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庙堂事,江湖事

第二十三章 一大窟窿

这时陆左站了起来,指着出口处开口说道:“那儿就是出口,既然如此,不如我们带着众人逃往外面,也免得真正动乱起来,各自离散,还承担着巨大的危险?”
既然要修行,自然离不开风水宝地,天地灵气。
众人皆为之诧异,而杂毛小道也是心急如焚,说下面,那怎么下去?
他在等杂毛小道的意思。
他有些不信,走到我们跟前来,用只有我和屈胖三能够听到的声音低声说道:“大师兄不是入魔了么,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要知道,茅山之所以能够坐得上顶级道门的位置,无论在江湖上,还是朝野中,都有着极为重要的影响力,凭借着都是一代又一代、层出不穷的顶尖高手、茅山道士,无论是历代茅山掌教,还是十大长老,刑堂六老,这些人随便一个放到江湖上去,都是顶尖的人物,而茅山之所以能够传承下来,延绵不绝,也是因为这些人的存在。
屈胖三长长地吐了一口气,从地上爬了起来。
然而此时此刻,炸出这么大的一窟窿来,如果不好好布置一下的话,回头旅游局都能够来这儿卖票参观了。
杂毛小道惊喜地问道:“是谁?”
啊?
如果说之前的时候,我并不了解这是怎么回事,但在员峤仙岛的时候,为了打破空间屏障,离开那个鬼地方,对于这事儿我们可是研究了很多遍,大概怎么回事,我自然是知晓的。
而这些身处于茅山和*图*书秘境之中的人,运气好的,或许能够得活,落在现实的世界之中,有的运气差的,直接就消失在了时间和空间的长河之中去。
这也太操蛋了。
而在他身后的,则是三五十个老道士、老道姑,这帮人穿着几乎成了乞丐装的道袍,破破烂烂,到处都是洞,仿佛一大堆布条挂在身上一般,而身上的头发、胡子、眉毛几乎都连成了一片,白花花的一大簇。
在工业化到了今天这个极致的现实世界,灵气、或者说是天地之炁,稀疏得可怜,倒是许多宗门家族渐渐没落,被称之为末法时代,真正能够出产高手的,莫不是那些有着世代传承、洞天福地的地方,真正旁门外道出来的高手不能说没有,但到底还是太过于稀少。
屈胖三皱了一下眉头,然后说道:“当今之时,能够阻止千通王的人,恐怕不多,想必是那黑手双城吧?”
种种事情,我跟两人交了一个底,而大概说完之后,屈胖三在旁边慢悠悠地说道:“我得跟你们交一个底啊,茅山这一次虽说是保住了,但千通王弄出这么大的一个漏洞来,不但让你茅山再无天险可守,而且灵气也将在流通的过程中不断消散,最终与外界一般无二……”
所谓毁去,要么就是让这个气泡离开平面,通道断开,要么就是将这气泡捅破,结构洒落在平面上。
呃……
啊?
而就在屈胖三拿捏的时候,从小镇www.hetushu.com的方向,又冲来了一群人。
陆左摇头,说刚才差点儿死掉呢,不确定。
瞧见又有人前来,所有人都忍不住望了过去,即便是跪倒在地的那些俘虏,也都忍不住用余光打量过去,瞧瞧来的到底是敌人,还是援兵。
而这个时候,陆左从山门通道那儿灰头土脸地跑了出来,对他说道:“到底怎么回事?”
走了。
屈胖三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杂毛小道。
刑堂长老刘学道。
我可不像他那般矫情,便将陆左和杂毛小道拉到了一边儿去,将事情大概地说了一遍,包括茅山被围,炮轰茅山,破风长老里应外合,雒洋长老被人污蔑,最终慷慨赴死,刑堂长老刘学道孤身前往死亡一线天,尝试找到先贤崖的人……
如果说世界是一个平面,那么洞天福地就是一个悬浮于平面之上的气泡,两者本来完全不挨着,不过却能够通过某种通道彼此相连,就如同气泡与平面的接触。
屈胖三说黑手双城。
啊?
屈胖三说你那儿能出去么?
无论是什么,只要给对方弄成功了,茅山宗必将不在。
还没有等我们回话,便听到左前方的半里之外,陡然传来一声炸响。
一个供修行者修行的风水宝地是如此的珍惜,几乎是宗门命脉,这玩意给人断了,那可就真的是太伤了。
他这般说着,还伸手来拉我的胳膊,显然是没有什么乐观的预计。
屈胖三m.hetushu.com说的这件事情,十分重要。
不过这帮人瞧着仿佛半截入土,却个个脚步轻快,不比壮小伙儿慢上多少。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在关注下方的屈胖三脸色一喜,说等等,先别急,有人在阻止他……
我都能够弄明白这事儿,其余人自然也都清楚,杂毛小道听到,目眦欲裂,怒声吼道:“那狗东西在哪儿呢?”
他这话儿并没有压低声音,旁边的许多人都听到了,无论是施长老还是冯乾坤,又或者杂毛小道,脸色都为之一黑。
这一声的震动太大了,搞得我都以为天空炸开了一个大窟窿,以为千通王真的将茅山宗的秘境毁去,搞出一大片的烂摊子来,心脏骤然收紧一下,而就在这个时候,屈胖三抓着我胳膊的手猛然一紧,大声叫道:“嗨,没毁,没毁,就是弄出了一个大洞来……”
屈胖三趴在地上,抵抗着不断颠倒的震动,右手朝天而举,开始急速掐算。
这会儿,那可怎么办?
随后他瞧了我一眼,示意我将茅山这儿发生的事情,跟陆左和杂毛小道说一下。
我的视力还算是不错,一眼就瞧见了走在最前面的那人。
我说千通王难怪一直没有露面呢,竟然是准备着这事儿。
屈胖三摇头,说不行,对方已经发动了,那通道恐怕早就断了,走脱不得。
所谓“升米恩斗米仇”,上杆子地去帮人,到了最后,反而落到一个埋怨的下场,这可不是屈和图书胖三这种精明人愿意瞧见的结果。
众人说得情真意切,泪水迷蒙,有的甚至直接跪倒在了地上去。
听到屈胖三的话语,我顿时就愣了一下,随后瞬间就感觉到浑身的鲜血发冷,后背发凉。
原本的茅山宗隐没于重峦叠嶂的群山之中,不是茅山中人,就算知道这片山林之中有这般著名的一宗门,也是不得其入。
而直到此刻,我方才感觉到脚底下的震动终于消失不见了。
“你别……”
几秒钟之后,他指着地下,说在下面。
屈胖三一脸悲观地说道:“来不及了,那家伙早有预谋,大家趴好,早点做好准备吧,免得一会儿空间破碎了,天地颠倒,不知东西……”
这根本就是在断茅山的根,釜底抽薪啊,实在是……
屈胖三起身想去拦,却根本没有拉住陆左,瞧见他的身形一掠而过,冲向了山门通道那儿去,而这个时候,刚刚选择臣服的那帮人有些骚动,甚至有人爬了起来,脸上露出了狂喜的表情来。
杂毛小道更是诧异,说大师兄?
我跟陆左指了一下刚才出现的那半里地的大窟窿,简单讲了一下情况,陆左也有一些懵逼,好一会儿,方才问道:“为什么呢?明明可以将整个秘境都给炸毁的,怎么就弄出这么一个地方来?”
啊?
屈胖三解释,说有人在阻挠他。
没想到,刘学道长老居然真的走过了那一线天,抵达了先贤崖,将茅山的那帮老祖宗,都给请了出来。
m.hetushu•com陆左问:“谁?”
都是高手。
说是等,其实也是拿捏一下茅山的这些人,毕竟这伙哭着喊着求屈胖三帮忙的人,在不多时之前,曾经投票罢免了杂毛小道的掌教真人之位,又认为我是偷窃茅山秘技的贼人,而为了救我,杂毛小道则被逼得自逐茅山,用“他并非茅山中人、却又懂得神剑引雷术”的悖论,将我带离茅山。
高手并非凭空而来,除了根骨、悟性和传承之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因素,那就行艰苦的修行。
陆左有点儿不到黄河心不死的劲头,倔强地说道:“不,我去看看。”
对于此事,我们倒没有多着急,不过施长老和冯乾坤等一众茅山子弟顿时就是脸色惨白,纷纷冲到了屈胖三的跟前来,开口说道:“小屈先生,可有什么办法,还请你就救茅山啊……”
茅山之前,之所以有那么多的高手,抛开别的,只谈硬实力的话,多少也与它的这洞天福地有关系。
炸毁茅山秘境?
杂毛小道果断而暴戾的手段,让那些蠢蠢欲动的家伙为之一惊,都老实了许多。
轰……
然而还没有等他们动作,杂毛小道便是一剑斩了过去,将出头鸟的人头斩得飞起,鲜血飙射一地。
我听到这话儿,下意识地抬起头来,瞧见在左前方的不远处,的确是凭空多出了一大片空间来,此刻已然是清晨时分,薄雾连绵,黑压压的群山渐渐露出了几分狰狞来,透过薄薄的晨光,能够瞧见很远处山顶的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