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卷 天下风云出我辈

第四章 胯下之辱

当然,这是寻常人的视角,在我这儿,却能够瞧见闻铭的左手在飞快地舞动,超出了人眼的动态感官。
这个单位是总局之下,专门用来处置最为棘手案件的部门,常年冲锋于第一线,每年不知道死了多少人,方才养出来的猛虎,脾气自然是大得很,就算是面对着杂毛小道这样的宗门领袖,他们也有摸一摸老虎屁股的悍勇之气。
众人为之惊诧,而在这个时候,闻铭却放开了洪国泰。
他们能够感觉得到,死亡从未有如这一刻般,离他们那么近。
不但不是,而且都是混迹多年的老油条。
啊……
太瞧不气人了。
闻铭走到跟前,伸手过去,抓住了徐晓晓的下巴,将对方的脸抬了起来,然后平静地说道:“你已经没有机会了,不过还是请把昨天的事情跟我说一下吧?”
而其余人,则兵器全亮,杀气腾腾。
他连续说了一堆“小”,很显然,这位掌教真人生气了。
闻铭走向她的时候,她有想过逃,也肯定想过要反抗,然而到了最后,她却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动作,一动也不动。
很快,原本还在给徐晓晓撑腰的这帮中山装,一个挨着一个地跪倒在地。
瞧见脚下这位恭恭敬敬的中山装,闻铭平静地说道:“你或许会在脑子里面想着韩信受胯下之辱的典故,也想着‘等回头了,老子召集人手再来干你’之类的豪言壮语,但我只想告诉你,今天这仇怨,你永远都报不了了——你www.hetushu.com私自带人行动,这事儿不敢报给总局,就算是报了,我也有关系把它压下来,你找人也可以,回头的时候,我会让你知道,你就算是找上了天,也只是给人家找麻烦而已……”
错!
然而他们并没有能够跑出去,闻铭身后的那扇虚空之门,它散发出来的红光,将空间隔绝了。
怎么做,得他来决定。
而即便如此,她的身子还是止不住地一直在抖。
面前这位大部分时间保持着淡然笑容的男子,绝对不会介意杀人这件事儿,在他看来,杀人,就如同吃饭喝水一般,属于很寻常的日常活动。
就连那小鲜肉,也给人强行地按住了肩膀,跪倒在地。
整个咖啡馆里,也只有像闻铭这种拥有了血族天赋的人,才能够做到这一点。
能够在这么快的时间里,看清楚场间的局势,找到唯一一条可以生还的道路,这才是闻铭对洪国泰说刮目相看的原因。
大丈夫能屈能伸。
这手腕上面有几道青色的痕迹,是刚才闻铭抓住他,将其按倒在地的时候留下的。
砰、砰、砰……
事实上,从开始到结束,洪国泰和他身边的这帮人,对于我们来说,都只是一帮不速之客,而且还是不入眼的不速之客。
他的肠子,倘若能够掏出了,想必是青色的。
闻铭没有再管他,而是缓步走到了角落处的徐晓晓跟前来。
对于洪国泰这种心高气傲的人来说,更加是。
m•hetushu•com,不但有,而且绰绰有余,而就算是没有,那么再往边儿上瞧一瞧,一个刚刚打败了不老神鹰洪天秀的神秘高手,茅山宗的掌教真人,再加上角落里那两个表面上在看戏、实际上随时有可能过来插手的强人,怎么看,这个不起眼儿的咖啡馆,真特么的就是一龙潭虎穴啊……
这位副组长,才是他们的领导者。
他没有欣喜、没有高兴,甚至没有任何乐观一些的情绪,若是有些遗憾地叹了一口气。
他跪了下来。
他对洪国泰说道:“你让我刮目相看。”
现如今的这一个咖啡馆,跟原来的那个世界隔绝了,里面的出不去,外面的进不来。
连续三枪,在咖啡馆里陡然响起,吧台那边给劝住了的老板和服务员顿时就传来了一声惊叫,然后顾不得阻拦,拼命往外跑去。
就在他一脸疑惑的时候,闻铭平缓地伸出了左手来,然后缓缓打开。
不过说句实话,闻铭这话儿,实在是有点儿太装波伊了,也太伤人自尊了,别说人是宗教总局从全国各地选拔而来的精英,一向心高气傲,我想就算是个软柿子,听到他的这一番话儿,估计也得炸。
掌心之上,有三颗黄橙橙的弹头,在哪儿安静的躺着。
仿佛子弹打空了。
被闻铭推开的洪国泰此刻,正在端详着自己的手腕。
不说话,就是最大的轻蔑,对方显然是感受到了这种浓浓的轻视,脸上浮现出了狠厉之色来,毫不犹豫和-图-书地扣动了扳机。
他将人推到了一边,然后平静地说道:“我给诸位最后的一个机会,全部跪倒在地,堵上耳朵,回头我打电话叫你们领导过来领人;当然,另外的一个选择,那就是全部上,我杀了各位,然后将尸体抛到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去……”
闻铭笑了,他抬起头来,平静地看着那人。
闻铭平静地看着他,不说话。
杂毛小道依旧坐在椅子上,从始至终都没有动弹过一下。
徐晓晓的双眼中流下一行清泪来,呜咽着说道:“不是我,是那个回春柳出卖了你们,动手的人,是清辉同盟和洪天秀的人,呜呜,饶了我吧……”
洪国泰跪倒在地,低着头,说对不起,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打搅了您的事儿。
这时闻铭对洪国泰说得最后一通话。
怎么回事?
那些人怕他闹事,连他手中的枪都给缴了。
小帅哥三枪开完,空间中弥漫着硝烟的气息,弹壳从枪身中飞出,跌落在地,发出了清脆的声音,唯一不和谐的,是这三枪仿佛打空了一般,面前的这男人一动也不动,仿佛根本没有收到影响。
一股彻彻底底的羞辱感,从心头浮现而出,洪国泰怒声狂吼着,想要挣扎,然而闻铭的力量,却将他给稳稳压在了地上,跪地不起,动弹不得。
此时的徐晓晓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她长得天生丽质,即便是脸上多了两道巴掌印,也更改不了她的美丽容颜。
小鲜肉有一种信仰崩塌的悲伤和难m•hetushu.com过,然而在他的身后,一个又一个的同伴,却都跪倒在了地上来。
无数人都诧异了,小鲜肉表现得格外激动,哭一般地喊道:“组长,为什么啊?我们难道还收拾不了他么?他们才几个人呢,我们是什么,我们是特勤组啊,这儿可是京都,天子脚下……”
太危险了,居然动枪了。
这样的人,你敢说他没有杀光你们的能力?
也只有这样的人,才会舍弃一切,扣动扳机。
只不过,他们针对的对象,错了。
她不敢动。
手抓弹头。
他又用快得让人无法觉察的速度,将出膛的子弹,一颗一颗地抓在手心上。
这才是闻铭为什么有胆气跟杂毛小道全杀光的原因。
事实上,他倘若是走错了一步,闻铭真的会杀人。
这一次,没有人强按着他的手和肩膀,他之所以跪倒在地,是自己的选择。
有句话说得好,叫做悔青了肠子。
特勤四组是什么单位?
徐晓晓给当前的局面镇住了,扶着墙,一动也不敢动。
他用强大到极点的力量,将此行之中修为明显最高的洪国泰一招制服,将他压在地上动弹不得。
这事儿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赤裸裸的屈辱。
杀官等于造反,十恶不赦的罪过,但倘若是没有人知晓,那就没有问题。
他看着这帮围过来的中山装,然后平静地说道:“我怎么知道?我只是一个小小的、过气的小宗门的小头目,我没有什么可以说的,你们当我不存在就好……”
和*图*书、呜、呜……
有个长相帅得如同当红小生的中山装举起黝黑的手枪,冲着闻铭大声喝道:“放开他,不然我就开枪了。”
啊?
而能够给他们这样的感觉,说明对方的双手,真的是沾染了太多的鲜血,方才会如此。
闻铭是个文明人。
不过这痕迹还有另外的一层意思。
此时此刻,洪国泰的表情有点儿不太好,看向徐晓晓的表情,也有些恨。
果然,这帮精锐们脸上顿时就浮现出了同仇敌忾的表情来,小帅哥原本是指向非要害部位的枪口,顿时就指向了闻铭的脑袋来。
杂毛小道生气了,哪里会管这些屁事儿?
这位可爱的小哥哥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但别人不是。
当然,也有几个感觉到了不对劲儿,四处张望,显然有一些别的打算。
不过不管如何,这帮人最后都看向了洪国泰。
“放开他!”
说句公道话,这小子是真帅,红唇白牙,小脸蛋儿可比好多小姑娘娇嫩许多,头发稍微留长一些,说是一姑娘都有人信。
你说不气,那是假的。
而在这边,枪声响起之后,闻铭一动也没动。
当瞧见咖啡馆里跪倒了一排,十来个人头连成一片,闻铭这才真正仔细打量起了洪国泰来。
在无数人看向他的时候,洪国泰做了一个出人意料之外的动作。
想当年的茅山,且不说掌教真人,便算是一个十大长老出山,江湖上无数人也恨不得跪舔了去,没想到时光荏苒,茅山传到了他的手上,居然变成了这般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