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36章 拳王的自白

王小军一瞪眼:“翻!你以为我脾气真的很好啊?”
雷登尔苦笑道:“因为我马上就要破产了。”
胡泰来吓了一跳:“很有可能。”
那翻译二话不说拉着瓦肯斯基就往外跑,瓦肯斯基似乎也没什么斗志了,他扭回头冲王小军嚷了一句什么,然后才走出门外。
“回美国了。”雷登尔忽然猛地抬起头来道,“我不需要保护,因为真正想伤害我的人在拳击台上等着我,我不可能带着保镖上台去比赛。”
陈觅觅想说什么,终究欲言又止,她可不傻,这种话题下只要搭茬就中圈套……
“那你为什么还要来跟他比赛?”胡泰来表情很复杂,看到偶像沦落确实也是件令人唏嘘的事情。
胡泰来抓住雷登尔的肩膀道:“那你也不用这么想,你是拳王,只要击倒对手你就会东山再起的,别说你赢的近百场比赛全是靠运气,我看过你的拳赛,你当得起伟大两个字!”
王小军也小声道:“不会,我料想他说的必然不是‘爸爸你好’之类的话,所以依葫芦画瓢骂回去肯定没错。”
王小军纳闷地跟胡泰来说:“你偶像怎么了?难道他要在训练场开一个百人轰趴?”
胡泰来惊讶道:“这些你来中国之前就知道了?”
胡泰来冷冷道:“赢就是赢,输就是输,这世上从来没有‘输得好看’这种事情,你是罪有应得!”
王小军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勉强干笑道:“也没什么好难过和_图_书的,拿完这笔出场费你就宣布退役,回美国以后做做综艺节目,让别人拿你开开涮,日子也能过。”
王小军诧异道:“老胡,你是啥时候黑化的呀?”
三个人各自去洗了把脸,心事重重地到了临时改建的拳台——这还是他们自开完媒体见面会第一次来这个地方。
胡泰来鼓励雷登尔道:“你一定能赢!”
众人上了车准备出发,因为这顿饭结束得比原定时间要早,所以赶上了晚高峰,王小军的车技在荒郊野外还凑合,这时要不停地换挡、刹车、重新启动,这车让他开得抽抽噎噎,100米的一段路就熄了5次火,看得老黑们大摇其头,要不是见识过他的厉害,可能早就手指头冲下用RAP编排上他了……
王小军一拍大腿:“真让我说中了,真是来中国敛钱的,不过我没想到你是抱着必输的决心……”
雷登尔无力道:“对啊,这几年我已经都没比赛了,而且——我很久没经过正常的训练了,我今年33岁了,按现在的状态,前年就该退役了。”说到后来,雷登尔无可自拔地崩溃了,“我老了,不复当年之勇了。”
雷登尔点点头。
王小军道:“不会吧,拳王不是都很有钱吗?福布斯上经常出现你们这种人——别告诉我你都捐给蒙大拿州Hope小学了。”
“不,我赢不了瓦肯斯基!”雷登尔盯着胡泰来冷丁冒出一句。
陈觅觅小声和图书道:“你还会说俄语?”
王小军左手捏着瓦肯斯基的左拳,右胳膊肘里夹着他的右拳,瓦肯斯基比王小军高一个头,这时猫着腰,疼得呲牙咧嘴。
王小军不悦道:“你这个逼装得我给0分,那些东西变现了不还是钱吗?”
“我再顺便给你说几句,在中国,吃饭是个很重要的时刻,你这样闯进来很不礼貌,遇上我是你运气好,遇上脾气不好的你现在已经挨揍了——翻。”
“合适。”雷登尔把王小军替下来,顺顺当当地把车开到了酒店。
“这……不合适吧?”王小军也觉得不好意思,哪有雇主请了保镖然后再给保镖当司机的?
王小军这会也是骑虎难下,他唯恐自己一放手瓦肯斯基就又扑上来,对方怎么说也是世界级的拳王,1000磅的拳头也不是说抓住就抓住的。
雷登尔喃喃道:“我早就知道我不是他的对手,刚才那一拳之后,我就更清楚这一点了。”
王小军尽量用有亲和力的声音道:“老雷你到底怎么了?”他也看出雷登尔意志非常消沉。
王小军问翻译:“他答应了吗?点头yes摇头no,你让他给我表个态。”
王小军忧虑道:“特么在房间玩玩也就算了,他要聚众淫乱让中国警方知道了是抓他不抓他?”
王小军吃了一惊道:“去哪了?”
三个人走过去,就见雷登尔已经换上了训练服,此刻正低垂着头坐在那里,一副郁郁寡欢的http://www.hetushu.com样子。王小军和他接触了这几天,还是第一次见他这副表情,不禁小心翼翼道:“老雷……其他人呢?”雷登尔以前去哪都要带着他的保镖们。
“让我来开吧。”雷登尔忽然在一个红灯的路口说,并且人已经站到了王小军跟前。
胡泰来神色渐渐凝重道:“这不是什么决心,这是骗钱!”他提高声音道,“你没有信心还来干什么?”
“外围女们还没到?”王小军好奇地四下张望,忽然发现场边的椅子上坐着一个人,正是雷登尔。
王小军甩手道:“这我上哪知道去?我就见你好像也不怎么上心,考试以前不好好复习的要么是极品学霸要么是极品学渣,但凡想考60分也不是你这样的。”
陈觅觅勉强笑道:“好在我们不是在朝阳区。”
王小军拍着胸脯看着陈觅觅道:“离婚太可怕了,我以后一定对我老婆从一而终!”
雷登尔垂着头道:“我让他们走了。”
“刚才?”王小军回忆着,在他的干涉下,雷登尔和瓦肯斯基的冲突刚开始就消弭于无形,他很快想起来了:瓦肯斯基确实出了一拳,被雷登尔用手臂挡住了。
雷登尔摊手道:“我以前是很有钱,但那些都变成了豪车、豪宅、豪艇。”
那翻译这才回过神来,对瓦肯斯基说了一大串俄语。
雷登尔再次苦笑道:“你上次看我比赛是什么时候?”
在房间门口,雷登尔对王小军他们道:“你们http://www•hetushu•com也回去洗个澡,20分钟后训练场见。”说着先进屋去了。
这时屋子里还有一个人是安然无恙地站着的,不过作为翻译,他已经傻了眼。王小军忽然大声道:“我现在就放开你,但你不许闹事,想打架再等几天去擂台上打——喂,快给你家主子翻译过去!”
雷登尔默默地站了起来,自从瓦肯斯基走后,他好像就一直在思索着什么事情,就像一个中二的青年忽然变成了忧国忧民的诗人,画风转折得有点生硬。
雷登尔猛然道:“可我不想过这样的日子,在我巅峰的时候,最强悍的对手也不敢拿正眼看我,我在中国天天买醉,无非是做样子给别人看,想让媒体把我的失败归罪于酒色,让世人对我还能保持起码的尊重,可我发现我太幼稚了,瓦肯斯基迫不及待想侮辱我,因为他知道我已经保不住我的头衔了,你们知道吗,刚才我和他针锋相对的时候,甚至有一丝恐惧。”
雷登尔揉着胳膊道:“他的速度、拳重都是我遇到过的对手中最强的,我已经打不出这么劲的拳了!”
想象中的香艳场景并没有出现,训练场里只有拳击台周边的灯开着,此外空无一人。
王小军挥手道:“回酒店。”他一马当先地下了楼,雷登尔低着头混在老黑们中间,倒像是王小军的保镖一样,一楼的粉丝们见雷登尔这么快就下来了又是一阵狂拍,光头大汉见了王小军遥遥招手道:“哥们,别再把我偶像保http://www.hetushu.com丢了。”
屋里又只剩下了雷登尔和他的保镖们,他们呆呆地看着王小军,良久之后其中一个保镖才讨好地冲他伸出宽大的手掌:“Givemefive!”
翻译一哆嗦,结结巴巴地翻译成俄语,瓦肯斯基眼珠子几乎要瞪出眶外,但双拳上的压力越来越重,他喷着气微微点了下头,王小军双臂一抖把他推到墙边,瓦肯斯基看样子随时有可能发作,王小军暗含警告对那翻译道:“让你主子理智点啊,他要再冲上来就真的后悔来中国了。”
“为了钱……”雷登尔无奈地说。
“%%¥@&——!”王小军毫不示弱地嚷了回去。
胡泰来一愣道:“好像是几年以前了。”
翻译为难道:“这……不好吧……”
雷登尔无辜道:“变不了现了——我离过两次婚,那些东西都是我前妻们的了,我们这些人还有无数的绯闻和官司要去应付,这都是需要大量的钱的。我现在已经没什么钱了。我需要拿到中国的这笔出场费。”
翻译只好又说了几句,瓦肯斯基瞪着王小军,最后无奈地点点头。
“我去!”王小军倒吸了一口冷气,陈觅觅和胡泰来也相顾失色,离比赛还有四天时间,谁也没想到雷登尔会说这样的话,他们见老黑每天睁眼就嗨,还以为他是胸有成竹呢。
王小军嘿嘿一笑道:“没钱!”他问雷登尔,“这饭你还吃吗?”
陈觅觅:“……”
雷登尔目光灼灼地盯着他道:“你觉得我会赢瓦肯斯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