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0章 初学缠丝手

江轻霞想了想道:“好吧,那我仍然把起手式教给你,但愿你以后慢慢恢复知觉能有所体会。”
王小军嘿嘿一笑道:“你就一次全教给我,我回去慢慢研究,省的以后又打扰你们练功。”
江轻霞摇摇头道:“缠丝手就有这样一个妙处——招式全是一样的招式,但对不对只有自己知道,如果你练对了,那几个穴道之间会遥相呼应隐隐有发热的感觉,你胳膊失去了知觉,那就练一万年也不知道是对是错了。”
江轻霞将手掌伸展,随即把胳膊平伸,此时朝阳初上,一条洁白的手臂熠熠生辉煞是好看,江轻霞突然发力,修长的手臂“啪”的一下旋转击出,笔直而劲力逼人,这娇滴滴的掌门一旦出手,竟然声势赫赫!
王小军听了一会发现真的是周而复始总共就那么几句,不禁嘀咕:“连喘气也要学么?”他站在凤凰台边上实在冻得不行,缩着脖子跑到山腰上避风,最终发现只有运动起来才能抵抗寒冷,于是开始在凤凰台周围跑上跑下。
江轻霞吃惊道:“这么说你的经脉完全堵塞了?”
江轻霞点点头,又道:“学缠丝手需要熟悉手臂上的穴道,你认识多少?”
江轻霞一甩脸道:“今天就到这,你也下去吧。”这是拿出了师尊的架子。
江轻霞和弟子们沉浸在一片剑意之中,然而每每回身就能看见王小军瞪大着眼睛看着自己等人,那眼神就跟看跳广场舞大妈没什么两样,几个弟子一走神,剑阵顿时散乱了。
“轻功和内功呢?”
和图书小军毫不迟疑道:“是的。”
王小军马上学着她的样子出了一招,随即问道:“师父,是这样吗?”
韩敏道:“第一天能学个起手式也就够了,你还想学什么?”她和江轻霞一脉相承,王小军的小伎俩自然骗不过她。
江轻霞和弟子们都是轻闭双目,她发现了王小军之后也只是往这边扫了一眼便不再理会,嘴里继续轻声指导弟子们吐纳:“气出丹田……经檀中……呼……周而复始……吸……”
“好。”
江轻霞道:“所谓缠丝手,练到深处能使经脉移动穴位更改,我刚才教你的几个穴位并不在一条线上,缠丝手的起手式就是要迅速出招,让它们的运动轨迹出现在一条路径,久而久之,一条经脉通其它经脉也就知道该怎么练了,你明白了吗?”
王小军赔笑道:“那就请二师叔再把起手式教我一遍也是好的。”
这次韩敏不再多说,伸出胖胖的右手,左手捏住右手尾指道:“缠丝手起手式以手少阴心经为源头——”她在右臂上指点道,“起于极泉,经青灵、少海,过灵道、通里、神道、神门,止于少府、少冲,初练者难点在于从手臂六脉之中识别单一的经脉。”说着她也伸展手掌打出一招,看样式跟江轻霞毫无差别,但王小军听了却如五雷轰顶——她说的这些穴位可跟江轻霞说的差得十万八千里了!
王小军满意道:“大道理懂了就行了,下面呢?”
王小军认认真真道:“学过铁掌帮的入门掌法。”
“缠丝手和-图-书不会只有这一招吧?”
凤凰台比孔雀台小得多,江轻霞和弟子们一色黑衣黑裙飘飘欲仙,似乎随时有可能随风而去。王小军却顾不得欣赏这奇异的景色,山风太大,他冻得直哆嗦。但凡有能看日出的景点必有租棉大衣的,他只穿了半袖,而且为了不给人当变态,连手套都没戴……
王小军往手里呵着气,脚下不安分地来回踩着,他是丝毫看不出练这玩意有什么用,动作那么慢能砍着谁?
王小军摇头:“不明白。”
韩敏也不推脱,仔仔细细地给王小军演示了经脉路线,得知他不认识穴位又特地教了半天,王小军拼命死记硬背,而且他多了个心眼,跟江轻霞学的时候他练的是右臂,这回则改换了左臂,实在是因为那些穴道生硬拗口容易混淆,分开练多少还能好点。他原本想得简单,让韩敏帮他再巩固一下,谁料硬是又学了一套全新的理论。
王小军崩溃道:“可是我不知道我是哪种人啊,这样吧二师叔,你把你的方法也详细教我一遍。”
“那就要费些工夫了。”江轻霞道,“下面我就教你认识一些穴道,你可得记仔细了。”说着江轻霞伸出葱葱玉手在王小军肩膀上一点道,“这是肩髎穴——”她手指下移,“这是肩贞穴,再往下是手五里、手三里、阳池、前谷,这些穴位你都记住了吗?”
“二师叔你等等!”王小军虚弱道,“为什么你说的跟我师父说的一点也不一样?”
王小军顿悟,江轻霞当然知道他学会缠丝手马www.hetushu•com上就要去教给胡泰来,但门规不允许这样做,那么他教胡泰来的时候就不能被峨眉派的人发现,这一点说难很难,他们置身峨眉派,传授功夫岂能不被人看见,这就跟在公安局里偷东西难度是一样的,但此时此刻他自然不敢说别的,急忙道:“我肯定明白!”说完也冲江轻霞眨了眨眼。
王小军不敢再乱窜,就在原地跺脚呵气。
王小军灵机一动,走上前道:“二师叔,你能不能教我缠丝手?”
凤凰台其实很好找,它高高地凌驾于孔雀台之上,只要使劲爬就可以到了。
江轻霞带着弟子们吐纳完又舞起剑来,她一手持剑,一手捏个剑诀,缓慢而优美地剑指长空,拧腰、回转,气韵悠长而婉转自如,弟子们随她一起起舞,当真如九天仙女下凡一样。
江轻霞无奈,又说了几遍,这次王小军算是勉强记了个大体。
王小军见她肯定不会让步了,只好悻悻地下了凤凰台,路过孔雀台的时候弟子们也刚好散学,只剩下韩敏一个人在那冥想着什么。
王小军道:“我也不知道是堵塞了还是麻痹了,反正没知觉了。”他自从跟青城四秀剧斗之后连半个肩膀也没了知觉,但他没和任何人说,到这会他也觉得隐隐不太对劲了,这段时间焦头烂额也没顾上理会。
“闭嘴!”
江轻霞扶额道:“你这不是添乱吗?缠丝手最讲究细微的感知,你没了知觉岂不是跟瞎子学画画、聋子学音乐一样吗?我看你还是别白费工夫了。”
韩敏丝毫不以为和图书异道:“正常,只是练法不同而已,你师父练的是以穴位起手,逐渐连成经脉,我是以经脉起手,渐渐牵连穴位,殊途同归。”
“当然不是!”江轻霞又好气又好笑道,“你野心好大呀,有的弟子限于天分入派四五年都不能学缠丝手,还有的学了起手式要一年半载之后才能练通几个穴道,你上来就想学全吗?”
江轻霞无语道:“什么下面呢?”
王小军道:“一个也不认识。”以他满嘴跑火车的习惯,能这样严肃地回答问题实属难得,那是因为和胡泰来性命攸关他不敢丝毫大意。
“我师父让我从肩髎肩贞这些穴位练起。”
王小军老实道:“没记住!”对于穴道他完全是初学者,江轻霞说得又快,王小军第一次完全没反应过来。
“哦,你师父是怎么说的?”
“我师父只教了我起手式,她事儿多又忙别的去了。”
“师父我冷啊!”
弟子们走后,江轻霞把长剑归鞘,没好气道:“王小军你投入我们峨眉难道就只想学缠丝手吗?”
江轻霞气不打一处来,喝道:“王小军!你能不能消停一会?”
江轻霞为之一顿道:“那好吧——虽然我明知你学了缠丝手要去干什么,但门规我还是得跟你说在前面,峨眉弟子在派内所学武功,不得师父亲口允许严禁外传,你如果要做什么违背门规的事情不要让我看见,我这话说得够明白了吧?”说着江轻霞眨了眨眼。
江轻霞几乎跌倒,她又把手只按在王小军的肩上道:“我按着你肩髎穴时你有什么感觉http://m.hetushu.com?”
韩敏失笑道:“因人而异,天下哪有一成不变的练法?”
“我还没见过他们,见了也不敢说。”
王小军尴尬道:“师父,我可能是以前练功时练法不对,现在我的两条胳膊完全没知觉了。”看着一个大美人白玉一样的手掌在自己胳膊上又摸又按而完全没有触感,这也是一种很另类的体验……
江轻霞泄气道:“今天就练到这里,你们先下去吧。”
王小军这才稍稍放心道:“那哪种方法更容易呢?”
江轻霞嘴角浮现出一丝微笑,便揭过这篇道:“学缠丝手之前我得先了解你根底如何,所以下面我问你的话你得如实回答。”
王小军急道:“别啊,该怎么教你还怎么教,我没知觉可老胡……”说到这他意识到不能提胡泰来,于是改口道,“反正你照常教就是了。”
韩敏纳闷道:“你师父没教你吗?”
江轻霞道:“你爷爷和你父亲怎么说?”
当王小军爬上凤凰台,看到眼前的一幕多少有点意外——江轻霞正带着十几个女弟子在打坐。
“你以前学过什么武功吗?”
那些女弟子本来闭目沉静个个端坐,就听得脚步声忽远忽近,随之王小军的脑袋一会冒上来了,一会又下去了,当真是随着她们的吐纳周而复始没完没了,修为浅的就不禁分神。
“没学过,也没听说过。”
王小军心里却不这么想,他已经没时间慢慢体会了,胡泰来再有八天毒性就会爆发,他满指望今天就能学会缠丝手,不过听江轻霞的意思这门功夫可不是短短几天就能学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