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65章 对攻

王小军悚然道:“是反噬!”
原来,王小军已经明显感觉到了,继续靠游龙劲御敌失手只是时间迟早的问题,第三张软盘上的掌法他还没练熟,这段时间又畏首畏尾不敢施展,到了危机关头也只有孤注一掷,根据软盘上的内容,这套掌法虽然只是较以前略有伸展,但已经气象大不同,王静湖诧异地看着陷在地里的双脚,王小军也只觉胸口一阵奔腾难受,但他趁着这千钧一发的工夫已经掠向门边,王静湖伸手一拍,一道弧形掌力挡在王小军身前,似乎要把他拦回去,王小军硬着头皮挥掌抗衡,喉头发甜之后终于还是冲到了门口。
“别进来!”王小军喝了一声,终究还是没能成功,耳听身后王静湖掌力又欺到,王小军把心一横,回身、挥掌,这一次两掌相对,却岑寂无声,王小军看似要和王静湖硬碰,实则用缠丝手的缠劲和揉手的捋字诀把对方的攻势给化解开来,这时胡泰来和唐思思也跑进前院,陈觅觅伸手就要推门,王小军唯恐他们进来再受牵连,把后背靠在门上,左掌从下而上地去托王静湖的肋下,接着二人以快打快瞬间就过了十几招,王静湖面色严峻,掌力越来越沉,王小军破釜沉舟,用这些天新练的掌法和他穿插应对,屋子里的家具不知是受了他们掌力的催逼还是早已受损这时才爆发出来,只听咔嚓哗啦之声不绝于耳,桌椅、镜子、壁画纷纷倒地粉碎,电视机屏幕也冷丁淌了一地……
“哗和-图-书啦——”陈觅觅击破玻璃身子凌空掠了进来,她没做丝毫停留,双掌直奔王静湖。王小军急道:“住手!”他右手抓住陈觅觅身后的衣服把她扯了回来,毕竟是父子天性,王小军扑到王静湖身边道:“爸,你怎么了?”
王静湖挺身站起,盯着王小军道:“凭我现在的情况,已经打不过你了。”
王静湖索性不理他,一掌打在床沿,那张实木床瞬间垮塌下来,王小军居高临下大声道:“看掌!”他飞扑而下,右掌直击王静湖头顶,这一掌大开大阖,离着王静湖头顶尚有一尺的距离力道就看似已尽,王静湖冷笑一声,微微侧身同样以手掌去接,就在这时王小军的右掌又暴涨了一寸,两人双掌相对,“轰隆”一声王静湖像根木桩一样被夯进当地约有两三厘米深……
就在这时,陈觅觅的声音在门外紧张道:“小军,你在里面吗?”
“放弃抵抗!算我求你!”王静湖吐出这八个字,攻势更显凌乱,蓦地,他不住倒退,接着整个人都抽搐成一团,然后才坐倒在地上。
这时王小军已经到了崩溃的临界点,和王静湖展开对攻绝对不是个好主意,但却是目前唯一的办法,所谓饮鸩止渴垂死挣扎,他双臂发软,似乎王静湖的下一招就再无力抵挡,可又奇迹般地每一掌都扛了过去,在这惊涛骇浪的攻击中,他冷丁察觉出一点异常——王静湖的攻击虽然仍然很致命且狂暴,但是经历惯了这一切http://m•hetushu.com之后对方任何一点细微的变化都逃不过他的眼睛:王静湖的攻势似乎在渐渐失控!这种失控从他攻击的角度和精准度都有所体现,王小军无意中看向父亲,接着又大吃一惊,只见王静湖脸色煞白,嘴角不住微微抖动,显得比他还痛苦百倍,王小军小心道:“爸?”
王静湖眼角嘴角不住抖动,身子蜷缩成一团,饶是如此一直手掌仍向王小军胸前按来,陈觅觅凌空抓住他的手,随即惊讶道:“他这是怎么了?”原来她一抓之下就发现王静湖手上没有丝毫力量,竟连普通人也大有不如。
王小军一个箭步窜到床上,活动着手脚目光灼灼道:“爸,你再胡搅蛮缠我可对你不客气了!”
王小军点点头:“没错,我爸就是‘猪八戒’。”
王静湖摇头道:“你强练铁掌,又与别人不同,半年之内势必会全面爆发,到时再想救你就晚了!”
王静湖再次出手没有丝毫的保留,王小军全神贯注,在身前放出数条游龙劲,二人手掌似撞非撞,王静湖终于被游龙劲弹得退了一步,咔嚓一声踩碎一块地砖,王小军也一路踉跄靠在了墙边的镜子上,那镜子一时竟然不破,而是迸裂出无数的白色裂纹。
陈觅觅听见屋里动静骇人,使劲推了推门,惶急道:“小军,你说话呀!”这时王静湖一掌在门上开了个五指型的大洞,陈觅觅得以看到屋里的情形,越发惊恐道:“你们别打了!”她有心和*图*书强行撞开房门,又怕伤及王小军,不禁连着退了数步。
王静湖一愣,知道王小军又在胡说八道,他为人比较木讷,王小军却跳脱无比,父子因为这个也无法正常交流,加上他多年藏在心底的秘密,渐渐地变成了一个沉默寡言的人。王小军虽然说着笑话,但压力越来越大,王静湖决心速战速决,下手毫不留情,对儿子俨然是寒冬般的残酷,王小军所唯一能依赖的只有游龙劲,他一边利用桌椅板凳来躲避王静湖,一边不停放出游龙气,王静湖每有掌到,他就随取随用,两个人始终保持着一定距离,往往是王静湖一接近王小军就被气龙阻碍,王小军则不停就近找东西来消解来自对面的力道,不一时家里的桌子椅子衣架全被他靠得稀碎,但终究制止不了王静湖越逼越近。
这一掌,乃是至纯至正的铁掌,所唯一不同的是,王小军这掌借了居高临下的地利,以及——王东来第三张软盘里的技巧!
王小军道:“别想诳我,你废我武功是想保我的命,又不是比武,你肯定想着好了以后找机会阴我呢,你再这么不实诚我……我可就要离家出走了,反正我还在叛逆期。”
胡泰来惊讶道:“一直以来,是你爸要……”
父子二人瞬间都拿出了看家的本事,王静湖以纯刚掌力正面进攻,竟被儿子毫无取巧地接住,他心中震撼难以描述,在整个武林里,能接住他如此凌厉一掌而依旧泰然自若的人恐怕一个巴掌也数得过来了,当然m•hetushu•com,他并不知道王小军所用游龙劲其实和太极拳有异曲同工之妙,游龙道人晚年寂寞,这套游龙劲涵盖了他毕生对武学的认识,但这项绝学没传世就已绝迹江湖,所以不怪王静湖不识。而且王小军也绝非泰然自若——这是他学会游龙劲以来第一次被人从正面打得崩溃,要不是身后有面墙替他化解了大部分力道,恐怕他这时已然受伤,说到底游龙劲虽妙,可毕竟还是有局限的,王小军用它对付净尘子、周冲和这样比自己高出一两个层次的对手还勉强,王静湖比他们又高出一个级别,这就像三四岁的孩子抱着水球能顶住五六岁大孩子的拳头,可换了一个成年人奋起一击,这孩子势必会连人带水球被打倒在地,王小军心里着慌,连连摆手道:“爸,你别激动,我知道咱家功夫有反噬,可未必是一成不变的,再说就算这病六七十才发作,我还有几十年的时间可以折腾,你等我收拾了余巴川再说——”
“你们快看这是什么?”唐思思在破碎的衣架下面发现一个被踩瘪的猪八戒面具,显然它以前就挂在衣架上,然后用衣服盖着。
王小军道:“我爸也是为我好——”他拨拉开胡泰来对王静湖道,“爸,咱俩不打了吧?”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仍有些发慌,如果王静湖再次发难,这些人十有八九还是挡不住,自己经过刚才的苦战已经是强弩之末,这一战可比跟余巴川那场艰辛多了。
王小军心下一片冰凉,他自出江湖以来屡克强敌,可处www.hetushu•com境从没有像今天这样是一眼看不到边的绝望,而且敌人偏偏是自己的父亲,他清楚地意识到,再这样下去最多再有30招自己就会像被困在笼子里的老鼠一样抓住,然以废掉武功,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自己的身份转变——既然已经被困在笼子里,逃跑是没有出路的,只能让自己变成比猫更强大的动物,哪怕变成猫也好啊。
胡泰来一激灵,把王小军拉在了身后,陈觅觅随即醒悟,也挡在了王小军前面。
陈觅觅伸手掐住王静湖的人中,大声道:“你们抓住他的手脚。”剩下的三个人手忙脚乱地依言行事,王小军在王静湖胸口又按又拍,过了足有五六分钟以后王静湖才渐渐安静下来,他眼神慢慢恢复了光亮,推开众人靠着破烂的床头坐了起来。
王小军还想再说什么,王静湖又已扑上,王小军全力施展游龙劲,一边利用刚掌握的轻功在屋子里来回乱窜,他苦恼道:“杀人不过头点地,我都叫你爸了你还追着不放,武林里哪有这样的道理?”
胡泰来和唐思思也冲了进来,王静湖哆嗦着去抓王小军,王小军任由他抓住,焦急道:“快说,我该怎么做?”但是王静湖已经说不出话了。
陈觅觅道:“我本来也如此猜测过,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父亲会对儿子下这种狠手,所以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王静湖瘫坐在地上摆了摆手,苦笑道:“不打了,咱们铁掌帮有规矩,门人之间正式比武输了一年之内不得再寻衅挑战,我已经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