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2章 逃犯

火车又经过一夜的行驶,将于早上九点一刻到达成都,临近终点站,火车上的乘客已经稀稀拉拉,乘务员也已收回了被单、打扫过了卫生,卧铺车厢两边基本全空了,王小军他们这个格子算是难得的“建制”完整。
有了这个册子两人倒真是不寂寞,册子后面的图大多都继承了第二页里的风格——往往是起手式就很怪异别扭,接着发展成为波诡云谲的招式,如果不看结果让人凭空根据前图猜想,十有八九不会猜中。王小军的乐趣就在于不断吐槽,胡泰来眼光比他高出一大截,已看出里面的掌法大部分是需要很精深的武学修为的,比如关节的运用、力量的掌控、时机的拿捏,虽然图上没画敌人,但假象一下,如果真是和人临阵对战,这些招式一旦使出无一不是能反败为胜的绝招。
婷婷妈皱了皱眉,没有搭话。
那个大汉凶残地把婷婷妈扯在一边,麻利地把婷婷抓起来挡在胸前,他脖子上挂着一个削铅笔的小刀,这时展开刀刃顶在婷婷颌下,露出黄http://m.hetushu.com牙一笑道:“只要大家不反抗我保证没人会受伤,不然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可就要多一个口子了!”
胡泰来和唐思思闻言都把手高高举起。
火车停到了一个小站,婷婷妈看看时间,再过半个小时她们就要见到婷婷爸了,她和婷婷不禁都有点兴奋。而王小军他们三个还在发懵——这一晚上他们查了不少地方,压根就没有峨眉派的说明。查峨眉山也全是旅游景点介绍和周边宾馆住宿的信息。
大汉整个人缩在下铺的一角,他把婷婷摆在膝头,刀刃自始至终抵在婷婷的脖子上。
“谢谢姐。”王小军压低声音崩溃道,“我们不会连峨眉派的大门都找不到吧?”然而这马上成为一个新的阴影浮现在他们心头……
与此同时唐思思也道:“你绑我好了。”
王小军愕然道:“这是怎么了,难道是虎头哥和豹头哥报警了?”
王小军碰了碰胡泰来,老胡这会也注意到了这个不速之客,但在不明状况下也不好横加干预和图书,对方毕竟也没做什么,甚至他们不知道他和婷婷妈是不是认识。
婷婷玩腻了游戏自己抱着iPad看动画片去了,唐思思道:“小军,老胡,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咱们从成都下车以后,然后再怎么走?”
“哦,他说他再问问宗教局那边。”
婷婷妈道:“我帮你们问问我老公吧。”
婷婷妈努力克制着情绪,慢慢从地上爬起来道:“你放开她,我来做你的人质。”
唐思思摇头:“我们上学那会我就去过峨眉山,并没见什么峨眉派。”
婷婷妈大惊失色道:“你放开她——婷婷你别动!”原来婷婷一挣扎,险些把脖子撞在刀刃上。
“姐夫是干什么的呀?”王小军问。
虽然万分危急,但这场景也是带着说不出的滑稽可笑,婷婷也忍不住笑了一下,接着又瘪着嘴要哭。
王小军道:“有什么用,余老二还不是被我大师兄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王小军高举双手道:“我们都是你的人质!”说完他用肩膀扛了扛胡泰来,“举起手来!http://www.hetushu.com
王小军道:“峨眉山那么大的旅游景点,随便就有去那的大巴吧?”
王小军小声道:“你们唐门没和峨眉的人打过交道吗?”
唐思思道:“瓜兮兮哦,峨眉山好去,可我们要找的是峨眉派啊。”
那野兽一样的大汉打量了一眼对面,发现只有一个年轻后生、一个右手打着绷带的男人和一个漂亮姑娘,便浑不在意地冲婷婷妈呲牙一笑:“你好啊,美女!”
这时从两节车厢的连接口上来一个男人,他身形高大得令人恐惧,眼中闪烁着粗暴的光芒,他从车厢口慢慢走过来,丝毫不加收敛恶狠狠的目光,就像一头野兽在自己的地盘上搜寻猎物。当他走到车厢中间,发现婷婷妈和婷婷只是一对孤儿寡母时,嘴角咧了咧十分满意地狞笑了一下,然后就“嗵”的一声坐在了婷婷妈的铺上。
婷婷妈几乎昏倒,两眼通红道:“她才五岁,你放了她吧!”
王小军回忆着刘老六的话,说道:“他们的掌门……呃,住持是个女的,最起码应该是个尼姑hetushu.com庵吧?”
王小军道:“峨眉派难道不在峨眉山上吗?”
“嘿,大的我不要,一会跟警察谈判完带小的方便行动!”
然而就在这时小站上风云突变,无数荷枪实弹的警察、特警从四面八方冲了出来,那些闲散的刚下车的乘客一经排查后立刻被隔离了出去,刚想上车的人则不由分说被拽回了候车大厅。
婷婷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他是旅游局的。”婷婷妈开始和老公互发消息,过了一会她抬头皱着眉道,“峨眉山景区里有几所寺庙,不知哪一个是你们要找的地方?”
这时火车广播传来播音员惶恐而克制的声音:“各位乘客,本趟列车由于一些特殊原因将进行临时检查,请大家保持警惕有序下车,请大家保持警惕有序下车……”
那大汉狂躁地一拍婷婷后背道:“别动!”
这时婷婷妈道:“你们要找的这个峨眉派是个宗教组织还是什么?”唐思思说话没有特意避开她,所以他们的对话婷婷妈也听到了。
“少废话!”大汉忽然瞪眼对王小军他们喝道,“你们怎和*图*书么还不跑?”车上的人这会早跑光了,大汉这个姿势也不方便起来追击,奇怪的是对面的三个人整整齐齐地坐成一排,居然一个跑的都没有。
看到最后,胡泰来额头汗下,由衷道:“想不到青城派一套入门的掌法就如此高深,咱们以后可不能坐井观天。”
胡泰来也有点纳闷,他和青城派的人交手时没见对方使用过册子上面的掌法,至于余二不用倒不用太费解,对阵王石璞这样的高手,总体功力不行,招式再精妙也没用。
王小军和胡泰来对视了一眼,同时暗叫“坏了!”当他们刚要起身时,一切都已晚了!
唐思思无语道:“你也太高看了自己和那俩了吧?”
这一举动可说非常野蛮无礼,但婷婷妈并没有在意,只是下意识地往边上让了让。
“哗——”车上的人一听这个顿时全炸了,争先恐后地跑向车门。谁也不是傻子,一见那么多特警就知道肯定是出大事了。
唐思思道:“我爷爷很少和本地门派交往,就算有也不会告诉我。”
唐思思道:“呃,就算是个宗教组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