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庙堂事,江湖事

第三十章 虚玄死谏

倘若是他因为杂毛小道的抗拒而自杀,这事儿可就闹大了。
他说完这些话,居然转过头去,向杂毛小道点头示好,脸上还带着微笑。
杂毛小道给出的理由,真是之前跟我谈起过的那些。
他近乎严厉的话语,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低下了头去,不敢抬头与他对视。
茅山上下都会悲痛不已,敌人则会笑掉大牙,陶晋鸿倘若是恢复了神识,说不定都要从天山飞过来揍人了。
老人家都快半截入土了,却还得从后山跑出来,操心这些事儿,实在是太辛苦了,这么大的一摊子事儿,谁还敢往他的身上扔去?
但杂毛小道的退让,却让他感到了肯定和温暖。
除了我之外,在场的众人都为之一愣。
只怕未必。
他的身子往下倒去,额头触地,用几乎不可闻的声音说道:“弟子遵命。”
看得出来,他打心底里并不愿意成为茅山宗的掌教真人,因为他到现在,还没有做好那个准备。
他怒声吼道:“萧克明,你愿不愿?”
然而更让我们为之惊讶的,是他后面说出来的话。
当他讲完这些的时候,我能够瞧出了,符钧的眼里,是流露出了感激来的。
您堂堂一茅山老祖宗,居然以死相逼,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妇人手段,您老人家怎么可以玩得这么溜?
众人皆惊,尽管都猜到了虚玄真人想让杂毛小道执掌茅山的执着,却没有人想得到,他老人家居然玩出了死谏的这一招。
啊?
和图书玄真人说道:“你前承陶晋鸿,登顶大位,却不自知,玩忽职守,被长老会免职,后又自革茅山,罪过颇大,但心系茅山,力挽狂澜,将功补过;值此茅山生死存亡之时,我代表我师兄虚清,请你回归茅山,重新登上掌教真人之位,带领茅山走过艰险,渡过难关,重新回归道门巅峰,弘扬道法,你可愿意?”
来了,来了!
瞧见众人都不言,虚玄真人继续说道:“掌教真人,并不是一个好差事,特别是现如今的情况,它更像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谁的肩膀宽,谁就得主动扛起来——茅山养士百五十年,仗节死义,正在今日,你岂可退?”
我也是惊讶万分,因为在我的心中,符钧这人对于权位之事,特别是掌教真人之位,最是上心。
他继续说道:“……第二,现如今的茅山如同悬空走钢丝,稍微一不小心,便会倾覆,坠入万劫不复之地,需要强而有力的人物来领导茅山,所以我引退之后,执掌茅山的人,我个人推荐是小师弟萧克明——当然,具体的事情,还需要长老会和诸位贤达商议才是。”
啊?
说句实话,倘若说之前的我对符钧还有一些偏见的话,那么此时此刻的符钧,他用自己的大度和豁达征服了我,让我另眼相待。
他几乎是黑着脸说道:“对于你之前的行为,我也听说过一些,确实是很操蛋,但经过这么多的事情,我想你也和-图-书得到了该有的惩罚,也必然学会了很多东西,走向成熟,符钧威信不再,无法继续在这个位置上待下去,你若不上,还能有谁?我么?”
而就在此时,杂毛小道却站了出来。
这样的野心,让我很难相信刚才那一番话儿,竟是从他口中说出。
杂毛小道无奈地大声回道:“愿!”
这个事儿可太致命了,要知道虚玄真人的地位可是极高的,他可是陶晋鸿的师叔,虚清真人的师弟。
尽管早就有所觉察,但是当虚玄真人真正提起这事儿来的时候,我的心脏还是下意识地跳了几下。
这个时候,我下意识地又去看另外的一个当事人符钧。
他也是茅山后院先贤崖那帮老不死之中修为最高的人。
他说得异常坚定,显然是有话要讲。
他当初为了让我将神剑引雷术交出来,费劲了心思,这事儿我至今记得。
正是有着这样的崇高地位,使得他能够直接掌控局面,将符钧这个掌教真人给说撸就撸了,甚至都不需要征求其他人的意见,也直接决定了杂毛小道重新成为掌教真人的这事儿。
他愿意为茅山的重建出一份力,但不是站在那个位置上去。
再说了,茅山宗是他师父陶晋鸿交到他手中的,现如今变成了这样的一副模样,上千人参与于此次劫难,杂毛小道就真的放心别人来掌管?
虚玄真人看向了他,沉默了几秒钟,方才说道:“好,我倒是想听一听你的想法。”
虚玄真和*图*书人朗声说道:“此番茅山遭劫,作为掌教真人的你难辞其咎,从今日起,你离开茅山掌教之职,成为普通长老,仍列长老会之中,可愿?”
符钧真的是最佳人选么?
他死了。
这样的气度,不愧是曾经被众人推举为掌教真人的男人。
虚玄真人哈哈大笑,说好,好,茅山安矣,我今日死了,也是值当的。
没有等他说完,虚玄真人掏出了一把匕首,抵住了自己的胸口。
他开口说道:“各位稍等一下,我也有话要说。”
然而他也似乎对于这事儿早有心理准备,听到这话儿,他举起了手来,说师叔祖且听我一言。
他的气场十分强大,在这样的情况下,杂毛小道也不敢多言,跪了下来,说道:“弟子在。”
我估计此时此刻的杂毛小道,心底里肯定是一万头的草泥马奔腾而过,原来他打算着不管对方怎么说,都抵死不从,免得沾染太多的责任和因果,却不知道今天第三个不按套路出牌的人,竟然是虚玄真人。
当时的气氛几乎都已经凝滞,而几秒钟之后,杂毛小道终于动了。
以死相谏。
笑罢,他身子往后倒去,众人冲了过去,纷纷扑上前来,伸手查探,却发现虚玄真人已然再无气息。
这一句话,杂毛小道的头更加低了。
他是李道子之前的传功长老。
不过虚玄真人却并不让杂毛小道如愿。
众人皆是心惊,没想到在虚玄真人发难之后,符钧竟然不但没有半分辩驳,和_图_书而且还顺水推舟,直接将这黑锅给背了下来。
从我的角度望过去,杂毛小道低着头,脸色平静,几乎没有什么表情。
我操!
在他看来,既然符钧师兄愿意,那是最好不过的。
符钧拱手叩礼,答曰:“是,弟子遵命。”
很显然,他之所以说出之前的话,是被虚玄真人逼宫,这个时候如果杂毛小道再落井下石,他虽然保住了脸面,但心中想必是不痛快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虚玄真人猛然一喝:“符钧!”
虚玄真人又喝道:“萧克明!”
符钧抬头,脸上波澜不惊,平静地说道:“本来这件事情,我想要等到整个事儿结束之后,再作处理的,但既然虚玄师叔祖一而再、再而三的说起,那我觉得确实有谈一谈的必要——在座的各位,包括陆言,都是大劫之后,我茅山剩下最核心的一部分人,在大家面前,我先表两个态,第一就是此番大劫,不管如何,我难辞其疚,从现如今的掌教真人之位上引退下来,是最合适不过的……”
符钧一番言语,不但征服了我,也征服了众人,就连一直对他心怀怨气、另有看法的虚玄真人也忍不住点头,说你能够有这样的想法,我很欣慰,这一次的事情,说起来的确是怪不了你,但茅山宗此番遭劫,死了那么多的人,损失了无数典籍法器,甚至差一点儿陷入覆灭的惨剧,的确有人该担责,也的确需要强人领导,我对萧克明也十分看好。
虚玄真人一和_图_书开口,场中众人都不说话,各自用眼神彼此交流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瞧见有好几个人,简直都懵了——怎么今天的这些人,一个一个都不按套路出牌,符钧之前主动让出掌教之位也就算了,毕竟是引咎辞职,但杂毛小道力挽狂澜,救茅山于危难之中,这是有大功劳的,再加上他之前就是掌教真人,此刻回归,也不算突兀。
这一段话,他是气沉丹田,铿锵有力地吐出,字字珠玑,强调很足,有点儿逼宫的意思。
怎么办?
众人都看向了杂毛小道,而他稍微停顿了一下,然后说道:“刚才虚玄真人说了,让我返回茅山,对于这事儿,我没有什么意见,毕竟茅山养育了我,教我一身本事,现如今茅山有难,我自然是义不容辞;但如果说让我回来当掌教真人,对于这事儿,我不能接受。”
符钧跪下,开口说道:“弟子在。”
虽然之前我们聊天的时候,杂毛小道谈起此事的时候,说自己在这掌教的位置上,并没有尽到责任,反而是符钧更合适一些,但茅山宗掌教真人这位置,的确是江湖上最鼎鼎有名的几个头衔之一,拥有着极大的权柄和影响力,也是无数人心头的梦想。
我下意识地用余光去打量身边的杂毛小道。
虚玄真人大声吼道:“你愿不愿?”
姜还是老的辣啊……
杂毛小道猝不及防,然而在他强大的气场之下,却还是顶住了压力,有些艰难地说道:“师叔祖,这个,恕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