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狰狞半露

第四十九章 内中凶险

离桑与华族之间有着很悠久的贸易往来历史,关系向来不错,在西南一带,也算是比较大的族群,所以我们选择在这儿落脚。
我偶尔跟他交流几句,询问一些之前的事情,他也都是应付两句,似乎显得十分疲惫。
她着急忙慌地从我手里抢了那一盒子过来,生怕我再多吃一颗去。
我说是巧克力。
怎么回事?
我们凭借着炁场感应,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去。
这个部族叫做离桑。
一连走了七八天,我们因为比较着急,所以没有怎么停顿,每天都走很远的路程。
九黎的实力、人员并不比华族低多少。
好在离开了大帐之后,我立刻就奉上了礼物。
与之前遇到的小部落不同,这个离桑一族,差不多有两千多口子人,他们定居于一片温暖湿润的山谷之中,那桑树漫山遍野地种着,随后我能够瞧见许许多多如同食指一般大的白色蚕虫,挥舞着近乎透明的翅膀,在桑树之间上下翻飞。
在得知了我们的来历之后,离桑族长皱着眉头,说你们找冤越作甚?
在第九天的时候,我们终于来到了西南边的一个大部族。
不过我并没有拒绝。
与第一天的多话不同,赶路的这些时间里,虎皮猫大人的话语并不多,大部分时间都在打瞌睡。
冯溪来过西南,但没有去过冤越一族。
每隔一段路程,都有一些让人琢磨不透的东西,地遁术根本无法跨越这样的地形m.hetushu.com
不只是路途漫长,一路上我们还瞧见许多的猛兽——这些玩意虽然没有员峤仙岛那般古怪和厉害,而且攻击性也不算强,但相差也没多大,有的时候,前方突然颤动,突然间瞧见小山一般的巨兽从眼前走过,那感觉,甭提有多酸爽了。
我弄不清楚神魂这事儿,太过于神秘,所以也没办法给出太多的意见来。
不过老太太却没有将东西分享的意思,弄得虎妞挺不乐意的,只不过给族长的威严压着,方才没有当场翻脸而已。
我们停下了脚步,然后原地走回去,结果几分钟之后,我们在一个满是浓浆的深坑之中,找到了虎妞的尸体。
我拿出来之后,对方并不知晓是什么,我简单的解释了一遍,离桑族长将信将疑地解开了一袋白砂糖来,将那晶莹的细碎颗粒放在舌头上面,舔了一下,然后感受了里面的味道之后,双眼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我个人觉得用这玩意来对付女孩子,效果应该会很好,果不其然,一开始虎妞对于这种黑乎乎的食物十分排斥,但当我示范性地吃了一颗之后,她也犹犹豫豫地尝过,立刻就睁开了双眼来。
好在这头斑斓猛虎足够巨大,驮着我、虎皮猫大人和冯溪三人,都任由余力,而它在山间奔行的时候,英姿勃勃,不但速度很快,而且还能够吓跑一些豺狼虎豹,省去了许多的麻烦。
他话m•hetushu•com音刚刚说完,我便听到冯溪开口说道:“咦,虎妞怎么不见了?”
之前华族变故的时候,前往华族的,就是那个族群。
这身高足有两米的胖大妞儿,双眼瞪得滚圆,深吸了一口气,长长叹道:“太、太特么的好吃了。”
我们任那虎妞施展,准备妥当之后,方才走进山谷之中去。
作为西南之地的地头蛇,虎妞早有准备,从腰间摸出了一个与水壶差不多的牛皮袋,将一种墨绿色的汁液洒在我们的周身之上,又掏出几块描绘了原始图案花纹的绸布,让我们捂住鼻子,免得被瘴气所趁。
我们走了一会儿,虎皮猫大人终于精神了许多,开口提醒道:“小心了,这个地方,应该是有法阵的,不要掉以轻心啊……”
难怪离桑一族和虎妞都不太愿意过来,这儿还真的有一些让人不舒服的地方。
这礼物,是一盒巧克力。
不但如此,冯溪还带来了安的文书,奉给离桑一族的族长呈阅,并希望他们能够派出向导来。
虽然我体内有聚血蛊这般的逆天神器,并不畏惧任何的毒素,也能够震慑大部分的蠹虫,但对于其他人来说,这样的保障就没有。
这帮养狗的家伙,真的是脑子有问题,没事儿跑这山窝窝里面待着,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冯溪告诉我,说离桑一族最出名的,就是丝绸,而这些飞虫则是他们的族中宝贝,叫做天蚕。
这虎妞果然是http://www.hetushu.com人如其名,膀大腰圆,除了披散下来的黑发之外,和男人看着似乎没有什么区别,就连胸口也锻炼成了块状的胸肌来。
我们离开了离桑一族之后,又走了两天路程,终于来到了涅罗谷,真正抵达谷口的时候,那地方给我的第一印象,就好像是回到了之前的死亡蝴蝶谷。
冯溪是识途老马,对于这一条道十分熟悉,并且对于这一路上过去的许多部落,也是了如指掌,所以我们这一路过去,倒也不愁没有地方歇息。
她站在我们的旁边,那魁梧结实的身材,将我们三人都给比了下去。
难怪安一直跟我说,可能需要派一队人马陪着我,并不是没有理由。
我们抵达了离桑一族之后,由冯溪穿针引线,让我们得以拜见了离桑一族的族长,那是一位年过耋耄的老妇人,一脸苦大仇深的脸上,双目迷蒙,不过偶尔间却掠过几丝光芒,表明了她心中的睿智。
一开始的时候,我想要凭借着地遁术来赶路,然而到了后来,我方才发现,西南一带的群山连绵,但并非空无一物。
人魁梧,脾气也大,当被叫过来、并且得知情况之后,虎妞摇头,粗声粗气地说去涅罗谷?脑子有病吧,那个地方,虫瘴孽生,稍有差错就会中毒身亡,除了冤越那帮脑子里进水了的乡巴佬之外,谁还敢进入其中?
粉红色的雾气弥漫,充满了刺鼻的气息,而脚下也并不安全,因http://www.hetushu.com为入谷口这儿,有许多的沼泽地,上面看着像是正常的草地,然而一脚踩下去,说不定就整个人都陷入其中去了。
这些都是我乾坤囊里面的存货,总共加起来不过二十块,但是在荒域,却是很稀奇的玩意儿。
对方很直接,说觉得此行实在是太过于危险,派人去当向导,一不小心,就丢了性命去。
好在他的下盘很稳,又有我扶着,倒也没有发生摔下虎背去的情况发生。
她一来就表达出了鲜明的态度,然而收了我们东西的离桑族长却给我们说起了好话来。
她问我,说这是什么?
小心驶得万年船。
那儿的瘴气弥漫,呈现出粉红色的模样,大雾弥漫,搞得好像是城中村巷子里面的小发廊一般,莫名古怪。
来的路上,冯溪曾经跟我做过交流和沟通,在对方拿捏之时,我从早已准备好了的背包里面,摸出了两包盐、一罐子鸡精和两包白砂糖来。
事实上,西南之地,最大的三股势力,分别为离桑、瘰疬和布衣,规模人数都有数千人,而在这之上,还有一个庞大的族群,叫做九黎。
离开华族,往西南走,一开始还是丘陵平原,而越走越多山。
有的时候,我们会在一些小部落里休息,拿着华族的招牌,倒也没有什么意外,大部分部族都很热情;而有的时候,我们错过了地点,就只有风餐露宿,有的时候会睡在山洞里面,有的则直接找一树杈子就歇息了,也没有www•hetushu.com什么法子。
本着为族人负责的态度,她有一些犹豫。
到了最后,山峦连绵,到处都是高山险壑,十分难行。
在巧克力的攻势之下,虎妞总算是愿意带着我们前往涅罗谷,去找寻冤越一族的驻地。
所以到了后来,我也是放弃了这种想法,转为骑虎。
随后经过我再一次的恳请,对方终于点了头,派出了一个叫做“虎妞”的魁梧女汉子给我们当向导。
那种据说是防虫、防蛊的汁液带着一股打屁虫一般的恶臭,让我有点儿晕。
我们解释了来意,听完之后,离桑族长点头,说我们的确是知道冤越一族所在何方,不过他们所处的涅罗谷常年不见阳光,沟壑很深,又有极为浓重的瘴气,除了他们自己人,很少有人能够进入其中。
当然,真正遇到一些很厉害的猛兽,我们要么逃,要么就由我来应对。
她可以给我们提供一份地图,但不愿意提供向导。
我回头望去,却见刚才一直跟在斑斓巨虎身后的虎妞,突然间就不见了……
这些天蚕能够分泌出色彩绚丽、光泽迷人的丝物来,然后经过多种工序的加工之后,就能够织造出迷人的丝绸来,远比现如今大部分部族穿的麻衣更加贴身舒服,而这些丝绸也是华族许多贵人的最爱,在整个荒域大地,都有着很大的需求。
迷雾的视线有限,相隔五米,都不能够见着彼此,所以我们想得十分小心,而随着路途的进入,冯溪忍不住数落起了冤越一族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