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6章 尊重对手

再看王石璞,他就是简简单单地用那几掌来化解,他也不管余二怎么打,总之就是几掌之后就向前一步,几掌之后再向前一步,余二被渐渐逼得退出老远,手掌翻得好看,可有了气急败坏的样子,从外表上看,王石璞显得木讷而又漫不经心,对余二的表现更是不闻不问,就好像是一个收了黑钱准备操作黑幕的评委——我管你表演精不精彩,反正我就当没看见,就算看见了也可以随时让你滚,谁让你是选手我是评委呢?
阿一和阿三在胡泰来的事上本来就心怀鬼胎,段青青口舌便给,把两个人数落得面红耳赤,再加上阿一和阿三久斗一个小姑娘不下,心里的恼怒渐渐升级,两个人交换个眼色,竟是要下杀手。
王小军听他口口声声喊爷爷的名字知道他其实对爷爷极为忌惮,正想咋呼他一下,段青青道:“打你用得着我师父吗?”
阿一这会捅捅阿二,冲唐思思扬了扬下巴,意思是要他去对付唐思思,阿二没办法只好道:“小姑娘,只要你不反抗我不会伤害你的。”
王石璞回头道:“小军,你是怎么骗了余二先生这么长时间的?”
王石璞一边和余二交着手一边打电话,难得的是从他讲电话的内容就能推断出出了什么事儿,不但条理特别清晰还留下了悬念,别说别人,就连青城四秀都好奇他接下来要怎么处理。
王小军刚想反唇相讥,两个肩窝被余二轻描淡写地各戳了一下,顿时痛入心扉,知道自己和对方功夫差得太远,余二这是要学猫抓老鼠把敌人戏耍个够才收网。
“师妹,师父教你功夫的时候没教你要尊重对手吗?”接着一个中年秃顶的胖子迈步走过来,他穿着灰白色的夹克衫,手里还拿着手机,看样子是刚打完电话,正是铁掌帮的大师兄王石璞。
余二瞳孔一缩道:“你是什么人?”这胖子一来就分别给青城三秀吃了苦头,自己竟然还看不出对方的深浅,从王小军的称呼来看应该是铁掌帮的大师兄,他心里稍定,既然是小辈,他还是有把握能和_图_书对付得了。
说话间王石璞和余二又过了十几招,眼瞅余二已渐渐没了还手之力,王石璞的电话响了,他想也没想地用一只手接起,另一只手来回划拉敷衍着余二。
王石璞走到阿二身边,抓住他的后脖领子一抛阿二便被远远摔出,众人都没见他如何动手阿二就已经飞起来,就如同是个毛绒玩具毫无反抗的迹象。王石璞再往前走几步,双掌一错分别接住阿一和阿三,这两人和他手掌一碰都被震得倒退出去一大截,而王石璞则显得轻描淡写,就像分开了两个打架的小朋友。他接着来到胡泰来跟前抓住他的左臂一提,已经帮他上好了胳膊。这才笑眯眯地来到余二面前。
王石璞乐呵呵道:“段阿四都来了,王阿三还会远吗?”
段青青嘿然道:“你踢了人家虎鹤蛇行门的场子,大师兄寻思他怎么也该露个面替你擦擦屁股,我们找东找西都找不着你的人,最后还是你用过的专车司机把我们带到这来的。”
段青青瞪着青城四秀道:“青城派好大的野心,居然想灭了我们铁掌帮!”
余二轻蔑道:“看你是晚辈,我让你三招!”
唐思思使劲往后蹦了几下道:“你敢过来把你射成筛子!”她顺手抓出一把石子就丢了过来,阿二一边躲闪一边快速接近唐思思,他有了防备这些暗器就很难伤他,不过到底是束手束脚,唐思思一把一把往出丢石头,手再伸进包里时里面已经空空如也,她心往下一沉,当即拉了个架势,正是唐家的擒拿手。
余二见对方来了援军便停手后退了一步,高声道:“铁掌帮的王东来老爷子来了吗?”
王小军眼看小师妹再撑下去也未必能有善果,正要上前替她,就听一个浑厚的声音道:
阿一乐道:“老二,你这算怜香惜玉吗?怎么看人家小姑娘漂亮就走神了?”
“你也不是好人!”段青青双掌一舞已经折向阿一,阿一想不到这姑娘性子如此火爆,只得拆招换式地跟段青青动上了手,阿三本想退在一边看好戏,段http://m.hetushu.com青青看他来气,玉掌一翻向他攻出一招,等于是强于把他拉进了战局。
王小军和人剧斗之后通体汗透,喘着气道:“你好大的口气——有种让我五十招!”话音未落已经一掌拍来,他见此时形势已如同全军覆没,还希冀着能拖住最强的余二给胡泰来和唐思思创造机会逃走。
这样一来又成了段青青独战青城二秀,王小军刚想上前帮忙,段青青抽空对他一摆手,她边打边对青城二秀冷嘲热讽。字字句句挖苦阿一和阿三合手欺负一个伤残病人,她身段灵活之极,本来她以一敌二并不占上风,但靠着敏捷的步伐往往能在千钧一发之际扭转不利局面,刚猛的铁掌硬是被她打出了几分仙气。
段青青纳闷道:“你们上峨眉干什么?”
唐思思打石子的手法落入余二眼中,他精光一闪冷笑道:“光知道唐门大小姐就在此地,原来近在眼前——你们三个废物去抓那小妞,这小子交给我来!”
这会的局面对王小军他们来说可以用大势已去形容,余二变本加厉地调笑着王小军:“你师父教你功夫的时候是他睡着了还是你睡着了,哟哟哟,这招挺狠呀。”
王小军叫道:“你俩还不快跑?”
胡泰来忽道:“我想你们的大师兄应该是,我之前一直纳闷他怎么会见过我师父,现在看来他们就是在武协里见过。”
就在这时一道倩影冷丁斜切过来,以单掌逼退阿三,转身用双掌在阿一面前一晃一突,阿一不知对方底细,也退了出去。
唐思思被阿二抓住后衣领一动也不能动,高声喊道:“青青救我!”
王小军叫道:“你还没见他们刚才三个打我一个呢!”他心里一喜一忧,喜的是来了帮手,忧的是怕段青青多半也不是余二的对手。
两个人过了没20招,连唐思思这样的外行也看出王石璞占尽了上风,不禁道:“大师兄好威武。”王小军也是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他本来担心大师兄如果也不是余二的对手,那可就真的全军覆没了。
余二疑www.hetushu.com惑道:“他不是王小军吗?”
余二也是万分气恼,对方简直视他如无物,他自矜身份想要罢手等等王石璞,王石璞却冲他摆摆手:“你打你的。”他又和小刘说了几句,收了线以后他又拨出一个电话,他自始至终都用单掌和余二过招,一手则举着电话满脸忧国忧民的样子,正如你平时和朋友打台球,他临时有事打电话时一手握着球杆瞎捅的样子……
段青青摇了摇头:“看来师父并不想让我进武协,所以一个字也没对我提起过,我现在好奇的是大师兄不知道是不是武协的会员。”
王小军惊喜道:“大师兄,你怎么也来了?”
唐思思说扔就扔,一簇石头子噼里啪啦地射出来,那边青城三秀眼看就要拿下王小军,正专心致志地围着他进攻,正好露给唐思思三个后背,就听“哎哟”“啊”的惨叫不绝于耳,青城三秀的后背全给打得鳄龟一样疙瘩遍起。
余二冷笑道:“废话!既然是铁掌帮的朋友那就是一样的,王东来只要一天不出现,我就把铁掌帮所有人都种上毒,我看王老头到底还要不要他的孙子和徒弟!”
胡泰来忽然上前一步道:“阿三兄,我想领教领教你的拳法。”
青城三秀得了命令去抓唐思思,一时却没人动手,他们三个自命不凡,对方只是个年轻姑娘,抓住了也不露脸,万一出点岔子更是贻笑大方,于是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默默玩起了三个和尚没水吃的把戏。
王石璞无辜道:“我和青青真是刚来,不过我接了个电话的工夫这丫头就冲上来了——”王石璞扭头又对段青青道,“我还是得说你,切磋就切磋,该尊重对手还是要尊重,有的没的说一大通干什么?”
“那么余二先生同意解毒了吗?”
“喂,李厂长啊,我是王石璞,是的,我就为了这事儿给你打的电话,你不能为了几户人家就把全小区的水都停了呀!”
唐思思道:“一会大师兄抓住余二逼他交出解药我们就不用上峨眉了吧?”
“喂,小刘啊,你什么事儿?哦和-图-书,一个小区的居民和自来水厂打麻烦?哦哦,啊?自来水厂为什么不给人家供水了呀?哦,有几户人家一年多没交水费啊,那也不能把全小区的水都停了呀,再说不是早就分户供水了吗?什么,这是个老小区啊……”
“他们可不是什么对手,是敌人!”王小军简短地交代了青城派的目的和作为,王石璞越听脸色越沉,尤其听说胡泰来中了青木掌的毒之后更是有了几分怒色。他径直来到余二面前道,“冤有头债有主,青城派想找我们铁掌帮的晦气直接来找我就行,这位胡朋友却是黑虎门的,还请余二先生先替他解了毒。”
阿一和阿二幸灾乐祸道:“人家叫板呢,你去吧。”
王小军无语道:“大师兄你不厚道啊,刚才你明明就在这为什么不早出手?”
王石璞道:“看来只好跟余二先生切磋一下了。”
王小军这才问段青青:“你和大师兄怎么来了?”
王小军看到这再也忍不住了,他崩溃道:“大师兄,这就是你说的尊重对手啊?”
“我的专车司机?”王小军顺着段青青他们来的方向一看,见曾玉刚好探出头来远远地冲自己等人打招呼。
余二一愣之后明白王小军是在耍嘴炮,嘿然道:“铁掌帮的弟子现在不练铁掌都改练铁嘴了吗?”他左躲右闪避开王小军三掌,这才背着一只手撩拨化解着他的攻击,一边道,“嗯,这招还不错,还差三寸就能挨着你余二爷的边了。”“这招就差远了,你这样的都能在铁掌帮排第五吗?”
青城三秀不敢违拗一起退后,余二缓缓走到王小军身前,道:“看你是晚辈,让你三招。”
“这是你自己找死!”余二飞身上前和王石璞战在一起,他用的也是套掌法,光架势看着就比铁掌三十式繁复和精密,余二想要卖弄本事,一双手掌上下翻飞打得十分好看。
阿三愕然道:“你?”在他们眼里,胡泰来身受重伤,是早已被忽略的对象,没想到对方还敢主动挑战。
“没想到这小子还立了一功。”王小军道。
阿三莫名其妙地摇着头,最终和_图_书也只能和胡泰来战在一处。可一交上手就知道自己啃了块硬骨头,对方虽然只有左拳能用,但似乎抱定了玉石俱焚的决心,招招凶狠形同拼命,阿三自然不愿意和他两败俱伤,胡泰来竟然越战越勇,得理不饶人起来。
王小军点头:“有道理,想不到我爷爷偏心眼,亲孙子都不告诉。”
“给我放开!”段青青怒喝一声拍向阿二,阿二故作潇洒地以单掌迎击,不料段青青这掌是虚招,另一只手在阿二的胸口拍了一下,阿二蹬蹬蹬往后退了几步,连带把唐思思也扯得倒出去一截,这一下虽没受多重的伤,但他不禁骇然。
胡泰来双臂都不能发力,站在那里就像个活的靶子,阿一想捡个现成的便宜,阿三则是报仇心切,两人一前一后突袭而来,同时下了杀手!
王小军道:“你们现在跑还来得及,这是我们铁掌帮的段阿四!”
余二这会也即恍然道:“没错,这小子用的才是地道的铁掌,倒是我一开始就看走眼了。”
段青青瘪了瘪嘴,不过大师兄既然摆架子教训师弟师妹,她也不好不给他面子。
这人在胡泰来身边站定,柳眉倒竖,脆声道:“不要脸,两个打一个受伤的人!”正是段青青。
那边阿三对战胡泰来也很快就占了上风,他武功比胡泰来高出不少,刚才也只是忌惮他拼命,不过没用十几个回合就牵扯得对方有力使不出,阿三看准破绽“啪”的一拳将胡泰来的左臂打脱了臼,但他没料到胡泰来冷丁用脑袋撞了上来,阿三得意洋洋之际全无防备,被撞得七荤八素,在原地转了几个圈才勉强站稳。阿二哂笑道:“老三,这下你可丢人了啊。”他已经把唐思思提了起来,原来唐思思只会摆架子,却不会什么擒拿手。
“不必不必。”王石璞嘴上这么说,在原地拍出三掌,为的是不占余二的便宜,表示三招已经让过了。
“青青,你以前知道武协和六大派吗?”王小军问。
阿一喝道:“你是什么人?”他见对方身形飘逸掌力沉厚,以为是来了前辈高人,没想到竟是一个俏生生的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