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三卷 庙堂事,江湖事

第五十二章 师徒交心

我说据说在那大荒山之上,有一种叫做生死符的东西,可以打破这样的限制,将人带到这儿来。
屈胖三沉默了一会儿,过了几秒钟,方才说道:“应该走了。”
陆左带我往外面走去,然后低声说道:“陈老大化魔的事情,在茅山事变的次日,就已经传出去了,目前江湖上流传的版本,是邪佛黑舍利魔化,将他打造成一个受迫害的悲情英雄——现如今中央已经将他给停职了,并且对他大部分的直属手下都给予调查,只可惜晚了一步,那些与他走得最近的人都提前撤离了,包括程程和王清华等人;另外他在内蒙的特别基地,也发生了营啸,大部分部下消失一空。”
啊?
我又想起一事来,问他们上一次去法门寺助拳的事儿,陆左跟我聊起,说的确有,不过不是圣光日炎会的人,而是天山神池宫遇到的那伙黑暗真理会。
我点头,说你应该知道他的来意吧?
闻着药香,陆左问道:“那位阎副局长走了?”
我说他的什么事儿?
我说你倒是想得开,把我往外推。
他并没有问我太过消息的事情,简单的夸赞之后,又问起了我们是如何打发那阎副局长的。
我说怎么办?
陆左哈哈一笑,这才问起了我这两日的事情,我如实作答。
当听我说完这一切,陆左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拍着我的肩膀,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将苦其心志,劳其筋骨……老祖宗的话,着实不假和*图*书,而你这些年来成长得如此迅速,也并非只是聚血蛊的功劳。你吃的这些苦,有很重要关系啊。
我也一一讲来,当听到我的各种讲事实、摆道理之后,陆左哈哈大笑,不过很快,他就把握到了一部分被许多人忽略的事情来。
对于这点,我无比清楚。
他看向了我,说那毒龙壁虎的精血,你还有几份?
陆左摇头,说没有。
只是黑手双城当初随着千通王的离开而神秘消失,这些天来,我也偶尔听人提过他,却并没有得到什么消息,此刻听到屈胖三这般说起,立刻就来了精神,低声问道:“那他人在哪儿呢?”
讲完了这些,他回头望了一眼屋里,然后低声说道:“关于陈老大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我说这是什么道理?
我说这理由也太牵强了吧?
屈胖三说这儿的情况,收拾残局的时候,陆左曾经来瞧过,关于老萧他小姑的东西,都给人翻过了,虽然作了掩饰,但还是能够瞧得出来,整个茅山,没有谁敢乱动传功长老的房间,除非是黑手双城。
他问我,说你确定那个被宗教局抓起来、后来逃掉的栽赃者,是在荒域用剥下来的皮囊化作你的青鹿王?
严重的,甚至还要接受双规。
陆左摇头,说目前没有,不过还是得防范。
这些正直而有能力的人倘若是被打下去,无论是对朝堂,还是江湖,都是一次很重大的打击。
这些天来忙忙碌和图书碌,我和陆左并没有太过于详细的交流。
屈胖三嘿嘿直笑,说你当初将虚清那老家伙叫出来的时候,他瞧见了,可不是转身就跑?也就是说,不管黑手双城到底是他自己,还是那魔头,对于你,或者说你身后的那虚清,都是惧怕的,既然如此,自然没有待在一起的理由。
而七剑这些人,则都是要被双规的对象。
此刻也是有空,我便将此番与屈胖三前往荒域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跟陆左说了起来。
她显然已经走出了心理的阴影。
屈胖三看向了旁边的陆左,陆左深吸了一口气,说不,我能够感觉得到,这里存留有他的气息。
陆左笑了,说知道,不过想着这事儿老萧应该能够帮你摆平——同样的手段,不能够耍两次,用在我头上,再用在你头上,不合适;当时我虽然名气大,但孤家寡人,没有凭恃,但你不同,刚刚当了茅山的外门长老,就算是出于面子的考虑,茅山都得挺你到底。
听完陆左讲了这些,我忍不住问道:“他后面,到底有没有再露面?”
那通天猿岳楠据说曾经是邪灵教佛爷堂的人,在落入有关部门的手中之后,本应该送入白城子接受改造,一辈子都受尽监禁,却没有想到给黑手双城将身份弄成了卧底和线人,最终堂而皇之地洗白了。
我摇头,说没有。
我说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我摸了摸鼻子,说别吓我,我刚刚帮茅山清理了叛http://m.hetushu•com徒,可不想也给人当做叛徒。
陆左冲我眨了眨眼睛,说难不成你当了茅山的外门长老,就打算叛出我敦寨苗蛊了?
我说那万一他没有走呢?
陆左还告诉我,因为受到黑手双城的连累,往日曾经在黑手双城麾下做事的人,包括七剑之中的林齐鸣、布鱼、董仲明这些人,都纷纷被停了职务,接受总局政治处的审查。
相对于刚才,这会儿他问的事情却很多,大概也是因为跟那神秘的小佛爷有关系,他甚至还提问起了屈胖三当初出生的事情来,跟我聊了很久。
八国联军?
陆左跟我讲了一下,十分简单,不过给我的感觉还是挺恐怖的。
屈胖三笑了,说不,只要你在茅山,他就不会留在这里。
陆左说的内蒙古基地,我听说过,据说是黑手双城培育后备力量的训练基地,当初在长城擂台时站出来挑战我们的通天猿岳楠,就是从那儿出来的。
我说关于蚩尤转世的这个版本,有没有流传出去?
而此刻,这帮人一哄而散,只有少部分人被抓捕。
陆左说不是荒域的人,不能离开那儿,来到这个世界么?
诚然,如同王清华、程程这样的家伙,绝对是一屁股翔。
随后他对我说道:“对了,现如今茅山虽然暂且稳定住,但外忧内困,处于危机边缘,老萧现如今在处理朝堂上的事情,至于江湖上,则得有你我出手了。”
在内蒙基地里,还有许多如岳楠一般www.hetushu•com的猛人,这些逐渐替代了七剑这些旧人,成为了黑手双城的羽翼。
听我讲完这一路上的惊险,他感慨了一声,说陆言你也算是走出来了——当初我和老萧也曾经被茅山的刑堂长老,以及其他人追得满世界乱跑,狼狈不堪,而现如今你却单枪匹马地去追杀茅山长老,而且还一下子两个,不错,连我这个不称职的师父,都与有荣焉。
相比于我,自然是黑手双城最为重要。
黑手双城?
我说那又是怎么确定他在封山之前离开的呢?
屈胖三自信满满地说道:“我的法阵一起,没有经过守阵人的同意,是没有人能够离开的,就算他是黑手双城,也不行。”
我本来还在为自己凯旋归来,结果却没有一个人欢迎我而有点儿小别扭,听到这名字,顿时就紧张了起来,也知道他们为什么没有理会我。
这些消息传到了茅山这边来,也有人询问了茅山的意见,毕竟现在落难的这帮人,有很大一部分都是亲茅山的,现如今黑手双城栽了,群龙无首,所以就更想听一听杂毛小道这个新晋掌教的意见。
但林齐鸣、布鱼这些人,在我们的心中,他们应该跟魔化之后的黑手双城,并不是同一伙儿的。
陆左说最近的事情,老萧有跟你谈过么?
我说什么时候走的?
陆左和屈胖三将这房间上下仔细检查清楚之后,由屈胖三带着两个小姑娘去了旁边玩儿,而陆左则带着我来到了草屋前的药圃附近来。
自从那和_图_书一次之后,黑手双城便再也没有露过面,倒是有人见到过程程和王清华那些人,有人说他们已经去了外蒙,有的人瞧见他们出现在中俄边境,众说纷纭,至于具体的,谁也不知道。
众人哈哈笑了起来,连与黑手双城有着密切关系的包子,都没心没肺地笑着。
我忍不住翻起了白眼,说你说得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屈胖三说大概是在法阵合拢之前吧,不确定,但大体如此。
这事儿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够讲清楚的,而且通过别人传递意思,很容易被歪曲,所以杂毛小道急着去金陵,也有一部分是这里的原因。
杂毛小道因为着急去金陵开会,所以让人送我来这边与他汇合,倒没有特别多交代的地方。
毕竟这些年他们被疏远的情况,并不是做样子的。
陆左对我在荒域所作的一切,大部分表达了赞赏,而一些小事情,则发表了不同的意见。
他们已经不再是黑手双城最亲密的心腹了。
我说这个世界上的法门和手段,我所知不多,但如果阎副局长并没有说谎话,一切都属实的话,那位青鹿王的可能性的确是最大的,毕竟连气息都很相似,就不是一般的易容术所能够替代的了。
毕竟这一位不是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他的赫赫战绩,让当局想要忽视,都无法办到。
所以我在荒域的许多细节,他都并不知晓。
在没有得出正式结论之前,他们将被无限停职,这且不说,而且还会被限制人身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