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卷 天下风云出我辈

第七十五章 李皇帝的落寞

王明掏出了麒麟之心来。
这一声喊,乍一听,并不响亮,只是雄浑莫名。
王明的解释让我不由得莞尔,正所谓“恶人仍需恶人磨”,越是狂傲之人,你就得比他更狂傲。
这也是为了我哥的安全。
这儿道白城子,还有一段距离。
我点头,喊住了司机,然后把之前谈好的钱递给了他。
说完这句话,李皇帝的脸色顿时就黯淡了许多。
我摇头,说你肯定有你的道理。
瞧见他这般模样,黑车司机就笑了,说大兄弟,这干嘛去了啊,咋这么困呢?
而这个时候,王明举起了手来,咳了咳,说嘿,老李,在青梅煮酒论英雄之前,咱能不能把当初的交易给先搞完?
他放下了芥蒂,忍不住问道:“那个先知,真的很厉害?”
啊?
李皇帝长叹一声,说道:“怎么可能?我……只不过是在想,天下风云翻滚,白马过隙,一不留神,我已经落后于这个时代了……”
而几秒钟之后,我感觉这啸声竟然化作龙吟之音,层层叠叠,四处翻涌,到了后面,却是直冲云霄之上,将那天空之中堆叠的厚厚黑云给击破,露出了一缕天光来。
唉……
李皇帝陷入了沉默。
这是很高深的道法。
我跟李皇帝解释了一番,人留在南极了,跟我朋友屈胖三在一起。
李皇帝一脸发愣,瞪着我说道:“你怎么能够把她留在那儿呢?”
整个草原周遭,有充斥着这样的吟声。
因为有第三人,和-图-书所以两人之间的话语并不多,事实上,王明依旧疲倦,上了车,没多久就睡着了。
李皇帝自然不肯承认,而是问道:“东西呢?”
一声长啸之后,王明没有再多动作,而是看着我,笑道:“是不是觉得我太过于高调了?”
那哥们本是个彪悍的汉子,恐吓较劲儿这事是家常便饭,然而与王明的目光一接触,顿时就软了。
我说正好碰到,就结伴一起了。
王明这一声长啸,算是打了招呼,接下来我们就耐着性子等待着,不过并不用我们等多久,李皇帝便带着一阵风,来到了我们跟前。
听到我将当初倒吊男的话转述出来,李皇帝不由得悠然神往,看着我说道:“比之你如何?”
我摇头笑,说不,我像,你不像——你刚才瞪的那一眼,我估计对方都给吓得尿裤子了,太凶。
而越是如此,我越知道,就算徐淡定他知道些什么,也不会对局外人讲起。
我冲他“嘘”了一声,让其保持安静。
我以前的时候,总觉得王明可能会比陆左差一些,但现在却发现,我面前的这位隔壁老王,虽然销声匿迹好几年,但他表现出来的实力,却是这世界上最顶尖的那一部分。
简单地聊完兽原的回忆,我指着周遭一片荒芜,说你跟李皇帝约在了这里?怎么告诉他?
他抽出了一把三尖两刃刀来,如同二郎神杨戬的那种,往地上一戳,然后深吸一口气,仰天长和图书啸一声。
王明揉了揉脸,说我看上去像很好说话的那种人么?
他咕哝了一声,发动机轰鸣,车子在前面掉头,一哧溜就跑了,留下一团尾气。
我被王明的这声势给震撼到了。
一起步,整个大地仿佛就变小、变短了一般。
即便是面对两个男人,他也不怵。
我将钱扔在了副驾驶室上,然后与王明下了车,司机依然不甘心,摇下车窗来纠缠,这时王明耐不住了,原本平静的眼睛凶光毕露,恶狠狠地说道:“再说一句,让你走不出这里。”
不过越是这样,我越担心。
他一说话就急了眼,甚至都无暇理会旁边的王明,果然有奸情啊……我和王明下意识地目光汇聚,心中一笑,不过却不敢当面揭破。
王明摇头,说只要不是那种内心极度渴望杀戮的人,都会受不了的,你相信我,就算是兽类,各种丑恶至极的模样,杀多了,你也会怀疑人生,变得疯狂的……
王明为了这东西九死一生,此刻瞧见当事人却一声不吭,不由得急了,出言激他道:“怎么,老李你难道想要食言而肥?”
不愧是前代天下第一高手王红旗的孙辈。
他当初提出此事之时,的确是没有想到过王明居然能够办到,此刻瞧见麒麟之心就在跟前,脸色不定,眯眼看着,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他笑着说道:“没办法,前些日子,每天过手的性命都不下于一百多条,多的时候,三五百也http://m.hetushu.com不打底,杀得多了,身上就沾下了血气,等我回来的时候,自己都给熏晕了,在结冰的兴凯湖里敲了一个洞,跳进去洗了大半小时,都没有洗去血腥……”
好强。
李皇帝有李皇帝骄傲的资本,不过当他再一次瞧见王明的时候,不由得一愣,说你居然回来了?
李皇帝眉头一皱,左右打量了一番,然后说道:“小龙女呢?”
我以为是打电话,结果王明却笑了。
王明拍手,说好,你的这八个字,用来形容他,实在是再贴切不过,事实上,久居白城子,再加上自己的实力也是众人翘楚,给李皇帝的性子养得总有一些骄傲,我若是低眉顺眼,他必然顺杆子爬,把自己当大爷了;所以我得给他瞧一瞧,不管是龙脉家族内部,还是当今天下,英雄还是层出不穷,并非他一人独孤求败……
王明伸了个懒腰,浑身的骨骼噼里啪啦地响了起来。
瞧见这流溢这淡淡金光的心脏,李皇帝就知道并非赝品。
其实王明这句话讲得挺有道理的,那就是我哥既然应下这差事,自然有应对的法子。
王明淡然地拱手,说幸不辱命。
凡事都唯唯诺诺,顺着人家的性子来,反而被人瞧不起。
哈、哈……
气息在这样的声音场域加持下,一下子就扩散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去。
跟王明打完了招呼,李皇帝的目光又落到了我的身上来,眼睛一瞪,说你怎么在这里?
他睁开了m.hetushu.com眼睛,瞧着满眼枯黄萧瑟的草原,光影不断在他的脸上变换,许久之后,他仿佛才从记忆之中抽离出来。
我看了一眼王明,他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我便说道:“先知是西方世界里最顶尖的几人之一,这话是没错的——他曾经是两届教皇的老师,三届宗教裁判所的执掌者,归隐之后,在南极洲最高峰文森山这种人类几乎不可能生存的地方苦修,随行者三百弟子……”
我的沉默,让原本准备打开话匣子的黑车司机艰难地闭上了嘴,一脸蛋疼的表情,随后就专注在开车这事儿上,速度倒是越来越快了。
他咳了咳,说好,就在这儿。
李皇帝这时才回过神来,看着王明,叹了一口气,说没想到你居然还能够回来?
他与我自然是有交过手的,虽然他有着比我强大的实力,但并没有奈何得了我,而此刻我谈及那先知居然如此强大,心中如何不惊骇?
我和王明退了房,两人在路边一小店随便吃了点,然后随车前往鸡西,在鸡西租车未果之后,只有找了一辆黑车,赶往白城子。
之前我的担心,在于如果我哥不是别有任务的卧底,会不会到最后有冲突的时候,我们会兄弟相残;而现在王明如此一说,我更担心的,则是他若真的是卧底,被发现了怎么办?
我耐心地跟李皇帝解释道:“她不是想要见当世之间的强者么?那先知是西方世界之中最顶尖的几人之一,而小龙女与先知唯一的晚辈、和*图*书外曾孙女交好,安全方面,绝无问题,更能够跟着学一些东西,自然就不愿意与我东奔西跑——她是自由的,如何决定,我无法干涉,确定她安全之后,我只有回返,毕竟她跟人关系好,我可不受欢迎……”
到底有多么强大、雄浑的内在修为,方才能够弄出这样的气势来啊?
人是他吩咐跟着我的,现在小龙女不见了,他难免会关心,而他这么一说,我莫名就觉得王明说那“隔壁老李”的猜测,说不定是真的呢……
我不由得悠然向往,说听你这么说,莫名很向往啊!
我毫不犹豫地回答,说远胜于我,转手可灭。
我沉吟了一下,回答道:“天之骄子,国之栋梁。”
他能够玩得过三十三国王团那一帮老狐狸么?
随着轻微的鼾声响起,他却是直接进入了深度睡眠之中。
一脑门的麻烦。
司机是个膀大腰圆的小伙子,一脸凶相,没有接钱,而是跟我抱怨起了这一路上糟糕的路况,以及各种麻烦来,言下之意,却是要我们能够多给一点儿。
到地方的时候,王明就醒了。
我在夏威夷的父母又该怎么办?
听我这般一说,李皇帝顿时就高兴起来。
王明点头,说对,你应该见过了李皇帝,你觉得他如何?
王明有些郁闷,说敢情你当初就只是想要把我打发走咯?
这人的脚程很快,用的不是地遁术,而是缩地成寸。
一路疾行,中途又找地方住店打尖儿,终于在第二天的黄昏时分抵达了白城子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