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狰狞半露

第四十五章 你们的大人回来了

结果此时此刻,神魂失去又恢复的屈胖三,居然不认得我了。
我说啊?
我旁边的这位无尘道长,三魂七魄少了一些,导致明明修成了地仙果位,却上不上下不下,到现在也是疯疯癫癫的样子,如果白狼王在这上面动手脚的话,那我可该怎么啊?
但我不是。
他这架势,搞得我有点儿懵。
的确,一开始的时候,屈胖三的确不叫屈胖三。
无尘道长嘻嘻一笑,说那个讨人厌的小娘皮儿走了,我们的约定已经报销了,这个家伙我不认识,你我也不熟,所以大家大路朝天各走半边,你们玩你们的,我自己个儿找地方玩去了……
我把昨天发生的事情跟他一五一十地讲来,听到我的话语,屈胖三、或者说眼前的这位虎皮猫大人摸着双层肉下巴思索了好一会儿,然后对我说道:“带我去那个地方瞧一眼。”
我们抵达的时候,这儿已经不再是昨日模样,那些被雷劈过的地方,也没有了烟雾,不过还是能够瞧得见满地的狼藉,到处都是树木断裂、地块翘起的模样,屈胖三瞧见这些,先是愣了一会儿,然后看向了我,说你是地魔的徒弟?
他一脸严肃地说道:“那你怎么会地魔的终极绝学,地煞陷阵呢?”
我们并不了解,也不知道彼此的性格,它不会信任我,我也弄不清楚它到底在想些什么,这导致了我的这个角度,实在是一个坏得不能再坏的消息。
虽然他对于http://m.hetushu.com屈胖三的记忆完全想不起来了,但逻辑却还是通的。
我的心中,就仿佛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讲不出是高兴,还是担忧。
屈胖三一开口,我顿时就有点儿懵,感觉一股凉意从尾椎骨,一直蔓延到了脖子上来,浑身紧张不已,犹豫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你若是虎皮猫大人,为何会有手?”
我有些尴尬地说道:“这个……”
我辛苦一夜,冒着必死的决心,如今终于将屈胖三的神魂找回,全身心都在放松状态,听到他的话语,不由得笑了。
只不过这名字听起来,怎么都觉得有一些古怪。
我苦笑,说这事儿说来话长,您先看。
我操!
一想到这个,我本来放轻松的心情,此刻又紧张了起来。
瞧见无尘道长的这举动,虎皮猫大人顿时就跳起了脚来,说我操我操,这尼玛说地仙么?
我点头,说铁杆交情。
我瞧见他一脸认真的样子,顿时就懵了,好一会儿,方才说道:“你不会失忆了吧?”
虎皮猫大人点头,然后开始往阵中走去,东看看、西瞧瞧。
屈胖三站在地上,甩了甩胳膊,又甩了甩腿,一脸迷茫地说道:“我操,居然是真的,我变成了一个小胖墩儿?什么情况啊——我华贵的羽毛咧?我坚硬而富贵的鸟喙呢?我锋利的爪子呢?还有我随时都能够排泄的菊花……”
他懵逼了,我也有点儿头m.hetushu.com疼。
虎皮猫大人抓着头发,痛苦地说道:“怎么我这儿一觉醒来,高手多如狗,地仙满街走了,什么情况啊……”
虎皮猫大人瞪了我一眼,说愣什么愣啊,傻波伊,我是说你带我去那个什么陷空失灵阵去瞧一眼。
这回说脏话的,该轮到我了。
他之所以最终敲定下来这个名字,完全就是被我掰弯的,当时的屈胖三对于姓名这事儿,并没有太多的要求,所以我随口胡扯一番,他也就应承了,后来叫着叫着也就习惯了。
我无奈,点头说好吧。
我点头,说对。
我大概讲了一下我与屈胖三认识的过程,以及后面的一些经历,听我说完之后,他终于明白过来,说哦,原来我这一世,叫做屈胖三啊?
屈胖三当时差点儿死掉,幸亏得到了混沌木精补充,最终脱胎换骨,成为了我认识的那熊孩子。
我苦笑,说那您还记得后面的事情么?
呃……
尽管听闻过它的不少故事,但从根源上来说,我与虎皮猫大人之间,只是陌生人。
呃?
屈胖三笑了,说你个傻波伊,到底是谁啊?
我点头,说对呀。
我说我们见过么?
于是我开始说起了他在天山大战之后,浴火重生,在烈焰之中,孕育出了一个巨蛋来,被陆左带回了晋平,安放在一位亲戚的养鸡场里,结果给人偷了去,几经辗转,陆左等人找寻无门的时候,结果却给我误打误撞地找到了,而和-图-书那个时候的他,名字叫做屈胖三。
我摇头,说不是。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特别是陆左、杂毛小道和朵朵他们,虎皮猫大人的回归是值得高兴的。
只不过当时的意外,导致他虽然在后来想起了自己作为阵王屈阳的前世,却忘记了自己的第二世,也就是虎皮猫大人的记忆。
我头疼,一时无语,而这个时候,屈胖三看向了旁边的无尘道长,说嘿呀,无尘老头儿,你也在这儿呢?
无尘道长咧嘴一笑,指着他说道:“你疯了,嘻嘻。”
虎皮猫大人说又怎么了,啰啰嗦嗦的,跟娘们儿一样,有话直说。
我赶忙跟他解释一番,虎皮猫大人方才好受一些,随后我伸手过去,抓住了他,然后开始了地遁术。
屈胖三伸手来,摸了摸嘴,突然间双眼就瞪得硕大,惊讶地喊道:“哎呀我操,我的鸟喙呢?”
我不确定他能够从一堆废墟之中找到什么玩意儿,只有跟在旁边,结果刚刚走进去没一会儿,虎皮猫大人又跳起了脚来,大声叫道:“我操,他真的没死……”
这位虎皮猫大人,说话倒也是蛮随和贴切的啊,让人感觉市井之气当真严重。
话音刚落,他以手做刀,往前一劈,却有一道黑色镜面凭空浮现,而他往前一跃,直接消失在了半空之中。
屈胖三撇了一下嘴,说应该说是我见过你,你肯定是不知道我的了。
他打量了一下我,皱着眉头,好一会儿,突然间他一拍大hetushu.com腿,说我操,我说你怎么长得好像谁呢——你是陆左的堂弟吧,我们之前好像见过……
他哀嚎着,而我则尴尬地咳了咳,说那啥,虎、虎皮猫大人,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陆言。
屈胖三伸了一下懒腰,说当然知道,我便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载,姑娘见了合不拢退的虎皮猫大人是也……
虎皮猫大人瞥了我一眼,说切,你不知道法阵这事儿,讲究的是阵眼和意识流,其余的都不过是外物么?别啰嗦,带路的干活。
大人,听说你一向都挺矜持傲娇、眼高于顶的,怎么就这么不淡定啊?
屈胖三摸着下巴,说哎呀,等等,容我想一想啊,一时之间,我的确是有点儿懵逼了——我想一下啊,对啊,按理说我应该死了的啊……对,在天山,我想起来了,我操,那阵仗,绝逼是开挂啊小佛爷,这尼玛没有活路了,我只有拼命,到后来的时候,我记得我是不行了……后面发生了什么,我特么怎么变成一小胖墩儿了?
我说我昨天破阵的时候,把那个地方搅得天翻地覆了去,你就算是过去,也未必能够找到什么痕迹……
为了这事儿,我们当初还和陆左去天山神池宫找寻答案,结果最终还是因为天山山神陶晋鸿的没露面,不了了之。
他发了一通火,后来却回过了神来,说也就是说,我们两个人,或者说你和我的第三世,算得上是朋友?
因为我搞不清楚神魂的一失去,又复得,和图书这过程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使得我熟悉的屈胖三消失不见了。
他思索了一番,说听你这么说,我也觉得挺别扭的,感觉人生缺了一大段——这尼玛肯定有坑啊,到底是谁在背后动了手脚呢?
我说你别闹,知不知道我为了救你,得罪了多少人,差点儿就回不来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知道不管怎么,都得将这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
这事儿叫处女座的完美主义者虎皮猫大人如何能够接受呢?
这个时候屈胖三也反应了过来,将一双胖嘟嘟的小手儿摆在跟前,顿时也懵了,翻来覆去看了一会儿,然后一下子就跳了起来,说我操,什么情况?
我一脸郁闷,说你知道你是谁不?
我这边刚走没几步,虎皮猫大人又大呼小叫起来:“卧槽卧槽,地遁术?这不是地魔的绝学么,你怎么也会?这太神奇了吧?”
但他却告诉我,他叫做虎皮猫大人。
他勃然大怒,说妈蛋,这绝逼不是我自己取的名字,若是能够想起前世屈阳的话,这一世叫做屈三、屈老三,都没有问题,胖三是个什么鬼?
屈胖三一愣,说啊,陆言?
我脑袋有点儿晕,不过最终还是带着他抵达了昨天的现场。
屈胖三出生之时,在梧桐树上落下,结果给秋水先生带人去拦截,中途出了一些意外,使得俞千二将他救下,最终落到了我的手中来。
我带着他走,而无尘道长却没有跟过来,我一愣,回过头来,说道长你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