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45章 利息

陈觅觅这时也明白了华涛的心思,这是在创造机会让她陈述事情原由,当下朗声道:“唐思思是我们的朋友,她原本不想嫁给曾玉,是她家里人抓她来这里强迫她的!”陈觅觅一指新郎那边的宾客道,“你们报警吧,这里有人强迫女孩儿嫁人,这事儿的性质你们也清楚,看警察来了抓谁!”
那老者看穿着就是武林人士,别人都穿西装,只有他穿了一件浑身布纽的黑绸衫,显然自命不凡,只是那派头不像武林前辈,更像是军阀家里请的教头,王小军一掌拍来,他胸有成竹地用双手拇指去按对方手掌上的穴位,结果就听嘎巴一声,老头两个大拇指全被拍得错了位,一个屁墩儿坐在了蛋糕渣上。
唐门那十几个子弟中,年纪最大的一名壮汉出列,他听对方如此说话知道是武林中人,此时又无师长在侧,他怒道:“阁下是哪门哪派的?你闹唐门的场子你师父知道吗?”他见王小军等人年纪轻轻,料想是唐门的对头指派的门生学徒来搅局。
大太保闻言脸一红,他镖囊里确实只有10支餐刀,这玩意没尖儿没刃,飞行速度和方向都不好把握,迫不得已的时候保命是可以的,但你让他当众拿出来他可没这个勇气,大太保索性把镖囊摘下来扔在地上道:“这里都www•hetushu•com是我唐门的贵宾,又是大喜的日子,动刀动枪不吉利,我用拳跟你过几招。”
王小军和陈觅觅对视了一眼,愈发不知道华涛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了,听他刚才所说,似乎是有心帮自己,可这时又出言挑战,华山派是六大派之一,华涛就算耽于应酬武功肯定不弱,他既然亲自出面,就要顾忌一世英名,故意放水的可能性基本为零!
华涛道:“你们敢报出自己的门派吗?”
陈觅觅一笑道:“这就叫图穷匕见恼羞成怒。”
十三太保见对方一出手就把老大打了一溜跟头,一起把手伸进衣服大呼小叫起来。
两人一言不合便即动手,大太保往前一扑,单拳打来,王小军错步站在他身子正前方,不等他拳到,一掌把他拍得顺原路滚了回去。
众人一听均暗自点头:这话锋转的羚羊挂角不露痕迹。
王小军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对方要是硬着头皮上餐刀的话他也没十足胜算,暗器这东西,都是人家隔着十来米打你,就算失误也不会伤及自身,王小军可不愿意当这种受气包。
王小军上前一掌道:“去你的吧!”
王小军道:“接着说,你是谁?”
闻听此言,唐门的宾客中顿时就坐下七八个,陈觅觅的名字他们或许不熟,http://www.hetushu.com但武当和龙游道人的名头却无人不知,眼前这姑娘就是传说中的武当小圣女,若从龙游道人那里排辈,在场的人几乎都得算是她的晚辈,这且不说,自己若动这小姑奶奶一指头那就相当于跟武当为敌,这笔账这些人还是算得清楚的,唐门的根基在四川,现场的宾客无非就是来应景捧个场,大多和唐家并无深交,也就犯不上触这个雷。不过这时众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华涛身上,论身份,他是华山掌门,论武功也当属他是翘楚,现在跟武当派对上,众人都等着看好戏,素闻这位华山掌门八面玲珑,今天倒要看看他如何应对这个局面。
陈觅觅道:“我叫陈觅觅,我师父是武当派龙游道人!”
陈觅觅道:“没人指使我们!”
唐思思道:“唐门专精暗器,拳脚功夫就耽误了。”
众人面面相觑,这个事儿他们大多数还是头次听说。
至于草坪另一边,那些人个个衣冠楚楚,全是曾家请的商界朋友,这些人见了这种局面几乎是同时掏出手机准备报警。
华涛听完陈觅觅的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便揭过这篇不提,转而又问:“几位和唐门有什么过节也该挑个别的时间再了结,今天是人家嫁女儿的大日子,我华某虽然和唐门往来不m•hetushu•com多,可也不能让你们为所欲为。”
唐思思道:“有几个打泥弹子的你要小心。”
王小军一招得手也有些愕然,不禁道:“这老大功夫也太面了。”
唐思思对王小军道:“这是唐门十三太保中的老大,擅长打双刃镖,不过你不用怕他,他是坐飞机过来的,趁手的暗器一样也带不来,现在镖囊里镖全是餐刀临时改的。”
那老者自然不肯再报名姓,他屁股往边上挪了挪,找了片干净地方假装晕倒去了。
华猛站起身道瓮声瓮气道:“是!”他径直走到王小军面前道,“我看你很嚣张啊,你吃我一拳!”说着照例把拇指藏在食指和中指之间,以点穴拳直击王小军,王小军盯着他的眼睛,希望能从眼神中得到什么暗示,结果华猛的拳头已经毫不客气地到了面前,王小军只得运起掌力拍出,拳掌相交,华猛猛然就像坐了飞机一样高高飞起,随即撞碎一张桌子跌落在地上。直到此时王小军才见他冲自己眨了眨眼,同时觉得掌心里多了一张卡片,他不动声色地把卡交给身后的陈觅觅,小声道:“华总因咱一句话赚了400万,这是还利息来了。”
“他那是失血过多。”王小军无暇多说,上前一步道,“唐思思这小妞我今天一定要带走,有谁不服的上来咱们手底http://www.hetushu.com下见真章吧。”
见事情败露,胡泰来脱掉伪装也走了过来,唐思思摘掉头套一笑道:“老胡,好久不见,你倒是白了不少啊。”
这时华涛不慌不忙地挑挑手指道:“华猛,你就代表我下场和他们比试比试吧。”
唐门宾客们一听无不振奋,暗道自己刚才错怪了华涛,堂堂的华山掌门把江湖道义看得还是很重的。
王小军头皮发麻道:“思思,你就告诉我这些人的暗器都被安检没收了没?”
现场又是一阵骚动,他瞬间团灭十三太保,大败老不要脸,唐门请来的朋友人人脸上无光,而此刻唐家无人出来主持大局,这些人却也不能就这样放王小军他们走了,一时十几个人一起挡在王小军面前,说不得也只好群殴了。
王小军愕然,他们的底细华涛知道得很清楚,却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问,一时更弄不懂他到底是想帮唐门还是在打什么哑谜。
王小军道:“这老家伙怎么跟净尘子一个德行?”他拍拍巴掌道,“还有谁不服?”
王小军听完嘿嘿一笑,对大太保道:“我无门无派,这位老兄既然出来叫板,那我就领教一下你的暗器绝技吧。”
现场一片哗然,一个老者满脸愤然地跳了出来喝道:“好大的胆子,你们闹唐门的场子就是没把我放在眼里,我乃是……”
唐思思m.hetushu•com小声道:“小军说话越来越占地方了。”
众人这才恍然,合着他自己不亲自动手啊——
王小军无语,这十几个人要一起发作起来,别说暗器,就算是一人丢块擦鼻涕纸也免不了要被蹭上几下,王小军想到这就觉还是先下手为强的好,他四下一扫,就见旁边的桌子上立着一个十层的巨型奶油蛋糕,他一个箭步跳过去,手掌在桌子底下一拍,那蛋糕便蹦到了半空中,王小军再一掌打在蛋糕盘底,那个巨大的蛋糕瞬间变成一个极速飞行的火箭砸向十三太保。那些松软的奶油在空中散开,噼里啪啦地砸在十三太保身上头上,王小军随后杀到,他手起掌落,把除了大太保之外的十二太保逐一打倒,于片刻间又回到了陈觅觅他们身边,王小军舔着手上的奶油道:“既然按B计划来了,该砸东西也得砸。”
华涛拍着桌子道:“唐家大小姐愿不愿意嫁人是一码事,你们今天驳了我们这些武林同道的面子是另一码事,我华山派决不能坐视不理,这样吧,你们选出一人来下场比试,若是赢了华山派我自然无话可说,要是输了你们得先向诸位同仁磕头赔礼。”
就在这时一人大声道:“不能报警,否则唐门以后怎么做人?”这人起身来到王小军面前,厉声质问道,“你们几个是受何人指使?”这人正是华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