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4章 人之将死

“你吓死我们了!”陈觅觅抱怨道,“送我们来的俩警察什么也不说,我和小军还以为你挂了。”
王队道:“回去,审犯人。”他回头问王小军,“你还认识我们局长?”
王队好笑道:“以后再说吧。”
司机问:“然后呢,我们去哪?”
王队摆手道:“这些我们都了解了,我说的是你在车顶子上开天窗的事儿,一般人做不到吧?”
王队道:“所以看了视频我一直在纠结你是怎么做到徒手在车顶上开坑的,你是不是用了什么高科技手段?”
王小军道:“那还能让他们跑了?我为了一块石头当街都上演徒手开天窗了,不过这种事不能常干,你是没见,送我们回来那俩警察看我们下车的眼神就像是把老虎扔在了闹市区,我估计他们开枪毙了我的心思都有。”
陈静道:“她现在可能有点不好意思见师父。”
王小军扫了他一眼道:“你吃不了那个苦。”
王队无奈道:“好了好了,这些不用你操心,我们肯定完璧归赵。”
王小军想了想道:“这叫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胡泰来莫名其妙道:“为什么?”
胡泰来沮丧道:“那我也不想通过这种方式啊,上次在武当山下之和图书所以没跟她说是怕她以为我说醉话,这回我受伤那会昏昏沉沉的神智也不清醒,思思岂不是要把我当成懦夫,这……这叫什么事儿啊?”
“你要带我们去哪?”王小军道。
胡泰来咬牙道:“武林败类!可惜让罪魁祸首给跑了。”
王小军摆手道:“别什么也往科学上扯,说句通俗点的话,哥们练过!”
王队道:“可车里那五个不就是坏人吗?”
胡泰来道:“这些以后再说,我先问你,金玉佛你们抢回来没有?”
胡泰来被她搞得无比紧张道:“我说什么了?”
……
王队坐在前面好几次扭头打量王小军,显得有些欲言又止,最终他还是忍不住道:“你对视频上发生的事情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王小军道:“这么看来对方也是高手?”他清楚胡泰来的水准,能打伤他的必不是一般人。
这句话一出,本来嘈杂的走廊忽然安静了下来,人们都对这种带有关键字的八卦很敏感,最神奇的是,虽然前一秒他们还在东扯西扯,后一秒集体都明白胡泰来喜欢的是谁了。大家都露出了那种意味深长的微笑……
王队摊手:“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
陈觅觅小声道:“www.hetushu.com我看你也没怎么努力……”
王队两眼放光道:“怎么练的能教教我吗?我要是会你这一手,出任务连枪都不用带了。”
王小军这才和陈觅觅上了警车,王队坐在副驾驶上对司机道:“回局里。”
胡泰来急道:“这是我什么时候说的?”
王小军道:“看不出你还是个数据党,该信也得信,再说——你知道我有多努力吗?”
王小军无语道:“我再说一遍,我们可是好人吶。”
警察们把五个嫌疑人控制住带上警车,有人看护现场,有人恢复交通,王队对王小军和陈觅觅道:“二位请吧。”
王小军道:“老胡你也别立Flag了,从另一个角度想想,喝醉了表白叫酒后吐真言,也不是不可以嘛。”
王小军见陈觅觅留恋地看着自己的富康,于是对王队道:“麻烦哪位警察大哥完事以后把这车给我们开回去,这可是我女朋友的心头肉——对了,车已经没油了,开的时候你们找个管子给匀点油,诶,现在的车好像都有防盗吸功能是吧,那你们……”
陈觅觅又翻了个白眼。
王小军道:“这有什么好解释的,平时看武侠小说吗?”
丁侯把当时和-图-书的经过大体讲了一遍,霹雳姐在边上补充,王小军好奇道:“你和人家小BOSS碰完之后血壶就见底了,请问你是怎么把大BOSS打跑的?”
“是他们?”王小军疑惑道,随即他转头对陈觅觅道,“我就说呢,刚才车里那几个就看着有点面熟。”
“怎么可能会没事?”王小军掰着胳膊腿检查身上的各种擦伤淤青,嘀咕道,“我一会也得去涂点红药水。”
王队道:“我在想这件案子该怎么向社会通报,那段视频放出去搞不好会引起普通老百姓的恐慌,你想,咱们都给唬成这样,他们看了,知道身边就有这样的能人,还不得人心惶惶啊?”
胡泰来道:“有点内出血,不严重,输完液回去等自己吸收。”
就听旮旯里有人道:“就知道你嘴里没好话。”王小军低头一看,见胡泰来坐在走廊里的椅子上,旁边立个支架,正在打吊瓶……
王小军这会才擦了把汗,先煞有介事地看了看液体上的标签,问胡泰来:“你什么情况?”
霹雳姐讷讷道:“我可不敢重复,反正我以后也不敢喊她‘姐’了。”
霹雳姐一惊一乍道:“师父,你不会忘了你对思思姐说过什么了吧?”
王小军纳闷道和*图*书:“解释什么?我们真是好人,那些人抢金玉佛的时候正好被我们撞见……”
警车们闪着警灯,有序地出发。
车在医院门口还没停稳王小军和陈觅觅就冲了下去,他们像没头的苍蝇一样在小镇的医院里乱撞,很快就在走廊里看到黑虎门的弟子们贴墙站成了两排,王小军的心一个劲往下沉,冲过去抓住丁侯颤声道:“老胡呢?他不会是已经……”
陈觅觅道:“那重伤之后神智模糊表白叫什么?”
“跟我们回去做个笔录。”
蓝毛道:“你刚受伤的时候啊,师父你忘啦?”
胡泰来不理他胡说八道,脸上荡漾着笑意道:“说起来,这次最大的功臣是思思——”他环顾四周,问霹雳姐道,“你们思思姐呢?”
王队感慨道:“总说高手在民间,我以为那是形容吹糖人和补锅的,没想到现实真有武林高手。”他说到这表情忽然渐渐凝重起来,司机不禁问:“王队,怎么了?”
王小军茫然道:“不认识啊,这是我第一次来。”
胡泰来道:“你没事吧?”
胡泰来急得直拍大腿,陈觅觅帮他稳住吊瓶道:“说了也就说了,这是迟早的事,难道你想一直这么藏着掖着?”
王小军摊手道:“可惜已和-图-书经不是完璧了,这修车钱你们警察也不管是吧?”
“看,萧峰两三掌能拍死一头老虎,说实话也就是看的时候热闹,放在现实里我是打死也不信的,一头老虎五六百斤,速度、力量、爆发力更是比四五个成年男人加起来还多,赤手空拳的话,一个排的战士一起拼命结果也就是够它吃十天的,你相信人能打死老虎吗?”
王小军心一提道:“谁进医院了?”
王队道:“胡泰来你们认识吧?这五个劫匪抢了金玉佛之后还有人想要在会场绑架金信石,胡泰来和绑匪搏斗救了他,自己也受了伤。”
王小军想想也是,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胡泰来道:“还记得在停车场伏击雷登尔那帮人吗?领头的还是那个和你动过手的老头。”
这时王队接到一个电话,他说了没几句就疑惑地看着王小军,然后又有点心不在焉地应了几句,随即他放下电话对司机道:“上面吩咐了,不用回局里了,去本地医院,送他们和他们的朋友汇合。”
陈觅觅道:“看来这帮家伙劫货绑人无恶不作,而且已经形成了团体。”
蓝毛直截了当道:“你说你很喜欢她!”
王小军和陈觅觅对视了一眼,揪心道:“老胡又挂彩了?伤得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