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2章 神经末梢坏死

“那就快吃,别让你思思姐多想。”
胡泰来道:“我明白了,你的铁掌练成了,可知觉没有了,所以下手轻重你自己也不知道,在恢复知觉以前你可千万别跟人握手。”
他这么一说胡泰来和唐思思都围了过来,胡泰来道:“你感觉不到烫吗?”
胡泰来把筷子在桌子上一拍道:“年轻人要懂得吃苦,不然怎么学功夫呢?”
胡泰来偷空小声道:“师父平时对你怎么样啊?”
王小军躲在房间里,隔着窗户笑嘻嘻道:“要想学得会,得跟师父睡,你师父是正人君子不好这口,现在到了你表忠心的时候了——年轻人得学会知足啊。”
陈静道:“他是义和楼的厨师长。”
王小军冷丁双手抓住了唐思思的手,唐思思叫道:“你干什么?”
唐思思擦着手从厨房出来,问师徒俩:“味道怎么样?”
胡泰来看得直皱眉,他问王小军:“你不疼吗?”根据他对王小军的了解,对方这会哭天喊地他也不奇怪。
胡泰来崩溃:“你这有科学依据吗?”
陈静道:“我爸早对外宣布过,60岁以前不收徒弟。”
“啊?”别人倒没什么,王小军先吃惊了一个,义和楼是本地最著名的中餐厅,人气火爆到不是提前一个礼拜预定根本没座位,这几年厨艺大赛风和_图_书潮下去了,那几年各种食神比赛有很多都是在义和楼举行的,义和楼的厨师长,那基本上就是无冕之王,在餐饮界的地位相当于音乐选秀节目中的刘欢、杰伦、慧妹还有“摇滚界的半壁江山”阿峰。
陈静没用吃,一看那菜的颜色就知道根源在哪了,她迟疑地举起筷子,下了半天决心终究是没敢碰碗里的东西。
胡泰来和颜悦色地冲她招手道:“来,跟师父一起吃饭。”老胡受他师父的言传身教,对徒弟从来不假辞色,更因为是女徒弟怕生是非,平时基本不说废话也没有笑脸,陈静一见师父这模样顿时就加了小心,步履维艰地往前凑了凑,小心翼翼道:“师父你怎么了?”
这一天,王小军决定把手上的绷带拆了,他三天打了二十七万掌,手可着实伤得不轻,王小军甚至担心以后换身份证录指纹的时候会受影响。他准备好了剪刀和酝酿了一个呲牙咧嘴的表情,开始行动。
“活该,是你鼓励那妞下厨的。”王小军说完装作禹禹独行的样子跑了。
“不疼……也不痒。”王小军把所有纱布都剥离了手掌,有点意外地发现留在手上的伤口并没有想的那么触目惊心,那些破口都已经被淡褐色的伤疤覆盖,看着像是快要痊愈了。
“匀和-图-书了,但不是所有的菜都适合放生姜粉的。”
陈静哭丧着脸道:“师父你不能为了思思姐就不要徒弟了啊。”
唐思思道:“快去医院吧!”
胡泰来苦恼道:“你这丫头,平时说话没这么冲啊。”
“呃,还行。”
王小军一惊一乍地点点头。
胡泰来飞快地拿起布子盖在王小军手上道:“快快,烫着没有?”
陈静脸色一变道:“师父你是不是看我笨不打算要我了?”
不过当他揭开纱布的一刹那并没有想象中的痛楚,一部分纱布和已经结了痂的血块纠缠在了一起,王小军把它们扯离手掌时竟然毫无知觉,一切都像是戴了一双硬皮手套在操作。
胡泰来也小声道:“那你就忍心让我一个人受苦?”
唐思思这才惊讶道:“真的?”
胡泰来急忙大口吃着,一边用警告的眼神看陈静。
王小军道:“你答应了不就相当于你爸答应了?”虽然只见过一次,但他看出陈长亭对这个女儿是十分在意的。
胡泰来道:“你试试看,灵活度受影响吗?”
唐思思却眼睛一亮道:“你也懂做菜?”
胡泰来举着筷子惊恐地看着唐思思又端出一盘黑乎乎的东西,要说以他手上的力道掰断筷子也是小事一桩,可这是违背游戏规则的,好比没写作业www•hetushu.com,前一个同学已经把“停电”这个借口用了(断更也能用这个借口),老师懒得搭理他也就过去了,你还用这个借口那就是蔑视尊长了,况且胡泰来也做不出这种事。
胡泰来问:“你爸?陈长亭?他是做什么工作的?”
这时陈静从门口走进来了,这姑娘现在是最刻苦的一个,平时除了和霹雳姐还有蓝毛一起来,经常也用闲暇时间来铁掌帮练功。
唐思思一时没反应过来,皱眉道:“你对我有意见?”
王小军愣了一下才把冒着热气的手拿在眼前,哭丧着脸道:“我知道哪里不对了——我的手已经没有知觉了。”
王小军道:“你思思姐就想把菜做好,你能不能让你爸教教她啊?”
“三天打了二十七万掌嘛,肯定会有后遗症的,过几天等痂疤都掉了还不行再说。”王小军拿起扫帚准备收拾一下茶杯的碎片,一不留神把扫帚杆也握折了……
王小军欲哭无泪道:“这么绵软的小手,我一点也感觉不到。”
陈静微笑道:“就算你和我师父把我绑了他也只会给你们钱,不会教你们做菜的,我爸说了,这叫职业尊严。”
陈静道:“我不懂做,我懂吃。”她又道,“而且我爸懂啊。”
唐思思反而无所谓道:“你们别逼她了,我知道肯定不好m.hetushu.com吃,我就是想知道哪里有需要改进的地方。”
王小军拿起筷子嘎巴一下撅折,随即马上道:“哎哟,又没把握好分寸——那个我还不饿,我得先去研究一下我的手。”
“不忙!”王小军自己琢磨了一会道,“肯定是末梢神经坏死,估计不碍事。”末了他如释重负道,“嗯,想明白这点我就不慌了。”
“没事,还没吃吧,一起啊。”
这会唐思思端出了最后一盘黑料理,胡泰来不由分说夹了一大堆放在陈静碗里:“快吃,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开饭啦。”唐思思从厨房里端出了暗黑料理,还是一样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唐思思自从那天发下宏愿,今天是第一次实践。
陈静夹了一筷子在嘴唇上碰了碰立刻放下道:“不怎么样!”
陈静道:“思思姐,我说句不好听的话你别生气,光这道菜你需要改进的地方就太多了,首先,你外面炒糊了可里头还生着呢,然后这个调料……”
陈静体现出了与她这个年纪不符的持重,犹豫了片刻才道:“这个我不敢保证,但我可以让我爸和思思姐见一面。”
王小军不断把十根指头弯曲伸展:“那倒没有。”
接下来两天里王小军真的没有再去碰木人桩,胡泰来瞅得直心疼,他不是心疼王小军吃了那么多苦,和-图-书是心疼明明一棵好苗子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这种人他以前最瞧不上,可他又说不过王小军,用王小军的话说,武功练得再好,不是人生的全部,练几天掌打跑唐缺在他看来就跟突击几天英语考个四级一样,完了也就完了。
唐思思道:“没拌匀吗?”
王小军道:“他闺女在我们手里,我们就红口白牙朝他索个贿嘛。”
这时唐思思端着一杯热水走过来,王小军顺势接过,“嘎巴”一声,水杯被他捏碎了,滚热的水洒了他一手。
胡泰来再憨也看出他这回是故意的,刚想戳穿,王小军小声道:“看透不说透才是好朋友!”
王小军活动活动手掌道:“好像哪里不对的样子。”
陈静看看表道:“这个点儿他正在义和楼做事,就算美国总统的电话也不接,等我联系到他以后再和思思姐敲时间。”
唐思思道:“那你就让我们见一面吧。”
唐思思点了下头,表情已经不太高兴了,王小军最了解唐思思,这妞在生人面前高冷那都是装的,其实就是个傻白甜,混熟了还会表露出萌蠢属性,但抛开这一切,她毕竟是唐门的大小姐,不用刻意培养就天生心高气傲不食人间烟火,这从她离家出走竟然不带钱就能看出来,现在她屈尊去给别人做徒弟对方居然还耍大牌,也难怪大小姐不舒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