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五卷 乱雨纷纷敲我窗

第三十二章 内奸吴老二

我摆手,说用不着这么客气,我们都知道,现在危急时刻,您不用介意我们,对了,外面情况如何?
我既然已经露了面,也就没有继续隐瞒的想法。
其实从我的角度来看,我知道千通王他们杀将过来,最大的原因恐怕就是找寻我们的踪迹,再加上泄愤,毕竟我把人家的老巢给毁去,并且拿走了河图洛书,这事儿对于他们来说,打击应该是巨大的。
他说的话语,很富有情绪感染力,众人听了,纷纷惊呼,却在没有争吵。
呃……
“第二,这件事情,不但关系到整个江湖,甚至还影响到了社会安定和国家存亡,寨主和萧真人连夜赶往京都去汇报,试图说服中央,对白头山施加压力。”
毕竟王明曾经露过脸,而白头山与天池寨彼此防范,自然知道天池寨现如今的寨主,就是王明的父亲。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瞧向了我们,巡视一圈之后,最后落到了我的身上来。
“第三,这一次进攻我们天池寨的,正是这帮剑主的余孽势力,他们在进行最后的反扑,试图打垮我们这对抗白头山的第一线,用来示威,占据主动位置,而我想告诉大家的,是我们的牺牲,是有意义的,而这血债,也肯定会有人帮我们报——只要我们守住地下基地,活到增援赶来的时候,就是胜利。”
五爷点头,说第一时间通知了省里面的有关部门,中央应该也知道了,说会立刻派人过来处理。
他想起了我m.hetushu.com之前的叮嘱,后面的“长老”给咽回了去,十分别扭。
五爷在我们面前表现得很谦卑,但回来之后,却显得很干练。
事实上,以我现在的情况,也就顾得了自己,根本帮不上什么忙,反倒是萧家小姑和小玉儿,还有小媚能够做些事情。
五爷满口答应,说没问题。
我说消息传出去了么?
被人认了出来,我倒也没有太多的隐瞒,只是有些尴尬地拱手,说我的确是陆言,也是茅山的外门长老,不过那个千面人屠,都是江湖上多管闲事之人叫出来的匪号,我是不认的。
我这般说,只是给他一些信心。
年轻人摇了摇头,有些含糊地说道:“至少一百人以上。”
不过提问还是有的,有人提出了质疑,问那些人为什么要进攻天池寨?
我说我们几个的身份,还请你帮忙隐瞒一下。
五爷摇头,说原本我很有信心,但是对方派来的人,实在是太强了,我也没有信心——我这次过来,一是想要确认一下诸位身份,给大家道个歉,二来也是想要依仗您几位的手段,帮忙坐镇……
而且他们猜得也没错,我们正好就在天池寨藏着。
瞧见这个老人,王钊赶忙站起来,冲着他拱手说道:“五爷,你怎么样了?”
萧家小姑表现得很平淡,微微一拱手,便不再说话。
五爷说人进不了,至于别的,也有法阵警戒,任何风吹草动,都会知晓。
他问旁边和-图-书的一个年轻人说道:“现在情况怎么样?”
那老人摆手,说没事,都是小伤。
年轻人指着墙上大屏幕上不断暗下去的区域,说那帮人正在排除我们的监控器,许多明显的地方都给排除了,只有一些不易被察觉的位置保留了下来。
我说您觉得这门,能够被破开么?
我、萧家小姑、小玉儿和王钊跟着五爷,来到了一处比较宽阔的房间,这儿像是一个大会议室,里面居然有着许多的监控屏幕,上面能够瞧见外面许多重要地点的图像。
五爷告诉我们,说这是在几年前天池寨被毁再建时添加的设备,都很新,状态也还不错。
与五爷这边协商好,我们便离开了房间,走了出去,而吸取了之前的经验,我出门的时候,特意弄了一张面具戴着。
这些人,有一百人左右,甚至更多。
五爷知晓萧家小姑的身份尊贵,又不喜欢抛头露面,便对我说道:“我刚才进来,听说了门口发生的冲突,我有一个侄子,见过您一面,便私底下跟我说了,我特地过来,跟您道个歉——今天这事儿呢,其实不是对您几位的,老六他们几个呢,怎么讲,跟寨主有一些不和,这个……唉,不知道怎么说……”
他点了点头,然后走向了会议桌的主位上,回过头来,看向了在场的所有人,然后说道:“各位,可能很多人会觉得这一次的事情是无妄之灾,祸从天降,但我有几件事情,想要跟和_图_书你们通报一下……”
“第一,三天前的时候,茅山宗掌教萧真人拜访,告诉了寨主关于之前白头山离奇地震的真相,并非是什么核武器试验,而是有人在道法交手,而产生冲突的地点,就是最近在江湖上闹得沸沸扬扬的那帮剑主的老巢,最近被大力通缉的千通王,也在其中,萧真人表示,千通王和一个叫做三十四层剑主的野心家在那里批量生产剑主这样的顶级高手,而白头山与他们,是合作关系。”
事实上,五爷安排人去安抚那些受惊的妇孺、又叫其余人随时待命之后,看向了我。
会议室里,除了刚才在门口拦住我们的那几人和武总管之外,还有七八个看着像是天池寨中层的人员,正在讨论着什么,十分激烈,而瞧见五爷领着我们进来,却是陷入了短暂的平静之中。
我看了萧家小姑一眼,她点了点头,我方才说道:“没问题,不过出去了,还请您帮个忙。”
而他们的怒火,在一拳击空,找寻不到人的时候,撒在天池寨这儿,也是可以理解的。
五爷说有两个,一前一后,表面都是用厚达五十公分的钢材覆盖,通道部分,甚至直接采用古代墓葬断龙石的办法,只要我们这边封堵住,对方是绝对没办法进入的——至于术法,我们这边的法阵布置,是前几任寨主王红旗弄的,前几年民顾委的几个大师又过来帮忙,绝对不会有闪失……
五爷说确定入侵的人数了没有?
五爷叹和图书了一口气,说唉,敌人太强了,我们根本挡不住,死了一些寨中子弟,就退回来了,现在他们集中在外面,不过一时半会儿,还攻不进来。
他恭敬地问道:“请问陆……有什么见教。”
毕竟这位五爷看起来,应该是天池寨的负责人,能够与他保持一定的默契,这对于接下来的情况处理,有着很重要的用处。
我说好,那就好——我们在这儿等着,有任何事情,都可以叫我们……
啊?
我询问道:“我们的这个人防工程,有几个出口?”
藏进地底人防工程里来的人,有三百多,其中一半的人都是老弱妇孺,谈不上什么战斗力,而其余的人虽然都是修行者,但是经过这么多变故,算得上高手的,恐怕也就在场的这些人。
五爷大为震惊,连忙拱手,说鄙人王光宗,寨主去京都了,目前我是天池寨的负责人,不知道诸位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见谅。
他的威信应该还算不错,我瞧出六爷和吴老二几人虽然意见满满,最终还是没有说出什么难听话来。
五爷说您尽管讲。
可以想象得出,那位三十四层剑主都有愤怒,千通王有多愤怒。
双方的战斗力完全不成比例,难怪五爷在知道了我的身份之后,便第一时间赶过来跟我见面,除了客气之外,更多的,还是想要寻求我们的帮助。
我没有别的,就只有V字仇杀队的那一份白色面具。
这完全是不可理喻。
我这边清楚,但五爷并不知道,他和-图-书只是勉强地给出了一些可能性,然后开始安排工作。
不过我还是表现得不卑不亢,与他介绍旁边的人:“这位是茅山的传功长老萧应颜,这位是南海一脉的小玉儿……”
不过得了我的承诺,五爷宽了心,开始忙碌起来。
当然,其中肯定还混着不少的白头山高手。
五爷有些激动地说道:“素闻陆长老手段高强,道术无双,千变万化,是这世间顶尖的高手,特别是茅山遭劫一役,许多同道都说第二届没有让您入选,简直就是天下十大的耻辱,今日一见,果然是器宇轩昂,天人之姿啊……”
大家都看向了我们,而五爷则开口说道:“这是寨主请来的贵客,也是江湖上顶尖的高手,我请他们过来,帮忙出谋划策。”
我说通风管道呢,那地方能进人不?
我说客气。
他突然的热情让我有一些糊涂,不知道他这是为何而来。
我们几人,加上蒙着脸的王钊,都坐在角落,专心地盯着那监控器屏幕,旁边忙忙碌碌,与我们关系不多,就在场面逐渐趋于平静,大家都以为没事儿的时候,突然间五爷的那个助手匆匆跑进了里面开,开口喊道:“五爷,不好了,吴老二那狗日的,把后门给打开,放人进来了……”
犹豫了几秒钟,他走上前来,朝着我拱手说道:“敢问阁下可是茅山宗外门长老,千面人屠陆言?”
而我们的对手呢,除了千通王之外,至少还有五个以上的剑主,另外就是那些面无表情的鲜族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