就做了决定,一边挥剑,抵抗无数食人花藤蔓的侵袭,一边在口中默默念着咒诀:“请吾上天界,神威赦众神;请吾入地府,直至幽境宫;请吾入水府,四海波浪翻……”
呃……
这个男人凭着一己之力,力压名噪天下的民国天下三绝,无论是王红旗、虚清真人,还是别的什么大拿,都没有此人的名声响亮;他单枪匹马,拉起了一大票的人马来,不但收服了无数骄兵悍将,将无数黑道巨擎给纳入麾下,而且还整合了白莲教、天地会、洪门以及许多的旁门左道,创建了一统江湖的邪灵教。
我几乎不假思索地便举起止戈,一剑劈去。
食人花?
这个人,还是转世十八代的武陵王,夜郎王的王弟。
这是我胆敢闯入这仿佛龙潭虎穴的法阵之中的原因,然而当我进入虚空的一瞬间,顿时就感觉到一阵前所未有的压力。
这个人熟悉你们的一切,知道你们的一切优点和缺点,能够总结一切失败的经验,从而在最终的决胜之中,将你给打败。
然而此时此刻,屈胖三的神魂不知所终,若是用神剑引雷术,只怕会误伤到http://m.hetushu.com他,反而不如大雷泽强身术这种持续性,指向性的手段来得适合。
我操……
屈胖三的突然失神,让我陷入到了极大的困境,使得我不得不一个人面对其当前的局面来。
不过好在我又聚血蛊在身,那玩意即便是陷入沉睡之中,也能够无意识的反应,至少关于毒素之事,我还是能够抵御得住的。
这才是我存在的意义。
杂毛小道曾经夸赞过我,说我一对一或许并不算强,但如果陷入混战之中,却是以一当百的角色。
这是关心,但我已然下定了决心,就不可能更改。
我知道这个时候,如果我不站出来,屈胖三说不定就完了。
因为无尘道长疯疯癫癫,而且除了屈胖三,他跟我和洛小北都不是很亲近。
风云动,平地起惊雷。
唯有破了此阵,我方才能够找到屈胖三神魂丢失的原因。
唰……
他或许可能是神魂自行离体,去里面探索究竟,或许是被阵中某种设置给困住,然后神魂被人拘走了去,不管如何,如果我们在这儿坐以待毙的话,什么都不能知晓,唯有进入其中,以身试险,方才能够知道一切。
而如果还是不能,他永远都能够再一次的卷土重来。
一剑斩屏退无数袭击,而到了最后时刻,我猛然往后一跃,然后止戈朝天竖起:“……雷泽生吾辈,八方风云涌——吾命,雷来!”
进阵了?
随后我低头一看,却见居然是一株赤红色www.hetushu.com的荆棘。
难道陆左他们的猜测,是正确的,死去的那人,只是武陵王,而作为其中一世的记忆,沈老总、或者小佛爷却通过某种手段,又存留在了人世之间?
死亡对于他而言,并不是一片虚无的恐怖,而是将自己藏身于黑暗之中、让敌人掉以轻心、麻痹大意的一种手段而已。
这是一个几乎习惯用死亡来骗人的家伙。
眼看着避无可避,我几乎是出于本能一般地直接遁入了虚空之中去。
无数粗壮雷芒滚滚冒出,垂直落下,朝着我飞速袭来的一瞬间,我的另外一门手段也陡然爆发。
这人就像生存在网络世界的那种人一样,换一个马甲,他又出现了。
只是……
如此法阵,当真恐怖。
这把由杂毛小道交到我手的长剑,给了我几许信心,然后我深吸了一口气,朝着远处的树屋走了过去。
啊?
怎么办?
这家伙不是死了么,怎么又冒出来了呢?
然而此时此刻,遁入虚空之中的我,眼中只是一大团混沌不定的浓雾,什么都瞧不见。
我在瞧见这玩意的一瞬间,心中在思考对策。
走!
洛小北听到了我的话语,没有再阻拦,而是看着我,说你确定你行么?
呵呵……
听到无尘道长这疯疯癫癫的话语,我顿时就是一阵无语。
用我们现在经常讲的话,叫做换马甲。
他帮不上什么忙,至于洛小北,当听到我刚才的话语,她的脸色就是一阵红一阵青,不知道m•hetushu.com她内心之中,到底在想着什么。
说罢,我将屈胖三交给了洛小北,然后冲着无尘道长长身一躬,表达拜托的意思。
刚才那香甜的气息,便是它花粉扩散而出的味道。
在虚空中待到了难以再留的时间,我随机选了一个地方落下,刚刚一站住脚,便感觉有一股暗流朝着我的脚踝处缠了过来,这个时候,我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没有再胡乱提剑斩去,而是往旁边退了一步。
很多人可能并不太了解这个人,以为是什么公司的大老板,但只有我们这一伙人,方才知道他的恐怖之处。
以前使用大虚空术的时候,视野变得无比开阔,能够瞬间掌握到我所在空间的无数信息,从而能够判断出无数的可能性来,也将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我不能够让屈胖三变成这副模样。
当然,后来我们知道,这个人投胎转世,成了邪灵教的掌教元帅弥勒,弥勒死去之后,他又变成了小佛爷,小佛爷又寄身于苗疆少年王万青身上,最后在天山一战的时候,被陆左等人击杀了去。
这事儿并不是没有可能,要知道,那家伙曾经做过无数次的假死,无论是弥勒,还是小佛爷,一直到最后的王万青,都是如此。
大虚空术。
我甚至都无法确定自己的落点是否安全。
听到无尘道长的话语,我先是一愣,随即浑身就是一僵,然后后背的冷汗,哗啦啦地就流了下来。
沉思了几秒钟,我朝着洛小北拱手说道:“帮我照顾和_图_书好胖三,我去闯阵。”
四周都是黑乎乎的荆棘丛林,头顶上的月亮也变成了血色,我下意识地回头一望,却瞧见自己来的地方,已经变成了一片黑乎乎的虚无。
我往旁边退开,发现周遭都是密密麻麻的食人花,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像是幻觉的可能性不大。
我不动声色地回过头来,刚一转身,却感觉一道劲风扑面而来。
这味道入鼻微甜,然而沉淀下来的时候,却有一股苦涩。
瞧见我一脸严肃的表情,无尘道长嘻嘻一笑,说加油,加油,让道爷看看你的本事……
我下意识地吸了一口凉气,结果发现空气之中,居然有几分香甜,类似于蜜桃或者葡萄坏掉之后的味道。
我告诉洛小北,说如果我落在了里面,你们都别管我,立刻带着屈胖三离开这里,回到现实世界,然后去梁溪找到慈元阁的首席供奉黄小饼,让他帮忙联系陆左,告知我们这边的事情即可。
我心中明白,这法阵之中,必然有许多陷阱,也有让人意识丧失的毒素,或者别的我不能知晓的存在。
就连屈胖三的前世,阵王屈阳,都在此人的雄才大略面前选择了臣服,统治黑道江湖半甲子的天王左使王新鉴,也只是他手下左使。
难怪屈胖三会在这个地方栽跟头,难怪他会如此的慎重。
如果我们这边真的出了事,唯一能够求助的,就只有陆左他们了。
我不能够在这儿磨蹭,待得越久,对屈胖三越是不利,必须要使出一锤定音的手段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