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庙堂事,江湖事

第二章 扑朔迷离

萧大伯伸手过来,拍了拍自家老婆的肩膀,说老高就是那个滑不溜手、得过且过的德性,你又不是不了解,何必生闷气呢?
他一边查找,一边说道:“那边有一个养蜂人,是师父的朋友,他在茅山附近养蜂,蜂蜜的质量特别好,每年都会送五斤过来的……”
戴局长一脸不可思议,说这怎么可能?这儿又不是西北……
众人皆是疑惑,而这个时候,我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我下意识地摸了起来,结果发现是一个天气预报的信息。
戴局长说当初茅山宗同意出山,陶晋鸿出任全国道教协会副理事长的时候,中央曾经给茅山十块玉佩,名曰风云佩,代表了茅山的地位,而持这玉佩者,只要前往相关部门表明身份,都能够得到尽可能的帮助……
我点头,指了指自己的眼睛,说一般来讲,我都能够做到过目不忘,不会出错的。
啊?
瞧见他一脸懵逼,我也愣住了。
我跟他解释了一番,萧大伯不由得吸了一口凉气,说若真如此,为什么会这般风平浪静,一点儿消息都没有传出来呢?
我点头,说确定,他应该是茅山宗刑堂的人,叫什么我忘记了,但记得他应该是跟刑堂首席弟子冯乾坤的,我之前被茅山宗抓捕的时候,曾经跟他打过交道来着。
欢迎来到江阴。
他看向我们的时候,屈胖三突然开口了:“我们现在出发,去茅山看看。”
随后她又打了电话给自己的上司。和_图_书
电话拨打,几秒钟之后,传来一个温柔的女声,机械地说道:“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再拨;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
萧大伯摇头,说我萧家虽然与茅山宗有一些机缘,但我一来并非茅山子弟,而来在西北边疆以待几十年,哪里认识此人?
事实上,这个名字我只是听闻铭跟我解释的时候知道的,据说这个圣光日炎会有什么西方兄弟会的背景,突然之间崛起,正在大肆攻伐众宗门,许多的教派、宗门都给破了去,而因为是江湖纷争,所以上面并不怎么管,连陆左和杂毛小道都被叫到法门寺去助拳,这才没有及时赶到荒域救人。
他在西北边疆,常年参与打击拜火教的实战,对于这些事情烂熟于心,稍微检查了一下,然后说道:“致命伤在心肺,枪伤,后背处中了7.62毫米口径的步枪子弹——应该是AK枪族的子弹——除了后背,还有两处受创,这里有一记弩箭,伤口有毒,还有这里,有刀砍的伤……”
萧大伯一愣,说什么东西啊?
姜宝试了几遍,都打不通,随即又想起一个旅行社的座机来,又一次的拨打了过去。
萧大伯说书面形式?
戴局长迟疑了一下,又看向了刚刚跃下来的萧大伯,说大炮,你认识此人么?
萧大伯摇头,说是不是,试一下就知道了——你们谁知道茅山脚下附近的电话,打一个试试?
戴局hetushu•com长摇头,说不知道,就是上面的命令。
我心中稍安,不再担忧此事,而这会儿戴局长打完电话过来,萧大伯赶忙找她问起圣光日炎会的事情。
我想起之前闻铭跟我谈及的事情,忍不住问道:“会不会是圣光日炎会?”
且不说茅山宗高手如云,法器众多,不知道有多少老古董藏在后山静修,根本无须跑到句容萧家这样的一个小地方来求援,就算是有危险,茅山宗的山门那儿,也不是寻常人所能够自由进出的。
戴局长摇头,说不,口头的。
这个时候我们已经走到了那死人的跟前来,姜宝毫不避讳,用衣袖将那人的脸给擦干净,我仔细瞧了一眼,忍不住说道:“这、这真的是茅山的人……”
戴局长沉默了一会儿,立刻拿出了手机来,开始给金陵市局那边打电话,让那边确定一下茅山宗附近的通讯情况,并且让人尽快给她回复。
听到我问起,萧大伯说林佑之前的号码,在进局子之后作废了,小两口前段时间去了韩国,说旅旅游。
戴局长点头,说对,是信物的意思。
结束通话之后,戴局长的表情有些难看,有一种想要将手机砸在地上的冲动。
对于这事儿,萧大伯斗争经验丰富,开口反问道:“如果网络瘫痪,信号被屏蔽了呢?”
他足尖一点,人便跳上了院墙之上去,然后左右张望,希望能够瞧见一些什么,不过最终还是跳了下来。
和*图*书我忍不住问道:“什么是风云佩?”
这个?
说罢,他蹲下身子来,开始检查那人身上的伤势。
戴局长说不是跟这儿求援,又是哪里?茅山脚下,有线电话、移动基站,什么都有,如果想要求救,一个电话出来,什么问题都解决了,何必用人来报信?
萧大伯显然也知道这人,姜宝已经找到了,一边点头,一边拨通了电话,然后开了外音。
啊?
茅山宗这样的顶级道门,再怎么,也不可能出什么事儿的。
萧大伯点头,将尸体的衣服解开,从里面摸出了一团纸浆,还有一块玉佩来。
我说也就是信物?
不过虽然心中生疑,但我们还是走出了院子里来,瞧见地上趴着一个穿着一身黑色道服的男子,他浑身都是血,脏乎乎的,看不出模样来。
萧大伯眉头一掀,说谁啊?
听到这名字,戴局长先是一愣,随即问道:“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茅山宗有危险?
逗我呢吧?
萧大伯沉吟一番,说如果这情况真的属实,那么到底是谁在对茅山动手?
结果一样,并没有打通。
而我们走出来的时候,姜宝却抬起了头来,摇头说道:“受了重伤,已经断气了。”
屈胖三在旁边总结道:“他应该不是来这儿求救的,估计是想去别的地方,只不过路过这儿的时候,感觉性命将尽,所以才会冒险一试——毕竟你们家萧克明曾经是茅山宗的前代掌教,若是平日里,估计他们拉不和_图_书下这个脸来……”
她将此刻发生的事情跟上司说起,从这位茅山宗的刑堂弟子翻了院墙,然后死在这里开始谈起,不过很明显电话那头有点儿不耐烦,简单聊了几句,然后就挂了。
戴局长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道:“高涵!”
“刘灿政?”
萧大伯说他是不是让你直接把这事儿转到应急特别小组办公室去?
戴局长摇头,说不行,我得跟老江和洛局长几个反映一下,如果茅山宗真的出了事儿,谁都兜不住。
真的?
萧大伯将那团被水浸泡过的纸浆拿起来,试图展开,不过那纸张上的字迹,用的是毛笔,墨水经水一浸润,立刻化作一团,根本无法解读。
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驱虎吞狼、借刀杀人?想法太美了,这样的绥靖政策,只会将敌人养得越来越肥——到底是谁在背后搞的这些幺蛾子?”
如果按照闻铭所说的,这个圣光日炎会的名头应该很大啊,为什么萧大伯会不知道?
她讲了一下官方的态度,萧大伯的脸直接就黑了。
他一边讲解,一边观察,到了后来,他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说这刀伤应该是不久之前造成的。
萧大伯沉默了一会儿,看向了姜宝,说你现在马上打电话,叫你师父和应武回来,我打电话给老战友,问问情况——巧姐,你给上级反映一下,实在不行,越级打给总局去,甚至直接跟志程说……
我以为是邮件信息,结果并不是,有些失望http://www.hetushu.com,却突然响起这事儿来,赶忙问萧大伯,说最近可有跟林佑、萧璐琪联系,为什么我打林佑的电话号码,居然是空号?而且邮件也不回……
我说你难道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么?
她拿起手机,去旁边打电话了,而萧大伯蹲下来,又看了一会儿地上这尸体,这才起身,对我说道:“你真的肯定这人,就是茅山宗刑堂的?”
萧大伯摇头,说不知道啊,到底什么来头?
戴局长说对。
就算是出了事,他们要找的,也不是句容萧家,而是宗教局这样的官方机构啊?
萧大伯立刻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儿,说你只管说就是了。
是这样么?
姜宝举手,说我有。
他拿出了一个老诺基亚的直板手机,开始查找起来。
这话儿说得萧大伯一脸黑色,感觉到了事情有点儿不对劲来。
听到这话儿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不可能。
旁边的屈胖三冷眼旁观,开口说道:“他浑身潮湿,显然是在被追杀的时候跳水而逃,方才得以活了性命——他应该不是来这儿求援的,你搜一下他身上,说不定有一些别的东西。”
戴局长转过头来,对我说道:“你确定?”
戴局长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本来这件事情是机密,不该对你们说的,不过大家都是自己人,说了也无妨——现如今的确有这么一个东西,不过上面作了批示,禁止谈及此事,也不要管……”
戴局长瞧见这玉佩,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说这是风云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