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庙堂事,江湖事

第三十九章 蛇鼠一窝

毕永说这你可想错了,事情还真的不像是你想的那样子,茅山不会垮——不但没有垮,说不定会比之前更加强势。
毕永说现如今你跟着兄弟会做了这事儿,更难回头,只有跟着他们一条路走到黑,才有希望——等到三十三天国王会带着我们,统一了中原江湖,完成了人类清楚计划之后,我们将会成为新世界的王侯,成为人上人,财富、地位、权势,以及所有的一切,都应有尽有,那才是我们的活法……
破风长老说你又是怎么知道盯你的人,是他?
我从虚空之中浮现的时候,人已经落到了坡下的林子角落处,开启了遁世环的我隐没于阴影处,听到了毕永长老的声音:“怎么了?”
毕永说盯着我的那家伙虽然做得天衣无缝,但却小瞧了一个修行者的第六感,我那几天总感觉不对劲儿,像是被人盯着一样,于是就偷着找到了那几日的工作安排,瞧见别人都在忙,只有刘学道和陆言因疗伤而休息——刘学道的伤势我是亲眼所见,那个没问题,那么问题就出现在了陆言身上。
啊?
破风长老说我都听说了,现如今的茅山,人手折损大半,山内七零八碎,死的高手无数,早就撑不起场子来了,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啊?
两个徒弟应声离开,而破风长老则抱怨道:“老毕,你这有点儿过分了啊,怎么搞得杯弓蛇影,草木皆兵呢?”
啊?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坡上便传和_图_书来了女人的叫声。
“谁?”
毕永说你现在应该知道我为什么如此谨慎了吧?那人或许不如前三者强,但讲到杀人,绝对和当年的陈志程有得一拼……
破风长老不屑地笑,说难道是他?
破风长老回复道:“没什么,总感觉坡上有人。”
毕永叹气,说也不知道陆左那人,到底是怎么教徒弟的,又或者说他们苗疆一脉,怎么弄出来的。我跟你讲,在我的眼里,陆言比他们那帮人更加恐怖。
啊?
啊?
破风长老说有时候我就在想,像咱们这般做,以后会不会下地狱啊?
破风长老的出现让我惊讶万分,尽管我与他并不算熟悉,但之前有过一面之缘,又在画像上瞧见过他的模样,多少也还是认得的。
他应该是过来与毕永接头的,两个家伙达成了协议,颠覆茅山,捞取好处,结果事败之后,最终却都还活了下来,只留下一个彪呼呼的司马云飞,背了一辈子年少多才的名声,最终给他们玩死了。
毕永听到,有些不满,说你们何必节外生枝?
破风长老一愣,说我、我操,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毕永说对,就是他。
啊?
之前茅山出事之后,新领导层最想做的,除了维护住现有局面之外,大概就是抓捕破风长老。
这世上倘若说什么比敌人更加让人憎恶,我想恐怕就是背叛者了。
毕永冷笑,说你这是反悔了,还是后怕了?
毕永说你觉和图书得我在逗你?我都觉得我没活明白呢——我再怎么算,都没有算到在那关键时刻,不但萧克明那杂毛道士赶了回来,黑手双城都挣脱了魔头束缚,雒洋一个人挡住千通王和五位剑主,刘学道跨越死亡一线天,绕路到了先贤崖,虚玄那个老不死在临死之前,还将萧克明那家伙扶回了茅山掌教之位去……
毕永说那如果我告诉你,事后的时候,茅山内部统计,陆言此人一共斩杀了两百八十多人,其中包括秦归政手下的条顿火剑士团五十精英,以及五到六名剑主,你还这么认为么?
破风长老听到,叹了一口气,说唉,想一想真憋气啊,明明什么都计划好了,但天时地利人和,却总占在别人身上。杨知修如此,现如今又如此……
不过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破风长老苦笑,说你说的这些,我不懂,但有的时候,我真的觉得,入魔的那人,不是陈志程,应该是你才对……
破风长老说这怎么可能?若不是黑手双城突然出现,千通王早就捅破茅山后院,若不是左道拦门,圣光日炎会也不会将大半兵力全部折损茅山,关那初出茅庐、乳臭未干的小子什么事儿?
啊?
蒙谊笑了,说师父你看看这人是谁?
毕永无比肯定地说道:“屈阳,阵王屈阳,天下间,也只有阵王屈阳能够做到这种化腐朽为神奇的事情;而屈胖三同样姓屈,又名曰‘三’,据我所知,左道二人之和-图-书前身边跟着一胖鸟儿,很有可能就是屈阳的第二世——这事儿是老杨跟我说的,虽然我跟人求证未果,但想来应该不会错……”
破风长老说陆言这人,很可怕么?
大概是感觉到了破风长老的质疑,毕永解释道:“你或许不信,认为萧克明一身道法趋近于陶晋鸿,而陆左重出江湖,挑战过黄天望,战而胜之后,名声更是一世无双,那陈志程更是恐怖无比,但你可知道,这一次千通王携手下剑主,与圣光日炎会合力攻打茅山,是被谁破坏的么?”
破风长老出现在这儿,并非偶然。
破风长老无所谓地说道:“即便如此,那又如何?茅山秘境就算是没有破碎,但灵气大量流失,用不了半年时间,根基丧失,就再也雄不起来了……”
破风长老愣了一下,好一会儿方才说道:“那洞天福地的漏洞,岂是凡人能够补得上的?”
毕永冷哼一声,说草木皆兵?你是不知道那帮人的厉害。
万万没有想到,我居然在这路上,碰见了这家伙。
毕永这才回过神来,说莫不是陆言那小子追上来了?
只可惜,那家伙大概是随着千通王一起,在茅山秘境破裂的一瞬间逃走,当时的场面太过于混乱,没有人注意到他,故而使得这家伙最终得以逍遥法外。
破风长老说你这不是在逗我吧?
他没有再跟毕永争执这些,而是问道:“他们两个怎么还没有回来?”
不只是破风长老惊愕,m.hetushu.com就连藏在附近角落里的我也有点儿诧异。
他将人押下坡来,我忍不住探头看了一眼,顿时就愣住了——她怎么会在这里?
毕永说你觉得我像是在开玩笑么?
听到这话儿,那个毕永立刻警觉起来,低声说道:“你看见什么了么?”
破风长老的语气顿时就严肃了起来,说这怎么可能?在当时那么混乱的情况之下,他如何能够杀得了那么多的人?而且无论是条顿火剑士团,还是那帮无面剑主,可都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特别是后者,那一个不是顶尖强手?便说是我们,都拿它们无可奈何,简直就是战争兵器,我就是瞧见这些家伙,方才决定跟他们合作的,怎么会……
破风长老陷入了沉默之中,过了一会儿,毕永一字一句地威胁道:“你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想一想以前你跟着老杨办的那些腌臜事,这些事情倘若暴露了,别说茅山,整个江湖都容不下你我,要想不被人查出来,你就得先下手为强,这事儿没有什么好说的,知道不?”
之前越是对这人信任,此刻心中必然就有越多的恨意。
司马云飞那蠢蛋,居然还想着为了名节而自刎,却是便宜了这帮狗贼。
破风长老说这个倒没有。
毕永到底是个老狐狸,即便破风长老如此回复,他依旧是不放心,对旁边吩咐道:“蒙谊、胡桥,你们两个去搜一下,机灵一点儿,任何风吹草动,记得立刻发信号,不要犹豫,也别耽搁,知道m.hetushu.com么?”
毕永说那家伙盯了我好久,倘若不是他,我或许还会留在茅山,当一头隐狼,哪里用得着现在跑出来,还得偷渡到国外去,改头换面?
两人立刻收声,过了几秒钟,我瞧见蒙谊和胡桥两人的身影出现,冲着这边喊道:“师父,抓到一个小娘们儿,朝着这边探头探脑的,我们给擒了过来。”
破风长老说不是我觉得,根本就是。
毕永说你觉得我说这话儿,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毕永说我这些天来,一直在跟着他做事,时间越久,越觉得不安——那小子也就六七岁的模样,但身体里面,绝对装着一个大宗师的灵魂,无论是对于人力、物资的规划和调遣,还是对于法阵的理解,以及对这世间规则的感受,都甩我这个浸淫法阵一甲子的老家伙几十条街,所以我怀疑,他应该是转世之人。
毕永说最可怕的就是这个,也不知道茅山走了什么狗屎运,在这个时候,那个屈胖三居然站了出来,带着人将那漏洞补住了。
毕永听到,忍不住有些恼怒,说你说这话儿,是什么意思?
破风长老这时回过神来,不耐烦地说道:“我知道了,说什么说?”
不会吧,我一岁月静好、与世无争的小白兔,有什么好恐怖的,这不是往我身上泼脏水么?
我听到,心脏下意识地跳了一下,不知道那家伙是怎么知道我在追踪他的。
而破风长老也是十分好奇,说你怎么知道追你的人,是那个什么陆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