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铁掌无敌王小军

作者:张小花
铁掌无敌王小军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87章 表白

“你要表白啦?”王小军振奋道。
唐思思调皮道:“来追我呀,看你有什么手段。”
众人都知道了胡泰来的秘密,这会听说急忙一起把门又都关上了……
陈觅觅无语道:“老胡这也算交友不慎,他这句话的口气十足像你,你都把人带坏了。”
“你有事儿吗?”
王小军暗挑大拇指:“牛逼,单刀直入!”
蓝毛道:“你是说咱们班的丁华和外校那个体育生喝醉了因为你打起来的事儿吧?”
王小军小声道:“那还生得出孩子来吗?”
唐思思瞟了胡泰来一眼道:“让你一说,我也觉得我很优秀,既然我这么好,你当然应该喜欢我,可是光喜欢还不够。”
胡泰来一笑道:“能接出来就接,接不出来就抢,在警察那咱们都快成了违法乱纪的人了,还能让一个老顽固欺负了?”
陈觅觅动容道:“只有真话才能让人感动,我相信老胡说的都是心里话。”
王小军急忙捂住了他的嘴:“别问了,再问就露怯了,完了你好好跟你师父学两招。”
蓝毛道:“那是因为你一个也不喜欢,他们没喝醉的时候你照样也不会给他们好脸。”
这时胡泰来已经走到唐思思门前,轻轻敲了敲门,就听唐思思郁郁的声音道:“谁?”
胡泰来听得一惊一乍的,王小军挥手道:“去去去,小孩子家懂什么感情爱情。”
就听祁青树在屋里朗声道:“时代不同了,师父帮不m.hetushu•com了你了,这事儿你个人看着办!”
唐思思闻言噗嗤一笑,她这阵雷雨可谓来得快去得也快,等她恢复平静后才缓缓道:“我哭不是因为你……在医院的时候,我忍不住给我妈妈打了个电话,她现在过得很不好。”
胡泰来道:“说不好,不过你这么好的姑娘,不应该伤心难过流浪在外,当我知道你的身世之后,几天都没睡着觉,同时发誓一定要保护你的周全,曾玉出现的时候,我恨不得跟他拼了,那时我才意识到,我可能是爱上你了。”
胡泰来顿了顿,道:“白天我对你说的话你也听到了……”
胡泰来道:“我该做什么?”
胡泰来见状顿时慌了手脚,他无措道:“思思……你不喜欢我也没关系的,你别哭呀……要不,你打我两下?”王小军和陈觅觅也都站起身来,可是不知道该不该出现。
胡泰来霍然站起,王小军诧异道:“你干嘛?”
当此时,胡泰来站在门口,王小军和陈觅觅坐在院里,他们都在等着唐思思的回应,而唐思思的回应就是——她猛然放声大哭起来。开始还只是痛哭流涕而已,到了后来竟然抽噎得连呼吸都困难了。
王小军道:“原来黑虎门最厉害的是泡妞绝学啊!”
唐思思手指缠绕着衣角道:“我妈性子懦弱,又没有什么生活手段,而且唐门就是一个封建社会的缩影,等级森严和_图_书尊卑分明,脱离它比加入它更难,我爷爷就像皇帝一样,你能想象皇帝允许自己儿子的女人流落到民间吗?”
傍晚的时候,院子里到处都是喝醉的人,大家再次向新掌门道贺后渐渐散去。
胡泰来也惊恐道:“师父,您以前从没跟我说过这些啊。”
王小军拉着陈觅觅的手笑嘻嘻道:“好巧,我也不是。”
唐思思擦着眼泪道:“有你们真好。”
胡泰来问唐思思:“你母亲怎么了?”
霹雳姐等人无奈,只得悻悻地告辞。
“是我,胡泰来。”
王小军双手捧在胸前崇拜道:“哇,好霸道,不愧是新上任的总裁!”
胡泰来道:“我要把话和思思说开!”
唐思思带着明显的沉重鼻音道:“我哪里好了?”
王小军忍不住道:“老胡,你和思思到底打算怎么办?”
陈觅觅道:“咱们先回避一下吧。”
胡泰来也哭笑不得道:“师父,您还是去睡吧,这事我自己处理。”
陈觅觅道:“现在都什么社会了,你妈就不能跟你爸离婚吗?最起码也可以搬出来自己住啊。”
王小军道:“您尽说便宜话,实习期不让实习,找工作的时候要经验就傻眼了,老胡以前但凡谈过几个女朋友,也不至于抓瞎这样。”
霹雳姐道:“可是感情和爱情是两回事。”
陈觅觅道:“我有些困了,先去睡了。”
王小军悚然道:“哎哟,师父终于开始教徒弟真东西了!hetushu•com”他纳闷道,“合着你不是光棍啊?”
霹雳姐道:“我也是女孩儿,这种事我有发言权,女孩儿其实满烦男生在神智不清的时候借机表白的。”
王小军无语道:“老胡上有这样的师父,下有那样的徒弟,我看这事儿更悬了。”
王小军道:“还反了他啦!”
陈觅觅大大方方道:“我们俩是例外,没有比较价值。”
胡泰来不假思索道:“你善良、漂亮、自信,有了目标会不顾一切地完成它,虽然有时候会耍小性子,可是我越看越喜欢,每次你因为我生气的时候,我除了会慌以外,其实……心里都很高兴,知道你心里在乎我才那么做的。”
王小军拽住她道:“别走,听听祁老前辈的秘籍,知己知彼嘛。”
霹雳姐毫不遮掩道:“所以我一个也没选!”
唐思思将房门打开一半,借着月光可见她半阴半晴的脸部轮廓,她平静地问:“你为什么喜欢我?”
祁青树坐下来,有些郑重道:“今天,我就把我毕生最得意的功夫传给你!”
胡泰来认真道:“不,那是我心里话,其实我在武当山的时候就想跟你说了,不过那时我喝了酒,怕你不相信,今天我说这话的时候自己确实已经没意识了,不过那是真的,我是真的很喜欢你!”
胡泰来始终显得兴致不高,他隔三岔五地往唐思思的门口张望着——唐思思做完饭以后就再也没出现。
院子里其他人听和_图_书到唐思思的哭声,纷纷探头探脑地开门张望,王小军霸气侧漏地一挥手,用那种看似是很小声,其实是呐喊一般的声调道:“掌门办事,闲杂人等回避!”
胡泰来讷讷道:“师父,您想说什么?”
祁青树看看王小军道:“你不去吗?”
王小军道:“你别打岔,胡总裁跟你这巴巴地表白半天了,你倒是表个态啊。”
祁青树瞪眼道:“你才是光棍!”
王小军听得愣愣无语,然后开始无声地拍桌子:“这些话真应该让老胡他师父听听,秒杀他那些无事献殷勤的小套路啊!”
王小军道:“那你跟不跟我们去嘛?”
王小军一点也没有作为晚辈的自觉道:“我还不困。”
唐思思道:“那会你说的什么自己也不知道了吧?”
“嗯,你记住我说的话。”老头又紧了紧衣服,踱着方步回屋去了。
遇上他这样的厚脸皮,祁青树也无法,只得对胡泰来道:“泰来,你人品武功我都没什么可说的,可是你为人太过老实木讷,在感情上是一定会遇到难题的,我以前让你30岁以后再考虑这事儿,就是希望那时你功成名就了,自然会有喜欢你的姑娘出现,可是你既然有了喜欢的人,那就得勇于面对,咱们黑虎门可不出孬种。”
祁青树往上披了披衣服道:“其实男人对付女人,最主要的就是要用缠劲,赔小心、耍小聪明,该用就得用,在外面你是一派掌门,武林高手,这些对女人来说m.hetushu.com都是屁!我当年也是十里八乡叱咤风云的人物,可追你师娘的时候还不是费尽心机,你师娘说西,我何曾敢说东?”
陈觅觅笑道:“当然去,抢人,我们是专业的!”
祁青树道:“其实具体我也没啥可教你的,你只要记住,掌门的架子是端给外人看的,对自己的女人要捧着——对了,你以后就拿唐家姑娘像对我一样,我看这事儿八成就有戏。”
王小军死死拉着她道:“别呀,咱们在这还能给老胡壮个胆提个词啥的,朋友不就是要互相帮助吗?”
这时祁青树披了件衣服慢慢走过来,众人一起起身,祁青树摆摆手道:“天不早了,小孩子们都去睡吧。”
唐思思道:“我爷爷不会同意的!”
胡泰来道:“那我……”
胡泰来柔声安慰唐思思:“这样吧,等我伤好一点了,咱们就去四川把你妈从唐门里接出来。”
陈静冷静地分析:“我看思思姐对师父还是有感情的,你看师父受伤以后她急的那样。”
王小军道:“你爸也不管吗?”
唐思思道:“她在唐门本来就没什么地位,我在西安逃婚以后,她受的排挤更严重了,现在到了连日常生活都难以保证的地步。”
唐思思道:“我爸在唐门地位也不高,只不过终究是唐门弟子,没人敢苛待他就是了。”
蓝毛斜眼道:“师叔你也不老嘛,要不你说说你和觅觅姐是怎么在一起的?”
胡泰来微微摇头。
霹雳姐愕然道:“咦,对哦。”