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庙堂事,江湖事

第三章 外围交火

他指着我,说陆言的本事,想必两位也是清楚的,打架什么的,谈不上有多厉害,但是逃命功夫,却是天下一流,我们过去瞧一瞧,摸清楚第一手的情况,并不会介入其中的。
那家伙也是凶猛,一瞬间推开了身上的伪装网,不知道从哪儿拔出了手枪来,朝着我的方位疾射。
然而我却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我或许真的就赶上了。
我们循着当初的路径,朝着茅山宗的山门之处走去,进入山中,小道疾行,走到某一个点上的时候,突然间前方一片血红之色,仿佛有火焰在远处燃烧。
我在这一刻,明白过来,这帮人估计是和上一次攻陷天山神池宫的那个什么真理会一般,修行者当枪手,发挥出了百分之二百的恐怖来。
屈胖三苦笑,说心里有底,吹出来的牛波伊是真牛波伊;没有底,吹出来的,都是傻波伊。
的确,连茅山宗这样的顶尖道门都被迫派人出来求援了,说明对手真的是十分强大,这样的对手,就算是我们,也未必能够应付得了的。
我说那救人呢?
所以他更容易看清楚问题的本质。
不过他们没有肩章和其他的识别标志,显然不是官方组织。
我感觉在那一瞬间,鸡皮疙瘩就遍布了全身上下,我一脚踹飞了屈胖三,随后直接遁入了虚空之中去。
来到了这附近,再施展遁地术就有些勉强了,毕竟是茅山的地盘,在外围的限制做得还算不错,种种法器和_图_书割裂,让我没有再强行施展这遁地术的法门。
他们完美地融入到了环境之中。
他说倘若是有可能的话,帮忙照看一下茅山宗。
我说我们该怎么办?
屈胖三这个人虽然骄傲、嘴又刁钻,但其实对于自己的定位是十分清楚的,从来不做无把握之时。
屈胖三一脸严肃,说事不宜迟,两位在在这儿居中联络,我们先走一步了。
当然,心中虽然紧张,但出了村口之后,我便带着屈胖三开始赶路。
萧大伯还是不放心,说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何必去趟那浑水呢?
为了证明它不是假象,这玩意似乎还抖了抖,随后我发现这红色激光并非只有一束,在我的额头上、小腹处和脖子处,都有。
那人在一瞬间,朝着我有可能的方位开枪,然而弹夹里面的子弹全部射空,他也没有找到人。
虚空之中,我瞧见屈胖三以一种极为诡异的速度逃离原地,而子弹从好几个方向,射到了我们刚才站立的地方来,子弹有的射到了树干之上,有的射入了泥土之中。
他拉着我往外面走,显得很急,萧大伯他们送我们出了萧家大院,屈胖三便拉着我往村口赶去。
随后,黑暗中伸出了一把长剑来,很快地抹断了他的脖子。
我准备悄无声息地解决掉这个家伙,却没有料到这家伙的反应十分迅捷。
这想法在茅山宗出动人手,由刑堂长老刘学道亲自出手,将和_图_书我捉拿到了茅山之后,更加坚定了。
这边说着话,戴局长的手机响了,她接通之后,简单讲了两句,然后挂了电话,一脸严肃地说道:“茅山一带,附近几十公里信号断绝,看起来应该是出了事儿……”
他本来睁开了眼,此刻又闭了上去,三五秒钟之后,他开口说道:“差不多有二三十人的样子——我擦,大场面啊……”
开枪了。
显然,有人在外围布置了障眼法,让外人无法瞧清楚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
而在前面的那截道路,却是一片漆黑,什么也瞧不见。
这个时候,天色已经黑了,我们没有瞧见月亮或者星光,整个天空仿佛被一大口锅给盖住了一般,黑乎乎的,憋闷得很。
我们刚才站着的地方瞬间就变得一片狼藉,而随后,我顺着子弹射来的方向,找到了伏击我们的人。
能够有这样反应的,应该不是普通人。
两人在宗教局这样的地方工作了大半辈子,自然不是热血的毛头小子,考虑事情也周全许多,萧大伯皱着眉头,说且不管这事情到底是真还是假——我们考虑问题的时候,尽量往最坏的地方打算,那么如果是真的,整个茅山宗都倒了大霉,那么多的长老和前辈都撑不住,你们过去,只怕也是凶多吉少,这事儿得稳住,不要唐突。
这还只是前面,后面的我也瞧不起见。
他说得句句在理,而屈胖三却笑了。
我一出现,他立刻m•hetushu•com就感受到了。
屈胖三说能救几个是几个吧。
屈胖三跟我解释,说虽说萧克明自逐茅山,但归根到底,他也是因为你,要不然怎么可能离开那个曾经生活了那么久的地方呢?茅山养育了他,他的修为、手段和法门,都是在茅山教出来的,陶晋鸿待他如子,陶陶是他的初恋女友,传功长老萧应颜是他的小姑,还有那么多的熟人,岂是说放下、就放下的?
我的心中一紧,而屈胖三也忍不住提醒我道:“陆言,注意了,这帮人倘若是真的对茅山宗下了手,实力自然是十分恐怖的,不管如何,保全自己最重要,小心为上。”
在我站住的一瞬间,我的耳边突然传来一声话语:“日炎返世,圣光降临。”
屈胖三闭上了眼睛,伸出了手指来,在左右移动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不是一个人,是有很多人。”
眼看着离茅山山门处只有几里地的样子,我突然间感觉到有一些不对劲儿,下意识地停住了脚步,然后低头,往自己的胸口处看来。
他有着超出一般人的冷静,绝对不会膨胀。
一入山中,便能够感觉到压在心头那沉沉的气场。
屈胖三在我停下来的时候,开口说道:“有人在布阵。”
他这般说,我的心一沉,不过也知道他说得不是没有道理。
而另外两人,则是抱着自动步枪,半蹲在地,正在朝着屈胖三逃窜的方向倾泻火力,子弹就像不要钱的一样,哒哒哒地射出来和_图_书,其中有曳光弹,将树林照亮。
而我们这个,算是闯入阵中来了。
在屈胖三的指导下,遁地术对于劲气的损耗被降到了最低的界值点,我们确定了方向之后,开始一路疾奔,而即便如此,也赶了两刻钟左右,方才抵达了茅山宗的附近。
这个时候我站了出来。
别说是在夜里,即便是在白天,估计近在咫尺,也不会被人发现。
屈胖三说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而且我们也没有走那道路,而是往山林子里钻,免得给人逮个正着。
屈胖三说他性子高傲,不愿意说出来,但作为朋友,你得替他考虑,我们倘若不知道,这事儿也就算了,既然知道,自然得管一管;不管如何,到底是谁在茅山作恶,我们得查清楚的。
我愣了一下,而旁边的屈胖三则开口说道:“日炎返世,圣光降临。”
而即便是远处有一些路灯或者民居的灯光,在这个时候,也变得无比的昏暗。
我突然间想了起来,当初我在黄泉道的迷境之中,那位老道士,也就是虚清真人传我神剑引雷术的时候,曾经跟我提了一个要求。
他这是在重复对方的话语,期望蒙骗过对方,却不曾想他一说出来,我立刻就感觉到了不对劲来。
我说你的意思,是即便为了萧大哥,我们也得去插一手?
屈胖三大部分时间都在沉默,这会儿一下子开了口,倒是让萧大伯和戴局长为之一震。
我眉头一皱,说哪里?
总共有五人,三人趴和-图-书在地上,抱着一杆狙击步枪,身上披着伪装带。
这个,是对口令么?
我一脸懵逼,说干嘛呢?
这是修行者了吧?
这些人,除了三个伪装的狙击手之外,另外两个家伙,一身绿色迷彩,像足了电视上的特种部队军人。
屈胖三说现如今情况不明,谁也不知道将会面临什么境况,也不知道将会遇到什么样的敌人,而且倘若茅山真的和敌人开战,到时候必将是一片混乱,我们参与其中,只怕是里外不是人,所以当务之急,是隐藏自己……
两人继续前行,全身保持着紧绷的状态,随时防备着突如其来的袭击。
我说大约有多少?
在我的心脏部位处,有一个红点。
我有些诧异,说茅山宗说起来,跟我们并不算熟,你这般着急干嘛?
只不过,就算是我相帮,只怕也未必有能力。
我点头,说如此正好。
当时我听到了,满口答应,心中却在笑,想着茅山宗如此牛波伊,吊炸天的节奏,哪里轮得到我来照看?
我点头,说好。
砰、砰、砰……
在虚空之中待了几秒钟,我再一次出现,而下一秒,我已经来到了其中一位狙击手的身边来,扬起了手中的止戈剑。
不过……
如此轻快,就如同杀一只小鸡崽。
我听他的语气有一些不太自信,说你怎么了,之前不是牛波伊轰轰,觉得一切尽在把握么,现在怎么一点儿底气都没有?
不过即便如此,我还是开口说道:“我们去去就回,不用担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