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6章 条件

王小军思绪万千,快走到宾馆的时候发现陈觅觅和老胡唐思思也刚好回来,三个人边说边笑,唐思思不住挤兑胡泰来道:“你说,你刚才是不是吓得闭眼睛了?”
周冲和却淡淡道:“不急,我们再过几招。”说着又粘了上来。
王小军想了想,最终摊摊手道:“目前没有,但我们要是结了婚,我至少能给她一个孩子,嗯,说不定还是双胞胎……”
周冲和盯着王小军的眼睛道:“只要你解除了和我师叔的婚约,我愿意让出掌门之位给她。”
唐思思道:“大喊二叫就对了,我是当过山车坐的嘛。”她咯咯笑着抓住陈觅觅的胳膊道,“觅觅,我服了你了,我还是第一次见有女孩儿把车开成这样。”唐思思和胡泰来俩人头发竖起脚步漂浮,看来是在陈觅觅车上过足了瘾。
王小军停手道:“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论打他肯定不是对手,然而周冲和半夜把他约到这里应该不会是单纯显摆功夫,所以他直接问了出来。
王小军一愣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没电了他会回来的。”陈觅觅忽然揽住刘老六的肩膀低笑道,“六爷想喝那种酒你下回来武当我和图书找人招待你,这次因为思思姐的关系就不好意思啦。”
周冲和压了压怒气道:“太极拳精义你真的不想学吗?我可以保证,只要你跟我学上一年,除了武当七子之外,本派弟子都不会是你的对手。”
王小军心里纳闷,却发现对方似乎没什么敌意的样子,每次有机会伤他的时候都是点到为止,如此反复了多次,王小军嘿然道:“原来周师兄是想让我夸你功夫好来着?”
周冲和负手道:“只要你肯答应我一个条件,我便把太极拳的精髓教给你怎么样?”
胡泰来不明所以道:“您想喝什么酒?”
王小军猛的用手指着周冲和道:“少拿我这种话激我,你怎么知道她想当掌门?人家姑娘不想要的东西硬塞给人家这才是最大的无赖,你这个要求该去和觅觅说,只要她透露出半个字说不喜欢我王小军,我立马就把那纸婚约当个屁,但是你跟我这玩釜底抽薪我可不答应。”
“你们年轻人去吧,六爷上岁数‘噪’不起来了。”刘老六应声从宾馆里走了出来。
“那是什么?”
王小军一惊一乍道:“难道你想杀人灭口?”他嘴和_图_书上这么说,其实已经全神戒备,此刻夜黑风高,紫霄宫巍峨静谧,周冲和只需把他往山下一推就万事大吉,从此他成为失足游客一名,估计也就上上当地的报纸。
刘老六挤眉弄眼道:“跟着俩‘妞’能喝个什么酒啊?”
王小军扮个鬼脸道:“觅觅是我未来的老婆,我俩以后闷得儿蜜,她会什么功夫自然都要教给我,我们这属于家传!”王小军不是奸邪之徒,可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现在被人欺负到头上,自然啥话解气说啥。
陈觅觅左右环视一圈道:“六爷,苦孩儿呢?”
王小军嘿嘿笑道:“他是想喝‘花’酒——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刘老六。”
这句话一说出来既出于王小军的预料,同时也被他隐隐猜中,王小军托着下巴恍然道:“原来你也喜欢觅觅!”
王小军摆摆手:“我是无神论者。”
王小军打个哈哈道:“那我就更不能这么做了,觅觅又没入教,他一句话就想让她当一辈子道姑,就算她当了武当掌门,跟一群老头每天大眼对小眼打哈欠搔痒痒很开心吗?”
唐思思察言观色,虽然不知道“花”酒到底是什么酒,不过大体和_图_书推断出一定不是什么好酒,胡泰来出于男人的本能也秒懂,脸色一红不说话了。
胡泰来道:“我去叫上六爷。”
王小军长出了一口气,他现在基本可以确定周冲和对陈觅觅是有意思的,但他在如何摆放自己身份的问题上有点混乱,“有婚约的未婚夫”这种身份在他看来实在不如男朋友好用,所以他也无法当面斥责周冲和什么,说白了那一纸婚约在他心里压根就没有任何分量。如果周冲和刚才以公平竞争的态度跟他挑明,他可能还会高看对方一眼,正是因为这种自说自话自以为是反而让他觉得他有必要把陈觅觅从武当带走。
周冲和凝立沉默,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更不知道他会不会在下一秒突然暴起。良久之后他才缓缓道:“你走吧,不要让我再在武当山上看到你!”说着一转身落寞地渐走渐远,善恶一念,说不定他刚才真的已经起了杀心,但终究只留下一个恨恨的背影。
王小军道:“这可不像你的做派啊,有免费的酒喝你还不去?”
刘老六的脸电光火石地红了一下,嘿嘿笑道:“哪种酒啊,我老人家可听不懂了。”在小圣女面前,老家伙终于m.hetushu.com还是有点害羞了。
陈觅觅只是微笑着,她忽然发现了王小军,问道:“你去哪了?”
王小军十几掌拍过去,周冲和尽数收纳,冷丁一回手王小军便被震得退了几步,王小军已经明显感觉到,周冲和虽然管陈觅觅叫师叔,但功力似乎还在她之上,转念一想也很正常,周冲和是掌门的继承人,资质天分自然是万里无一的天才,他比陈觅觅大了十几岁,功力深厚也是应该的。
刘老六拍拍王小军肩膀道:“别扯了,你早该想到的,六爷这么大岁数跟你们去清水场子里喝啤酒?没意思!”
胡泰来嗫嚅道:“我只是有点晕车罢了,你也没好在哪里,一路大喊二叫的。”
周冲和不置可否道:“你答应不答应?”
王小军索性跃开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随便转转。”他还没想好要不要跟陈觅觅说周冲和的事。
周冲和森然道:“你真的要在武林生涯开始的时候得罪武当派吗?”他换了副神色道推心置腹道,“我还可以保证,只要你答应了我的条件,以后武当就是你最有力的后援,别说阻止余巴川进入常委,就算让你直接代替你爷爷我也尽力办到,我特意选在紫霄宫和-图-书前和你见面,就是为怕你不信我会在真武大帝面前起誓!”
周冲和一字一句道:“我要你解除你和我师叔之间的婚约。”
周冲和道:“我这次不是为了苦孩儿的事。”
周冲和再也忍耐不住,阴沉道:“你屡次三番撕我面子,就不怕下不了武当山?”温文尔雅的大师兄终于露出了狰狞的一面。
周冲和道:“你知道不知道武当派掌门是不能结婚的?”
陈觅觅看来今天心情大好,把拳头往空中一挥道:“走,我请你们下山喝酒去。”
王小军哭笑不得道:“苦孩儿的事儿我不是已经给你们明确答复了吗?”
刘老六两手一摊道:“拿了我的电话也不知上哪玩去了。”
周冲和微微一笑,看王小军掌到,手臂一横一拨便把他的攻击完全化解,顺带将他带得一歪,周冲和缓缓道:“这是太极拳里最基本的推手,练到深处也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功效——”他顺势在王小军胸口拍了一下道,“这招叫樵夫指路,也是太极拳里的功夫。”
周冲和道:“那你有什么可以给她的呢?”
王小军忽然脸红脖子粗道:“我他妈当然不答应,你这叫什么狗屁条件?”
周冲和咬牙道:“你这个无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