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59章 一段视频

王小军探头道:“我叫王小军,你们以后叫我小军就行——”他指着自己的鼻子对黄俊生道,“大爷,这还有个人呢。”黄俊生自始至终没跟他说过一句话,几乎是视而不见,王小军有点不乐意了。
唐思思顿时瞪大眼睛道:“那是谁干的?堂堂的武当小圣女连自己的男朋友都看不住啊?”
老头道:“我叫黄俊生,你也别您您的了,以后叫我俊生就行。”
“就不擦。”王小军侧着脸对胡泰来道,“老胡,你看我脸上有什么?”
陈觅觅只得停手,哭笑不得道:“老人家,您找我干什么?”
陈觅觅也坚决道:“你一定要送的话,那我就要反悔了。”
所以王小军和陈觅觅一大早又来到了公园里,两人鬼使神差地换了一片小树林……
陈觅觅和王小军异口同声:“这才是苦孩儿!”
视频不住地摇晃,显然是有人把手机拿在手里,在不断的快速运动中拍的,而且给人的感觉是:拍视频的人自己也不知道手机开着,所以这一切都是无意中而为,视频里除了黑黢黢的背景之外,忽然闪出一个人的背影,这人在拍摄者的前方提气奔跑,轻功非常高明,冷丁,他转身道:“你快点跟上我呀。”
黄俊生忙道:“那这样,这些东西你挑一半,挑一半行吧?”
“哦,裁缝啊。”王小军嘟囔了一句,到一边练功去了。
……
王小军试探道:“大爷,您这么大岁数还推销化妆品呢?”
“你们也过来。”王小军叫了一声,胡和_图_书泰来和唐思思也围了过来。
可是陈觅觅很快就后悔了,下车以后,王小军扬着头,支着那个口红印子往院子里走,陈觅觅很快就察觉了他的险恶用心,抓起一张面巾纸追着他道:“喂,擦掉啊。”
陈觅觅一推他道:“你去练你的去。”
王小军这时也听出来了,那人的样子虽然十足就是苦孩儿,但听声音应该年纪不大,最多三十岁左右,这么年轻的声音从一张满是褶子的人嘴里说出来非常诡异。
黄俊生从随身的包里掏出各种瓶瓶罐罐道:“也没什么别的东西好送,这是我的拜师礼。”这些瓶瓶罐罐都是各式各样的化妆品,有睫毛膏、眼影、香水、口红等等,而且都是名牌。
陈觅觅也颇觉无语道:“黄老,我已经答应教您了,这些东西我不能收。”
黄俊生悻悻道:“好吧。”
世上有“以柔克刚”这句话,却没有“以刚克柔”的说法,所以王小军当初在武当山上处处受制,一度心灰意懒以为铁掌帮的功夫是浪得虚名,后来学了游龙劲才逆转了局势,但今天他只觉自己胸藏十万甲兵,与那些日子相比,他对铁掌的理解终于走上了正轨。这世间刚极而柔,柔极而刚,铁掌三十式凌厉霸道的外表下也有浑然天成的柔劲,而太极拳名之以柔,其中的沾衣即跌、寸劲寸发也未尝不是一种刚,王小军刻意不用游龙劲,专以铁掌和陈觅觅过招,两个人瞬间就过了上百招而浑然不觉,陈觅hetushu.com觅眼神里带着欣喜,知道王小军短短时间内终于上升了一个层次。
老头听陈觅觅吐了口,喜不自胜道:“多谢小师父。”
黄俊生执拗道:“哪有拜师不送礼的,你要不收我可不好意思跟你学。”
陈觅觅拿口红在王小军脸上画了一个唇印,哈哈大笑起来。
王小军像被人扇了一巴掌似的捂着脸委屈道:“你这也太糊弄事了吧?”
陈觅觅以为他又耍什么花招,可无意中一扫手机屏幕马上吃了一惊——王小军的手机正在播放一段视频,地点是在一座山里,看样子是深夜,而视频里的一景一物陈觅觅都太熟悉了,正是武当山!
当夜王静湖没有回来,王小军也就放心大胆地开始练习第四张软盘里的内功心法。顺理成章的,这些心法越到后面越艰深难练,新的心法已经修炼到了身体里每一根神经末梢,王小军心无旁骛地练了一夜,天亮的时候算是勉强达到了要求,他就觉身体里流走着一股勃勃新生的力量,恨不得马上找一个地方痛痛快快地把铁掌打上无数遍。他也明白,虽然短短几天,他的内力已经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这时练功只要被王静湖看见父亲就一定能猜测到自己的所作所为,据他观察,王静湖这两天没有纠缠他是因为看到他和陈觅觅“醉生梦死”,所以也就乐得放任,如果知道他在偷偷练功,谁也不知道会激发出什么后果。
陈觅觅道:“视频哪来的?”
陈觅觅道:“您可别叫我小师父,hetushu•com我叫陈觅觅,您叫我觅觅就行。”
接着,视频的拍摄者有些胆怯地问:“你要带我去哪?你到底是谁?”
随即,陈觅觅马上道:“不对,声音不对!”
唐思思满头雾水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果然,那假苦孩儿嘿嘿冷笑道:“我就是你呀,你不想跟我去一个好玩的对方吗?”两人一前一后快速奔行,陈觅觅看着视频里的景物道:“这里已经是凤仪亭下面了,再往前势必会引起守卫的警戒。”视频到了这里戛然而止,后面的事情都不得而知了。
黄俊生不悦道:“什么推销,这些都是我孙女从法国带回来的,如假包换。”
就在这时,昨天的老头忽然从树林边上冒出来道:“原来小师父在这,我找你半天了。”
王小军试着解释道:“这段视频是苦孩儿拍的,手机在他手里,然后有人假扮成他的样子,不知道要把他领到什么地方去。”
陈觅觅甩手道:“那可不是我干的。”
王小军忽道:“觅觅快过来看看这个。”他举着手机道。
黄俊生强调道:“我孙女是服装设计师!”
陈觅觅很快就理出了事情的大概:“这个假扮成苦孩儿的人才是盗剑真凶,他化装成苦孩儿,把真正的苦孩儿领向真武剑所在的凤仪亭,随后他躲起来等待时机,真苦孩儿又好奇又害怕,最终被他吊着替他引开了武当的守卫,然后他把真武剑偷走,再栽赃给苦孩儿和我!”
两个人来来回回地推让了多次,最终陈觅觅拿了一个口红道:和-图-书“那我就要这个,其它的你必须拿回去。”
王小军瞪大了眼睛看着,在陈觅觅耳边小声道:“一个老头随身带着这些东西,你确定你不是遇上老流氓了?”
王小军嘿嘿一笑道:“您孙女是代购?”
胡泰来比较迟钝,唐思思却掩口偷笑起来。
王小军道:“谁有兴趣,我借给他先看。”
陈觅觅想了想,认真道:“这样吧,我可以把我会的教给你一些,但有言在先,可不是什么都教,你到时候别说我藏私。”陈觅觅是个爽朗的姑娘,老头这么虔诚,她也就不为已甚,昨天不答应他,一是年纪尴尬,二是武当功夫毕竟是武林流派,与民间养生的太极拳大相径庭,很多武学上的招式并不适合上了岁数的人练习,而且陈觅觅始终要顾及门派规矩,既然老头一门心思要学,简单教他一些皮毛倒也无所谓。
胡泰来认真道:“你这是胡闹,各派有各派的内功修炼方法,练内功讲究精纯,最忌讳大杂烩,比如你们铁掌帮的内功再好未必适合黑虎门,混练的话很容易走火入魔,你这东西还是收好吧。”
陈觅觅调皮地做个鬼脸,开车回家。
王小军听得一愣一愣的,随手把秘籍揣到屁兜里道:“那下次我见了老张还给他算了。”
陈觅觅低着头就往自己房间里走。
王小军一入场地就迫不及待地练起掌来,铁掌三十式井喷而出,他也越打越神采飞扬,陈觅觅忍不住道:“我来验证验证你的成果。”她猱身而上,两个人片刻就战在一处。
不过王和-图-书小军拿着这本秘籍可犯了愁,这要是前些日子他没找到软盘的时候说不定还有兴趣看看,这会他的本派内功上了道,再从头学别派的功夫他可没那耐心,而且他明显感觉得到铁掌帮的内功心法修炼速度快、效果明显,再看张庭雷的秘籍,里面密密麻麻都是图形和标注,在某一阶段容易遇到哪些问题,有什么注意事项都写得很详细,显然练起来会很困难。
王小军两眼桃花道:“好啊好啊。”
“苦孩儿?”这人一露脸四个人一起惊讶道。
“找你学功夫呀。”老头自然而然道。
陈觅觅对黄俊生道:“咱们也开始吧。”一老一小开始在林边推手,陈觅觅从推手的八字诀讲起,一边讲一边示范,黄俊生以前本来对自己的“功夫”很有信心,但刚听了这姑娘讲的开头就觉得字字珠玑,陈觅觅一问才知道黄俊生从没退休前就开始练习太极推手,距今也有十几年了,他拜的那些形形色色的老师虽然也有真东西的,但大多是野狐禅传野狐禅,导致老头越练越偏,陈觅觅就挑浅显的教他一些,老头如获至宝。
时近中午,陈觅觅婉拒了黄俊生要请两人吃饭的请求,上车准备回家,在车上,陈觅觅举着那管口红在王小军面前晃了晃,笑嘻嘻道:“要不要给你来个唇印?”
“刘老六发给我的。”王小军看了下视频的拍摄日期,正是武当派丢失真武剑那天晚上12点多,也就是说那不久之后他和受伤的陈觅觅就上了山,然后和武当众人动手,才发生了后面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