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狰狞半露

第七十一章 安的心

安点头,说对,对于我而言,他跟我唯一的联系,就是我肚子里面的这个孩子;而对于孩子来说,他是我们一辈子的污点,如果他死了,我们将再无负担,但如果他没死,对于我的压力才是最大的……
我讲得十分详细,当听到我被夜先生以及白狼王——也就是与她有肌肤之亲并且导致她怀孕的松涛——擒住,并且被白狼王将我的表皮活生生地剥下来的时候,安吓得脸色苍白,脸无血色,浑身都在发抖,而蚩野却在这个时候表现出了足够的理智来,说既然如此,那你此刻为何又安好呢?
白狼王到底是个什么德性,我是心知肚明的,那家伙纯粹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渣男和变态,要多恶劣有多恶劣,我不希望安对他保留着任何的幻想,于是开口说道:“他现在应该死了吧?”
我瞧见过凤凰血脉之人的强悍手段,无论是屈胖三,还是青城山的平沙子,都是顶尖厉害的人物,而当初蚩隆曾经说过,安倘若是能够得到传承,必将拥有旷古烁今的成就。
她拨开挡在面前的人,冲着我欣喜地说道:“陆言哥,你回来了?”
听完我的叙述,安表示会警醒的。
不过好在我们还有别的手段,就是我与安之间,有许多相处的小细节和秘密,当下她也是给我提了许多的问题,我都一一回答,并无任何隐瞒之处。
他害怕是什么法器等手段,本来是抱着必死的心态,却不曾想和图书竟然是这么一东西,先是一愣,随即镇定了下来,仔细打量几眼之后,又转交给了安。
安说他虽然很像,但总有一些别扭的地方,我一开始并未感觉,到了后来,却心生疑虑,问了几个问题,结果全部出错,我就知道是敌人了。
所以我对安的信心,还是蛮充足的。
有人担心她的安危不肯离开,安瞪了他一眼,说我陆言哥怎么会害我呢?
与安辞别之后,我回到了医馆,与坨鹊二老又是一番寒暄。
但这效果并不是很好,反而让两人生出许多疑心来。
我的出现让众人都为之惊骇,这几人下意识地将安给围拢了去,将其护住,有人大呼小叫地招呼着护卫,而出现在跟前的我却是掏出了当初离开华族之时安给的信物,朝前扔了过去。
细节是骗不了人的,经过这一连串的询问之后,她终于是确定了我的身份。
他这一次来,就是为了调查自己儿子被害一事。
安笑着说道:“陆言哥你这般有本事,区区一个小阵法,如何能够难得到你?”
她告诉我,说路上的人提前传来消息,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三天左右的时间。
听到了我的话语,安沉默了好一会儿,方才说道:“陆言哥,我想你是误会我了——对于白狼王,我没有任何的旧情可念,心中所想,也是要这家伙死去。”
我点头,说好,我等到骊风一族的人抵达,见过面,在确定身份之后,再和图书离开这里。
我苦笑着说道:“这倒算不了什么,苦难于我而言,不过是磨砺而已,它只能敦促我变得更强;反倒是我,挺担心你被那人骗了的,那青鹿王可是披着我身上剥下来的皮囊,从气息上,倒也是能够瞒得过的……”
我听她讲述起自己的心理历程,情真意切,终于确定安的心思。
完毕之后,安有一些感慨,叹气说道:“没想到你在西南,居然受了那么多的苦头……”
一入无忧宫中,便被人伏击于此,我心中诧异,往旁边退去,却见牛二仿佛早有觉察一般,朝着外面逃开了去,随后火焰瞬间就将我给包裹住。
我问安,说骊风一族的人,什么时候会到。
啊?
我说那也别叫太监名啊,人家好歹也是一方鬼王。
看得出来,对方在应对我的时候,还是挺上心的,这等手段,陡然而出,着实还是有一些恐怖。
那人是安的护卫头子,最终还是接受了命令,带人离开,而安则带着我和蚩野来到了无忧宫的后花园那边来。
安仿佛纠结了许久,终于还是遵从自己的内心,问我道:“那个……松涛、哦,不,白狼王他怎么样了?”
等我回到房间的时候,屈胖三递了一张纸条给我。
不过想想也是,任何人在你面前如此变化,你都会有下意识的防范之心。
白狼王、夜先生、青鹿王这些人,跟轩辕野都是一伙的,而在华族之中,还有许多的内和-图-书应。
她现在正在整合华族的力量,这是一个伟大的族群和部落,再加上它的影响力,以及与大荒山三族的联盟关系,对抗轩辕野,并不是没有把握。
我听到她问起白狼王的下落,下意识地抬起头来,盯着安。
安对我说,她很有信心面对一切敌人。
这些对于安来说,都是最大的隐忧和威胁。
我们来到了庭院中的一个亭子前停下,安坐之后,安焦急地问我道:“陆言哥,到底怎么回事?”
我说你有这样的警觉,那事儿挺好。
我宽慰她,说这件事情你不要有太多的负担,对于我们这些凡人来说,时间才是最伟大的,它总能够带走一切,无论是快乐,还是伤悲。
我笑了,说我之所以能够再一次出现在你们面前,是得了一位朋友的帮助,并且因祸得福……
安点头,当下屏退众人。
我瞧见她眼神之中,有几分慌乱。
为了让安辨明真假,我也没有太多的隐瞒,将前往西南之后遇到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跟她和蚩野详细讲述起了。
屈胖三说这是轩辕野在华族的一些内应和投靠他的家伙名单,小夜子知道的一切,我都敲出来了。
呃?
那人说之前的那个冒牌货,无论是外貌,还是气息,都是一模一样的,谁知道这个会不会也是冒牌货?至少也要把他身上的武器给取下来……
屈胖三不屑地说道:“切!”
而安本身的身份也是十分的高,作为青http://m.hetushu.com鸾天女的她,修为一天一个境地。
这手段当然不是改头换面,而是将脸上的肌肉反复折叠,从血淋淋变成瘤子,又从瘤子化作角质……诸如此类,种种模样变化之后,最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我将他身中百虫螺旋丸的事情告知于安,说你也是懂得蛊毒之事的,应该知道在没有解药的情况下,他虽然能够逃走,但毒发之后,绝对没有活路,只要过了七天,最终就会被无数的虫子撕裂身子,最终成为一团腐肉……
我点头,笑了笑,说我还担心你会被那个冒牌货骗了,却不曾想你有一双慧眼,早有准备,不过差点儿将我给拿住。
第四天中午,无忧宫来人请我,告诉我骊风一族的人抵达了华族,请我去见面。
我知道她说的,是在拿到了生死牌之后,前往现实世界的事情,向她点头,说我有急事回返,不过如果处理完了手头的事情,会回来,带你去现实世界走一遭的,你放心,我不会忘记。
我看着她,说真的?
安看向了我,说陆言哥,别忘了你的承诺。
这话儿说出,操纵法阵那老头儿的脸色变得挺难看的,不过我们都不在乎,我走上前一步,说安,蚩野老先生,能单独聊一聊么?
说罢,我当着两人的面,展示了大易容术的手段。
事实上,骊风一族的百里鬼行松熊已经带着门下高手,赶往了华族来。
聊了一会儿,我又告知了安关于轩辕野的事情。
大虚空和_图_书术。
接下来的几天,我一直都在医馆这儿,跟闻铭切磋手段,又得到了小观音的几分指导,感觉受益颇多,渐有精进。
我笑了,没有说话。
在虚空之中,我瞧见了安,也瞧见了蚩野,还有几个没有见过面的老头子,他们在阵法之外,有一个老头儿正在操控着无忧宫庭前的法阵,脸色十分难看,忧心忡忡的模样。
拿了屈胖三的名单,我没有再跑一趟,而是拿给了碰巧登门拜访的龙云,让她帮我转交给安。
然而在一瞬之间,我消失在了原地。
除此之外,就是履行盟友职责,在安的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他们骊风一族将会站出来,派出顶尖的高手作为客卿,保护她的安全。
我说对,那帮人里面,有七八个是轩辕野的师兄弟,同一个师父来的——他们的师父叫做秋水先生,那家伙的修为并不算很高,但教徒弟却是一把子好手,使得个个都很强悍,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法子……
我说这是什么?
屈胖三说就是夜先生——不过这世间,有几人能在我面前称“先生”?
安与我聊了几句,突然问道:“你……你说你们在野外跟夜先生一伙人作战,将其擒获,其余人或死或跑了?”
我心中大约知晓了一些,大虚空术收起,人出现在了安的身边来。
安愣了一下,说为什么?
蚩野伸手,抄起了那信物来。
安接过来,翻看两眼,惊喜的表情从脸上流露了出来。
我愣了一下,说小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