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庙堂事,江湖事

第二十六章 陆言师叔

屈胖三伸了一个懒腰,说这玩意先给你们遮一下,大人我这一夜奔东走西,累得不行,且去睡一觉,在此之前给你们开一张单子,按上面的材料准备着,等你们准备妥当,又抬了那九州浑天仪过来,再叫我过来。
符钧之前就显得十分稳重端庄,自当了掌教真人后,更是充满了威严。
他的目光又落到了我们和虚玄真人的身上来,忍不住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说罢,他从怀里摸出了一张方图来,往上方一抛,却是那青云图,化作一片巨幕,在半空之中不断旋转,落到了窟窿处去,将其遮盖。
跟影视剧里面的警察一般,他来得着实是及时,总算是在事情结束了之后,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来。
啊?
屈胖三哈哈大笑起来,说算了吧,你们茅山这点儿破烂家当,我可看不上——那九州浑天仪,我拿它来,是用来做山门法阵的阵眼,引星光垂落,弥补这大窟窿的,这事儿弄起来极为麻烦,少则十天半个月,多则几个月,我也不知晓,不过这两天,我可以先帮你们挡住这灵气外泄……
符钧长鞠到地,说诸位救茅山于水火,反倒是我这真正该负责的人,却给人牵绊了去,实在该死。
陆左瞧见他情真意切,好言安慰。
话儿是这般说,脸色却是一阵青一阵红,显然是极不情愿的。
啊?
这个……
陆左都这般说了,我自然也不再坚持,拱手说道:“师叔祖和_图_书。”
如雒洋长老的期望一般,茅山并没有亡,这个千年道门,还将继续存留下去。
屈胖三在故意挑事儿,看向了符钧,而符钧就好像是吃到了翔一般,脸色难看地说道:“师叔祖见多识广,自然是以他的意见为主。”
虚玄真人勃然大怒,说开会、开会,你干嘛不等到茅山灭了,再回来收拾残局?
屈胖三抬头看他,说你问我这个没有用,听说茅山十宝之中,有一尊九州浑天仪,能够接引星光而落,演化四象八卦百般变化,可是真的?
符钧有些为难,犹豫地说道:“这个、这个……茅山十宝,乃茅山前辈千百年流传下来的法器,象征的意义更大一些,屈小兄弟若是有什么喜欢的,可以选一些别的,我茅山一定不会吝啬……”
说罢,他又看向了我,说你也是,到现在还没有给老道士我一个答复呢。
大家聊了几句,符钧便问起了具体的细节来,比如我们是怎么知道的这事儿,山门是如何打开的,来的人都有谁,千通王真的是王员外么……
符钧走上前来,开口说道:“在清池宫上,敢问屈小兄弟要那物何用?”
虚玄真人一字一句地说道:“当然是我。”
大家对于这种事情的经验不多,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低声讨论着,都感觉一阵头大,而就在这个时候,刚才全力帮着我们说话的施长老终于站了出来,朝着屈胖三长鞠到地,说小屈m.hetushu.com先生,你肯定是有办法的,还请不吝赐教。
呃……
旁边的符钧一愣,说什么?
这个时候,黄花菜还没有凉。
瞧见他的这等本事,众人皆为之差异,有识货的人忍不住开口说道:“这个,难道就是河洛龟甲演化而出的青云图?”
冯乾坤不管如何,到底还是茅山子弟,对上了自己宗门的掌教真人,到底也不敢耍小性子,简单几句话,将当下的处境给讲了个明白。
我一阵无语,而这个时候,陆左带着杂毛小道走上前来,朝着虚玄真人拱手,说真人,茅山既然已经化险为夷,符掌教又带着有关部门的人赶来,想必再无反复,我们在外面还有人,为了避免误伤,还得去招呼,就先告辞了。
虚玄真人指着自己的胸口,说我是他师父的师叔,你说我说话算数不?
呃?
杂毛小道现如今并非茅山中人,对于这样的问题,自然是没有立场回答,尴尬地挠了挠头,说这个……
虚玄真人哈哈大笑,说是这个道理。
瞧见这些人的时候,我们终于松了一口气。
在他的身后,有一大片的人,我瞧见有许多是穿着中山装的人,还有一些,穿着迷彩服,显然是跟随有关部门而来的武装力量。
杂毛小道开口,这就算是他的功劳了。
一堆问题,弄得好像责难一般,陆左的表情就有一些不太好了。
他不想多做扯皮,目光巡视一番,落在了冯乾坤的身上。和图书
他这是在表明,他跟茅山可没有什么太多的交情,这事儿得杂毛小道来开口。
这事儿,他可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屈胖三嘻嘻一笑,说女儿家的地方,睡着挺香,那敢情好。
符钧身形迅速,没有等大部队赶来,便已然冲过了那边的窟窿儿,来到了人群之前,瞧见横七竖八的尸体和残骸,以及无数的火焰连天,脸色顿时就变了。
我有些尴尬地看向了陆左,而陆左则哈哈一笑,说阿言你犹豫什么,我刚才也听说了,人又不是让你脱离我敦寨苗蛊,而是让你兼着,虚清真人名震中原一百年,有这么一个大腿抱着,也不算是委屈。
听完这些,符钧终于明白了前因后果,走上前来,朝着我们这边招呼,说茅山有难,多谢诸位援手。
虚玄真人这个时候站了出来,对符钧说道:“具体的事情,你回头找人了解吧,当务之急,是那个大窟窿该如何补救,这事儿你可得赶紧想办法,要不然这茅山秘境的灵气与外界一交流中和,那敌人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杂毛小道的情绪还有些浓烈,陆左上前答话,说客气,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
屈胖三笑眯眯地说道:“我若说我帮你们修补好这山门窟窿,你们得把那玩意送给我,可行?”
屈胖三摸着光溜溜地下巴,沉吟了一番,方才说道:“此事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需要一些东西,将那破开的地方重新拢住,再造和_图_书一个山门,问题应该就能够解决。”
来者并非旁人,而是茅山宗的现任掌教真人符钧。
“有!”
符钧终于感觉到自己的语气多少有一些着急,赶忙补救道:“不好意思,我……”
不过他再牛,也不敢在虚玄真人这样的老家伙面前摆架子,毕竟他师父的师父,才是虚玄真人的师兄,那可是他的爷爷辈儿,当下也是拱手行礼,解释道:“我在京都,当选全国道教协会的副理事长,这几日开会,正在推广道教的传播和探讨,耽搁了一些……”
施长老上前,说我秀女峰还有地方未被毁去,且去我们那儿歇息吧。
她这般一提醒,许多人都反应了过来,不少人都跑到了屈胖三的跟前来,苦苦哀求,而屈胖三不为所动,看向了杂毛小道。
他打着呵欠,虚玄真人赶忙上前,吩咐旁人说道:“附近那儿可有休息之处,给这位小屈先生腾出地方来。”
杂毛小道说你有多少把握?
虚玄真人对这位现任的掌教真人没有太多的好感,板着脸说道:“身为茅山宗的掌教真人,在茅山适逢大难的时候,却不在山门之内,你到底在搞什么?”
屈胖三指着符钧,说可人家是茅山宗的掌教真人,一派之首,而老头儿您是哪位呢?
虚玄真人跟他介绍,说来,见过你陆言师叔。
听到这话儿,符钧方才回过神来,回头望了一眼那半里地的大窟窿,顿时就是双眼抓瞎。
这……
屈胖三故意和-图-书说道:“你们两个,到底谁说了算?”
虽然我们能够理解符钧此刻是关心则乱,但我们可不是嫌疑人,也不是有关部门这种领工资的组织,实在是没有义务跟他解释太多,所以陆左淡淡地说道:“不好意思,我来得也比较晚,什么都不太清楚。”
符钧知道自己这是触了虚玄长老的霉头,不过瞧见这一大帮子半截入土的老头儿、老太太都从后山爬了出来,就知道情况有些不对劲儿,更何况茅山的山门都给毁了,弄出这么一个大窟窿来,事情肯定严重。
好在出于对茅山的关心,让杂毛小道豁下了脸来,朝着屈胖三拱手,说你若是知道办法,还请多多担待。
符钧听到虚玄真人的话语,下意识地回过头去,有点儿惊讶地看着他,而虚玄真人却并不回避,而是直言说道:“茅山十宝,加一块儿,都比不上这满山灵气;作为一个掌教真人,如何取舍都不知道,妄图一点儿代价都不付出,贪小便宜儿,如何能够成事?”
不是敌人的援兵,这事儿那就算是稳了。
虚玄真人赶紧上前来,伸手挽留,说几位先别走,茅山之事,还有许多倚重各位之处,你们若是走了,昨日经历过这劫难的所有茅山中人,都会骂我留不住你们……
虚玄真人执起了我的手来,哈哈大笑道:“不是师叔祖,是师叔!”
他结结巴巴地说着,十分不舍,也没有点头,反而是旁边的虚玄真人开口说道:“我答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