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3章 厨王

王小军忙道:“别客气别客气,我们这不是也马上就有求于你了吗?”
这时陈长亭走了进来,虽然知道了他的职业,但从外表一点也看不出他是个厨师,厨子做到他这个份儿上,没了烟火气,气质韵味都只能用成功人士来概括。
陈静去学校后利用课余时间打来电话,说陈长亭答应下午4点半在义和楼对面的茶馆见唐思思,虽然陈静没有多说什么,但胡泰来听得出这个女徒弟大概是费了不少口舌。
王小军拿出手机搜索着,忽然叫道:“陈长亭居然还是个名人!”
两个人出了门拦下一辆出租车,王小军伸手开门“咔”的一下把车把手给拉脱扣了,好在司机没发现……
陈长亭依旧是微笑道:“我不收徒弟的。”
“呃……”唐思思不说话了。
胡泰来凑上来道:“怎么了?”
唐思思盯着陈长亭道:“我要跟你学做菜。”
“很厉害,是厨师里的最高级别,相当于军人里的上将。再听这个——陈长亭被评为最有可能成为米其林三星主厨的中国大陆人,中国美食虽然享誉世界,不过因为米其林评选多偏向于西方菜系所以问鼎三星主厨的华人很少,陈长亭是唯一的例外,也http://www.hetushu.com就是说他靠做中国菜在国际上都被认可了。”
“有呀。”陈长亭淡然道,“等你洗过摘过几十吨的菜以后,才能自然而然地对它们的气味、纹理、质感有第一手的了解,才能看出同样的菜里面哪一颗是最好的,哪一根是新鲜的,小时候我们第一次买回来的菜往往被妈妈骂是为什么?因为我们没经验。”
胡泰来憨笑道:“我就不去了,别让陈长亭真以为咱们拿他闺女要挟似的。”
陈长亭手里提着一个木质的食盒,他从容不迫地把盒子放在桌子上,冲王小军伸出手来。
陈长亭看看唐思思道:“听说唐小姐想学做菜?”
“没有,只有一次性纸杯。”
王小军看了她一眼道:“你这精神状态不太对啊,难道不该是兴高采烈的吗?”
“这一大串头衔和名誉我就不念了啊——”王小军盯着屏幕道,“就说两点,人家现在是技师。”
服务员端上了茶水,王小军作势欲拿,比划了好半天最终对服务员说:“你们有铁杯子吗?”
“呃,那就给我一个纸杯吧。”王小军在家已经试过多次,玻璃杯或瓷杯现在就是他的天敌,力道轻和_图_书了拿不起来或者刚拿起来就掉,只要稍微用力过头马上就碎,虽然指头灵敏度没有退化,但手掌没有知觉以后就像是把擎天柱的机器手嫁接在了他的胳膊上,力大无穷不知不觉,非常容易搞破坏,并不是一切只要小心翼翼和轻拿轻放就能解决的。
下午的时候唐思思约摸时间差不多了,对王小军道:“走吧,咱们去看看那个三星主厨。”
陈长亭沉吟了一下,正色道:“小静这孩子学习向来不用我操心,但性格有些懦弱倒很让我劳神,你们去学校找她那天她回家跟我说她想学功夫,说实话我心里很高兴,这段日子以来我发现她确实变了不少,人也活泼了,这全是你们几位的功劳,小静的母亲走得早,作为女孩儿很多话不愿意跟父亲说,幸亏她结识了你们这样的好师长,我再次向你们郑重道谢。”说着举起茶杯拱了拱手。
到了说好的茶楼里,离约定时间还有十来分,王小进指着对面道:“看见没有,那就是吃货们眼里的圣地,相当于技术宅眼里的硅谷、金融界的华尔街、武术迷们的少林寺和老色鬼们的大东莞。”
唐思思道:“我不管他有什么头衔,做菜好吃我http://m.hetushu.com才服他,拿名头压人的事儿我们唐门还做得少吗?”
陈长亭微笑道:“我又不是医生——”他谈笑之间扫了一眼唐思思的手道,“唐小姐平时应该是不干活的吧?”
陈长亭只是微笑着看着他。
王小军想了想,小声对唐思思道:“你好像就是这么干的。”
王小军道:“我这个妹子做蛋炒饭是一流的,就是一做别的就没准了,所以想让陈哥给看看问题出在哪。”
义和楼在本地绝对是地标性的,这家餐厅颇有历史,虽然重装过几次但豪华度还是赶不上新开的大酒楼,不过论地位毫无疑问是业界头把交椅。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这里的厨师个个都是顶尖高手,随便一盘菜都没有不上讲究的,价格不菲但物有所值。
唐思思淡淡道:“还没想好跟谁学。”
陈长亭道:“也就是说,除了蛋炒饭是有人手把手教过你之外,对做别的菜你一窍不通,你甚至没有摘过菜,也没洗过菜,你以为炒菜就是把它们扔进油锅里搅拌就行了。”
唐思思迟疑地举起筷子,她尝了一口之后便又把筷子放下了。
王小军则把双手都藏在背后,嘿嘿一笑道:“就不握了,没洗。”陈长亭和唐思http://www.hetushu.com思握了下手,示意两人坐下,温和道:“小女跟着胡老师学艺,也经常提起两位,我正式向两位道谢,谢谢你们对她的照顾,怎么胡老师没来吗?”
王小军道:“如果跟了你这样的名师,那不就等于碰上了世外高人,这些环节就可以免了吧?”
陈长亭点点头:“能跟了胡老师这样的名师,是小女的荣幸。”
唐思思皱眉道:“可是我没有那么多时间,洗菜摘菜对厨艺有帮助吗?”
王小军碰了唐思思一下:“给陈哥倒茶呀。”他没话找话道,“陈哥我一直有个事儿挺纳闷的,陈静马上就高考了,你就不担心她跟胡老师学功夫耽误了学习?”
“嗯,我欣赏你这种自黑模式。”
王小军不由自主地拿起食盒里的筷子,嘎巴一下断了,不过这次不是故意的。他捏着两截断筷子夹起一片菜放进嘴里,眼神骤然大亮道:“唔,好吃!”
到了地方王小军掏出一百块钱给师傅,心怀鬼胎道:“不用找了。”说完小心翼翼地用一根指头拉开车门,叫上唐思思就跑。
“怎么,不好吃吗?”王小军诧异地问,他硬是拄着两根断筷子把一盘菜全给吃了。
陈长亭道:“两位应该都是武林中人,知道学拳要hetushu.com先练马步,然后循序渐进一步一步来,怎么到了做菜上就想一步登天了呢?我今年45岁,15岁那年正式入行,我像唐小姐这么大的时候每天干的活儿就是洗菜、摘菜、给师父备料,到二十多岁才正式摸到炒勺。”
“说对了。”王小军道。
王小军道:“哦,他是个武痴,一般不出门。”
“那是厉害哈。”胡泰来道。
王小军道:“下午我陪思思去,老胡你呢?”
王小军小声道:“听见没,再过一年你才能摸炒勺。”
盘子里是几片炒熟的生菜,绿莹莹地倍显清脆,酱油汁打底闪着油花,明媚的红椒丝点缀在菜上,盖子一揭开时就满屋子异香扑鼻,简简单单一个小菜居然被做出了夺魂摄魄的色香味。
陈长亭微笑道:“哦,我不收徒弟的。”说到做菜,这个一直温和谦谦有礼的中年人似乎散发出了与以往不同的傲气和十足的自信,他不等王小军再说什么,把带来的食盒揭开盖子道,“这是我炒的一盘小菜,两位尝尝吧。”
胡泰来摸不着头脑道:“技师很厉害吗?”
胡泰来把时间地点告诉唐思思,特意叮嘱:“可千万别迟到。”
唐思思坚决道:“那我就跟着你从洗菜摘菜开始做起,直到你肯教我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