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二卷 狰狞半露

第七十四章 别了荒域

他居然同意了。
屈胖三说是么?
且不谈金乌鸦性格多变,就像是一个小屁孩子,安此刻刚刚受过情伤,肚子里还怀了一个孩子,对于这种事情,自然是退避三舍,能逃就逃。
她盯着金乌鸦,说少族长,我们现在谈论的,是华族与大荒山三族联盟的事情,而不是儿女情长的小事,您若是觉得丢了面子,想要捣乱,一会儿安单独跟您赔礼道歉,但现在请你还是尊重一下自己,尊重一下大家。
大概聊了一会儿,我告诉安,说你这边尘埃落定,我也就放心了,明日我便会出发,离开荒域,等我将那边的事情了结之后,再来找你。
然而让我诧异的,是这个家伙不知道对安有多仰慕,在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他居然又抬起了头来,说好,你留着,生下来,我没有意见。
只不过……安对于他却不假辞色,平静地说道:“少族长,我想你恐怕没有听明白,我的意思,是一来我不想打掉孩子,二来我不想在感情上有任何考量,不管是你接受不接受这孩子,又或者你以及其他人,都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
就连那个白狼王留下来的孽种,安都不肯打掉。
尽管这并不是我们所希望看到的,但心底里的伤痛,也不是说好就能够好的。
(卷终)
我被人引着,来到了后花园的一处房子里,安在这儿等我。
这才是他的剧本。
所以在金乌鸦一提出来的时候,安便www.hetushu.com给予了否决。
安点头,说好,华族这边一定会全力配合你的——牛二,你从巡防队里抽调出一队精干人员,跟随着松长老。
然而当我们赶到了附近一处小卖部,打通了黄胖子的电话报信,却没有打通,随后老鬼给自己的部下打电话,却得到了一个坏得不能再坏的消息。
我点头,说你现在有了身子,用不着太过于操劳。
安的脸色也变得严肃了起来。
他这话儿说得很认真,安沉默了一下,点头,说少族长既然是金乌之身,自然是顶尖的高手,你若能够留下,对于华族的安全,是有很大帮助的,我自然欢迎——不过也希望你明白我的心意,之前的事情,还请不要再提了。
安得到了回馈,方才转过头来,看向了松熊和其余人,说好,那么我们现在讨论一下三族留在我华族的高手名单吧——松长老,你既然打算追查松涛之死的幕后凶手,近段时间来,想必应该会在汉城,对吧?
金乌鸦点头,说好,我知道了。
金乌鸦刚才的表达,显然是没有跟其他人商量过的,所以刚才的场面有一些尴尬,大家都不由得愣住了,安将话题转过来,他这才赶忙说道:“对。”
慈元阁被查了,黄胖子现如今正在跑路。
不过世间许多事,并不是用这些来衡量的。
我离场之后,还没有出无忧宫,便被宫女叫住,说安族长要www•hetushu.com见我。
嵩阳一族这边敲定,轮到落日一族。
离开了无忧宫,我回到医馆,发现祝氏兄弟已经来到了这儿,正在药厅那儿跟坨鹊二老交流呢,他们比起在无忧宫的时候要活跃一些,显然也是比较专业性的人才。
毕竟他自己也觉得他比松涛强上许多,凭什么松涛能够把得到这妹子,自己就不行呢?
安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没有再多说。
安点头,说好,那个时候,我应该也能够得到生死牌了——明天我送你?
他的双眼明亮,语气陈恳地说道:“我刚才仔细地想了一下,之前的唐突实在是我太想当然了,在这里给安族长道歉;至于留下,这是我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我希望能够留下来,与你,以及华族多多接触一下,能够更了解你……华族一些,还请务必收留。”
他说:“你之前曾经说过一件事情,你被囚禁于冤越一族的时候,白狼王曾经跟你说过,他跟安是一伙儿的,你之所以落入陷阱,其实是安在背地里推波助澜的结果,既然如此,你为何还会选择支持她?”
金乌鸦旁边的老者张了张口,正准备说话,却不曾想他们的少族长举起了手来,说我留下。
听到“野种”二字的时候,安的眉头下意识地跳了一下。
我摇头,说不用,你招待好这些大荒山来客吧。
金乌鸦显然之前也是做过功课的,说我只知道,也听说了之前的事http://www•hetushu.com情,你打断就好了。
她表现得很坚决,但金乌鸦却表现出了与他年龄所不符的坚毅,显得更加的决绝。
我过去招呼一声,随后离开,回到了房间里,小观音、闻铭和屈胖三赶了过来,我把无忧宫的事情跟他们说起。
至于安那里,我昨日已经辞行,倒不必再去麻烦一遭。
安却摇了摇头,说不,我准备把他生下来。
纵使安此时此刻,乃华族的族长,身份尊荣,但他也是落日一族的少族长,而且还是舍弃了落日一族的继承权,入赘而来,放弃了许多本来属于自己的权力,抛开外貌、性格等因素,从这一点来说,比之前安自己选择的松涛,要强上许多。
次日,我们四人辞别坨鹊二老,又在龙云的送行下,离开了汉城。
安之所以能够得到三族的武力支持,自然是给出了许多的交换条件,不过这些对于华族来说,倒也不会是太大的负担,而且这些高手的加入,能够对华族的武力系统以及年轻后辈有很大的提升,说起来还是十分划算的。
说罢,他点了六个人的名字,指着他们说道:“这六人将与我留在这里,其余三人,会返回我族,将我们此次的会谈结果禀报族中,回头还会派至少五人的精锐高手团前来华族。”
两人相熟已久,简单的客气之后,开始谈起了今天的会谈,以及各方反应。
按理说,他只要说出来,安就该就会娇羞地推托一番,然后顺水http://www•hetushu•com推舟地答应下来。
不过她并没有表现得太过于激烈,而是淡淡地说了一句:“不管如何,孩子总是无罪的……”
两人见面之后,安半卧在暖榻之上,很随意地请我入座,然后说道:“陆言哥,不好意思,我身子有点儿累……”
面对着金乌鸦的追求,安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我肚子里,已经有了孩子,所以这件事情,少族长以后都不要再提了。”
金乌鸦虽然被斥责,但却显得很平静,他抬起头来,看向了安。
他这话儿一说出来,众人皆惊讶。
他不再说话。
金乌鸦一脸诧异,说啊?为什么?
安笑了,说我华族之中,有两位宿老,在城中开有医馆,学徒众多,两位若是有兴趣,随时欢迎交流。
这小孩儿之前估计是太被人宠爱了,一贯地以自我为中心,考虑问题,也很少有从别人的角度来想,按照他的想法,安虽然失贞了,但是这事儿在荒域这地方,并不算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他自己也不太在乎,而如果他表现出足够的诚意的话,想必安应该是会同意的。
三族敲定了人选,接下来的事情,都是一些零碎之事,大家稍微接触了一些,随后便散了会。
啊?
然而他却没有想到,安第二次的拒绝了他,而且还是毫不客气,一点儿机会都不给。
随后就是回到九丈崖,也是有惊无险。
听完了我的话语,屈胖三沉吟了一会儿,然后提到了一件事情。
这回轮到了www.hetushu.com金乌鸦陷入沉默。
两人讨论了一会儿三族之事,很默契地没有提起落日一族的少族长。
松涛的身世再好,毕竟也没有落日一族的少族长强,这一点从松涛的老子百里鬼行对于金乌鸦恭敬的态度,就能够感觉的出来。
我沉默了一会儿,说这事儿,我觉得不过是白狼王挑拨离间的话语,当不得真。
他显得十分地不解,一脸难以置信地说道:“那是一个野种,你为何还要留它?”
安是青鸾天女,但金乌鸦的身份却并不低,按照他自己的说法,他可是金乌之体。
要知道安刚才是明摆着拒绝了他的提亲,对于荒域之人来说,这实在是一场侮辱,他没有离席而去,已经是十分克制了,此刻居然还提出要留在华族之中,就真的有一些匪夷所思了。
我点头,说事实上这些天的时间里,安一直在带着人清洗那帮出卖我的人,我觉得应该不像。
随后又是一路坎坷,我们最终抵达了小香港,这儿的管事长老已经换了人,前任的人头,在某处高高挑起的杆子上挂着呢。
她掷地有声的话语镇住了金乌鸦,许久之后,他方才说道:“我知道了。”
离开了汉城之后,我们又与小观音分道扬镳。
这……
安看向了嵩阳一族,祝家兄弟颔首,说我们兄弟两人便暂留在华族,听说华族的医术荒域无双,正想讨教一二。
屈胖三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说是么,那就好。
她表现得十分干练,松熊拱手,说多谢安族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