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4章 失衡

韩敏面无表情地听着,心里却波澜不止,王小军用八天就学会了缠丝手,她虽然和江轻霞用的法子不同,其中的艰辛却是一样的,八天对她而言同样不可想象。
王小军道:“先入为主,我左胳膊已经熟悉韩敏的练法了——最重要的,江轻霞的法子太痛苦了。”他冲两人挥挥手道,“我走了,再见!”他依旧看上去一瘸一拐地往山下走去,好几次都险些掉到右边的树丛里……
唐思思闻言回头张望,身子依旧靠在胡泰来怀里,她抽噎着,看了王小军的样子却一乐道:“出怪相呗,他还能怎样?”
唐思思被他这个比喻逗得哈哈一乐,接着嘴一瘪道:“那该怎么办啊?”
自打第五式练通以后,他右臂清爽无比不假,但也同时受到了失衡的困扰——他的左臂还堵塞着呢,一个人如果感冒了,俩鼻子眼都不通气这没什么,最难受的就是一个鼻子眼通气一个鼻子眼不通,我们这个时候往往会把通气的那个鼻子眼也用纸堵住就是这个道理,人的身体精密和谐,很大和-图-书一部分就源自于平衡!
唐思思茫然地回头看看王小军,又看看胡泰来,忽然哇的一声哭出来,她一边哭一边喊:“那你们为什么骗我说老胡没右手了……”
王小军愁眉苦脸道:“二师叔啊,你害苦我了。”
胡泰来起初不明白王小军的意思,最后这个动作他却懂了,瞬间面红耳赤,王小军站在唐思思背后一个劲催促他,胡泰来鼓足勇气刚想上前安慰唐思思,不料唐思思冷丁扑在他怀里放声大哭,王小军无奈地耸了耸肩,胡泰来则轻轻地把手放在唐思思肩头上拍着。
韩敏也忍俊不禁道:“王小军,你又怎么了?”
“一高兴把吃的这茬儿都给忘了。”王小军起身去接唐思思,不料刚迈出一步就差点摔一跤。
王小军道:“我按我师父教的穴位法练会了缠丝手,可是你教的经脉法却一点效果也没有——”
这时王小军的电话响了,是唐思思送早点来了。
两个男人都明白,这段时间他们没日没夜地苦练还不怎样,唐思思却承受着巨大的www.hetushu•com压力,她所能做的有限,这种压力憋在心里太久,这时终于发泄了出来。
当王小军蹒跚着上了孔雀台的时候正值韩敏马上要散学,他的怪样子又引来一群女孩们的咯咯娇笑。
王小军道:“老胡,你有没有感觉到身子一边轻一边重啊?”
唐思思一愣:“你说什么?”
“没有啊。”
胡泰来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青木掌的毒。
唐思思闻言二话不说就往屋子那边跑,王小军一瘸一拐地跟在后面:“诶你跑什么呀,先回答问题……”
王小军却真不是出怪相。
唐思思跳到他前面发急道:“你倒是说话啊!”
王小军斜靠在屋前的树上,看着胡泰来又逼了一会毒,两个人相视一笑,这种从心底里产生的欢欣比任何隆重的庆祝仪式都让人愉悦。
唐思思道:“可是老胡就没问题啊。”
“你是不是太累了?”胡泰来担忧地问。
王小军笑嘻嘻道:“我不想讹二师叔,只想让你把经脉法后面的练习方法都教给我,我好下山以后m.hetushu.com慢慢练习,总有一天练会了也就和右边平衡了。”
“我学会了缠丝手,你看!”胡泰来说着把右臂亮出来给她看,他胳膊上的毒已经被他驱赶到了小臂上。
胡泰来道:“你不能就按江轻霞的办法练吗?”
听完了王小军的话,韩敏微笑道:“所以呢?你想怎么讹我?”
两人一前一后地跑到屋前,胡泰来正在运功逼毒,他见唐思思飞快地跑过来,不禁兴奋道:“思思,我成功啦!”
王小军来到断壁前把唐思思拉上来,唐思思见他一副没有任何事情要汇报的样子心就往上一提,小心翼翼道:“老胡……没事吧?”她也知道时间不多了。
“英俊和熬夜累不累没有关系吧……”胡泰来又开始钻牛角尖,他上前扶住王小军道,“你去睡会吧,我来接思思。”
再有一点,王小军自右臂练会了缠丝手,丹田与右臂相同,内力往来于右半个身子,这就造成了他身体不但失衡,而且失重,如今他走路奔跑总往右边发坠!这种感觉甚至还不如他双臂都没有知觉和图书那会呢。
两个人练通第五式的时候天光已经微亮——胡泰来是在最后一天的界限里练成了缠丝手!
王小军头也不回地一招手:“你们都别动!”
王小军叹口气道:“有人是因祸得福,我是因福得祸——你们想,我一开始练的是铁掌,现在右边又练了缠丝手,至刚和至柔的功夫一结合相互抵消,左边的铁掌就要闹事了,这就相当于半边身子练了千斤坠,另半边身子练了飞毛腿,这两种功夫一起使,那人还不得劈叉了啊?”
唐思思忍不住道:“你行不行啊?”
唐思思和胡泰来这才发现两个人还抱在一起,不禁都有点不好意思地慢慢分开,胡泰来看着王小军渐渐远去的背影,有些意味深长地说:“这小子只有为了别人练功时才肯出苦力,为了自己的话……怕他又要偷懒了。”
胡泰来歉然道:“没想到让你学功夫也能害了你……”
王小军一摆手:“别说这些没用的,我现在就去找韩敏,把左边的缠丝手也学会,两边一平衡估计就好了。”
“我这个年纪的英俊少年和-图-书熬几天夜能累在哪?”王小军使劲晃了晃脑袋,又迈出一步,还是有些走不稳。
胡泰来一看情形就知道王小军又胡说八道了,可他又不会劝人,只是发愣地站着,王小军恨铁不成钢地冲他使各种眼色,最终灵机一动,冲他做了一个抱人的动作。
胡泰来只觉鼻子里都是唐思思发梢上的芬芳,脸边都是她柔顺的长发,不禁渐感手足无措,这时他就见王小军乍着一个肩膀走路,活像只被人剪去一边翅膀的麻雀,不禁道:“小军,你到底怎么了?”
胡泰来见王小军在原地一拐一拐地绕圈子,不禁犹疑道:“小军?”
……
王小军语气沉重道:“思思,以后你愿意当老胡的右手吗?”
王小军一摆手道:“你好好地跟你的右手里那些东西玩吧,不出意外的话你很快就要和它们永别了。”
王小军故意板着脸不说话,默默地在前面带路。
“那为毛我就有?”忽而他恍然道,“咱们练的这个功夫叫缠丝手,可不是‘缠丝右手’,我想这个功夫一开始就该两只手一起练的!”
“这是什么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