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庙堂事,江湖事

第三十八章 清理门户

这两个弟子学了他七八成本事,皆可袭承衣钵,倘若是去了外面,说不定也是一门长老。
毕永此人,除了一身卓越不凡的法阵手段之外,同时也有极为精湛的道门手段,使的法器,是一把鱼龙戟,据说收服了一头虎妖,行走如风,又因机缘巧合,李道子欠他一份人情,得了几张绝版的符箓。
我不知道他这是出于习惯,还是觉得身后有追兵,但这样的情况,也让我多出了几分警惕。
杂毛小道笑了,说这个倒不用你担心,虽然那天把你撤下来了,但我对毕永到底还是不太放心,所以在他的饮食里面动了点儿手脚,这是落星司南,能够给你指引方向,顺着那指针的方向,就能够找到他。
他怎么会在这里?
那事儿闹得茅山很被动,而如果还有更多的事情传出去,就会让局势变得更加复杂。
符钧来守山门啊……
陆左跟我倒是不客气,对我说道:“按道理说,清理门户这事儿,得由刑堂来管,但现如今刘学道长老闭关养伤,刑堂六老全数战死,新的还没有出来,负责人冯乾坤又跟着去了外地,我们这些人,现在手上都有一堆事儿,老萧过几天还得去外面跟有关部门的人和上头前来慰问的领导打交道,能够拿得出手的人不多,想来想去,也就只有你一个了。”
停下来的时间我也没有闲着,掏出那本小册子来,仔细研读。
我说这可不行,这玩意儿是茅山秘境和_图_书的钥匙,蕴藏着太多的秘密,我真要是碰到了什么麻烦,落到了人家手里,这玩意可就是一个定时炸弹。
无论我怎么转动方向,那指针都没有动。
这人的画像我却是见过的,他就是陷害雒洋长老的那个破风长老。
出了法阵之后,我来到了秘境之外,发现这儿多出了大片的荆棘密林,而且还有一处山崖作为假象阻隔。
我追逐一宿,终于在第二日清晨六点多的时候,在一处山峦叠嶂的山间,瞧见了那落星司南的指针开始疯狂转动起来。
符钧赶忙解释,说不是,是我们商量过后,觉得你的身份和修为,最合适不过……
符钧看了看杂毛小道,而杂毛小道又看向了陆左。
这个时候太阳已经出来了,视线很好,我感觉到这儿仿佛被人注视着,下意识地遁入虚空之中,然后朝着那边打量过去。
拿了这些,陆左对我说道:“为了安稳宗门情绪,这事儿暂时不对外公开,就由我来送你出山吧。”
我注意到了杂毛小道的用辞,忍不住问道:“他为什么要逃呢?”
在北方。
离开清池宫,我们穿着纸甲马,很快抵达了山门之前。
显然,屈胖三做的这法阵,是耗费了许多的心力。
毕竟我内心里面,还是觉得极有可能是我露出了马脚,导致毕永这头隐狼察觉到了危险,最终选择远遁而走。
符钧上前,说是我,和我门下四位最得力的弟子,不过我http://m.hetushu.com这些日在忙着重建工作,暂时由杨昭长老代替——他们也不知道此事,一直到后来交接的时候,我发现了不对,这才跟掌门师弟这儿禀报。
他不是毕永。
我有点儿发愣,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瞧见坡下的林子有黑影一闪而逝。
啊?
这是代表我长老身份的牌子。
他摸出了一个令牌来,婴儿手掌大,非金非铁,正面是隶书“茅山”,背面则是篆书小字“外门长老陆言”。
呃……
我没有去细究这些,而是掏出了那落星司南。
在山门外围,也有茅山的暗哨,我感觉得到,不过却摸不清楚方向。
我点头,说那行吧,要活的,还是死的?
我说以前老是被茅山追杀来着,现在变成我追杀别人,这事儿敢情好,角色互换了——屈胖三有空没?
我拿着落星司南,小心翼翼地往前走着,翻过一个山头,突然间指针定住了。
那山门法阵之中,头顶是满天星光,光芒聚集,我瞧见了大胖子杨昭,而在他的身后,有四个高矮胖瘦不一、表情木讷的灰袍道士,那些人,是符钧的得意弟子。
而除了毕永,他的那两个徒弟,一个叫做蒙谊,一个叫做胡桥,皆是门下最得意出众的弟子,四十多岁,正值盛年,也都有不俗的本领。
我瞧清楚了那人的模样。
说罢,他拿出了前几日我完成任务之后还给他的吞云牌,说这个你拿着,也许有用。http://www.hetushu.com
一问出这话儿来,我顿时就觉得自己这话儿挺蠢的,赶忙补了一句:“难道是我前几日跟踪的时候,被他发现了?”
指针动的幅度不大,显然距离隔得比较远,我大概确定了方向之后,开始施展起了地遁术,朝着北方飞快行走。
陆左撇了一下嘴巴,说他比我还忙。
我说敢情我一个人啊?
我忍不住笑了,说敢情就我一闲人呗?
我想起另外一件事情来,说守山门的,是哪一位?
双方告别之后,我走出了茅山新的山门法阵。
符钧也交代,说那册子里面,除了陆左说的那些,还有一份通讯录,上面的人是我茅山在外界的联络人,必要的时候,打他们的电话,亮明身份,你会得到最大的帮助。
不过……
离山之前,陆左抓住了我的肩膀,低声说道:“阿言,你也知道,老萧刚刚重归茅山掌教,心里面憋着一股劲儿,一定要办好,但这些事儿千头万绪,并不是那么容易的,我们作为朋友,能帮则帮,那毕永是参与此事的重要谋主,想必存有许多的秘密,你务必将其生擒;实在不行,一定要将他和另外两个家伙给干掉,不能让他们与外面的同伴接触……”
我叹了一口气,说算了,还是我一个人吧;只不过,人都走了两个时辰了,我去哪儿找呢?
我说他是怎么离开的?
这种情况,表明了毕永长老就在这附近,离我已经很近了。
瞧见这些和*图*书,我也知道为什么杂毛小道会郑重其事地将吞云牌交给我。
我的心中有一些不太理解,不过还是将这心思按捺下来,耐着性子问道:“那现在怎么办?”
至于这符箓是什么,倒是未曾记载。
陆左倒知道我在开玩笑,瞪了我一眼,说你到底干不干?
我必须将人给截住,方才能够挽回局势。
我跟陆左表态,说这事儿我会办得漂漂亮亮的,绝对不会让毕永那家伙远走高飞、逍遥法外。
杂毛小道回答,说现如今进出茅山,都需要得到我的手书凭证,但为了防止找不到我,清池宫还存了几份应急,不过防范一向森严,有先贤崖宿老值守,却不想还是被那个家伙钻了空子——我们调查毕永一事,是秘密进行的,知道的人不多,那位师伯并没有防备……
杂毛小道也笑,说对呀,毕竟是我们茅山的十大长老之一,无论是本事还是心机,都还是有的,轻敌大意可不行。
地遁术这事儿,用来赶路,倒也是颇为不错,只不过没有了屈胖三的计算,使得我的耗损有一些多,不得不走一段路,就停下来,歇息一会儿,再上路。
坏了么?
陆左从旁边的桌子上摸出了一个小册子来,扔在了我身上,说少在这里卖乖,这里记录了毕永的一些手段和习性,还有另外两名弟子的情况,你路上的时候多看看,别到时候阴沟里翻了船,栽在人家手里,我可没办法去捞你。
毕永在事发之后,又与司马云飞一起和*图*书,潜伏于茅山之中,知道许多内部决策,关于黑手双城乃蚩尤转世这事儿,便是他们传出去的。
陆左摇头,说未必是发现了,我相信以你的手段,来去无踪,并不是问题,事儿可能出现在了毕永身上——他是茅山之中,少数几个以精明著称的长老之一,之前就跟杨知修走得很近,人老成精,大概知晓了你的手段之后,你这儿一不见,说是休息,他恐怕是猜到了什么,也知道我们在怀疑他,所以才会在这个时候铤而走险。
逃离?
杂毛小道塞进了我的手中,这才说道:“此物能够让你破解毕永的法阵,不至于中了他的圈套,将人捉回来之后,东西一并还我。”
说罢,他递给了我一个比怀表大一点儿的罗盘,罗盘上面蒙着一块细水晶,一根菱形的指针不断晃动,红色的方向,指向了山外。
这一夜来,我跟得挺不容易的,最主要的原因,是那毕永简直是太谨慎了,居然每隔一段路程,故布疑阵,弄出许多陷阱来,让我差点儿就给骗了过去。
听到他的话,我顿时就苦了脸儿下来——朵朵倒也是个帮手,至于包子,我知道那小妞儿的确是一把子好手,天资聪颖,天赋不比屈胖三差多少,但我若是带上,可真的降不住她,带着她,还不如带一姑奶奶呢。
当然,我手中是有杂毛小道签署的自由出入凭证,而且这边也得到了消息。
他到底还是有一些担心。
陆左说要不把包子分给你,也好搭个伴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