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60章 秘籍插画

唐思思不信道:“他能随便化装成别人,居然搞不定区区的声音?”
楚中石嘿然道:“还能怎么办,要不然你们把我交给派出所吧,我又没偷你家电视冰箱,无非拿了这几张纸,你说警察们会怎么处置我呢?”
王小军道:“你说的有道理,但此人冒充苦孩儿是临时起意,不过偷真武剑却不是,苦孩儿只是他的突破口。”
王小军道:“六爷,你不是活的武林百科吗?倒是说说这事是谁干的啊?”
王小军扬起巴掌道:“信不信我拍死你?”
胡泰来连连摆手,随即道:“既然这样你记在脑子里就好了,干嘛非得画出来?”
楚中石脸色大变:“你怎么知道?”
王小军点头道:“把你交给普通警察你是不怕,可如果交给民武部呢?”
王小军道:“秘籍倒是没有,但是除了《三只小猪》,后面还有《小红帽》的!”
王小军笑道:“你发现没有,最近几次你总是要栽。”
王小军贴近她耳边道:“你轻功怎么样?”
楚中石道:“你先说要我帮什么忙。”
楚中石白了她一眼道:“你把我们这行看得也太简单了吧?光拿易容术来说,想扮活一个人,不光得会面目化装、衣着品味、缩骨法、甚至得学习心理学,你演一个没出过村的老头和一个混了一辈子文艺界的老头他们的言谈举止就大不相同,这其中牵涉到很多精细的学科,变音就是其中一门,有些人能学别人说话,但不会缩骨法,你让他装成比他高或者低的人那就没办法了,有些人无论高低胖瘦都能装,但变不了嗓音,千面人就是这种情况,像我这种精通所有门类的奇才毕竟是少数。”
王小军道:“你只要把他真人的照片给我,咱们就算两清了。”
“真的?”
王小军目光灼灼道:“总有办法的。”
陈觅觅道:“我听你们经常念叨这个人,他为什么会告诉你们神盗门的事情?”
唐思思笑道:“不管别人,他写的书我可是不看。”
王小军大叫:“绝不能让他跑了和图书!”
楚中石得意道:“你以为呢——我可以走了吗?”这点上王小军倒是服楚中石,上次冒充谢君君压根不存在的女朋友,这个飞贼无论说话、举止都无可挑剔,而且据说要不是时间仓促,他连身材都能模仿出来。王小军挥手道:“你走吧。”
王小军来到里院,只见楚中石已经拿着那叠秘籍坐在了房檐上,那叠纸和竹竿之间连着一条细细的丝线,之后是一个铃铛,楚中石拿走秘籍触动了机关,所以铃铛发出了警报。
王小军道:“然后呢?”
王小军道:“少废话!”
陈觅觅道:“六爷,苦孩儿在您那怎么样?”
胡泰来指着那些“秘籍”道:“这些东西你收好。”
刘老六嘿然道:“那不会,我们这个年纪的人只会得老花眼。”
王小军道:“你选吧,是我们把你交给民武部还是帮我们这个忙。”
楚中石二话不说把那叠纸递了过来:“我一页都没顾上看,还给你。”
王小军道:“那我们就顺着这条线摸下去,直到找到幕后的人。”
就在这时就听里院传来铃铛声响,王小军脸色一变,揽过陈觅觅在她耳边说了句什么,随即拔腿就跑。
陈觅觅急忙道:“让他少玩,别把眼睛看坏了。”
刘老六道:“没错,那晚苦孩儿拿着我的手机玩游戏,无意中拍了这一段视频,那人才是盗剑真凶。”他顿了顿道,“而且此人假冒苦孩儿应该也是临时起意,他见武当派守卫森严无从下手,偶然见到苦孩儿这才心生一计,武当派的人说那晚苦孩儿在凤仪亭周围多次出现,前几次应该是此人在做怪,最后一次他才让苦孩儿引开守卫盗走了真武剑。”
王小军拉着他往外走道:“咱们守在外面又不怕丢。”说着端着饭菜走了出去。
楚中石一字一句道:“因为他的声音不会变!”
这时楚中石坐在房顶上正慢条斯理地扬着那几页纸,脸上得意洋洋道:“哎呀,你们怎么这么不小心,明知我随时会回来还把这种东西和_图_书随便乱放——系个铃铛管用吗?”他深知这几人都不会轻功,所以得手后没有立刻逃走,而是要先展开嘲讽技能。
王小军却不接,道:“你先拿着,这次用这种非常办法请楚兄出来主要是有件事想请你帮个忙。”
王小军道:“这样的话,他就算装成别人,一说话不就露馅了吗?”
王小军暗道果然不错,原来在峨眉山上楚中石被抓住以后,有人提议要把他交给警察,楚中石抵死不从,当时王小军也很纳闷,后来民武部的吴峰出现以后王小军依稀猜出一些端倪,虽然最终也不知道民武部有啥职能,但他确定这个部门是专和武林人士打交道的,楚中石这样的江湖飞贼交给一般的警察部门也就是训斥一顿扣个几小时也就放了,但是落到民武部手里肯定没那么简单,说不定“职业生涯”就此终结,峨眉派报警,那必然是民武部出面解决,楚中石怕的就是这个,这时抬出民武部来楚中石果然就范了。
陈觅觅道:“苦孩儿只有七八岁的智力,说不定他以为那人真是他的分身,所以那晚他一直闭口不提又有一个自己的事。”
陈觅觅如实道:“还行,怎么了?”
四个人坐在外面吃着饭,胡泰来道:“我怎么总觉得这么不踏实?”
楚中石苦笑道:“别说照片了,说来好笑,我也没见过他的真面目。”
楚中石这才低头观看,这一看之下他脸色不住变换,最后他劈手把那叠纸扔进院子,怒喝道:“王小军你又阴我!这他妈是《三只小猪》的插画!”
楚中石晃了晃手中的那叠纸:“你以为我傻啊,有了这些我还看你的铁掌干什么?”
王小军道:“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陈觅觅急道:“六爷,您问过苦孩儿没有,那人身上有什么特点?”
王小军道:“说明你丫根本就没仔细看!”
王小军道:“这人到底是谁?”
众人一听都是眼前一亮,楚中石这么说证明他确实知道此人底细,刚才王小军没有说明也是为了试试他。www.hetushu.com
胡泰来道:“这个神盗门,先盯上铁掌帮,又惹到武当派头上,这样的门派居然没给人铲除了。”
刘老六道:“武林上会易容的人太多了,光凭这点我不好信口开河,不过此人既精通易容术又轻功绝顶,那多半不是神盗门的人就是和神盗门有关。”
胡泰来看着王小军的房门纳闷道:“难道他忽然想当作家了?”
楚中石琢磨了片刻,忽然冒出一句:“视频里的人并不是长这个样子,他这是乔装改扮冒充了别人。”
胡泰来好奇道:“那你怎么知道见到的人就是他呢?”
看完视频,王小军把电话打给了刘老六。
王小军道:“有人假冒苦孩儿。”
王小军道:“真的。”
“来,给你看段视频。”王小军把刘老六传来的视频给楚中石看了一遍,然后道,“只要你把视频里这个人的资料给我们,就算你帮了我们,你从我这里拿走那些秘籍我就送你了。”
“凉快。”王小军冲她眨眨眼。
楚中石再悚然一惊:“难道真有秘籍?”他不是没吃过这种亏,当初王小军为了摆脱他的骚扰曾真要把铁掌三十式的图谱送给他,但他先入为主以为不会有这种好事,导致后来费尽艰辛才换了两张照片。
“我是武当派陈觅觅。”
楚中石道:“人们往往只相信自己的眼睛,就算至亲至近的人,只要他样子十足像了,你就先信了八九分,声音不对可以推说是感冒了、嗓子哑了,普通人谁会怀疑?”
刘老六直接问:“都看明白了吗?”
整个下午王小军都把自己闷在屋里,他拿着一支笔在纸上写写画画,偶尔抬头凝神思考一会,接着又忙活起来,连唐思思叫他吃饭都喊了好几次。
“那也够用了。”王小军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又练功去了。
王小军道:“少废话,你来我铁掌帮偷盗秘籍,现在人赃俱获,你打算怎么了断?”
刘老六道:“那是自然。”
刘老六道:“好得很,我给他弄了一部专门玩游戏的手机。”
王小军嘿嘿笑和*图*书道:“不踏实就对了。”
陈觅觅灵燕一般从他身后跃上房顶,楚中石毕竟是盗贼出身,已然惊觉身后有人,他听音辨形,起身回手一拳直击陈觅觅的小腹,陈觅觅沉声道:“下去!”她左手一带楚中石,右掌拍中他的肩膀,楚中石只觉半个身子又痛又麻,拔地而起掠向前院。
楚中石倒吸了口冷气道:“他居然有这么大的胆子?”
唐思思道:“他是你们神盗门的人吗?”
唐思思道:“这又是为什么呀?”
王小军道:“比起视频里那个偷剑的人呢?”
楚中石闻言又跃上墙头,陈觅觅道:“如果我们想找千面人,应该去哪里找他?”
王小军背着手道:“你好好看看那些纸上都画的啥?”
“怕忘。”王小军也不多说,练几掌,翻几页纸,煞有介事。唐思思啧啧称奇道:“这人居然真搞出秘籍来了。”
这时陈觅觅道:“此人冒充别人的样子到我武当派盗走了我们镇派之宝真武剑,楚兄如果肯帮我这个忙,我就欠你一个人情。”
挂了电话,王小军道:“下一步我们就找楚中石。”
王小军不自觉地点头:“看来还真挺有学问的。”
楚中石愕然道:“什么意思?”
楚中石高高跃起,陈觅觅随之一跃但身子在半空已经下沉,楚中石洋洋自得道:“小丫头,想追上我你还得……”他话音未落忽见陈觅觅本已下落的身子毫无征兆地升了上来,接着轻巧地挡住了他的去路,楚中石大惊,一愣神的工夫两人同时落在院里,楚中石再想飞身,陈觅觅探手在他肩上一按,楚中石只觉千斤压身,竟丝毫动弹不得,他武功稀松,全仗着轻功避敌,这时失了先手处处受制,论打,这院子里的人除了唐思思他谁也打不过。不禁愁眉苦脸道:“我认栽了。”
到了晚饭时间,王小军搬了张桌子道:“今天咱们去外院吃吧。”
楚中石冷笑一声道:“咱们之间既没交情又没账目,我凭什么帮你?”
楚中石顿时泄气道:“原来是武当小圣女,那就难怪了。”回hetushu.com想刚才的情景,别说他起初就有轻敌之心,就算全力而为,这么近的距离下对上武当派的梯云纵八成还是讨不了好,所以楚中石倒也没什么抱怨的。
王小军道:“果然是神盗门。”
王小军边练边道:“温故而知新嘛,这些图是我这段时间练习铁掌的心得,称得上是真正秘籍了,你要不看看?”
胡泰来道:“可是你怎么才能找到楚中石,说起来这个人好久没出现了。”
楚中石忙道:“是真的,此人有个绰号叫‘千面人’,每次就算跟我们见面,他也随机化装成别人的样子,可能是老头可能是年轻人,有时候甚至会扮成个美女,所以除了绰号之外,我对他的了解也不多。”
楚中石点点头。
楚中石扫了一眼陈觅觅道:“主要是不知道你们添人手了。”他吃了这么大的亏,见对方只是个小姑娘,不禁不忿道,“你是什么人?”
王小军却笑得比他还得意:“系个铃铛不是防你,而是等你,只要它响了那就管用。”
唐思思道:“神盗门并不是一个门派,严格说来它更像是中介机构,那些身怀绝技的贼在中间人那里领到任务就去执行,失手以后也只能自认倒霉,真正的幕后主使又不会露面。”
刘老六道:“一提起这事儿苦孩儿就又惊又怕,说也说不清。”
胡泰来奇道:“小军,你家的掌法你不是都练会了吗?”
陈觅觅沉思了片刻,摇头道:“说不好,只怕稍有不如。”
傍晚的时候,王小军忽然又到仓库里把木人桩搬了出来,接着还像以往一样把一根竹竿戳在边上,在上面钉了一叠图形。然后照着那些图形一招一式地练了起来。
陈觅觅道:“什么事?”
楚中石嘿嘿一笑道:“姑娘,这个我可就帮不了了,咱们有言在先,我只提供他的资料。”
王小军道:“如果你能帮我们找到他,我教你十招铁掌。”
王小军一笑道:“因为我们之间有业务联系。”
楚中石道:“我能先知道他干了什么吗?”
王小军招招手道:“觅觅你来,我有话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