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五卷 乱雨纷纷敲我窗

第四十六章 路遇抢亲

看起来银弹攻势,也并非万能的。
王明有些尴尬地看了旁边的陈老大一眼,然后压低了嗓子说道:“那个大胖子,他是这儿的大贵族,据说是成吉思汗的后代,感觉挺有势力的,那些人就是他带过来的,而他跟那老喇嘛提出了一个要求,说……”
杂毛小道说是胡依金喇叭庙。
王明指了萧家小姑一眼,说那胖子看上你小姑了,说如果我们愿意将你小姑留下,并且你小姑愿意嫁给他当姨太太的话,他愿意放了我们。
陆左跟我一起走上前一些,低声问王明,说他们嘀咕些什么呢?
简单吃完之后,陈老大将手上的油脂往草上擦去,然后说道:“刚才他们报上身份的时候,说的是什么?”
杂毛小道说道:“喀尔喀蒙古这边,藏传佛教和萨满教都十分流行,在某些地方,还留着当年跟成吉思汗打天下时横行天下的萨满巫教高手遗脉,以及藏传佛教的高人,这些人大多都是蒙族的贵族,却十分神秘,说不定有一些让我们跌掉眼镜的大人物呢?”
毕竟赶了一夜路,大家都困了。
老喇嘛宣称,说我们是触怒长生天的罪人,按理说应该要押到喇嘛庙里,受尽祖灵的拷问,不死不休的,但既然莫日根大人大发慈悲,那么只要那位美丽的女士点头,你们就能够有活着离开的机会。
呃?
杂毛小道伸出了手来,指间上面,有一抹红芒。
我们脸上都并无畏惧,而那个从地上爬起来的喀尔m.hetushu.com喀蒙古老头儿却是冲到了我们的跟前来,一把躲过了陆左手中的羊肉,冲着我们怒声大吼。
王明告诉我,说这是在赶我们走。
跟这群人正面对峙的,是杂毛小道和陈老大,旁边还站着王明。
大概又走了一个多小时,我们停下了脚步,然后找到一处还算不错的地方宿营休整,我因为身上有伤,受到了重点照顾,就没有参与杂事,而是直接钻入睡袋之中休息了。
的确,如果对方真的知晓了我们的身份,要么人数会多上十倍,要么就是有多远跑多远,根本不敢来招惹我们。
这个时候,有一个长得十分肥硕的男人走了出来。
我说你的意思,是黑手双城的部下,跟这个胡依金喇嘛庙有联系,他们是有人认出了我们来?
王明听到,忍不住笑了,说在你身上种下印记?这不是关公面前耍大刀么?
我瞧见有三个人,手中居然有枪。
我解开睡袋,从里面爬了出来,这时身边走来一人,将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虽然表述上面有一些差异,但大概就是王明刚才所说的意思。
王明告诉他,这一顿饭,我们是给钱了,也吃了一半,想要我们再吐出来,没门。
王明抿了一下嘴,说翻译问题,你可以理解成侧福晋,也可以理解成别的,总之都是一个意思。
陆左说被堵住了呗,那些个喇嘛,非说我们是触怒长生天的魔鬼,想要将我们给抓回他们的喇嘛庙去,和*图*书接受祖灵的洗礼。
是陆左。
这会儿的天气冷,好多人都穿得挺厚实的,但这个男人却没有,他不但穿得很少,而且还敞开了胸膛,露出了黝黑的胸毛来。
老头儿不敢再留我们,也不敢挣那份多余的钱,因为他倘若拿了,估计在村子里,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不过我们这一次并没有打算走远,准备翻过前面的几个小山丘,去另外一边的背阴处休整。
听到这话儿,我忍不住笑了。
他望着前方,然后对我低声说道:“你别往前凑,不管出了什么事情,一切都有我们呢。”
陆左说你这话儿说得不对,要不是来到这儿,我们哪里能够吃到那么美味的烤全羊?就冲着这一顿饭,再多的麻烦,也是值得的。
老喇嘛看着尴尬的我们,再一次问起了我们为何而来的问题,而这个时候,我们的脸上变得严肃了起来。
虽然那枪看起来很老式,有点儿像是上个世纪的老古董,但是它出现在这儿,就很是让人捉摸不透。
他一拔剑,对面刀枪剑戟,一时间全部亮起,而三把火枪,也对准了我们的头颅。
我有一些不太理解,说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什么大贵族?
至于其他人,则都往后面站着。
他盯着指间的红芒,然后说道:“放心,我们离开没多远,他们就会追上来——那老东西在我的身上种下了印记,想要凭着这个找到我们。”
王明苦笑,说本来想要让大家好好休息一天,没和图书成想居然又挑起了事端来,真的是对不住大家。
这话儿说得没头没尾,杂毛小道一脸无奈,说当真是专业装神弄鬼的,说的屁话还真的是随口就来。
瞧见我们这边人多势众,好像也不是很好惹的样子,老头儿耸拉着一脑袋离开了,不过那哀怨的眼神,显然也是希望我们能够赶紧吃完,不要再给他添麻烦。
没睡多久,我听到一阵嘈杂的声音,睁开眼睛,发现我们周围,围了一大群人来。
啊?
他甚至想要将给我们提供的食物给拿走,却给我们几个拦了下来。
这是准备退钱,让我们离开的意思。
这些喇嘛的影响力,实在是太大了。
杂毛小道盯着那老头儿,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有本事,找警察过来。”
在这村子短暂的休整之后,喝过水、喂过草的马儿又开始扬蹄儿了。
身边高手众多,使得我们的信心十足,所以即便是有一些别人看起来比较大的麻烦,对我们来说,都没什么事儿。
好好的一顿饭,吃得没滋没味的。
因为听不懂蒙语,所以我是一脸懵逼,不过随后他从怀里摸出一张绿色钞票来,扔在地上的举动,还是让我明白过来。
杂毛小道的脸一下子就黑了下来,说姨太太?
我们这边小声嘀咕着,而那边似乎达成了协议,老喇嘛最终妥协了,他走上前来,指着萧家小姑,然后说起了他们的条件来。
老喇嘛将手杖摸出来,然后眯着眼睛看我们,口中缓缓说道:hetushu.com“外来的人,祖灵有启示,说最近魔鬼将会降临哈勒赞,草原将会变成荒漠,大地陷入黑暗之中,而之所以如此,是有人触怒了长生天——这是祖灵近三十年来第一次的显灵,你们若不说明来由,那说明触怒长生天的,就是你们了……”
我皱了一下眉头,说这是要干嘛,非跟我们过去不?脑子有病么?
路上的时候,我们其实有聊过,知道喀尔喀蒙古这边信仰藏传佛教以及萨满教,而且普遍都比较虔诚,使得这边僧侣的地位很高。
说完这些,他停了下来,然后对方的所有人,都看向了宛如出尘仙人一般的萧家小姑。
我说怎么回事呢?
这喇嘛发了话,他们不敢不从,就算是给钱也不行。
大胖子甚至“咕噜”一声,吞咽起了口水来。
陈老大侧头思索了一会儿,摇了摇头,说我对喀尔喀蒙古没什么研究,不知道什么来头。
在这些人里面,我瞧见了一些熟悉面孔。
其中最突出的,就是先前在蒙族村子里遇见的那几个喇嘛,那个老喇嘛赫然在列,而除了这些喇嘛,还有一队骑手,穿着喀尔喀蒙古的传统皮袍,气势汹汹。
我们还真没遇到过这么不要脸的事儿,都沉默了,没有说话,而过了几秒钟,那个大胖子似乎耐不住了,大声呼喊了几声,这时杂毛小道走上了前来。
此刻面前的四十多人,想要将我们拿住,让我们束手就擒,还真的是有一些异想天开。
陆左说刚才我们几个讨hetushu•com论了一下,觉得未必是脑子有病,而是有可能跟那位大师兄的手下有关。
陆左说也许吧,不过他们未必知道我们更多的身份,只以为是有关系的——因为要真的是知道了我们的身份,就不是这个局面了。
他伸手,缓缓地将雷罚拔了出来。
而这一行人离开之后,那个喀尔喀蒙古老头儿慌忙过来,跟我们叽里呱啦一大堆。
他说到这里停住了,杂毛小道忍不住催促道:“别卖关子,到底说了些什么?”
男人不会说汉语,对着老喇嘛叽里咕噜说了一大通,朝着我们后面这儿眉飞色舞的,不过老喇嘛显然有一些不太愿意,跟他低声地嘀咕了起来。
主人家不招待,这事儿就尴尬了,看着这老头儿的表现,我们有些无奈。
我眯眼望去,发现此刻的局势还在僵持,而对方的架势端得挺高的,气势汹汹,那一队骑手有人居然拔出了长长的弯刀来,像马贼一般地挥舞着,雪亮的弯刀在太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刺眼。
陈老大的脸更黑,不过还是解释道:“应该是有的——当初喀尔喀蒙古离开华夏怀抱,就是一些蒙古王公办的事儿,后来虽然说苏俄举起屠刀,大肆清洗当地的当权势力,但老毛子毕竟不能更深入的参与进来,所以还是留了一些奴驭牧民的权贵和喇嘛的……”
我们的固执让老喇嘛等人一脸铁青,不过他们显然并不打算在这么多人的面前施展武力,所以老喇嘛深深地看了我们一眼,便转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