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庙堂事,江湖事

第四十五章 我叫蒙谊

一个常年修行的家伙,体貌特征与普通人可以说几乎是截然不同的。
他们来到这儿,不是别的。
他的情绪并不太好,有一点即着的架势,而这个时候,有一个腔调古怪的家伙开口了:“两位,别吵了。”
他们为的,是毕永。
虚空中的我能够用多角度、全视角来打量停尸房的一切。
我笑了。
此刻的情形比较危险,白宇飞和徐涛都还好,另外两个老外让我摸不透,我不得不采取最稳妥的方式。
只是刚才我全部都检查过了,什么都没有发现,根本就没有毕永的踪迹,那么他到底藏在哪里?
不但如此,他们对于毕永的重视,也让我有点儿意外,不过也更加坚定了我将毕永带回去的心思。
白宇飞到底是做老大的人,顾全大局,赶忙劝道:“好了,好了,这地方虽说来的人少,但长时间逗留,还是会出事儿的,我们赶紧找吧,司机都在外面等着呢……”
我说哦,你可以叫我蒙谊,当然,叫什么都无所谓,先把我师父找出来。
那人终于不再劝了,冷声说道:“徐涛,我知道你哥哥这一次也折在了里面,不过这件事情,说起来还真的怪不了毕长老,而是茅山命不该绝。”
正因为如此,使得我能够找到里面那些人的视野死角,在用那遁世环藏住气息之后,我回到了停尸房这儿来,刚一出现,就听到有人抱怨道:“这人也真是的,明明通知我们来这个鬼hetushu.com地方接他,结果自己却又不出现,这算是什么事儿?”
我手往身后摸去,一抖手腕,掏出了那鱼龙戟来,说这个呢,认识么?
几秒钟之后,太平间的铁门给人弄开了。
紧接着徐涛怒气冲冲地说道:“白宇飞,你别以为当了个队长,就可以管我了,我当初加入中华兄弟会的时候,你在哪儿杵着呢?”
另外一人也开了口,同样的怪腔调:“有人在。”
那白宇飞听到,忍不住仔细地打量着我,好一会儿,方才说道:“你是毕长老的得意弟子蒙谊?”
毕永并没有凭空消失。
不能让这家伙走了,要不然必将是一个大祸害。
是一老外。
毕永,找的就是你。
砰!
瞧见鱼龙戟,那徐涛点头,说对,是毕永的。
这时旁边走来一人,高低眉,国字脸,带着一副黑镜框眼镜,眯着眼睛打量我,说你是谁?
那人说他们都叫我飞爷。
这个时候,我也瞧清楚了对方到底是谁。
我依旧检查,只不过这回的手中,多了一把利刃。
我听到一声巨响,却是那徐涛一脚将旁边的一架推床给踹到,上面平放的尸体一下子就摔落了下来,在地上滚了几圈,落到了我藏身的不远处来。
啊?
我是艺高人胆大,即便是被人抓住了,也不会有半分惊恐,而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几位争吵结束了么?”
而另外一个则劝他和*图*书,说徐涛,毕长老说不定有什么事情耽搁了,他不是那种不靠谱的人,要不然咱背后的大人物也不可能找他——耐心等等吧。
想明白了这一点,我也开始忙了起来。
咔嚓一声,门往里面退去,然后四个人鱼贯而入,我刚才翻看了一下那床底的包裹,发现除了随身衣物和那根鱼龙戟之外,没有别的东西,也就是说,其余的玩意,毕永都是贴身放着的,压在了身下。
血族么?
他踩着刚才那具尸体的身子,这尸体正是刚才我检查过出车祸的那一具,本来身子就有些残缺,此刻给脚一踩,鲜血又流了出来。
啊?
“对!”
什么叫做“本来打算宰了他的”?
我能够瞧出老鬼的几分影子,但比起老鬼来,这两人显然要差上一些,让人一眼就看出不像是正常人。
我刚才检查的时候,因为太过于恶心的缘故,所以匆匆浏览,基本上只要瞧见脸不是,就没有仔细检查,但事实上,如果我多一些耐心,就能够发现他与普通人许多不同的地方。
肯定是毕永在假死之前,打电话通知了接应的人手,而这些人赶到这儿的时候,恐怕也是得知了我即将到来的信息。
那徐涛一身的戾气,冷笑着说道:“毕长老?哼,他办事儿还算靠谱?如果不是他们自己的安排失误,招来那么多的豺狼,咱们至于在茅山那破地方折损那么多人么?现在好了,不但外面支援我们的洋鬼m•hetushu.com子都挂了,就连我们这些年苦心经营的关系网也都暴露了,实力折损大半,连秦爷都折了,你说说,他哪里靠谱了?”
说话的,是准备杀人的那一个。
我说怎么,听着好像不是很相信的样子。
我感觉不出他们身体之上的生命体征来。
很显然,他们并不是人类。
我基本上每瞧一个人,都会不管三七二十一,都朝着对方的脖子处捅上一刀去。
当然我不敢放出太多的气息试探,故而并没有太多的信息反馈回来,但大概也知道,这四个人,一看就知道来头不小。
我的速度比较快,当翻检到第七人之时,匕首再一次扎上去的时候,手腕却给人从里面给一把抓住,然后那人突然睁开了眼睛来。
那两人的气息沉稳,显然比前面两人强上许多。
我可以改变外貌,毕永也可以。
而在瞧见这些人重新一次地翻检起了那冷藏冰柜里面的尸体时,我也大约明白了其中的奥妙。
我瞧见这些人都进去了,先是打量了一眼那逃过一死的守门老大爷,然后遁入了虚空之中。
我说你是谁?
与他一起出现的,还有另外一个人,也是同样的长相,只不过多了浓密的胡须。
这家伙在茅山当了几十年的长老,对于茅山可以说是十分熟悉,有这样的一个家伙投敌叛变,我估计杂毛小道这掌教真人每每想起此事来,都会睡不着觉。
徐涛有点儿不耐烦,说你师父可真够事儿的,既http://m.hetushu.com然我们都在这儿,一点儿危险都没有,他直接出来就行了嘛,就窝在那死人盒子里干嘛?难道还想真的一辈子躺在那里,等着进火葬场?
他依旧在这停尸房内,只不过改变了自己的模样,将他的那张阴阳脸给遮了去。
而知道我来了,还敢来接应,这帮人里,应该是有高手的。
他一声催促,那两个老外便没有任何犹豫地执行起来,而徐涛在这个时候倒也没有再耍性子,也跟着帮起了手。
不是美国片子里面的那种白种人,而是有点儿像是中东、阿拉伯的那种面孔,眉高眼深,长得挺帅的,只不过一对眼睛有点儿无神,黑眼圈严重,透着一股子的杀气。
白宇飞说都弄好了,外面有车,接了你们,直接上车,奔机场,有专门的湾流私人飞机,将你们送往港岛,然后转机飞夏威夷。
当然,我捅人的时候,做得比较隐秘,不让人瞧见。
天知道他们是怎么大摇大摆来到这儿的。
我一开始的时候,还以为来的是工作人员,这会儿倒是琢磨出不一样的味道来,下意识地将手中的鱼龙戟收了起来,然后闭上眼睛,根据外面的脚步声和呼吸,在脑海里勾勒出了外面的情形。
能够被送到这儿来的人,都是确定死亡了的,多我这一刀不多,少我这一刀不少,但毕永却不会,如果他真的没有知觉,进入假死状态的话,给我这一刀下去,就算是阎王老爷,都救不了他。
我说我师父跟http://m•hetushu•com你们应该说得挺清楚了吧?那茅山新任的外门长老陆言在追杀我们,还在我师父的血液里下了药引,能够锁定住他,所以他才会假死于此,瞒天过海;我当时与师父分散了,得到了他留下的标记,方才找来,比你们早一步——外面的事情,你们都安排好了没有?
我眉头一扬,说姓徐的,闭上你的臭嘴——我师父进入了假死状态,哪里能够知晓外面的情形?我们不找,你想等到什么时候?
我听他说得一套一套的,知道这帮人显然是有所准备的。
而是……
我愣了一下,正要闪人,却发现有一个黑影拦在了我的跟前。
他们都是修行者,很厉害的修行者。
白宇飞这才松了一口气,朝着我拱手说道:“蒙道长,刚才冒犯,多有得罪,毕长老叫我们来这儿接应你们,然而却没有瞧见他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宇飞转头,看向了旁边一个苦大仇深的壮汉,那人应该就是刚才发脾气的徐涛,而徐涛则不耐烦地说道:“别看我,我是见过毕永,但没有见过他的那帮弟子,鬼知道他是不是啊?”
如果说前面的那家伙说话还算正常,那么后面讲话的那人,问题可就大了。
白宇飞又看向了我,有点儿紧张地摸着怀中,然后说道:“你如何证明?”
我假装很满意的样子,点头,说我师父肯定藏在了这里的柜子里,你们好好找一下吧。
来的一共有四人,除了出声的这两人,还有两个沉默寡言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