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卷 天下风云出我辈

第二十三章 消失的箱子

女子确认了我的身份,这才说道:“我跟他也是萍水相逢,那天我们去乡下采风,半路上碰到的,他跟我聊了一会儿,然后请我帮一个忙,说他准备去一个地方探险,但心里有点儿没把握,所以把电话给了我,让我在他三天之后,没有打电话过来,就给你打电话,跟你说起这个情况,另外还有一个小箱子,让我转交给你。”
我说谁让你打电话给我的?
陈抟胎息诀对我来说,的确是非常适合的法门,一觉醒来,我精神抖擞,这才发现已经到了长治王村机场。
我回过神来,赶忙问道:“美女,那个人大概长什么模样,你能跟我讲一下么?”
女子的话儿模模糊糊,表达得不是很清楚,不过我猜她知道的也不多,更重要的,估计在陆左托她转交的那个小箱子里。
女子说没有,我当时碰见他的时候,就只有他一个人,没有瞧见什么小女孩儿——怎么,他结婚了么?有孩子了么?他到底是做什么的啊……
楼主,这个名字还真的是有些奇怪,但我听着,怎么那么耳熟呢?
下了飞机,来到机场外,我拿起了电话来,拨给了那个叫做张琳的女孩儿。
我说啊,他怎么会找你呢?
我说我叫陆言,是他堂弟。
不过陆左显然没有找错人,女孩儿挺有责任心的,最终还是找到了我。
我哪里知道这个,只有装傻,而杂毛小道则说要跟我一起去晋西。
当然,http://www.hetushu.com临行前,我还得给徐淡定和杂毛小道打个电话。
而且我听着这事儿很像是真的,并不像是什么人特意设这么一局来算计我,所以问清楚了对方的身份和此刻所在的地方之后,对她说我会尽快赶过来的。
大概是屈胖三和小龙女的相貌比较讨好,不像坏人,而我又跟陆左长得的确相像,女孩儿倒也没有太多的怀疑,只是有点儿责备我,说你手机怎么回事,一直打一直关机,害我都打没电了,跟人借了充电器,才保持的开机……
什么,箱子不见了?
女子说道:“那人跟我说他叫做楼主,就是人家网上论坛的那种楼主,具体的我也不清楚……”
那女子也是有些惊讶,犹豫了一下,然后问道:“你是谁?”
我能够感觉得出来,我那堂哥的魅力还真的是大,也就见了一面,竟然将人小姑娘迷得五迷三道的。
结果没一会儿,小龙女下来了,一脸古怪地说道:“她找不到箱子了,满宿舍地乱翻呢,小女孩儿挺伤心的,都哭了,稀里哗啦的……”
女子说我也不知道啊,我就问他说要不要报警啊之类的,他说不用,让我到时候跟你讲一声就好。
我跟她陪着不是,然后问起了陆左的事情来,一聊才知道,如我所料的一般,她也不知道多少,更不清楚陆左为什么会找她帮忙。
我感觉十分疲惫,也没有再逞强,说好m.hetushu.com
我说好,我先去看看情况,回头的时候,我们再联系。
她的手有些冰冷,我松开手,给她介绍,说这是我表弟小屈,这是我一朋友,你叫她小龙就好。
杂毛小道不肯,旁边的人又劝了他好一会儿,这才罢休,不过还是让我手机不要关机,随时给他电话。
女孩儿跟我握手,然后好奇地打量我身边的人。
一通电话打完,老鬼伸手拦住了我,说你抓紧时间休息吧,明天还要赶路呢,后面的事情,都交给我们来处理就好。
这一回,那个电话号码没有关机,而是“嘟、嘟、嘟”的几声之后,接通了。
出门在外,小心为妙,我目光左右巡视,最后落到了她的身上来,微微一笑,然后伸出手来,说你好,我就是陆言。
后续的事情,老鬼在这边处理,另外徐淡定、杂毛小道等人也在此帮衬,倒也用不着我操心太多。
我们一行三人,我、屈胖三加上拖油瓶小龙女,叫了一辆的士,赶往学校。
她是长治医学院的在读学生,接到我电话的时候,正好在上课,在得知我赶到了长治之后,压低了声音告诉我碰面的地方,说让我到了她们学校,再让我打给她。
我忍不住乐了,说你打了我这么多未接电话,结果不知道我是谁,这不是好笑么?小姐,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不说我挂了……
我拦住了他,说现在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和*图*书你在京都这边挺多事情要忙的,黄胖子和慈元阁这边你也要营救,另外你大师兄的事情,还有茅山宗接下来的走向,也够你操心的,我给你当马前卒,先去给你探探路,真正有什么事儿,到时候第一时间跟你说,怎么样?
本来这一次我们准备在京都轰轰烈烈地大干一场,然而突如其来的一个电话,却让我打断了继续待在这儿的念头。
说罢,我对他抱歉地说道:“不好意思,我恐怕不能够继续待在京都,帮着继续处理后面的事情了……”
这电话号码,跟我上一次回拨的,是同一个。
至于陆左为什么知道我的电话,并且让她打电话给我,我都有些懵。
楼主,楼主,啊?等等,难道是陆左?
呃?
女子说你这人很有问题呢,你先说你是谁?
张琳带着我们进了学校,然后走到了她们宿舍楼去,路上的时候,她小心翼翼地跟我打听起陆左的事情,有一种刻意隐藏,又藏不住的娇羞和兴趣。
赶到长治医学院,我又给张琳打电话,没多久,一个穿着淡黄色羽绒服的女孩子跑了出来,左右张望一番,最后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
来到张琳宿舍楼的楼下,她让我们在这儿待着,她上去取箱子,我们几个耐心地等着,然而过了好一会儿,人都没有下来,我有点儿意外,有心上去找人,又感觉唐突,便让小龙女按照她说的宿舍房号找过去。
我摇了摇头,说不清楚和_图_书,得去看一下,才能够知晓结果。
倘若说只是一回,或许有可能是诈骗电话或者乱七八糟的中介电话,但连续九个未接来电,这事儿可就有点儿古怪了,我让人给我弄了点纸来,把手机上面的水雾擦干,然后回拨了去。
“喂……”
徐淡定那边倒没什么,但杂毛小道却有些诧异,说他为什么找你不找我呢,我虽然不拿电话,但身边的人却一直都开着机的啊?
电话那头赶忙说道:“别,别挂啊,我也不知道你是谁,但这个电话的主人告诉我,说他如果三天没有回来找我,就让我打这个电话给你,让你过来,现在已经过了四天了,你的电话一直打不通,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一连串的问题轰炸得我有点儿头疼,我赶忙跟她说道:“你好,请问到底怎么回事,你跟我简单讲一下,好么?”
更加让人苦笑不得的,是在此之前,因为我身陷绝境,不得不用地煞陷阵的手段来逃脱,使得原本的所有计划都被打乱,好在阴差阳错之下,倒也没有将那帮人给放走。
疤?
在陈抟胎息诀的加持下,我这一觉睡得昏天黑地,中途的时候醒来,才知道是到了机场,迷迷糊糊过检,上了飞机又是睡,一直到下了飞机,屈胖三拍醒了我,我这才恢复了精神来。
我说他身边是不是有一个长得很乖、很可爱的小女孩儿?
老鬼没有挽留,让他的助手吴格非帮我订了次日最早前往晋西www.hetushu•com的飞机。
啊?
怪不得她会乐意办这事儿,原来是对陆左很有好感,期待着再会。
老鬼摆手,说你帮得已经够多了,现如今洪家所有涉及的人,除了洪天秀之外,全部都栽在了我们手上,而且毒品案的事件,也给我们争取了更多的同情,占据了道德高地,清辉同盟这儿,除了杨康没有落网外,其余人都在刚才交代了,接下来的事情,是一场长时间的拉锯战,你留在这里也没有事儿,反倒是陆左那边,有什么事情,你得跟我们说,不管是什么,都有一个照应。
因为车内的空间狭小,而且大家都是修行者,所以通话内容并不能隐瞒,老鬼担忧地对我说道:“陆左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挂了电话,众人都看向了我。
电话那头思索了一下,说他长得很帅,个儿很高,阳光,很有气质,给人的感觉很亲切,就像邻家大哥哥一样……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睡意朦胧的声音,是个女声,年纪应该不算大,我愣了一下,说你好,请问你找谁?
她来到了我的跟前,开口说道:“你就是陆言吧?”
我听到对方说话的趋势,有点儿犯花痴的样子,赶忙拦住她,说将重点,他的脸上,是不是有一道疤?
仔细想一想,当初陆左离开茅山,的确是去了晋西。
女子赶紧确定,说对,有,不过别人有疤,就像是黑社会的小流氓一样,但他不同,给人的感觉特别安全,我问他是不是当兵的,他又说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