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卷 天下风云出我辈

第二十四章 是谁偷的

听完这些,我看向了张琳,说那个林溪楠,你知道她在哪儿么?
张琳低着头,说她在跟她男朋友吃饭,说没空回来。
到底怎么回事呢?
几个女生对林溪楠的印象似乎不太好,七嘴八舌地说着,我一一听过,然后问道:“那个林溪楠的男朋友,是个什么样的人?”
里面哭得稀里哗啦,我想了想,还是敲了门。
敲过门,我推门而入,瞧见张琳蹲在床前打电话,脸上满是泪痕,宿舍给翻了一个遍,抬头看见我,小声说道:“你、你怎么上来了?”
我说她的意思,是同学拿了?
没有。
有个戴眼镜的小女生说张琳,我们今天早上,是一起离开宿舍的,一起吃早餐,一起上课,只有你中途翘课溜了,我们怎么有机会回来呢?
张琳擦了擦脸上的眼泪,然后说道:“我也不知道,东西一直都在我的储物箱里,我今天早上都还看到来着……”
情况紧急,屈胖三没有废话,点了点头,然后在房间里打量了一下,最后来到了那储物柜跟前来。
我说你没有打开过?
小龙女拦住了我,说人这是女生宿舍楼,你上去算什么啊?
我手放在房门上,想要敲门提醒,结果听到张琳“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说我不是说你偷的,就是想问问你……
说是这么说,但人却没有跟出来。
小龙女摇头,说不清楚,不过按道理讲,这东西平白无故丢了,肯定有问题,但问题不会出和*图*书在她身上——如果她想要那箱子,根本用不着给你打电话,当没这事儿,不就得了?
张琳给他指着鼻子,吓得不敢说话,这个时候我站了出来。
我赶忙拦住大家,说各位,我看你们这儿有六个铺位,怎么只有五个人啊?
张琳说是个银色的金属箱子,跟化妆箱差不多,不算大,里面有点儿沉,不知道放了什么东西……
我们在离学校不远处的一个火锅店找到了林溪楠和她男朋友,两人正在那儿吃饭呢,瞧见我们这一行人走进来,脸色顿时就很难看。
我说在哪里吃饭?你带我去找她。
我有点儿头疼,而这个时候,张琳宿舍里面的人也回了来,总共有四个女孩儿,瞧见宿舍里来了这么多人,特别是还有一个男的,顿时就有些不太喜欢,有女孩子“啊”的叫了一声,慌张地跑到了卫生间和晾衣服的阳台去,收拾自己的内衣内裤。
眼镜妹人小嘴快,说他啊,就是个小混混,整天在夜店、迪厅和酒吧四处晃荡,根本没有个正经工作,林溪楠也是猪油蒙了心,居然跟这样的男人在一块,也不知道她到底图什么……
不过我却并没有变装或者干嘛,而是直接走到了宿管大妈的窗口,敲了敲窗,然后说道:“大姐,我是305室张琳的大哥,我妹妹放在宿舍里面的一个贵重物品不见了,我想上去看看。”
张琳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说我又没有钥匙,怎么http://m.hetushu.com打开呢?你不信我啊……
她说是这么说,但言下之意,却是怀疑舍友动了手脚。
张琳低着头,不说话,我瞧见她挺为难的样子,有些诧异,而这个时候旁边爆出重大新闻的那妹子跟我说道:“大哥,林溪楠的那男朋友很凶的,在我们这一块儿的道上混的,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情,恐怕会为难张琳……”
他用手轻轻扣了一下铁皮柜,三两下,然后将手掌放在了上面。
我上前去,一把抓住了那家伙的手,然后一个大背摔。
大妈有点儿紧张了,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虽然没有立刻点头,但也把毛衣给放了下来。
我说那行,我们上去看看吧。
呃?
大妈织着毛衣,看了我一眼,说女生宿舍楼,男性禁止入内,有什么事情,你找学校保卫科的人来了再说。
几个女孩子一阵喧嚣,闹腾完了,这才问起缘由来,而听到张琳的话,个个都力争清白,有的则是很气愤,说张琳你也真是的,居然怀疑我们,太过分了。
我听到,忍不住笑了,说你放心,不管出了什么事儿,我都帮你摆平。
我的眼皮一跳,皱着眉头说道:“丢了?怎么回事?”
我走上前,将她扶了起来,然后说道:“那箱子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你能给我描述一下么?”
张琳给这四个女孩子七嘴八舌说得眼睛红红,感觉又要哭了。
过了一会儿,他摇了摇头。
我没有想和_图_书到她的心思这么敏感,连忙摆手,说行,我知道了。
还没有等我们这边说话,那个染着黄毛的小伙子便率先发难,指着张琳的鼻子,说你个比养的,都跟你说不是我们家林溪楠拿的了,你还想干嘛?带这么多人过来,是想给我脸色看对吧?
张琳一听,赶忙说道:“对啊,她也没有来上课。”
我没有理会,继续往前走,开口说道:“我堂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谁也不清楚,唯一能够给我们提示的,就是那个箱子,现在箱子没了,线索就断了,那怎么行?”
小龙女劝不动我,只有跟着我往里面走去。
上楼的时候,小龙女有些吃味,说你这人真庸俗,还以为你能够想出什么妙招呢,结果居然是直接塞钱,真没意思。
砰!
我伸进窗口,把钱塞进了她手里,然后没有再说话,朝着楼梯口走去。
张琳说我不知道啊,宿舍翻遍了,都没有瞧见,我现在在打电话给舍友,让她们都回来一下,也许是我放错了储物箱……
只一下,小黄毛就老实了。
啊?
果然不好说话。
我看几位生涩的女大学生,很难想象她们的观念却是如此开放。
众人皆诧异,纷纷说不可能吧,那妹子信誓旦旦地说:“我骗你们做什么?本来王志钢不让我把这事儿跟你们讲的,不过今天出了这事儿,我肯定不能再瞒了。”
一千元,在这地方,估计都能够抵得上大妈半个月的工资了,hetushu•com她愣了一下,没有想到我居然直接使出了银弹攻势。
我回过头来,对屈胖三说道:“你帮忙找一下,看看宿舍里面有没有箱子。”
我心有不甘,让小龙女安慰张琳,而我则走到了阳台上来,趁着没人注意,直接遁入虚空之中,从各个角度打量这间宿舍,果然也没有。
眼镜妹指着角落一铺床,说嗨,林溪楠啊,她昨天晚上根本就没回来,跟她男朋友开房去了,现在估计小两口还在浓情蜜意呢……
我说大姐,那东西对我们真的很重要——你看我们也不是坏人,要不然不可能跑到您这儿来报备,通融一下,我们上去看看就来。
我说那怎么没有了呢?
不过这事儿也轮不到我来管,我没有理会,而是问道:“那这个林溪楠她有没有可能中途回来啊?”
小龙女有些得意,然而还没有等她露出微笑,我便递上了十张毛爷爷。
最后一个妹子放了一个重磅消息:“你们不知道吧?上个星期我跟王志钢在便捷酒店看到林溪楠了,一开始她和那小混混、还有几个男的在一起,最后那小混混带着人走了,留了她和一个都可以做她爸的大背头一起,第二天我问她,她说跟她男朋友开的房……”
宿舍楼一楼入口这儿,有所有宿舍楼都存在的宿管大妈,小龙女面带微笑地看着我,想着我怎么混进去。
我耐着性子跟她解释,说想要混上来,我有一百种方法,但什么时候用什么方法,这个和-图-书很重要,我现在赶时间,来不及跟大妈废话,吃人嘴短,拿人手短,拿了拿钱,大妈的立场就站在了我们这一边来,这么划算的事情,为什么不做呢?
我瞧见她情绪有点儿激动,于是没有露出责备的表情,而是和颜悦色地宽慰她,说我听说出了事,就上来看看——没事,你也别着急,到底怎么回事,你跟我讲一讲。
一直走到了楼梯处,才听到大妈喊道:“你等等啊,我跟你一块儿去……”
小龙女说我刚才问了,她说放在宿舍属于她的储物柜里面,那柜子是有钥匙的,她早上去上课的时候,东西还在,结果回来拿的时候,就没有见到了——小女孩儿伤心得很,满屋子地找了之后,正挨个儿打电话给同宿舍同学,让她们回来呢……
张琳抬头,说真的?
我认真地与她对视,说是,相信我。
立刻有人接过话茬来,说一个破箱子,好像有什么宝贝一样,谁稀罕啊?
小两口?
来到了张琳的宿舍门口,房门是虚掩的,里面传来了张琳哽咽的声音,说林溪楠,你能不能回来一趟,我真的很急,人家都找上门来了……
这边沟通妥当,我们一行人离开了女生宿舍楼,同行的还有张琳的那四个同学——我本来不想带这么多人的,不过女孩子的天性就是围观看热闹,而且她们也知道张琳这事儿,我想了想,还是没有拦。
另外一个妹子也说道:“对啊,而且林溪楠还是倒贴呢,那男的经常跟她拿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