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0章 战果

“也不知你那个老不死的爷爷知道了会作何感想?”余巴川幸灾乐祸道,心头隐然浮过一丝报仇的快感。
他这话问得突兀,别人自然是满头雾水,韩敏却立刻就懂了,她想了想,默不作声地在左手大拇指上按了一下,又顺着手臂一路按上去,如此重复了几次。
“懂了!”王小军问她的就是左手最后一条经脉的位置,韩敏已经给出了标示。
但是,严格说来王小军是没资格跟余巴川拼命的,就像一只兔子在老狼面前奋力反抗也只能归结为垂死挣扎而已,两个人实力相差太远,刚才之所以王小军能支持四十招是因为余巴川想兵不血刃的解决问题,这会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他再不顾忌别的,每一招都是力大招沉的杀手,王小军只觉对面的攻击山呼海啸地一波波袭来,自己的一对手掌在风雨中飘摇不定,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淹没。
这时王小军和余巴川已经动上了手!
“故弄玄虚!”余巴川的手掌和王小军的对在一起,接着脸色大变,那种涟漪震荡波再次直钻手臂,而且王小军的掌力明显比刚才涨了快一倍!
“用你夸?”王小军翻个白眼拍拍手,冲树林外的人群喊了一声,“谁能告诉我,我这是不是就算赢了?”
韩敏愕然。
韩敏微微摇头,却不再说话。
江轻霞发急道:“快准备布下剑阵!”
吴姐坐在地上揉着腿,忽然抬头对她说:“你挑个圆的!”
王小军对余巴川的武学修为是由衷佩服的,能通过交手就认出对方门派的人,他都是佩服的,这种人以前只存在于小说中,甚至看对方拿筷子的姿势就能马上叫出“哎哟,你是海南齐家的门人”“你是河南马家庄刘老爷子座下的高徒”“了不起,你是山东新东方的厨子”,你说这样的人平时得有多无聊……
对这点王小军其实是无所谓的,无论是想把秘籍赠送给胡泰来、还是面对楚中石的多次明盗暗偷,还是此刻余巴川别有用心地偷窥。铁掌并不怕给人看,这是王小军在突破第一重境后的感悟,铁掌帮的基础掌法虽然只有三十掌,但是每一掌都可以随心随形变化,每一掌都可以负责攻又可以兼具守,你照着秘籍打完几十万掌,心里就会有几千万新的掌法生出来,这是一个几何倍数的递增,况且一种武功怎么可能永远保密呢?怕给人看的那是艳照!但既然余巴川的目的是这个,王小军就偏不遂他心愿,对方这招过来他这么对应,那招过来还是这么对应,余巴川被人叫破了心思,这会又见王小军耍起了赖,不禁恼羞成怒,他加快三分节奏和力量,一定要逼得王小军把铁掌的精义都施展出http://m•hetushu•com来,谁想铁掌就有这点好处,你不肯动脑子的话一招也都可以应付,眼看余巴川花样百出费尽心机王小军却只是半死不活地瞎比划,峨眉弟子们也无不好笑。
余巴川想到这不再用大力狠拼,而是一概用刺探手法骚扰王小军,有时候甚至会主动喂招过去,就是要看在不同情况下铁掌的变化。
王小军左臂四条经脉已通,这时操控四脉在未通经脉四周盘旋,他一边和余巴川大打出手,一边暗自开脉,五条经脉或通未通,就像转轮手枪转膛一样,与此同时全身内力几乎都集中在这里,里应外合之下他就觉一股沛然的新生内力横空出现在左臂里,然后径直流向了丹田,王小军精神大振,喝道:“打你现学就够!”
王小军头也不回,只是背对着江轻霞挥了挥手示意她放心,所以说练铁掌对性格还是有影响的,以前他也是那种油嘴滑舌的少年,现在能动手的时候他完全懒得多说。
冬卿受伤之后半倚半靠在一张椅子里,这时咳嗽两声道:“王小军有这样的功夫,若不是为了给胡泰来解毒确实也不用拜入我们峨眉门下。”
余巴川久战王小军不下,也不知是发急还是年老体衰,脚下一个踉跄身子一拧,把侧面的空档全露给了王小军,他看似为了保持平衡把双臂下意识放在身后,围观的所有人都暗道这是个好机会,连韩敏的眼睛里都放了光。
在第十三招上,王小军一个踉跄之后后背全部暴露在余巴川眼前,饶是他急中生智地右掌斜插肋下拼死回击也只是在做无用功罢了,余巴川高高举起手掌,只要他手起掌落,王小军是生是死就在他一念之差下。
江轻霞手握长剑,无措道:“那……我那……”看样子是打算找时机下场去帮王小军。
一名弟子歉然道:“掌门,有好几个师姐穴道未解,别的师妹一来没有和我们配合过,主要是功力不纯,恐怕不能发挥剑阵的威力。”
王小军失手后懊悔得直跺脚,他之所以没能抓住机会就是因为左臂里还有一条经脉没通,内力不能像右臂那样顺畅,他忽然大声喊道:“二师叔!”
唐思思满手冷汗地看着场上两人,右手里发死地攥着一个青果。她深知在这个级别的决战中,她的暗器基本和场外观众的助威声也差不了多少,主要起个混淆视听的作用,她最担心的就是误伤了王小军。
对余巴川而言却是懊恼无比,他早该看出王小军不是峨眉弟子,只是缠丝手太具干扰力,他先入为主地认为这是赵念慈调教出来的后辈高手。余二八九天以前就给他打电话说自己和青城四秀等人失手http://www.hetushu.com,王小军和一个中了青木掌叫胡泰来的下落不明。余二回山后被他好一顿训斥,细问之下得知王小军被他大师兄所救,又为神秘人追杀,最后带着胡泰来和唐门大小姐不知所踪,余巴川也曾试想过他们是否会为了解毒投奔峨眉,但峨眉向来不收男徒,二来那缠丝手不是十天半个月就能学会的,所以他还抱着万一之想在青城山上等着王小军他们去跟他磕头认怂,此刻他先认出了王小军的铁掌,再推算一下余二形容过的样子,自然知道这必是王小军无疑。其实要是胡泰来也在现场,不用动手他就会认出这几人了。
这两人对彼此都有着一腔怨恨,对余巴川而言,王小军是他的仇人之孙,只要打残他对王东来就是最好的报复,甚至胜过自己亲自去挑了铁掌帮!对王小军来说,自己明明好端端地享着清福,是对方的野心搞得自己流离失所,还每天起得比鸡早睡得比鸡晚的。所以两人一上来都是拼命的架势,全拿出了十分的本事!
余巴川见他眼光忽然清亮了几分,说话声音嗡鸣带回音,这都是功力大进的表现,他以前从没听过有人比武中间因为练了什么而功力大增的,更别说亲眼见到。
余巴川这一走神,两个人就从殿前的青石地上辗转到了旁边小树林里的泥土地上,峨眉山上终年雾气缭绕,泥地上十分潮湿难行,余巴川刚要用重掌逼退王小军,却见对方脚下一滑,然后顺势往一棵树干上靠去,余巴川心脏狂跳,没想到这绝佳机会终于还是给自己等来了!他双臂前后一错,左臂去拿王小军肩上的穴道,右掌则狠命地往他脖颈上砍落,韩敏等人大惊失色,唐思思想发暗器却发现自己和王小军之间有丛丛的树木挡着,众人只有一起闭上了眼!
唐睿大声道:“余老头,你说峨眉派有人能接住你十招你就认输,你和我师兄已经打了80多招了,你说的话还算不算数?”
众人也是疑惑不解,两个人却又在瞬间战在一处。
“啪!”王小军毫不客气地一掌打在他小腹上,余巴川一口血狂喷出来,他先是表情狰狞,忽又露出了恐惧之色,不待双脚落地,十指拼命抓进半空中的树干,就像猿猴一样在树丛之间攀跃疾行,如此凌空逃窜出十多丈之外,这才落地,然后竟头也不回地跑下山去了!良久之后半山腰上传来了余巴川愤懑难抑的声音:“好!王家人很好!”
但是结果谁也没有想到,余巴川只是狠狠把王小军推了出去,王小军一溜踉跄,背上痛彻心扉,但也知道这是余巴川手下留情了,不说别的,就算凭自己的掌力要想重伤一个和_图_书人也不是难事,余巴川究竟为何没痛下杀手?
余巴川冷森森道:“铁掌帮的人何时成了峨眉弟子了?”王小军身份一露,余巴川反而释然了,在他心里,王东来的孙子拥有这样的实力很正常,这一切都源于多年前王东来的一掌,他至今清楚地记得,自己被从屋里一个耳光抽到门外,然后王东来淡然地看着他的样子,彷佛生鱼店的老板把一只野猫丢出门外那么随意。他看着王小军的时候,手指渐渐攥得发白,这种历久弥新的仇恨和耻辱让他看王小军的眼神变得炽烈,刚才他以为王小军是峨眉弟子的时候只是想顺手除掉一个隐患,现在他才真正动了杀机!
王小军只是笑眯眯地不搭茬,说话间两人又交上了手,余巴川再也不顾场合,双掌挂着毕生所聚的功力向王小军轰去,谁知就在这时他的脚下也不知是踏中了沼气坑还是踩上了什么小动物,身子没来由地一弹,呼的被崩上了半空,随之双掌上的力道也送给了空气,这些都不要紧——最要紧的是他前胸小腹都暴露在了王小军面前!
郭雀儿揉着肩膀道:“他明明就是啊。”
王小军继续大声道:“最后一招该怎么练?”
余巴川冷笑道:“现在才学武功不嫌晚吗?”
王小军想不明白这许多,有一点却是明白的——那就是他身体的毛病没有了,内力增加了,以前只是想拖延时间抬杠打岔,现在可以放手一搏了!他就像一只被解放的年轻猎豹一样冲向余巴川,再也顾不上什么泄密、什么隐忍,畅快淋漓地挥动着双掌大战余巴川!
韩敏不置可否道:“拼死拖住一个人还是可以的。”
韩敏忽然伸过手来握住她的腕子道:“掌门,现在唯独你不能出事,你要是出事峨眉就真的完了。”她随即吩咐弟子们道,“一会王小军一旦败了,你们立刻保护掌门从大殿后门离开,这边的事我来善后。”
谁知王小军不但不趁机进攻,反而稳稳地站在了原地,余巴川疑惑地看了他一眼,王小军索性抱着肩膀嘿嘿一笑道:“我不急,等你站稳再打。”
原来,余巴川心里转着一个谁也想不到的念头——这是他窥探铁掌帮秘诀的绝佳机会,王小军招式可说精妙,但内力和经验都不足以对他构成威胁,多和他打一会就能多看几招铁掌的招法!他起初和王小军打了几十招都没看出他的身份,就是因为他其实对铁掌的套路并不熟悉。当年王东来把他从屋里痛殴出去也不过用了寥寥几招而已,这些年来他怀恨在心,一直暗自揣摩复仇的几率:加上自己功力日深和王东来日渐衰老的因素,再加上有人言之凿凿地透露王东来已经走火和-图-书入魔的消息,他最终也心里没底,所以才派了余二和青城四秀去试探。说到底,他缺乏对付铁掌帮的第一手资料,今天则是天赐良机!
江轻霞意外道:“敏姐你穴道解开了吗?”
王小军却轻松道:“铁掌帮的人怎么就不能加入峨眉?我在铁掌帮待得无聊,现在转个会怎么了?”
余巴川沉着脸默不出声,心里却越来越怒,一分神的工夫他左腰上便露了一个空当出来,这也是余巴川太大意了,他料定王小军和他相差太远,漫不经心下犯了个极低级的错误,王小军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他右掌一晃吸引开余巴川的注意,左掌运足劲往他左腰上拍落,就在刹那间,他只觉左臂稍稍一滞,由此慢了零点几秒的时间,余巴川何等机警,瞬间掠开,心中也是一阵后怕!这一掌如果拍实了,就算不受伤短时间内灵活也必受影响。不由得对王小军又痛恨几分。
王小军无奈道:“打架不唠嗑,唠嗑不打架!”
江轻霞悚然一惊,忽然开口道:“王小军你快回来,别跟他打了。”作为武协六大常委之一,王东来和余巴川的旧事她当然是听师父说过的,这时想起这个关节,知道余巴川说的绝不是狠话而已。
余巴川哼了一声,飞身再上,二人才又战在一处。两个人已经打了200招有余,可以说前100招余巴川是有各种机会终止战斗的,但后100招随着此消彼长,他已渐渐感到吃力,这并不是说他落了下风,如果说前面的战况是老猫戏鼠,后面则是老猫斗起了小螃蟹,小螃蟹有两个钳子做武器,老猫却没有一击制胜的有效方法,硬拼的话老猫虽然可以把小螃蟹吞进肚子,鼻子和嘴巴也势必被夹破,余巴川心下一阵惘然,他忽然想到自己在利用年纪上的优势渐渐把王东来置于食物链下一层的同时,岂知后一辈的年轻人不是同样把自己拍到了沙滩上,此次看来要无功而返,他已准备收场了。好在此番前来也不算铩羽,伤了峨眉三名高手不说,还差点抓住她们的掌门,至于王小军,他回去之后自然要加油添醋地把铁掌帮和峨眉派如何勾结大加渲染,铁掌帮名声扫地也算是意外收获,想到这他便要说几句漂亮话然后大摇大摆地下山,他相信他要走没人能拦得住他!
在整个过程中,王小军始终带着玩味的笑,他见余巴川扑上前来,忽然以左掌猛击右掌肘关节,双腿横迈,身子一探,右掌瞬间伸长,“啪”的一声打在了余巴川的胸口,余巴川眼中的惊怒简直要喷薄而出!自己着道全是因为王小军这一招怪掌,而这一招掌法的发明者正是自己,他这些年来苦心孤诣地钻研出一套各种以机巧取hetushu.com胜的掌法,甚至连名字都没来得及取,前些日子才亲笔绘画成册,连青城四秀都没让知晓,只给了自己的亲弟弟余二,并且再三嘱咐他这是自己兄弟保命扬名的底牌,坚决不要传外人,谁想在小树林里居然见到王小军丝毫不差地使出来!
王小军摊手道:“为什么咱俩打架你永远是话多的那个?”
唐思思顿悟,把手里的几个青果挑来拣去地看着……
韩敏只是淡淡道:“未必。”她已看出了一些门道却不说破,随即静静地说了一句,“若王小军真是我们峨眉弟子那就好了。”
韩敏立时看出其中的关窍,喝道:“小军,他在偷看你的招式!”
两个人这一战翻翻滚滚打得剧烈无比!王小军舞起两条加持了缠丝手的铁掌,往往一秒之内就打出十七八掌,余巴川若是硬接自然也接得住,可这就又回到了他担心的那个问题——他身周还有百人环伺,只要出一点差池恐怕就难以全身而退。这时他才深觉后悔!刚才他明明是有秒杀王小军的能力的,现在从局面上讲他仍然占有很大优势,但从秒杀到占有优势,这其中可是起了质变的!
原来王小军一直没通的那条经脉是大拇指的手太阴肺经,这条经脉最是胳膊里的主干道,这条主干道一通,蕴藏在左臂里的内力才得以和右臂的内力在丹田里融会贯通,余巴川自然就会觉得王小军的掌力凭空涨了一倍。
王小军连退几步,除了手掌生疼之外竟然胸怀大畅,只觉浑身再也没有半点窒碍,像是被绑了一个多月的人忽然松开了绳子,同时丹田里的内力像涨潮一样快速涌动,这几天积累的疲惫都被一扫而光!
其实王小军用的这一招他刚才也当做诱饵抛出过,但王小军没上当,谁也没想到这小子时隔几分钟后来了个请君入瓮,余巴川也怀疑过,但他不相信世上有这么巧的事,结果自食其果,这套掌法自创立出来以后还没公之于众过,第一次亮相就替对方先立了一功!这叫余巴川如何不怒?他胸口受了这一掌,暂时还没什么影响,当下厉声道:“你是怎么学会这套掌法的?”
余巴川惊诧道:“这么说你真的入了峨眉?”他心里的意外是千真万确的,在武林里,投入别派向来都是大事,更别说铁掌帮和峨眉派这种大派,重点是王小军身份敏感,知道铁掌帮的人都自觉地把他当成铁掌帮未来的帮主,放着好好的帮主不干,去别的门派当了一个入门弟子,这种事简直匪夷所思,当然,以余巴川的品性,绝想不到有人会为了朋友做出这种牺牲。
余巴川瞳孔一缩道:“接下来,我一定会废了你的武功,打断你的手脚,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就提前交代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