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7章 决定表白的胡泰来

王小军一激灵,不想在这会扫大家的兴,于是随口道:“你平时都不来酒吧的吗?”
王小军一挥手道:“我哪懂什么坚持,全靠死撑。”
陈觅觅在胡唐二人的辅助叙述下基本复原了事情的整个经过,虽然王小军满嘴跑火车加特效,但她还是体会到了其中的艰险辛苦,她拿着酒瓶和王小军碰了一下半开玩笑半认真道:“王大侠,请问你是如何坚持下来那三天的?”
王小军茅塞顿开道:“对!先把人抢回来,钱的事儿再说!大不了咱哥俩……”王小军想了半天也想不出干什么能赚几个亿,于是索性道,“你管他那么多呢!”
陈觅觅嗯了一声道:“我要是你我也会这么做。”
胡泰来道:“没错,有些家学渊源的又未必肯学武,这就雪上加霜了。”
陈觅觅道:“你让她喝吧。”
唐思思托着下巴道:“果然是一点好处也没有,都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打破脑袋想进武协。”她喃喃道,“会员之间不得相互攻击,可我就算进了武协真的能让我爷爷改变主意吗?”说着把瓶里的酒一饮而尽。胡泰来和王小军相顾愕然。
唐思思道:“觅觅你是武协的会员吗?”
陈觅觅向王小军递了个疑问的眼神,王小军哭笑不得道:“你不会还没看出来吧www•hetushu•com——老胡喜欢思思啊!”
胡泰来道:“明天我要认认真真地和她说,今天我喝酒了,不想让她以为我是在说醉话。”
胡泰来缓缓点头,一字一句道:“好,我明天就跟思思表白!”
胡泰来僵硬着,王小军点头道:“你继续说。”
王小军道:“曾玉家的?”
王小军点点头:“我爷爷主席的位子我才不在乎,但既然余巴川在乎,我就不能让他得逞。”
唐思思摇头道:“我不是为了你,你没听说吗,就算没有你,青城四秀也是准备抓我去要挟我爷爷和他们结盟的,他们青城派既然要逼唐门站队,那我就替他们‘出一把力’,顺便实现个人利益最大化,人不就是这么回事吗?我之所以从我二哥眼皮子下逃走,就是为了再和你们待几天……”她眼泪巴叉地说着,显然是有点醉了。
“你问这个干什么?”
胡泰来伸手去抢她的啤酒道:“你别喝了。”
王小军一拍大腿道:“好,这是我认识你以来你说过的最爷们的一句话了。”
王小军叹气道:“这就得从我遇到两个丧门星开始说起了……”
陈觅觅看着她道:“思思,听说你也是故事的人呀。”
唐思思脸色黯然道:“我那叫什么故事,我那是事故,我爷和_图_书爷要把我嫁给暴发户的儿子。”
胡泰来和唐思思相视一笑,知道这是要说自己了。
唐思思又起开一瓶啤酒喝了一大口道:“你们还记得楚中石那夜偷上峨眉,我让他带句话给别人吗?”
陈觅觅咬牙切齿道:“还等明天干什么呀,一会她回来就说!”
四个年轻人一路欢声笑语下了武当山,陈觅觅拦了一辆出租车,跟司机说:“师傅,帮我们找家最近的酒吧。”
陈觅觅道:“小军,你功夫倒是不差,可是根基不足,这是怎么回事?”
唐思思道:“我就是让他给曾玉带的话——你们知道蜀中实业是谁家的公司吗?”
胡泰来目光灼灼,看样子是真的在想办法。
唐思思苦笑一声道:“还能怎么办,我想过了,人怎么活都是一辈子,我已经答应和曾玉先交往了。”
王小军白了唐思思一眼道:“你这么说就是不实事求是了,我小时候每个月总还是要练个三两天的。”
最后他们到了一家规模不小的酒吧,一看就是平时有驻唱歌手那种,正当中有一个小台子,下面都是散座,今天也不知为什么没有歌手,台子后面的大屏幕正在无声地播放着广告,整个酒吧里弥漫着轻音乐,几个人一看环境不错,就挑中间一张桌子坐了下来。服务和*图*书生拿着酒水单上来,陈觅觅点了几个果盘小吃,先要了一打啤酒。
王小军和胡泰来大吃一惊,同时问:“什么时候?”
司机随口道:“你们是蹦迪还是唱歌?”
陈觅觅道:“要上的,不过她们两个都是孤儿,从不到10岁就被武当领养回来,平时就在山下的学校上学,节假日回山习武,学功夫讲究童子功,但现在的孩子都是爸妈的心肝宝贝,谁肯把孩子送到山上受苦?很多名门大派想继承衣钵,都得靠这种法子从小培养,以前都是徒弟找老师,现在是老师找徒弟,武林渐渐式微跟这种难以为继的传承很有关系——这些都是我师兄总结出来的。”
唐思思道:“加入武协到底有什么好处呀?”
王小军得意洋洋道:“奇遇!奇遇而已,我也是生生被逼成了高手。”
胡泰来笑道:“谁心虚说谁。”
这时啤酒来了,王小军拿起一瓶用大拇指顶开瓶盖,喝了一大口,开始讲述自己和胡泰来还有唐思思相遇之后的事情,从唐缺开始,连带把青城派如何派人上门挑战,胡泰来怎么中毒,以及上峨眉学缠丝手的经历都讲了一遍,其中好多事情自然是加油添醋,有时候平平无奇的一件事都给他说得电闪雷鸣壮怀激烈的。
胡泰来双眉紧皱,忽然问王http://m.hetushu.com小军:“投资江轻霞那块地需要多少钱?”
“没错。”唐思思道,“江轻霞有块地要做商场,蜀中实业本来是她最合适的投资商,就是因为青城派作梗曾玉家里才反悔的,我让楚中石带给他的话大意就是只要他能说动曾家继续给江轻霞投资,我就和他交往。”
陈觅觅笑道:“谁能把你逼成这样,我倒是也想试试。”
“那你打算怎么办呢?”陈觅觅开门见山地问。
陈觅觅一拍桌子:“那还管钱干什么,先把人抢回来啊!”
陈觅觅道:“我16岁就加入武协了,不过只挂了个名,开会什么的一概没参加过,我师兄把我名字报上去,也只是口头知会了我一声,告诉了我几条武协的规矩。”
王小军本来一直点头附和,这时猛的反应过来:“诶,你是说我吗?”
王小军握紧拳头道:“思思,这是我们铁掌帮……哦不,是我王小军个人和青城派的恩怨,你何必作践你自己呢?”
王小军叹了口气道:“我看少说得几个亿……”
陈觅觅道:“所以说到底,你上武当主要还是为了对付余巴川?”
陈觅觅愈发吃惊道:“这么少?我以为你起码得有五六年的苦功,这么说你还是个天才啊。”
王小军自下山以后就心事重重,他在想着要怎么处理周冲和的m.hetushu.com事情,陈觅觅这时忽然道:“王小军,你发什么愣呢?”
王小军道:“她们俩年纪那么小不上学吗?”
陈觅觅惊讶道:“什么?”
唐思思走后,王小军凝重道:“要不是喝醉了这些事她都不会告诉我们,老胡,生死存亡之秋了,你打算怎么办?”
另外三个人一顿,接着一起笑起来,四瓶啤酒碰在了一起,气氛瞬间就嗨了起来。
陈觅觅道:“也没什么好,就是多了些拘束而已,会员之间不得恶意攻击,日常生活中不得随意动用武功,也就是说路见不平,要有选择地拔刀相助,比如两伙人打架,你可不能看哪一伙顺眼就上去帮忙,除非是有歹徒行凶快要闹出人命了才允许‘见机行事’,咱们想出次手,要应对的流程可多了。”
陈觅觅一笑道:“跟谁喝呢?我师兄都六七十了,我师侄们岁数也跟我爸差不多,再小一辈的见了我都喊师叔祖,明月和静静就算是比较跳脱的了,可我总不能领俩小道姑来喝酒吧?”
胡泰来道:“我看能不能想法子把钱还给曾玉。”
陈觅觅用眼神征询了一下众人的意见,见没人表态便道:“就找个能喝酒聊天的地方,不要太闹的。”
唐思思起身擦着眼睛道:“我去下洗手间。”
唐思思道:“能足吗?他满打满算也就练了半个月的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